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裁者莅临

相当多的一群人在平淡无奇的大房间里乱转。如果有谁超近地观察角落,他们就能发现些血迹和烧焦的骨骼碎屑,但如果不去仔细观察,这地方看上去就跟新的一样。当然房间里形形色色的人们知道事情并非如此,他们已见到一些无比沉重的操蛋东西在这儿发生,而且现在正为下一轮这种事儿的发生做准备。尽管每天都有新惊吓,但通常来讲一切都在按照计划进行。

不过,今天,一些不同寻常的事情发生了,一些长久以来没有人再见过的事情。根据日程安排,每个人都得在早九点准时到房间,并且为他们的到来做好准备。一点儿的迟到都不可容忍。然而在9:05,两个身材魁梧的粗鲁男子面无表情地把一个吓得够呛的年轻男子甩进了屋里,然后砰地关上了他后头的门。这年轻人一动不动地躺了一小会儿,那些先前就在房间里的人聚集到他周围,思考着该如何是好。一些人提议试着把他藏起来,另一些人则被怂恿去用他们对待他的方法去对待他。

最后,年轻人动了一下,慢慢地站了起来,呻吟着。他的脸几乎没有表情,就像所有聚集在他周围的人一样。这人的一些特定特征可以被人辨认出来,但大部分都被房间里独特的气氛给抹掉了。年轻人的嘴唇扑扇着,喉咙起伏着,但是没有声音。他惊慌失措,疯狂地扫视着周围的人,试图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个可能是女人的人在她面前伸出手,用手指做了一系列的动作。她用右手小手指往下敲,一个机械的声音从她的整个区域发出来。“孩子,你新来的吗?”他抬起头来,脸上掠过困惑的神色。她的手指又动了一下,那女人奇怪的机械的声音又出来了。“你必须使用这些奇怪的隐形键盘。他们强迫我们使用它们。”

年轻人犹豫了一会儿,用颤抖的手说:“他们…他们……是谁?”

“当然,是高级职员,”另一个接近她的人说。

那个年轻人听了这个短语,猛地向后靠贴在后面的墙上,显然这是惊慌失措的表现。女人打了一下那个说话的男人,说:“你害怕他们吗?”看着他点头,女人又说,“我不知道外面还有谁还在。”

“他们让我的生活变成了一个鲜活的地狱,”年轻人说,他慢慢地学会了一种奇怪的交流方式。“他们俩对我特别感兴趣。我不知道为什么,但他们把我的整个家变成了果冻。”

“听起来像Konny和Clef,”另一个人插嘴说,他们的眉头微皱了起来。“他们一定以此为乐。”这个年轻人稍微抽搐了一下。

“他不像我们那样习惯,”那个女人一边打字,一边把头转向右边。“别对他这么冷酷无情!”

“为什么要这么麻烦?他们每天都禁止一些新的东西。他们废除了娱乐,名字,说话,谁能说他们不会在某天禁止像怜悯一样的同情?”

“他们…他们可以禁止东西吗?”这个年轻人问,并同时试着远离这群人身边。

“他们过去不行,只能阻止你进入这个房间。他们只是开玩笑来着。但现在……我不知道他们现在限制了什么。感谢*** 他们还没有抹除任何人。”

她笑了,然后打字,“他们做的事情也像那个星号一样。”

“你的意思是,”年轻人说,恐惧充斥着他的眼睛,“这里不安全?”

“哈!谁告诉你是这样的?”那个冷酷无情的男人问道。

“我已经跑了这么长时间了。他们不会让我逃离,直到他们像对待我的家人一样对我做同样的事情。我在找出路。有人认为我应该去北达科他州,我可以在这里找到避难所。所以我加入了基金会,直到这些人把我带到这里。但这里……不是安全的?”

那女人走到年轻人面前,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然后告诉他,“孩子,他们几个月前在北达科他州杀了所有人。无论什么人叫你躲在这里,他都可能是他们中一个。”当他跪下来的时候,女人补充道,“但这里并不那么坏。他们可能折磨我们,但我们仍然有我们的思想。在这里,你能比对外面大多数人都能说的要多。他们没有禁止个性。”

“可是。”

“安静点。”女人又回到年轻人的身边:“看,你不能逃避他们,尤其是在这里,但如果你想保持安全,就要遵守一些简单的规则。不要做任何能让你成为目标的事情。做他们告诉你的事。遵照所有的规则——是的,我们会在以后告诉你规矩,”她看到年轻人脸上的表情。“不要惹任何人。最重要的是,不要说他的名字。”

年轻人抬头看着那个女人。“他的?”

“我们把它写在了某个地方。嘿,你!”她打字,然后在随便的一个人身上指了一下。“找到我们把独裁者的名字写下来的地方。”她继续说。“是。”那人发出一声叹息“他。他曾经是那个有这儿的钥匙的人,负责确保我们不能从这跑出去。这是一个很好的职位,即使他有点奇怪。但他也碰巧是高级职员,所以当一切都堕落的时候,他得到了同样的权力。只是他是一个…”

女人的机械声音突然停止了,尽管她的手指继续移动。她停顿了一会儿,然后打了出来,“抱歉。字符限制。”另一个停顿,接着是更多的字。“有点奇怪。其他人完全无视他们的行为,但他知道他们使用这些权力的人身上真正发生了什么。我们能看出来,但他不在乎。我们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他这样做的,但是”

“我仍然说他是一个疯子,”在一个站在角落里的人群中有人插嘴道。

“不管原因是什么,”女人继续说,并无视了这句话:“他现在几乎因为力量发疯了。只要有人对这条时间线不断变化的状况伸出一个指头,他就会狠狠地攻击你。通常情况下,我们不必担心。他只有在我们说他的名字的时候才进来,除非他走了,不然一切不会改变,我们应该从他那里得到庇护。”

“那他叫什么名字?”年轻人问。“我真的,真的不想…意外地说出……打出……用它。”

“我把它弄过来了!”另一个人输入着,在他的头上挥舞着一张纸。“把我弄到那边去然后…***,孩子,你背后!”

那个年轻人看了看自己的肩膀,看到一根小蜡烛从他的脊背中跳出来。他跳着,无声地尖叫着,拼命地抬手,试图把燃烧的东西拿走。几秒钟后,那个女人在他身上,成功地把它拉了出来,那东西离开后那个年轻人弯下腰。他把双手放在他面前,打字,“蜡烛蜡……”

房间里一片寂静,每个人都在为这个年轻人打字。在任何人都能告诉他他的失礼之前,一种高音调的咯咯笑从墙壁里传来。她转过身来,看到几名高级职员从那里出来,其中两个人紧紧抓住对方的肩膀来支持彼此的身体。“Clef!Konny !”她插嘴道,此时她忘了自己的建议:“你意识到你刚才做了什么吗?”

“让事情变得更有趣,这就是我做了什么,”Clef说,一个巨大的像是吃了屎一样的微笑从他脸上浮现。

在一个偏僻的角落,乌云聚集在房间的天花板上,鬼脸在乌云上翻滚。在灯光照射前,这儿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的沉默,那温度比任何自然发生的螺栓都要热,从云层中产生的雷击击中了房间的中心,那些离它太近的人不幸被卷入其中。电光束持续了几秒钟,雷声隆隆,乌云又慢慢地升起,以揭示那从100万英里之外掉下来的物体。

一个宏伟的、精致的宝座立在那里,既雄伟又可怕。它似乎是由纯金、精细切割的钻石和人类尸体融合而成的,他们的脸被惊恐的尖叫声扭曲。后背和靠垫是用炼金化血液制成的,而扶手则像是个被建造在其上的真正的武器,包着祖母绿。希特勒和约瑟夫·斯大林的头颅浮在上空,他们的眼睛和嘴里充满了燃烧的火焰。一把由人类脊椎构成的权杖,以及一颗里面有一千名人类的灵魂的红宝石漂浮在宝座的一侧,它很快被它的主人拿起。

他是房间里最可怕的人,任何一个人都能想象到。透过他的皮肤,他从身体内部的紧致的肌肉中发出了一种病态的白色的光芒。他的身高远远超过12英尺,他的手看起来好像可以在一秒钟内粉碎一个人的头骨。掩盖他神圣躯体的衣服是纳粹军官制服,共产主义的俄罗斯时装,典型的80年代商人的西装的奇怪混合物,一身黑。眼镜遮住了他的眼睛,他的嘴被扭曲成永久咆哮的样子。他的另一只手,一个长而血管凸出的手。紧紧抓着带刺的鞭子。

庞大的男人张开他那可怕的嘴,大声说:“你们哪一个狗娘养的叫了我的名字?我把整个俄罗斯的第二次世界大战都重新制定了,而你的他妈的在妨碍我。这最好是件重要的事!”

“嘿,Dmitri,”Konny举起手说,“你用激光武器武装所有人后,怎么能把它叫做重新制定呢?”

“如果我说这是重新制定,这就是,这是一个该死的重演!”他是一个气势恢宏的人,甚至没有看Kondraki一眼。“现在,你们中的一个混蛋召唤我了?”Dmitri从他冰冷的眼镜后面看了看,检查了整个房间,他的目光掠过了一个畏缩的人,直到他的注意力集中在颤抖的年轻人身上,然后是站在他面前的那个女人。

“一定是这个混蛋,”他说,浮在他的宝座上。“滚开,女人。我需要处理这个狗屎。“那女人把手指移开,想把什么东西弄出来,但在她有机会之前,Dmitri弹了下他的脚趾,女人在没有任何身体接触的情况下飞出了门外。“你为什么说我的名字?”

那个年轻人,因为害怕面前的怪物而颤抖,慢慢地说:“我…我不知道那是你的名字,他们…正要告诉我”。

“这房间是DMITRI ARKADEYEVICH STRELNIKOV的财产,是SCP基金会的独裁者,是一个破房间的主人,是历史上最好的该死的战争的复兴者。去吧,WAXX。你明白了吗,你这个笨蛋?”这个年轻人试图打字,但发现自己无法移动他的手指。“现在,你来照顾新人。”

当那个叫Waxx的人准备离开后,房间里的其他人就开口了。“所以……所以我们应该问他一些问题…”

Waxx突然停下来,转过身来,把他的眼镜扔了下来,露出了黑色的眼睛。“你还没有问他问题吗?我必须得在这里做所有的事?”

“你…上次禁止了这些问题…”这个人在他发现自己从门口飞出去的时候,Waxx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脚踝。

“他们现在是不被禁止的。我们问他问题,或者说我必须浪费更多的时间离开前线?”

这个年轻人现在在Waxx的脚旁,已经跪倒在地,拼命喘着气。他的身体不能忍受如此强大的存在,他渴望离开。“先生…”他一边乞求,一边用一只手抓着王位的边缘,用一只手抓着另一只手,“先生,求求你,我才20岁,我需要远离这些怪物…的避难所,先生…大发慈悲…”。

“他妈的什么!”Waxx叫着,从他的座位上爬起来,目光停留在那个年轻人的身上。“你知道这里的年龄限制是25岁。我们三小时前才改的。你没读过他妈的指南吗?”

“我…甚至不知道有指南……”

“未成年,你还没有读过指南吗?就这样了,妈的,你的屁股被禁了。“在他伸手之前,Waxx拿出了一把血红的锤子,两段都插有尖刺。他转过身来,而后年轻人感到一阵剧痛,随之发现自己消失不见。他已被禁止进入现实。

“现在,”Waxx吼道,把锤子扔回空中,“如果没有其他人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处理,注意你们的面前。”于是,雷云再次在他上方形成,闪电把独裁者和他的王位从他们来的地方吸了回去。房间里剩下的都是他们来过的痕迹,他们已经看惯了闪电击中的地板留下的小黑点。房间里的人都正忙着,等着女人被扔回来。

一名高级职员走上前,敲了敲自己的指关节,说:“好吧,很有趣。我们能去上班了吗?”

« | 中心 |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