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ol小子們

“Molly!你把我的落苏放哪啦?”

“你的啥?”

“我的落苏!”

“什么是你妈的落苏啊?”

“我的茄子!在哪里?”

“哦,茄子啊!我给扔垃圾桶里了,它们都坏掉了!”

Joey Tamlin停止嚷嚷,离开了楼梯口。他走到挂在橱柜门把的塑料袋前掏出了他的三条熟透的落苏。每一个都被咬了一大口。

“我正在在改造这些呢!”

“改造的还不够,它们尝起来跟屎一个味儿!”

Joey叹了一口气。

“我就是想把它们改造成跟屎一个味!”

“哦!那么干得不错!你为什么想让他们跟屎一个味儿?”

“不知道!为了艺术!我以为会很好玩呢!”

“我说过了,把你所有操翻的东西标记下来!贴上个标签什么的!”

“明白了,对不起!”

Joey咬了一口落苏,很高兴地注意到它们尝起来依然跟人的排泄物一个味儿。真是谢天谢地了。他取来了一叠标签,然后在柜子里把各种笔翻来翻去找出来一支细红的。Joey用大写的字描绘出了‘艺术,不是食物’几个字并贴在了第一条落苏上,然后又写了两个贴到了另外两个上。他将其放置一边,捡起了家人共享的水果碗倒扣在桌子上。

苹果,Joey想,是个好主意。人们都喜欢吃苹果片,比如,像零食什么的一样,对吧?给大家发这些东西是一件很正常的事。他还可以把他们插上牙签什么的,再配上巧克力蘸酱。噢!要是把苹果弄得尝起来像巧克力,而巧克力蘸酱尝起来像苹果呢?Joey自娱自乐笑了起来,将苹果移到落苏的旁边并加上一条小标签,‘巧克力酱’。

橘子。搞乱橘子味道的问题,他想,就是它们被一块一块地分开成了,呃,一块一块的。除非从新开始培养,他无法把味道一下全部改变,而即使他加快了生长时间,因为他住在城市中心里,他也不会有可以培养它们的足够空间。更别提加快生长时间需要他手提着阳光一直给它们浇水,否则第二天早上它们就会枯萎。哦!如果每一瓣尝起来都不一样,然后依然还在一个没有被扒开的橘子里的话呢?把所有的口味全部扎到一起。也许可以把它们变成各种肉的味道,成为素食主义者的最终享受。光从理论上来讲橘子肉的质感和牛排的味道已经是一个糟糕的组合了,但是这次练习的目的是探索,不是进步。Joey将它们放入水果堆里,添上了‘’的标签。

香蕉可怎么办呢?Joey拿起了三个其中的一个,扒开,咬了一口,然后慢慢地开始咀嚼品味。它们在他的嘴里又粘又软,很有意思的质感。Joey想,什么味道会配他呢?不能是甜的,它已经是甜的了…柠檬?哦,也许不会和真正的柠檬的味道那么强,但是这确实可行。Joey将剩余的两个香蕉放到了堆里,标上了“柠檬”。

柠檬。Joey标上了‘香蕉’之后继续了。

最后,大蒜一枚。Joey不太清楚水果碗里为什么会有大蒜,但是他并不担心。话说,大蒜的质感是什么样子的呢?Joey从来没有吃过生蒜,他也认为他不想吃。哦!他要是压根不动弹大蒜,生着就摆上去了呢?这种反差对比简直太完美了。他给大蒜标上了‘大蒜’,把所有的东西全部捧回碗里,全部放到了客厅。先从哪里开始呢…

门铃响了。

Joey从他创意的意境中醒了过来,他的思路完全被打乱了。他站了起来,走到了门前把它甩开了。Tangerine穿着他的夏威夷上衣,短裤,和人字拖站在他面前。

“Tan,你知道现在是冬天吧?”

“切,这对我来说什么也不算。去北方呆一周试试,你个小毛孩。”

“你不怕生病吗,老兄。”

“我唯一怕的就是别人没完没了地告诉我要多穿衣服。”

Tangerine走进了屋里,Joey在他后头关上了门。

“家里还有别人吗?”

“就我和Molly,别人白天全都出去了。”

Tangerine走到了楼梯口往上喊了一句。

“嘿Mol!”

“嘿Tan!穿上个夹克什么的!”

Tangerine回头看了Joey。

“她是怎么知道的?”

“你从不穿夹克。”

“夹克是下雪才穿的。”

Tangerine走到了客厅在一把椅子上扑了上去。Joey跟着他走了过去。

门铃响了。

Joey原地打了个圈,走了回去打开了门。Overgang Dood站在那里等着,从不离身的墨镜舒舒服服地架在鼻梁上。

“Overgang!”

“Joey。你听说The Director发生的事了吗?”

“啥?”

“她导了一场漏洞戏剧,把她搞昏迷了。呆在剧院简直是菜鸟级别的错误。”

“真的?”

“恩。周五安排依然不变,但是Critic那里就没人了。”

“哦。那这就事情办的就简单多了。”

“什么?”

“过来,我给你们俩都解释清楚。”

“等等,谁也在家?”

“Tan。呃,Tan和Molly。”

Overgang走到了楼梯口往上喊了一句。

“嘿Mol!”

“嘿Overgang!Carol怎么样了?”

“我已经跟Carol吹了好几个月了!”

“哦!那真是不幸啊!”

Overgang摇了摇头。他走进了客厅,拿了一个苹果和Tangerine一起做到了沙发上。

“嘿Tan。”

“嘿OG。”

“你听说The Director发生的事了吗?”

“恩,有朋友今天早上告诉我了。”

“谁?”

“一个叫Green的家伙。你不认识他。”

“他是干嘛的?”

“呃,他和她的朋友们是艺术收藏家。”

差不多是实话吧,Tangerine想。

“你应该给我们介绍介绍。”

“好啊,你们肯定都能聊得开。”

Joey跟着他们走进了客厅。

“嘿!把苹果放回碗里!”

Overgang咬了一口苹果,直瞪着Joey,咧着塞满食物的嘴能嚼多慢就嚼多慢。Tangerine偷偷笑了起来。

“随便吧,我还有呢。”

“话说回来,我们为什么在这里来着?”

“对了。好的。呼。我开始了。”

Joey深吸一口气,在精神上准备好了自己。

“我们必须除掉The Critic。”

Overgang和Tangerine盯着Joey不安定,祈求的面容。他们互相看了看,然后有看了Joey一眼。Overgang问了他们两个人都想问的问题。

“为啥?”

“你好像不明白,我说我们必须——”

“除掉The Critic,是的。为啥?”

“喔,就是我之前在想周五的展览,你看啊,这一切都是The Critic的人们管理策划的,对吧?”

“对。”

“对,而几乎他或他摆设展览的人们的名字里都有一个‘The’。他们就是那些正在推动我们文化的人,对吧。他们就是塑造它的人们,都是他们选择‘那里’与‘何时’。而The Critic,他的名字本身就带着一股威严的气势,对吧?那么,我们要等多久之后他们就会开始控制我们的‘为什么’?他们拿着我们当成象棋子,把我们指向集合场地然后开火,而我们就像无脑的机器人一样归队。这是完全违背了我们的目的。我们本身的目的就是要把人们从像无脑的机器人的生活中弄醒,但是按照这种路线走下去的话,The Critic就在领着我们并且在做他妈一样的事情!”

Overgang瞪着眼坐着,惊呆了。

“这好像是第一次我听到你说‘他妈’,Joey。”

“喔,这是一件值得爆粗的事情。”

Tangerine看起来很担心。

“嘿,是什么东西然你这么想的?”

Joey拿出了一个破旧的格式盒式录象带。

“我今天早上在邮箱里收到的。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Tangerine看了看录像带,然后递给了Overgang。录像带的一边被毡头笔潦草地写上了‘伟大领袖们在演讲时(未切碎)’。Overgang仔细研究了边缘一番,摸了摸塑料边之后才给予评论。

“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格式盒式播放器。”

“我没有,Molly有。你想看吗?”

“用一句话给我概括一下。”

“一段The Critic和摄像师对话的视频,接着是和他的小党派的讨论,紧随着是他们之间一场关于他们想怎么引导大家的很激情澎湃的交谈。其中一个人直接把我们称作羔羊。”

Tangerine摆出了一幅愁眉苦脸的表情。

“那说的有点太过分了。”

“是的。我可不太喜欢被圈养着。”

“那么。‘除掉The Critic’。你有什么计划吗?”

“嘛,并不需要‘除掉’,有点太强烈了。‘变成无关人士’也许更恰当。我们需要把这些弄到自己的手里,我们得让他们看到我们不需要跟随他们的晕倒,而我们需要尽快做出这些。周五的节目正常继续,现在The Critic不在,正是我们大展身手的最佳机会!要让大家明白就算没了‘牧羊人’,我们也能演上一场好戏。叫上所有人,叫上Areshole,叫上Nibman,叫上Rita,叫上FTF,叫上Stanza,操,他要是在的话叫上Banksy*。我们要把所有人全都聚集在这场展览而我们将会让他们看到我们并不是牲畜,他们无法控制我们,我们人人平等,而这才是我们他妈的目的。那些认为可以控制我们的人,却除了给自己做事毛事也不干,坐在我们作品之上贴标签,傻不愣登的问着‘Are We Cool Yet’?我们将会在周五时回答那个问题。而我们的答案,将是‘是的’。”

Tangerine和Overgang惊的说不出话。Joey慌了起来。

“等等,我是不是说了什么很傻的东西?我说了什么?”

Overgang整顿了一下自己。

“不,不,不,你说的真好。你说的真是他妈的金光闪闪,我早知道就录像了。干。让我给Arsehole那些人和FTF打电话,Tan,你认识Nibman,对吧?”

“恩,我的快速拨号里有Nibman。你也想要Nate和Kyle的吗?”

“所有人就是所有人,Tan。Joey,你站在那里干嘛呢?叫上Stanza的人们,Micah和Judith的也是!这是你自己说的!叫上所有人!”

Joey拔出了他的智能手机开始触点屏幕。Overgang已经播完Arsehole的号了。Tangerine开始给Nibman打电话,心里为此而开始对自己怒喊。

Green要气疯了。

优秀的艺术家抄袭,伟大的艺术家则盗窃。~ 巴勃罗·毕加索
« And Then What Happened? | 中心 | Final Attack Orders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