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头
评分: +32+x

夜空乌黑。

略显破败的街道表面散落着少许碎石,晚间的微风夹杂着一丝下水道的气味拂面而来。已是凌晨2点半,街上廖无人烟,除过攻击小组作业员Keith以及他身后跟着的几个同样身穿黑色套装的男人仍在快步行走着。当他们经过那根早已发生电力故障的交通灯灯杆时,一只老鼠在他们身后快速穿过马路。

Keith明白这里看上去的确不尽人意,但他却丝毫没有任何的厌恶,充斥在他心中的反倒是一股特殊的激动,因为这里曾是他的故乡。在某种意义上讲,他有些庆幸上层会让他负责这次的任务,这样他便能回到这片久违的故土。尽管他的家人和朋友有些早已搬离,有些又已经逝去,他还是希望去感受那份藕断丝连的旧日情怀,毕竟他在这里长大。

可当他带领攻击小组来到目标地点时,他又后悔了,悔于亲自面对那个他熟悉的地方。

犹豫过后,最终他还是从枪套中掏出手枪,上好膛,缓缓向前走去。

那条小巷子就那样出现在他的视野中,和以往的任何时候没有丝毫分别,只是这次他心中百感交集。破败的旧楼仍未拆除,曾踏过多遍的小路上仍印着运输工具的辙痕,一盏孤灯仍然在二层的窗户散发着黯淡的光芒。四下俱寂,他停在小路中央,目光锁定前方小楼一层的扇形门,默默等待着。

而就在这等待之时,昔日的情境终于在他脑海中连贯地播放,像一部剧情并不讨他喜欢的电影。


9岁

“如果Anthony的小腿不那么粗壮,我就可以跑过他了。”

“哦,是吗?Anthony跑起来就和飞一样,我觉得你不会比他快的。不过……再练练,你也许能比Dominic快?”

“嗯……我再试试吧。”

“嘿,Keith,别这么没信心,只是个短跑比赛而已,就算拿最后一名也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只要你使足劲了就行……到路口了,我该走了,明天再见!”

“再见!”

Keith走在回家的路上,边走边想着心事。

“如果在短跑比赛中拿到第一,肯定会给Jessie留下不浅的印象呢。”

他幻想着他率先用胸脯撞落在地面的终点线,幻想着那枚刻有“Wing Man”字样的金色奖牌,幻想着夺冠后Jessie那露出虎牙的微笑……以至于他竟没能发现他偏离了回家的路。当他意识到时,已经超过了一段不短的距离了,他叹了口气,正要转身返回,目光却在不经意间瞥向了一条纵深的小巷。

他哪会知道,这一瞥对他的意义会有多么重大,只是出于少年纯真的好奇心,他开始向其中迈步。

“反正也偏离了不少,不妨探索一下这地方,明天我会把有趣的细节告诉Gabriel和Jessie。”他在心中对自己说。

这里很偏僻,Keith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样发现了这条巷子。黄昏的日光映射在两旁的小楼上,Keith睁大了双眼,盯着小楼上形状不一的窗子,期待着有人能从中探出头来与他问声好。他一步一步地前进着,直到他终于身处小巷的尽头,他也并没有遇到什么向他问好的人。

“没什么特殊的。”他扫视着周围的一切,得出了最终结论。

而正当他打算结束探索,踏上返程路时,身后却突然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在Keith转身看向声响的来源前,他一度以为那是源自小巷中的野猫。他抬起头,一个人站在小巷尽头那栋小楼的扇形门前,一动不动地打量着他。那人身着一身奇怪黑袍,手中拄着一根奇怪的拐杖,看上去颇为怪异。Keith费劲地眯起眼睛,想要看清怪人的脸,奈何黑袍的头罩在他的脸上制造出一层阴影,使Keith难以如愿。

好奇心驱使着Keith接近黑袍怪人,他向前走了几步路,“你好?”他试探性地打着招呼。

“你好,孩子。”

怪人的回应让Keith兴奋而欣喜,他又向前走了几步,仍然没能看清怪人的面部,不过至少他听到了怪人的声音。那声音苍老而略微沙哑,由此看来,怪人似乎早已上了年纪。Keith保持瞪大着眼睛,等待着怪人接下来的举动。

“孩子,欢迎你来到这里。”怪人扬起手杖,用它的前端指指脚下的地面,“按照我的规则,前来这里拜访的孩子都可以得到我的奖励——我可以实现他的一个愿望。那么说吧,孩子,你有什么愿望?”

Keith愣了几秒钟,有些想发笑,于是他便笑了出来。

“不相信我吗?”怪人也发出有些奇怪的笑声。

“呃,许愿成真的情节不是只在童话故事里有吗?”Keith说。

“哈哈,”怪人再次笑了笑,“没关系,你尽可以随便说出一个愿望,我会向你证明我并没有说谎。”

尽管Keith心中不以为然,眼前这个身披怪袍的陌生人还是让Keith觉得很有趣,他让Keith想到了灯神和圣诞老人。Keith决定说出一个愿望。

“那就……让我在几天后的短跑比赛中获得第一名吧。”

Keith能够从怪人那遮住半张脸的头罩下方看到他的微笑,他挥了挥手杖,便转身进了门内。Keith并没有等到他预想的告别语,本想跟着怪人进入那扇门,门却在他面前轻轻地关上了。

那扇大而怪异的扇形门让Keith联想到了一座居住着魔法师的古堡。Keith站在门边等了一会,什么也没发生,门里也并没有什么动静。

Keith带着疑惑和期待,转身离开了小巷。他顺着原路返回,很幸运的是他并没有迷路。

几天后的短跑比赛上,Keith的身影成为了田径场上最迅捷的闪电,当他超越Anthony的那一时,当他率先顶出终点线的那一刻,全班都爆发出专属于他的欢呼。那块刻有“Wing Man”的金色奖章挂在了他的脖颈,当他走下领奖台后,他看见Jessie冲着他笑,露着虎牙。

那以后的一段时间,Keith每天放学后都会去那条小巷的尽头寻找怪人,然而怪人并未再次露面。起初的几天,Keith没有上前敲门,每每只是站在远处等待着他的出现,但都以失败告终。年少的男孩总是无法按耐疑惑的心,Keith终于决定上前敲门,但在咚咚咚的响声过后,那扇门还是没有一次打开过,Keith甚至无法听到楼内的任何声响。

“也许他暂时离开了吧。比赛的结果……也许也是巧合呢。”Keith想着,用他尽力想到的理由解释着已经发生的事情,尽管他心里清楚,他的速度与Anthony差得很远。

时间总是能冲淡疑虑,Keith渐渐淡忘了怪人,放学后直接向家走去。


15岁

Keith走出校门,两眼放空。

他在熙熙攘攘的街道旁边找到了一张长椅,坐了下来,把书包卸下来,掏出里面的书本。可是,那些本应在课上听懂的东西似乎并没能按部就班地安装在他的脑子里,所以书上的很多东西他都没法看懂。正因如此,他不知道该怎样面对一周后的期末考试。

“该死,我怎么那么喜欢上课和Zachary闲聊……”

Keith叹了口气,忧伤与后悔涌上少年的心头。望着其他边走遍说笑的学生们,他缓缓起身,向着家的方向走去。

突然,他想起了好几年前去过的那条小巷子,离家不近,但也不算太远。他打算去那里转转。

“就当是散心了……兴许,还能得到怪人的帮助呢。”他侥幸地想着。

晃悠晃悠着,他再次到了小巷的尽头。令他惊喜的是,怪人早已站在门前,似乎正是在等待着他的到来。

“好久不见,小伙子。”怪人先开了口。

“啊,好久不见!”惊讶之余,Keith还没想好该怎么组织接下来的语言。不过,怪人并没有让他太久地陷于窘境中。

“欢迎你再次来拜访这里。最近是否有什么困难?说不定我可以帮你呢。”

“啊,那真是……太感谢你了!”Keith尽力稳定情绪,克制着内心的激动。

“我的学习成绩……你知道的,有挺大的困难,我想……从今天开始能一直有个好成绩,行吗?”

Keith有些窘迫,这句话的野心不可谓不大,可话已说出,他只默默站在原地,观察着怪人的反应。

和几年前一样,怪人露出一个短暂的微笑,挥挥手杖,便转身走进了门里。

Keith明白,这也正是他该离开的时候了。那一刻,他有种抓住救命稻草的感觉,他为此而窃喜。

于是,奇异而又顺理成章地,一周后的一个夜晚,Keith家中的餐厅摆上了丰富的大餐,这是他的父母为他而设的“庆祝宴”。

“祝贺你,你终于拿到了理想的成绩,”Keith的父亲微笑着看着他,“如果你能够保持,并在之后养成更好的习惯,你就能进入不错的大学,甚至拥有一份很好的工作了。”

“是啊,我同意,”Keith的母亲说,“Crystal,在这点上你应该和你弟弟学着点。”

Keith的姐姐略带嫉妒地盯了他一眼。

那顿晚餐的时光,Keith过得很愉快,但与愉快并存的,却是一种难以描述的心情。他知道他所得到的都是黑袍怪人的馈赠,和他个人的努力没有丝毫关系。他坐在座位上,看着父母的笑脸和姐姐的眼神,吃着桌上丰盛的食物,心中有些复杂。

“不过,就先这样吧,不管怎样这都是件好事,这是只属于我的幸运。”Keith最终还是这样想着,他咧开了嘴,露出愉快的笑容。


17岁

大雨滂沱,Keith从那家破旧的小医院里冲出来,在夜幕笼罩下的街道上没命地奔跑。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冲进了那条小巷子。他奔向小巷的尽头。

怪人并没有站在门口等着他,他的心紧绷着,急切地冲到门前敲起了门。

“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爸爸!”

豆大的雨滴不断打在Keith的脸颊和身体上,他开始哭泣,用更大的力度拍打那扇怪门。他感到浑身都坠入了黑暗和恐惧的深渊。

也正因此,当门静静地打开时,他感到有光照进了深渊,有一只手向他伸了进来,那光和手仿佛就来自门中。怪人从门内现身,他跪倒在地,抱住怪人的双腿,继续哀求和哭泣着。

“别哭了,孩子,我会帮你。”

这沙哑而又苍老的声音比Keith之前听过的任何弥撒曲都更加圣洁,比他之前听过的任何进行曲都更加振奋。他涕泪纵横,缓缓抬头,夜幕中他无法看清怪人的神情,只看得见他挥挥手杖,轻轻关上了门。

Keith疯也似地跑回医院,他在刚刚被医生宣告死亡的父亲的病房门边站定,望向刚刚从病床上坐起身来的父亲和周围目瞪口呆的母亲和医护人员们,那时,他感觉就像从噩梦中惊醒。


通讯设备的响声将Keith从一幕接一幕的回忆中拽了出来,他有些愕然地按下了通讯键。

“指挥部呼叫‘扳手’,攻击小组是否就位?立即回应。”

“……已就位。”

“需要再次重复,这次你们所面临的是一个潜在威胁个体,该个体有一定程度的现实操纵能力。你们的时间限制相对宽松,但切不可放松警惕。”

“明白。”

Keith站在原地,握紧了手中的枪,他感到局促不安,他知道作为一名GOC作业员,他现在应该做的就是接近那扇怪门,强行突入亦或轻轻敲门,只要最终能够把子弹射入那个PTE的体内,他就算做了该做的事。

然而,有某种力量像一只紧抓着他的巨手,令他踌躇不前。他静止着,尽管身体几次前倾,双脚却无法迈动。

“‘扳手’,我们现在还犹豫什么?”一名队员开了口。

Keith深吸一口气,终于把右脚向前迈出。很巧,就在这时,怪门悄然打开,发出一丝年久失修的吱呀声,黑袍怪人缓缓走了出来。

Keith再次一动不动地伫立,呆滞地盯着他,其他作业员立即掏出枪来,指向面前这个PTE。

黑袍怪人同样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对眼前的这一幕,似乎并没有感到太多的惊讶。

“年轻人,你好,欢迎再次来拜访我。……这些……是你的朋友吗?”

怪人用温和的声音对Keith说着,然而这份温和却让Keith更加不安与痛苦。

“快动手!”

一名队员喊着,在他准备射击的刹那,Keith将他抬枪的右臂压下。

“让我来吧。”

其他队员的目光在怪人和Keith之间交替游走。Keith放下手枪,缓缓向怪人靠近。

“你好,好久不见。”Keith说着,看向怪人头罩下的脸,与以往一样,他还是无法看清,只是察觉到了那一抹淡淡的微笑。

“我知道……我这半生,亏欠你很多,”Keith低下头,“我记得你帮过我的每一次,短跑比赛,学习成绩,还有……我父亲的命。我知道我活到现在,你馈赠了我很多。”

怪人静静地听着,没有说什么。Keith顿了顿,瞥向周围的队员,又转回头来。

“不过……现在,这是我的工作。”


你会后悔吗?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