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的终结 序章
评分: +6+x

基金会革命与进步促进委员会


全位面受压迫者,联合起来!


您好,爱好自由的朋友


我们是谁?
如您所见,我们是基金会革命与进步促进委员会,旨在促进人类以及其他一切智慧生物社会的进步,自由与平等的实现。委员会在法国大革命中成立,参与了世界共产主义运动,亚非拉民族解放运动等历史事件。委员会于1917年俄国革命后开始与基金会合作,目前全部会员均具有基金会成员身份,在O5议会的最大容忍范围内进行活动。

《永夜的终结》是什么?
这是一份历史文件,是第一次对异位面世界——罗曼大陆(或称“永夜”世界)的社会革命史的整理,由委员会全体在Freedom Koo博士的倾力协助下完成。论述了在“Evernight”、“混沌入侵”、“救世之战”等一系列事件导致唯心主义在罗曼大陆的统治覆灭,光明教廷建立神权封建专制后这个世界的社会发展与反抗运动的情况。

我们要做什么?
我们既是一个学术组织,也是一个政治组织。我们研究其他已知位面的社会发展与革命史,为人类社会的发展提供借鉴;我们收容、利用或摧毁与社会发展史相关的异常事物,协助革命力量解决异常事物相关问题,向其他位面传播革命理论。委员会当前最重要的任务是组建MTF-Rohman-01(International Column“国际纵队”),对罗曼大陆正在展开的社会大革命进行援助。


随着革命军的赤旗在西德萨升起,对于当今的罗曼大陆来说,《永夜的终结》正在慢慢失去它的现实意义了。这不是一件坏事,这意味着曾经的那种以剥削和压迫为基础的社会制度正在走向解体,旧有的社会规律不再适用于今日,历史正在翻开崭新的一页而不是重复过去的悲剧。

各种族的大团结不再是一句空话,永夜的世界正在切切实实走向黎明,但我们自己的世界呢?“革命”这个词在我们的世界早已变得陌生,乃至成为了着极端和恐怖的代表,但远离了革命,我们的世界变得更好了吗?

我们这代人的童年是充满希望的,世界在繁荣与和平中大步向前(其实贫穷与冲突也在暗中加剧),全人类似乎很快就要一同共享一片蓝天;然而30年后的今天即使是孩童也耳闻了“军备竞赛”“阶层固化”这些灰色的词语,生活中无数的细节在帮助我们确认“事情没有在变好”。

面对着恶化的局势,如同冷战时一样,基金会又一次选择了了保守与妥协,尽可能的不让观众察觉到幕后的自己的同时又要尽最大努力不让人类社会这个舞台散架。这样一种扭曲矛盾的姿态总是不能持久的。

“让人类拥有命运自决权”,这是基金会工作的目的,然而当我们发现人类又一次为历史周期律所嘲弄,看起来愈发远离这个目标的时候,我们是不是要做出些改变了?我们是不是要把当前限制整个人类物种自由的晚期资本主义社会也给收容一下?

——Prolet博士携委员会全体成员,203█年5月3日


《永夜的终结:罗曼大陆革命通史》

序章

一百年后还要不要革命?一千年后要不要革命?总还是要革命的。总是一部分人觉得受压,小官、学生、工、农、兵,不喜欢大人物压他们,所以他们要革命呢。一万年以后矛盾就看不见了?怎么看不见呢,是看得见的。——毛泽东,1976年5月16日《人民日报》

革命的浪潮可以退去,但革命本身是不能被终结的。他不只是一个脑海里的抽象符号,更是物质运动产生的矛盾的必然体现。只要人类社会还存在一天,总是要有新事物的产生,旧事物的灭亡以及在这个过程中不断的革命与反革命。

但是神的世界不是这样,在那里,物质只是意志的衍生,物质的运动屈从于神明的意志。一切矛盾和冲突只需要祂们的一个念头就将烟消云散,革命即使能起到一时的作用,也不可能成为历史的火车头(其实在那里,历史本身也失去了实际意义)。罗曼大陆本来也是这样的,但很可惜,那里的一切神祗,现在都已经逝去了

在“夜魔王”死于“光明”的战争的那一刻,罗曼大陆神明们的陨落便成为了注定的结局。祂的死亡不止引起了整个北境居民的哀悼,更引起了在极北之地,无尽深渊里真正的恶魔们的狂喜。它们冲破了已经弱化了的位面之墙,叫嚣着要让这片大陆归于虚无。相比奥维莉亚和梅尔斯,它们才更像是神。它们…不祂们是纯粹的破坏意志具现化成的实体,祂们不用遵守一切物质的规则,当杀戮的念头从祂们的意志中产生出来,几千条生命就会惨死在祂们面前。罗曼大陆恐惧的凡人发明了一个应景的词汇描述祂们——混沌

幸运的是,还有别的神祗活着。消失了几千年的光辉神梅尔斯重回了这个世界,高级现实扭曲者们集结在了永夜殿与邪神决战。这场战斗的细节已经不可能去阐述或者考证了,西德萨的圣殿中记录这场“救世圣战”的壁画只是一堆宏大要素的堆砌,它的本来面貌是凡人所不可能理解的。

不过,这场战斗的结果倒是确切的,神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不论是邪神还是光明神。法术还存在着,作为神曾经存在过的唯一证据,不过它们不再是以施术者的意志作为源泉,而是要遵守凡人的,物质的规则了。梅尔斯调用了整个大陆的法术能量与邪神对抗,凝成的法术结晶冲破地壳在大陆上形成了一道道矿脉,这些冷冰冰的晶体取代了火热的意志成为了现实扭曲力量的能量来源。法术的施放同样变成了凡人的事情,如同我们世界严苛的物理化学规律一样,法术的施放必须遵守一套严明的法则了。

唯心主义在这片大陆上的统治在随着神祗的死亡逝去了,而人民却还不能摆脱对往昔的真神的追忆,于是教廷——凡人的教廷,便充当了神的扮演者。繁荣不再是光辉神的一句福音便能带来,和解不再是神女们的一声轻语便能造成,庞大的国家机器在整个大陆上快速建立起来,几百万教士、法师、官僚大军取代了神明成为世界的管理者。教廷编织出了浩渺繁复的圣经,发明出无数严苛的仪式。每年“救世圣战”的纪念日,在西德萨的大圣殿,几十万失去了神祝福的凡人沐浴在神女的圣光中虔诚的祈求着神的回归。可笑的是,这圣光并非源于梅尔斯的祝福,而是从蓬头垢面的奴隶们挖出的质地粗劣的法术结晶里引导出来的。

神终于获得了无上的荣光,然而只是在祂逝去之后获得的。与神的荣光相对应的是这片大陆上凡人的堕落,国家机器愈发成为与社会异化的产物,官僚大军寄生在每一个角落啃食着劳动者的血肉,教士成了荒淫与奢靡的代名词。法师们滑落成了国家机器的仆人和技工,其中的当权者享受着学徒们和教廷的供奉,尊贵如初,但事实上他们再没有传说中以一当千的能力了。一切压迫与奴役都被加以神的名义,变得更加神圣了。随着”光明的教化“的推行,愚昧与愚忠在也大陆上传染开来,这个世界进入了比夜魔王还活着的时候黑暗得多的漫漫长夜。

但希望也在其中孕育着,既然神明已死,我们可爱的罗曼大陆就要遵守凡间的规律。事物的发展总是要走向他的反面,在发展中创造着毁灭他的力量。一种社会制度发展到了巅峰之刻也是他灭亡的前夜,毁灭中孕育着重生,压迫中孕育着解放,永夜中孕育着太阳!

神明已死,现在是革命——凡人的革命登上历史舞台的时候了。让我们拭目以待。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