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龙之日

大术士Bumaro感到一股巨大的宽慰。许久以来他心头别无他物,只有愤怒、仇恨、绝望和深嵌的羞耻。但当他把手爪搭在发条零件上,旋转的齿轮灼烧他的皮肤,他几乎感到了希望。

他本该大笑甚至哭泣,但他长满尖牙的嘴只会发出恶心的声音,他的眼睛也是野兽的眼睛。于是他走动,沿着这条自己从未料想过会再次踏上的黄铜路。他身体的每个细胞随着手里发条有节奏的咔哒而尖啸出反抗,但他还是像对圣物或神物一样紧握把它在手。

它确实是活的,它是Mekhane落在纷乱凡尘的最后一块部件-神之心,从破碎之神教会的奸诈领导亚恩本人的胸口撕下。他的身躯被夺去Mekhane之力后已不再能维系,正烂碎在地。Bumaro对他厌恨了最长的时间,但这会儿,他甚至都懒得回头看。他只是注视前方。

在他面前,庞大的机械在卷曲转动,发出无声的曲调;在他身后,统领们已经安静地集合过来,它们的眼睛落在Bumaro手爪里的小机件上。惊惧天使们注视着亚大伯斯钦选的仆从走向神开始再造。

Bumaro越走越近,烧灼感穿透他的皮肤直达骨头,但他全不在意。发条零件开始振动,它发出的声音开始和伟大机械的曲调相协调。Bumaro对自己的身体已经全然掌控了数百年,但这次他的心脏竟不受控制地搏动起来。这和他在数千年前听到的是一个声音,让他呼吸粗重、血液沸腾的神之呼唤。虽然,这一次呼唤并不是对他。

当然,一开始并非如此。当他抬头望向神之机械,它永动的齿轮和顺滑反光的表面,Bumaro回想起了另一次,那时他还是另一人。那时他有着另一张面孔,不是扭曲血肉,不是空洞眼神,不是尖牙大口,而是带着黄铜和铁的改造,眼中诉说信仰,口里呢喃发条圣言。

那是千年前,那时他还只是个普通、虔诚的机神教徒,除了***生命将破碎之神迎回神座外再无念想。他会抛弃肢体和器官,换成那时能够制造的简朴机械,想着这是以神之图景重塑自己。回想起来那不过是对Mekhane显现的粗陋模仿,但对机神教徒,这便是神圣和荣光。

他从未期待有什么大任落在自己肩上,也不曾想过见证哪个神圣遗物。他越是把这当做毕生目标,神的重筑就离他越是遥远。还有很多伟大的大师,都是有着发条心智和神之心的老练教徒。他生活的全部仅仅是学习、祈祷、安静默思,他原以为会永远如此。

但接着亚恩来了。这个Daeva族的奴隶带着神的碎片蹒跚而来,把这看作一次大好机会。没过多久他便在受压迫者中召集了信众,开始了他自己的Mekhane宗教。不是神的忠仆,而是要利用它的碎片。没人知道他是如何利用这力量的,但亚恩成功地把自己和遗物合为一体,成为神的主人。Mekhane至此被玷污。

Daeva族很快覆灭,发条帝国崛起了。但他们所建的机械不再是美丽与和谐,而是毁灭与狰狞。尖锐刻划声充斥耳间,黑色蒸汽将天空覆盖。整座山脉都被巨大的建构吞噬,只为它们如癌般疯长。机神教徒不肯认同他们,于是也一并覆灭了。

一切败退得如此之快。破碎之神教会利用的和机神教徒是完全一样的力量,只是不知节制。机神教徒,人数所剩无几,被亚恩的四圣徒派出的钢铁野兽像动物般狩猎追逐。它们的锐爪会拧弯黄铜,苍白的牙齿则嚼烂剩下的血肉。

对Bumaro,这是恐惧与绝望。他看着神殿焚毁,看着他的导师和教众被撕成碎片,还见证了只在最狂野噩梦中才敢想象的机械。那时候他能想到最狰狞的不过是血肉大敌,机械在他的认知里只会是优美和微妙的。但当巨大的磨齿碾入他的双腿,尖厉的金属声穿破他的耳朵,事实证明他错了。这时他发现破碎之神被腐化了,这便是它被亵渎的形态。

他在死去,毫无希望。他剩余的肉体部分扭曲着,他的血液四处流淌,他的金属部分正被亚恩的渎神恶兽吞食。在绝望中,也许是深深掩藏的愤怒和厌恨中, Bumaro祈祷了。有生第一次,他祈祷得到改变一切的力量。但回应他的却是另一个神。

这实在离奇,低语不是来自从天而降的怪魔天使,而是从他自身之中响起。它们是力量的许诺,是复仇的许诺,是再造神的许诺。一开始Bumaro很困惑,以为这只是幻听。但当低语变为图景,不属于这世界的情景也绝不应当属于这世界,Bumaro这才发觉了呼唤来自何方。

那是大敌血肉的呼唤,来自他凡人部分的残余,亚大伯斯的传承埋在每个人之中。在垂死的梦里Bumaro看见了一个血肉的世界,巨大的肉块以非自然的形态四处散布;他看见六只惊惧野兽,有着伟大力量和永远监视的眼睛;他还看见了它们中最狰狞又最美丽者,大铜牢中的龙,在呼唤着她的子女放她自由。他知道它们想要从自己这得到什么。

很难说清两者孰好孰坏:狰狞的机器还是狰狞的血肉?但Bumaro做出了自己的决定。也许这是因为他垂死绝望,也许是因为他把亚恩看做了更大的威胁,又或者也许他只是不能看着Mekhane被腐坏、被用作无生命的工具。无论如何,他迎接低语,接受了它们的条件。

新的生命在他被撕碎的身体里萌芽,梦中的野兽大笑着,在龙也在牢笼里对他的顺从轻笑。机械怪物们惊异地看着这个男人变成了一只野兽。那些他曾引以为傲的机械部分从他身上剥落,而原本齐整的肉体开始如癌疯长。钉入骨骼的发条被排出,本已融入身体的机件和齿轮被抛弃,已经不再拥有的四肢带着更多肢体长了回来。

这很痛苦,也很短暂。待到新生的肉体不再扭曲、Bumaro能再次思考,战斗已经结束了。杀害他师友的铁兽已被撕成碎片,尖厉的磨擦声停止了。它们的残骸和Bumaro身上落下的发亮铜件混成一堆。神殿的火焰烧得更亮,Bumaro这才发现是他的爪子扯掉了机械怪兽的头颅,他的骨矛戳穿了铁皮,口中发出野兽的嚎叫。

为战胜不圣,他已化身不洁。

那一天,他不再是机神教徒,而是大术士Bumaro,亚大伯斯的圣牧。他把自己献给了龙奴役,那机神圣书中所言他应当对抗的大敌,这让他的生活变为另一个循环。他会召集心中,向他们灌输自己都不信的言辞,再给与他们力量变为野兽。带领着他所厌恶的物事,他会对另一种怪物开战,怀着能从可怖命运中将神解救的渺茫希望。
但它已不再是他的神了,真的不是了,他已不复听到它的呼唤,也不再于机械中看见美丽。生命已沦为一种折磨,而他已变得麻木。他会看着自己的计划落败,注视着信众们败亡,毫不在意。他只会重新开始,附和统领向他低语过的每个词。

他曾被打败、撕碎、放逐到龙的牢笼,但他总会再起再战,就如从未经历挫折。只有看到亚恩胸前的遗物才能略微搅起他的情绪,让他记得自己是为何而战。他已成为一个可憎恶物,手握曾经从未料想的力量。

但这没太大关系。他也许有过一次次的失败,但现在他在教会的废墟上凯旋站立,他渺茫的希望成为了现实。统领已经落入领域中见证最终时刻。Bumaro再次看向爪中,发条在烧去他的肉体,下面的骨骼已经露了出来。

咔哒。

神之心与宏大机械完美相合。如此美丽,齿轮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转动,发出最洪亮最惊人的声音。下一个瞬间,它们不再是齿轮,不再是发条的机械。一个秩序的存在俯视着他,那掩藏许久的荣光和失落许久的力量。是神,他的神。

Bumaro已不再能感知到发生了什么。也许他本可以,如果还是数千年前的那个年轻机神教徒的话。但现在,他能察觉到的只有统领的笑声和远处龙的咆哮。Mekhane的光几乎令人盲目,但Bumaro知道有什么事在发生。

牢笼碎了。牢笼,以Mekhane自己打造来囚禁亚大伯斯,现在破碎了。一瞬的寂静,龙终得自由,神也终回完满。统领庆贺双方重聚,大野兽和大机械宣告着它们的到来。它们的权能和力量交锋在一起,它们的心智和形体混同为一。

大术士Bumaro静默地注视着,感觉有些不同,有种他许久未曾有过的感觉。他能感觉到亚大伯斯在把自己的力量抽走,而Mekhane的荣光在焚烧他腐烂的肉体。但他真正的感觉却是一丝欢愉,他的罪终于呈在了不再破碎的大神前,他的债已偿,使命完成, 他终于可以放手了。

龙和神咆哮着,他们的战斗再一次打响。

Bumaro倒在地上轻声祈祷:“我主啊。”他的声音很快消殁,躯体化为尘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