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曼·富勒的展出:恐惧巨兽


恐惧巨兽

海洋

仅仅是

珠宝

朋友们!



恐惧

巨兽

跳动

着的

心脏!

前来见证人类有史以来最最恐惧和怪异的奇观;巨大而不死的心脏,从来自深渊的可怖巨兽胸膛中生掏出来!听听有关这团混沌之物是如何落入赫曼·富勒手中的惊人故事!

仅此一天
本周六下午一点,印斯茅斯展览中心。
机会珍贵,仅此一次!速速前来,切勿错过!

以下是一份标题为“关于马戏团:赫曼·富勒的怪诞巡回动物园”的出版物中的一页。作者和出版商的身份信息皆未署上,而这些分散的书页被发现插在世界各地的图书馆中马戏团主题的书籍里面。这种宣传行为背后的个体或群体目前不明。

恐惧巨兽

To the Circus Born

有谁能忘记恐惧巨兽从海中升起,在Hy-Brasil美丽的菲伊岛大肆破坏的那一夜?卑劣的Geo Sea1将这头野兽驱赶到那里,为了维持它们珍贵的常态面纱心安理得地牺牲掉了奇迹之岛。他们大概盘算着能借这头野兽的手干点他们的脏活。噢,仅仅是想到这事就令我怒火中烧!

不过现在就别想这些了。你也不是来听这个的。你想听的是恐惧巨兽。

让我告诉你,这头巨兽可是难得一见,那体型是真的大。能有百层楼那么高!它耸立于城市之上,几乎要触及天空狂暴的云层!它每走一步都会引发地震和海啸,它巨大的触手随便一摆就是一个坑!它咆哮掀起的气浪就能夷平一座摩天大楼!

男人,女人和孩子们都在哭泣,混做一团四散奔逃。脚步快的把慢的人踩在地上,使出吃奶的劲挤进离开城市的通路。有的人吓疯了直接自杀,有的人试图游到海里——好像这能让他们逃过一劫似的!所有人都陷入了绝望,这世上还有人能挺身而出,对抗这梦魇般的恐惧巨兽吗?那人就是!Herman Fuller!

那天我在场完全是凑巧——我和我的裁缝约了给我的高顶帽扩容的事情——但你说我运气多好!面对无数处在生命危险中,可能失去家园的无辜民众,我可不会夹起尾巴逃跑!既然无人出面制止这头野兽,那我就当仁不让啦。

给自己打了打气,我估量着眼前的敌人。它上来就招呼了我一两下,真的,不骗你,但我自有妙计!我知道被它触手抡一下肯定够喝一壶的,所以我就努力移动到高处。我通过消防逃生梯爬到了最高建筑物的楼顶,这时我脚下的大楼是唯一一座还耸立着的建筑了。

从那孤军之城的顶端,我凝视着恐惧巨兽,朋友们,我发誓,它看我的眼神不仅仅是捕猎者的饥饿,还有蔑视!其他人都已经逃之夭夭,面对巨兽背水一战的我又算老几呢?我会为我的鲁莽付出高昂的代价,我很确信这一点。

但它可能也是这么想的!我只要盯着它的双目好好看看,就能洞悉它的本质,透过那双仿佛穿越了岁月,古井无波的眼睛,我看到了它只有心脏是真正不朽的,没有了心脏,这头野兽就会死亡。那要做的事就显而易见了:把心脏从野兽身上分离出来。你说不可能?Herman Fuller的字典里没有不可能。

我从Motormouth第二胃中的一堆残渣里找出一把20英尺的鱼叉——Motormouth也跟我在一起,我之前应该提过——我瞄了一个准,将鱼叉径直掷入了巨兽的胸膛。幸运的是,我的怪兽解剖学学的还不错,野兽的不朽心脏被直接刺穿。用力一拉,我把它的心脏从胸腔里拽了出来,它再也不是不朽的了。

巨兽在轰然倒地之前就已经没了气息,但至少它还留下了一具壮观的尸体。然而,一百万吨鱿鱼肉对我也没什么用,所以我就留在了那里。只把海洋之心作为战利品带了回来,它就是我今天自豪地向你们展示的东西,我非凡英勇精神的佐证。1


1 我很遗憾地告知读者,我无法客观地证实Fuller先生所说参与了Hy-Brasil袭击事件的事情。但我要指出的是,‘海洋之心’的特征与蓝鲸的心脏最为相像,而恐惧巨兽并不具备任何鲸类动物的特征。  

44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