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不灭


翻过山峦,
越离山谷,
珠沉玉没,
轮回往生。
生于黑暗,
死于无名,
翻过山峦,
翻离山谷。

Ashlynn双手合十,自顾自的背诵着祷文,她拔出剑,将其摆在自己面前,缓慢地在手指上划过一条直线。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清晰的理解这位在荒野中向死神祈祷的祈祷者。

她的雇主,Hubris阁下,非常瞧不起神明,他非常的傲慢且自大。他痛恨所有的神,尤其是Abirt。Ashlynm也不清楚为什么,但她知道,不要去反驳她的雇主。她永不会忘记这些母亲曾教给她的东西,以及那些无法伤害到Hubris阁下的,他想要知道的东西。

对与绝大多数的人来说,走过这个沙丘不会超过两天,但Ashlynn却花了很多时间,而其中绝大多数,她都在想Hubris阁下希望从Ceitu里找到的那黑白相间的有着正方形脸金属样的奇迹到底是什么。

她希望她的背包里有足够的空间去放这玩意。


在远处,不死者们在沙滩上游荡。他们的故乡Ceitu半埋着。它的白色墙壁与覆盖这部分荒地的米色沙漠形成鲜明对比。如果是那些讲礼貌的不死者的话,那么他们或许会给你一些帮助,随后重归故乡。

但其他的就不讲究这些礼仪了。

它们的行为粗鲁到足以把最通情达理的旅行者赶走。如果有人想接近它,那么它们会以压倒性的数量阻止任何想要靠近的人。

但这只是在通常情况下。

Ashlynn从收容室里溜了出来,并尽可能顺着风向移动进Ceitu里。那些不死者没有视力,尽管她并不需要这么复杂的预防措施,但小心一点总是没错的。

她用事先买来的小圆刀片割开Ceitu的大门并小心翼翼的不让自己发出太大的声音。那些不死者离她很远,但声音可以在风中传播。不多一会,一个仅能通过一个人大小的洞被打开,Ashlynn便随之进到Ceitu里。

Ashlynn以前去过很多地方,但这次却不同。她几乎能听到灾前之人的亡魂在墙中与另一个人对话。她感到有些毛骨悚然。Ashlynn在黑暗中眯起眼睛,并期望以此来让自己看的更清楚。她开始在门上做些记号防止迷路,并带着前所未有的警惕,探索着这个Ceitu。

大厅里弥漫着死亡的气息。古老的血迹把金属墙染成了深红色,那些亡魂们在这些地点附近滔滔不绝地说着话。越往下走Ashlynn就能发现越多的尸体,她开始胡思乱想起来。当上一个世界结束时,许多旧时代的人被杀死,而那些重新崛起的便成为了新的人,但似乎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如此。幸运的是,这里的大厅并没有什么正在游荡的东西。

Ashlynn开始有些焦虑,她不能失败两次,Hubris阁下并不是一个喜欢失败的下属的人。

突然,一个影子闪烁在大厅的尽头。Ashlynn拔出了她的剑,并低声向Abirt祈祷着,随后抚摸了一下她手上带有Abirt头像的戒指,走向大厅的尽头。

Ashlynn牢牢的紧握住她的剑,并做好了战斗的准备。Ceitu是所有怪物和奇迹的家,这是Ashlynn在她还是年轻且天真的探险家时便学到的一课。她把剑高高地举过头顶,紧绷住神经,蹑手蹑脚地转过拐角。

她唯一看到的却是一个用珠子般的眼睛盯着她的熟悉的小玩意。它只有她的一半高,毛茸茸的,不可能自己探洞并跑到这个地方来。这小东西冲着她吠叫了一下,并微笑地看着她。Ashlynn想知道它是如何安然无恙地潜到这么深的地方的。随后她抬起头,发现了天花板上通向水面的那个洞。她摇了摇头。

“Alpine,你这个笨蛋,你把我吓了一跳。”

Alpine摇着尾巴,冲着她吠叫着。

“好吧,我想我会有一个忠诚的伙伴了,不是吗?”Ashlynn撸了撸Alpine头上的皮毛,她走出大厅往下看。虽然光线昏暗,艾什琳仍然能辨认出她上次来访时留下的墙上的标记。这里有一些未经勘探的房间,也许这意味着这里还有更多的奇迹。

Ashlynn通常比这要谨慎得多;她总是一听到那些她不熟悉的声音,或者看到一些稍微吓人的东西时,就第一时间逃离Ceitu。但Alpine的出现给了她征服这里的勇气――这条狗能像在水里游泳一样随意地在坚硬的钢铁上钻孔。

在Ashlynn的剑法和Alpine的能力之间,荒野中的大多数生物(包括Ceitu)都无法阻拦他们的步伐。

Ashlynn走近一扇她没有标记过的门。挂在门右边墙上的奇怪装置上有九个奇怪的符号,再上面有一盏红色的灯。这些符号来源于古代,Ashlynn以前在古代文献中见过。她不知道它们是什么,只知道只有按照正确的顺序按下去,才能打开Ceitu的门。

她试着瞎按了十几次不同的符号组合,灯仍然是红色的。她又试着把Ceitu上的其他门组合起来,灯仍然是红色的。接着她一次性的按了所有的按钮,灯还是红的。

Alpine轻轻地叫了一声。

“哦!Alpine!你真是个天才!”Ashlynn笑了。她指着门说:“快来开门!”

她身边的小东西又叫了一声,它开始抖动自己的身子,好像是想要甩干自己似的。随后它加快了速度,过了一会,Alpine的身体变成了一个模糊的旋转皮毛,随着Alpine向前走去,地面开始缓缓颤抖。

他的鼻子轻而易举地刺进了金属内,不久后,门滑开了。突如其来的古代空气的臭味刺激着Ashlynn的鼻子。她畏缩了。

当她有些惊慌失措时,一个震耳欲聋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大厅。

“Geyre's forge!1

噪音并没有停止,也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它变得更安静了。Alpine开始对着天花板狂吠咆哮。一个声音在用古老的语言说着些什么,但Ashlynn听不懂。如果她没有被吓地心肌梗塞的话,也许她可以好好回忆一下,试着找出原因。

但在这一刻,Ashlynn只想要尽可能的远离Ceitu。

Ashlynn抓起在房间内找到的奇迹并把它们塞进背包里。在此之前,她很幸运的发现了这个房间内的这个小玩意。尽管在匆忙之中Ashlynn并没有看清楚她抓到的东西――她只知道那是一个金属立方体。她开始向Abirt祈祷,希望这就是Hubris阁下要她找的奇迹。

Alpine开始疯了一样的挖洞。很快,它开始发抖。只有天知道它还要挖多远才能停下来。当他们离开房间后,Ashlynn跪了下来,不断的抚摸着Alpine的毛发。它开始从狂吠中平静下来,变成了偶尔的咆哮。

“我们必须要走了。”她喊道。

他们跑进大厅。Ashlynn沿着她在进门的标志走,很快,他们走到了Ceitu的入口处。她向荒原里望去,她注意到有一团相当大的沙尘暴从西边袭来。这沙尘暴会往那边移动吗?她以前从没见过这种东西。

那些是……人?


当它们听到远处有声音时,那群不死者把头转向东方。他们都是从Ceitu露在地上的洞口里爬出来的,他们漫无目的地走了很远。一千年的流浪对这些不死者的大脑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害。在往一个方向走了几年之后,他们最终都停止了流浪,开始等待。

它们曾经是人类,就像所有的现在的人一样。Ceitu是它们的家,也是它们中许多人死前最后看到的地方。它们中的一些人在旧世界结束前来到这里寻找救赎,更多的人则是希望z在旧世界结束后离开。这些年来,各种各样的人们聚集在这里寻找一些东西。是希望?又或者是救赎。

反正不管怎么样,它们的结局都将是一致的。

它们都只是站在那里。这些是旧世界居民遗留下来的一个大集体。在过去的一千年里,橘色和白色的不死者们漫无目的地在原地徘徊。大多数只要有一点点常识的人都知道要避开它们。它们中的大部分都在这片荒地中安静的沉沦。因为他们不敢惊动那些收容室里的东西。

当它们都听到那熟悉的声音从东方传来时,它们一个接一个地,拖着脚步向着东方望去。


Ashlynn的心几乎跳到了她的嗓子眼里,因为她意识到尘埃云是直接朝她而来的。她第一次和这些不死者们鬼鬼祟祟地待在一起,它们倒是过得很轻松。在以前,它们不会注意到任何东西,但现在它们变得异常活跃,而且人数多到难以置信。

Alpine对这Ceitu上的某个东西疯狂地吠叫着,随后又跑回了被染红了的黑暗中。Ashlynn发誓要追回它。那只愚蠢的小东西是她在荒野中唯一的伙伴,她绝不会让这个只笨蛋在自己面前死去。

“Alpine!”她对着大厅喊道,“笨蛋!你走错路了!”

但Alpine并没有松懈下来。她警惕地环顾四周,但除了眼前的Alpine外,她什么也看不清。那个小东西也不再吠叫。Ashlynn试图让它冷静下来,但没有用。

Alpine大吸了一口气――它一下子喘不过气来了。它呜咽一声。Ashlynn的心脏猛的跳了一下。她拿起剑,使剑尖与下巴并齐。她看不到Alpine能看到的东西,但这并不意味着那里什么都没有。

Ashlynn跑过Alpine,大吼一声挥出剑,打向了旁边的墙。剑与墙的摩擦爆发出火花。震动穿过刀片,传向了Ashlynn的手指。她的手臂在微微颤抖,但她一点也不在意。Alpine在地板上喘着粗气。Ashlynn注意到它的身上有一处伤口,它的血与那些墙上的古老血液混合在了一起。

她又一次挥出了她的剑,再一次击打在了墙壁上。

一个她看不见的东西不知从何处出现在了她的后面,打在了她背上,她的身体向前倒去,脸狠狠撞到了地板上。Ashlynn颤颤巍巍的站起来,一滴血从她鼻子里流了出来。她擦了擦鼻血,退缩了。随后,她感到自己的身体又受到了重创,背部也受到了沉重的打击。Ashlynn一次又一次地在空中挥舞着,但什么也没碰到。

Alpine的吠叫声越来越小了。Ashlynn站起身来,又一次挥舞起自己的剑,终于,她似乎打中了什么东西。她也说不清是什么,只知道它像她一样尖叫起来。随后,她的剑消失了,似乎是被一个她看不见的东西夹住了。

空气不断地冲着她口吐出那带有古老语言地芬芳,它似乎是在骂她。

“他妈的!”那看不见的东西骂道。她的剑在突兀地出现在空气中,不断摩擦着地板发出咔嗒咔嗒地响声。

Ashlynn无法理解眼前的事物,所幸,她也不准备去理解了,她来到Alpine的身前,开始查看起了它伤势。还好,伤的不深,Ashlynn开始向Abirt祈祷起来,随后她转过身,抓起剑,对着空气说到。

“你……你好?”

一个头露了出来,他的皮肤黝黑,头发乱蓬蓬的。它的下巴上留着浓密的胡须,左眼上方的有一条闪闪发光的红线。这个头斜歪地盯着她,随后皱着眉头说了些她听不懂的话。

“啥?”

那个头又发出了声音,它似乎换了一种语言,但Ashlynn依旧听不懂。

“你说啥?”

那个头叹了口气,说到:“看来对你还是需要说这种蹩脚的语言。那些不死者就要来了,你需要一些伪装,比如这个西装。”

“你是谁?你刚刚明明可以杀了Alpine的,你为什么不怎么做?”

“你引发了一场灾难。”

Ashlynn将她的包放到她身边,紧靠着墙警惕地看着它说到:“我只是一个探险者。”

头眨了眨眼睛:“当然,我知道。你最好放弃这条dogs,它只会托我们的后腿。”

Dogs?Ashlynn听过“dogs”这个单词,但她只知道它们有四条腿和皮毛,Alpine的毛太多了,而且有很多条腿,指的是它吗?

反正无论如何,Ashlynn还是抱起了Alpine,追着那个头跑去。那个头把他们带到了Ceitu的深处。沿着走廊,开裂的地板,生锈的墙壁上满是血迹。亡魂的声音在她耳边回响,感觉比她头上的吼叫声还要响亮。他们在一个房间停了下来。它对着旁边的符号按了一下,门开了。

里面是一堆黄色的机器。这是一些Ashlynn从来没有见过得新鲜玩意。它看起来像是一个人,只是比人应该的要大得多。接头处乱七八糟的电线和管子让她吃了一惊。这些机器盯着她看让她感到很不舒服。

“拿着它。”那个头命令道。

“但-”

天花板在他们头上微微抖动。是那些不死者,它们已经回来了。

“穿上这衣服。”

Ashlynn望着Alpine。这个小东西也回头看着她,它还是很虚弱。她把它放在地板上,再次绷紧了神经,她再次向Abirt祈祷着,随后走向那个机器。机器透过冰冷无情的头盔,回望着她。这对她来说是陌生的。但从上面传来的震动感促使她走了进去。

机器内部异常的温暖。Ashlynn觉得自己好像就在刚才美美地睡了一觉。她所有的疲劳几乎立刻便消失了。她不安地站起身来,低头看着自己。Alpine也站了起来,开始吠叫。

“很好,”头在消失前说到,“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等待。”

“你为什么要帮我?”她问道。

“我可没有。”
Ashlynn还没来得及再问一个问题,那些不死者就来了。Ashlynn举起剑,对着它们,但它们却并没有理睬她。这些不死者在房间里踱来踱去。他们嗅了嗅空气,但没有一个人对她发起攻击。Ashlynn喘了口气,她之前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紧张到都摒住了呼吸。穿过空荡荡的Ceitu的大厅,她发现那个头不见了,但至少Alpine还在。

傲慢之王是不会希望听到这种事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