与虎谋皮
评分: +8+x

门扉被打开,光沿长阶照进地下收容室,一位衣衫残破的研究员跌跌撞撞地冲了进来。

这是一条望不到尽头的甬道,宽广如同教堂的大殿。墙壁上描绘着复杂的几何图案,无数粗大的锁链连接着甬道深处的黑暗。锁链由镌刻古代君王名讳的黑曜石制成,且经基金会由特种合金加固,那些更加古老的锁链上甚至可以辨认出三皇五帝、亚特兰蒂斯等传说的残留。

但研究员无暇查看字迹,他的目光沿锁链投向看似空无一物的甬道深处。

“SCP-CN-10441。”几次深呼吸后,他对那片虚无发出声音。

难捱的沉默,唯有回声于耳侧。

略有犹豫,研究员从已辨不出颜色的上衣中掏出一张纸,匆忙展开,擦了擦纸上的污迹。那是一份待签署的约书。借着微弱的光亮,他念出一串拗口的名号:

“我呼唤你,自星空巡行而至的,常世之终末,深渊与黯海之神


于是,不见尽头的甬道深处,空气凝滞住,黑暗却流动起来,有事物宣示其苏醒。

其存在本身即包含概念化的恐惧,如潮水般冲击研究员的心智。这个可怜的家伙半跪下来,大口呼气,半晌才艰难抬起头,直视收容室深处不安定的黑暗,以及隐约浮现的可怖轮廓。

“向你致以问候,我代表人类,带来一份盟约。”

虽然音节颤抖,反复演练的句子却可勉强保持完整。

“盟约?”

黑暗开始躁动,甬道的石壁随之剧烈震颤,有漆黑粘稠的液体从深处漫出,涌向大门,没过脚踝,覆盖地面。又有污浊烟雾组成的头颅于一人高处浮现,有耳目与口鼻,复述着研究员口中的词语。

“我们正同F? T €浽4B2之群战斗,它们将如其名吞噬大地与群星。我们希望与你联合,对抗万物之共敌。作为回报,你将获得自由,以及来自人类族群的感谢。我们承诺待我们从灾难中恢复,强大更胜往昔,将尽我等所能偿还你今日的帮助…”

烟雾头颅口中传来的狂笑打断了研究员的话语。一根根黑曜石锁链被向甬道深处牵引,拉直,颤抖,表面显现出青色与金色的奇术脉络,构成复杂的纹路,却无济于事,瞬息之间分崩离析,寸寸断裂。那存在获得了自由,或者说,祂从未被束缚。

说客的面色铁青,却仍如机械般继续念诵:“为此,我将献出我的鲜血作为信物,以及我的名字,我的灵魂,或者其他我拥有的一切…”


又一阵狂笑在石壁间回荡。烟雾组成的头颅靠近审视,又漂浮远离。“你是何人,可代表人类;你的鲜血、名字、灵魂又有何价值?”

“现在只是一名普通的研究员,但三日之后将成为最后的人类。而在此之后,你也不可避免被其吞噬。”

构成头颅的烟雾翻涌重构,露出与人类无异的戏谑表情。

“即使将此世燃烧殆尽,也不能伤我分毫。我的条件是,烙印所有新生的幼崽,他们将世代为奴,灵魂归我所有。”

研究员的嘴合上又张开,却没有发出声音;双眼失去焦距,仿佛陷于绝望。

但这状态只持续了数秒,他的目光终于集中到眼前的烟雾,又转向远处黑暗中的潜藏之物,在二者之间反复移动。等到眼中的迷茫消失,他终于再次开口:

“谈判破裂,收容被突破,准备启动再收容程序。”


约书被丢弃到地上,研究员将手中格洛克自动手枪的整个弹夹倾泄一空。浮于半空的头颅被子弹穿过,被带起的气流吹散,重新化成了四散的烟雾,那烟雾在消散时仍在发出疯狂的笑声。同时,研究员的另一只手从腰间拔出一把银白的短匕,按动按钮,匕刃开始高速震动,有奇术电流盘绕。他一手持枪,将空弹夹弹出,伸向后腰,另一手持匕,冲向甬道深处。

——他只跨出了半步。黑暗中突出无光的巨刃,细看却像是生物的甲壳或骨,从研究员胸腹穿过,像是骑士用骑枪挑起一片破布,让他的身体整个飞起,被钉在岩壁之上。

鲜血在石壁绽开,又有部分滴入覆盖地面的浓稠液体,巨刃也被染成暗红。研究员的身体几乎整个被切断,五脏六腑已破体而出,口中血泡翻涌,但他仍挣扎着开口,声音因死亡迫近而细若游丝:

“你接受了信物我的血

声音从黑暗深处传来:

你的愚行愉悦了神。”


巨刃再次挥动,研究员像被丢弃的布娃娃般被甩到角落,尸体砸在地上,翻滚几圈后就不再有动静。

之后有巨物从甬道深处的阴影中缓步而出,其形不定,千手而百足,“黑”包覆其身,“真实与虚幻之边界”为利刃,其上铭有“变化”与“罪”。

那巨物之表面已绽开了数道裂隙,也有新的裂隙不断产生,每一道都孕育着不似人间之音的尖啸或咆哮,引动山谷鸣响,乌云聚集,暴雨骤降;又有无数来自远方却仍清晰可闻的饥饿低语作为回应,从四面八方传来。


关于未知设施Area- ██-γ的报告

--XR-4S-CN-1103037--

11月3日下午6:00 pm,现实重构预警中心发出Ⅶ级警报,1小时后一支执行巡逻任务的安保分队于Area- ██正西方13公里处发现未知附属设施Area- ██-γ的残骸,推测与现实重构相关。其主体结构位于地下,已遭受严重破坏,且丧失所有机能。无法找到关于该附属设施的任何记录,亦不能推测其设计用途,初步探索表明残骸本身不存在异常。

从Area- ██-γ外部发现一部受损较轻的视频监控设备,经数据恢复,该设备于停止工作前记录了如下片段:尚未受损的Area- ██-γ位于当前所在之处,天空呈暗红色,远方可观察到较高频率的闪光与浓烟。电力系统正常运作,但缺乏武装站点附属设施应有的驻站武装力量。在视频最后,设施被自内部破坏,有一不可记录实体出现,伴随强烈的光谱扰动,数秒后该实体向西北方飞离,须臾间消失于视界。

设施内部为一巨大而空旷的甬道,其中仅存一具研究员尸体,血液因不明原因被抽干,且携带证件上所有个人资料遭受严重信息污染,无法辨明其身份。残骸中回收到唯一的异常物品为一份尸体携带的空白奇术约书,其中一面留有氧化发黑的血迹,检测表明血液源自无名尸体,另一面则覆盖着无法辨明成分,且不断缓慢蠕动的深黑色黏质。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