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之子的黎明
评分: +21+x

旧大陆西岸,银月巨树,第五指挥中心。

夜之子第三元帅拉莫克正在操作面前的花卉,通过信息素的调节来叫眼前的微小荧光生物显现出20公里以外的战场的3维投影。

他看见吞噬了无数神明而变得狰狞可怖的Adam El Asem,他看见了举起权杖以魔法改天换日的Hawwah,以及正在挥舞剑刃屠杀银月的勇敢战士的Abel,还有那些在天穹之上看着下方讪笑不止的阿努纳奇1

他知道,大势已去。

谁都不会相信,辉煌了5000多年的夜之子文明会这样宛如儿戏般地走向灭亡。

仅仅十五天前的白天,名为霍莫 赛培恩2的太阳一族取得了齐杰拉之花,用它的花粉将几乎70%的夜之子杀死在睡梦之中。

随即,他们向伟大的夜之子,向银月宣战。

这不是夜之子第一次受到异族挑战,但这绝对是最恶劣的一次。七成的族人死亡堵住了所有野生动物保护协会或者弱势种族权益组织的嘴。夜之子大军尽出,欲以雷霆之势毁灭这造下不可饶恕之罪孽的种族。

5000年来只在与东方的“”的战争中失利过的夜之子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是否能够胜利,他们只关心何时胜利。

然而随之而来的,却是前线大败的战报。

霍莫 赛培恩,这个与夜之子同属于灵长类但却落后无比的“兄弟”,千百年来几乎只在童话中出现的太阳之子。谁能想到就是这么一个,若非与夜之子作息不同并极尽所能隐藏的话,早以被消灭殆尽的低等种族,战胜了他们夜之子的大军。

这时,他们才想起被霍莫 赛培恩使用的齐杰拉之花代表着什么。那是夜之子的神明从母神泰坦妮亚那里交换而来用以研究的宝物。换句话说······

泰坦妮亚,放弃了他们。

就和几千年前,放弃妖精一族一样。

当知晓其中有神的手笔之后,夜之子的神明们也参与了霍莫 赛培恩的歼灭战,生主、永眠者、时间使徒······诸神上一次这样降临还是在与那可怕的“夏”作战的时候。

这一次,祂们却为了一个小小的太阳之子而向东进发。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这战争会就那么结束的时候,Adam El Asem和他的妻儿出现了。号称得到一个名为“YHWH”的神眷顾的他们拥有犹如神明一般的力量,在战争初期硬生生拖住了诸神,让太阳之子们拉动了另一个强援——阿努纳奇。

卑鄙且低劣的阿努纳奇,不顾神明的尊严行使着猥行。

借着生主辛与Adam El Asem鏖战的时机,阿舒尔3偷袭杀死了辛,还将祂的灵魂植入了自己的妻子宁利勒腹中,生下了所谓的月神西恩来窃取银色之月的伟力。

那得到金乌之魂的冥府之王涅伽尔4更是趁机夺取了永眠者鲁斯的神力,以这份神力冲向太阳。

还有更多的神明,都被那个恐怖的Adam El Asem如花果一般吃下腹中,变成了那个怪物的养料。

神祇的陨落震惊了整个银月。自“夜夏之战”后,伟大的夜之子们第一次感到了恐惧。

这是他们第一次如此被动。

若非现在“夏”正在与名为“帝俊”的外来神明激战的话,想必也会按捺不住出兵向西而来吧。

若是那样,伟大的银月就真的要陨灭了。

可即便如此,情况也不容乐观。

霍莫 赛培恩用来自泰坦妮亚、YHWH甚至夜之子自己的武器与力量势如破竹地攻入夜之国度,屠杀所过之处的所有民众。

第六代植体强化装甲被Abel的剑如绿叶般撕裂,兽王的吐息被Hawwah的魔法封印,苔藓般的太阳之子军队们凭借源源不绝的人力淹没了城市。

随着战局的不断恶化,就连至高无上的夜王和祂的十司祭也不得不亲临战场。

然而,霍莫 赛培恩的势力恐怖得不可思议,他们背后甚至有不止一位“至高神性”的影子。

到昨天,前线的密报传来,带来了令人绝望的消息。

夜之子的无上君主,银月的地上行走,至尊的夜王,崩了。

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拉莫克闭上了眼睛。

还坚守在锡得的战士们阻止不了霍莫 赛培恩。太阳之子攻下锡得实验室,取得瓦苏苜之花已经是必然。

而一旦那朵代表夜之子技术顶点的瓦苏苜之花被太阳之子们得到,夜之子就将真正迎来终结。

一如当年他们取代妖精一般。

拉莫克合上了花卉,组成3维投影的小生灵们逐渐散去,回到了自己的巢穴里。

他转向还在工作的人们,道:“先生们,请跟我来。”

一切已成定局,与坚守这不可能的胜利相比,还有更重要的工作需要他们。

在花丛与藤蔓中的夜之子士兵们站起敬礼,有序地随拉莫克走出了指挥室。

他们从空旷的树庭走到边缘,打开琥珀门,站上月树外垂下的宽大藤叶。

藤叶包住他们,向树根下降。

在哪里,是早以弃绝自然生育的夜之子们,孕育族人的地方。

“先生们,这场战争,是我们输了。”

拉莫克说道:“瓦苏苜之花。太阳之子们一旦得到,就必然会用它的力量诅咒所有夜之子。这毫无疑问。”

“那时,我们的智慧与灵魂将会被永远锁在肉体的深处,没有灵魂,没有思想。”

“我们将和野兽抢食,与浑噩同行,饿吃生果,渴饮浊水。我们再也感受不到银月的光辉,再也看不到星空的雄伟,失去一切,直到永远。”

站立在拉莫克身后的战士们沉默无言。

“我们失败了,所以我们失去一切,这没什么。胜者踩着败者的尸骨走向更高峰,自古以来便是真理。”

“但是!”

拉莫克的语气忽然强烈了起来,他转身面对众人,道:“我们失败了一次,可我们不会一直失败!”

“我们,要留下夜之子的火种!”

藤叶停下,犹如活动息肉一样的树皮打开,将内部的16米高,由乳白色肉质组成的果树暴露在拉莫克他们眼前。

生母,所有夜之子出生之处。

“先生们,不,战士们。”

拉莫克环视他们每一个人。

“你们拥有整个银月最强的‘生’,所以我带你们来到了这里。”

“这是你们最后的战场,也是伟大的夜之子最后的战场。”

拉莫克抚摸着巨树的根部,道:“瓦苏苜之花会锁定每一个夜之子,所以想要躲避它的诅咒,唯有成为太阳之子——他们不会诅咒自己。”

“但我们也要保留夜之子的血脉,否则这一切就会毫无意义。”

“所以,我要你们把太阳之子与我们都退化了的尾巴重新培育出来,在尾巴里植入夜之子的基因。”

“在太阳之下,他们会如同太阳之子一样生活,而在满月之下,他们的夜之子基因会复苏,变成夜之子。”

“瓦苏苜之花必然会封锁在满月下他们的灵魂,那就索性更进一步,用我们的强化技术让满月下的他们变得无比强大,变成喷吐镭射,踏破大地的巨人,用无尽的武勇保护没有智慧的他们。”

拉莫克将他的“生”伸进了生母,唤醒了她。

“就算如此,他们毕竟还有一条尾巴,诅咒还是会波及到他们,所以我们要给他们最强健的躯体,能在十倍地球重力下生存,能翱翔天空,能改变空间能量场发出炽热的等离子流,还有高昂的战意与永不服输的心灵······我要他们能在这银河的任何一颗行星上繁衍。”

更多的“生”进来了。

生母的果实里,一个个胚胎开始发育,原始细胞的基因链被改变与重组。

“他们会带着夜之子的历史与荣耀在宇宙中成长,壮大。直到有一天,他们会超越瓦苏苜的诅咒,取回自己祖辈的荣耀。”

果实落了下来,原始卵体已经完成。

“把他们送到萝藦里吧,让他们飘向宇宙,直到发现了拥有月亮的星球再停下来,那里会是夜之子的新家。”

忽然,拉莫克像是想起来了什么,摇了摇头道:“不,夜之子已经失败了,就不要让他们背负失败者的名讳了。”

“在他们的‘生’里留下新的族名吧,我想想······”

“啊,对了,就叫‘赛雅’吧。”

赛雅,古赫卡特语中代表着银月初升,万物复苏的黎明。

正如这些代表一个新的时代的开始的孩子一样。

“好了,先生们,未来留给孩子,我们这些老人们,就费把劲再燃烧一次,让那些发瘟的太阳之子们知道夜之子的荣耀!”

萝藦发射了,而拉莫克和银月巨树上最后的夜之子战士们骑上了狮鹫,飞向了锡得。

最后的战争已经结束,就让他们像柴薪一样,为赛雅们燃烧,为赛雅们照亮漆黑的前路吧。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