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
评分: +1+x

直到深夜,基金会所属员工都仍然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埋头苦干。毕竟那些处在收容室中的异常项目们可不会因为睡觉时间就暂停他们的效应,更何况在Site-CN-██里收容的大部分都是足以导致K级世界末日的物品。在这里还只是站点全部员工的三分之二,剩下三分之一的员工在宿舍里甜美的睡着,享受着八小时没有异常的生活——只可惜他们没有醒着。

其中一名员工揉了揉疲惫的双眼,他已经连续工作快16小时了,也是下一批即将轮班休息的员工之一。他期盼的看了看钟:5点42分。他又看了看外面的天空:夜色悄然褪去,远方的地平线已经泛起了鱼肚白,沉重的黑暗已经过去,黎明即将到来。他勉强提起最后一丝精神关注着自己的文件,只要有一丁点差错可就不只是要被上司骂个臭头的问题,这座城市甚至整个省都会被自己经手的Keter级项目摧毁,一点不剩。

就快到了,他安慰自己,同时为自己快要逝去的精神打上最后一支强心针,马上就是自己休息的时候,到时候自己就可以美美的睡上一觉直到闹钟把自己闹醒,然后继续今天晚点的工作。想到这里,他不禁轻叹口气,同时懊恼自己为何想得那么远。

不过还好,休息是近在眼前的。他用余光确认了下时间:5点57分,还有2分17秒,正好完成这部分的最后一段,自己就可以滚去睡了。

5点59分55秒,倒数3秒,2秒,1秒。

0。

代表换班的铃声响彻了整个部门,在场一半的员工发出了微弱的喝彩声,而另一半员工只能羡慕的看着身旁的那批同僚,一边还得继续忙活着手头的工作。结束了,他迫不及待的丢下笔,深深伸了个懒腰,快速的收好东西准备回到宿舍里去了,也许路上在自动贩卖机还能买到新鲜的热牛奶。他推开办公椅站起身——

突然,一切都不对了。

所有人同一时间都感受到有哪里不对,仿佛黎明到来的同时仿佛有什么东西也一并带走了。虽然这种感觉很微妙,但他肯定:有什么的确发生了。

在他这么确信的半分钟后,一个人影可以说是冲进部门,气喘吁吁地说:

“呼…各位!中国地区的各大修馍指数测定器,全都显示为0,本部也传来讯息,这是世界范围的现象,也就是说,异常,不再!”

说完,那人影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而他的脑袋变得一片空白。

基金会里有关异常的事是容不得开玩笑的,而他就这么冲进来,在三分之二个部门里大声宣扬着这件事,这也就是说——

片刻之后,整个部门想起了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这可不是之前那奄奄一息的喝彩声,而是名副其实能掀翻屋顶的音量。所有人都沉浸在胜利的喜悦,而他在狂喜之余却冲出了办公室而非和别人一起庆贺。在他冲出门之后不久,有几个人同样先后冲了出来,跟在他身后一起跑在站点的走廊上。

不论如何,他们都必须去确认。那是唯一一件有可能不消失的物品,也是唯一一件有可能威胁到整个人类文明而无法补救的——是的,连本部的2000也没办法。如果它没有失效,那么他们远不是休息的时间;但如果,只是如果,它失效了,他们也能在它的遗骸上确认人类的胜利。

搭着电梯来到最下层,他不等电梯完全打开就急匆匆的冲了出去,他跑过长廊,通过身份验证,打开气密门,他看到了它。

那股刺鼻的臭味仍在,但他却不自主的笑出声。

是的,人类赢了。

欣喜的泪水从他的眼眶中流出,他可以感受到它已经不再工作,原本总是会发出低声轰响的它此时寂静的可怕。它失效了。

他带着泪痕,脸上满是骄傲的神色,大声的向背后涌入的同事们宣布:“这,是我们的胜利,是整个人类的胜利,它,SCP-CN-100-J,永远的失效了!”

背后顿时痛哭出声,那哭声中包含了喜悦、悲伤、安心等许多感情,他们为此付出了太多,太多。

“走吧各位,我们去食堂喝上几杯,我请客。”

安心的人们勾肩搭背,都在讨论这这个项目都产生了什么危险的个体,而博士们又是怎么险之又险的将它们全部处决。

但这一切都是过去式了,人类将迎来曙光,再也不会有什么超乎想象的事物来摧毁人类文明了。

气密门重新关上,收容室又恢复寂静。

过了几分钟,整个地下收容室的灯光全部扑灭,在异常消失之后他们也没必要再浪费能源了。

黑暗中,突然发出有东西撞击金属表面的声音,渐渐地声音越来越大,也越密集。突然“扑通”一声,什么东西掉落在地面上,然后一切又归于平静。

如果有人能在这里的话,他一定能发现,那掉落在地上的东西是一个茧状物体,散发着刺鼻的臭味。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