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遇
评分: +9+x

美国,佛罗里达州,迈阿密市,Site-██


“很抱歉打扰你的假期,Dr. Mei,”正在说话的是Site-██的主管,“不过我们必须确认一下这个人的身份。”

“没问题,主管。”

“你在中国也呆了不少时间,现在又回到美国,感觉怎么样?”

“UIU那边挺轻松的,我在基金会的工作经验总是能派上用场,现在就快成了训练新特工的教官了。”

“听到你这样说就好。”主管说着,从一堆文件中找出一张照片,“这是在俄勒冈州的波特兰的某条街上拍到的,这个女孩被确认进入过三波特兰。”

Dr. Mei看向那张照片。一个粉色头发,穿着黑白条纹紧身连衣裙和一双短统高跟靴的亚裔女孩正看着路边的行人。令Dr. Mei惊讶的是,那女孩和Dr. Mei本人长得几乎一模一样,除了头发是粉色之外。

“这……”

“我们没有怀疑你的意思,不然就不会叫你来了。不过她的身份得由你来确认。”

“好吧。”


美国,俄勒冈州,波特兰市


回到UIU的Dr. Mei没花多大功夫就确认了那女孩工作的小画廊。画廊就在波特兰市离三波特兰一处入口不远处的一条街道上,街角有家优雅的咖啡厅。画廊里挂着不少画作,有写实派画风的,也有些看上去像是后现代主义和超现实主义的作品,那女孩在画架后面坐着,翻着一本画册。

Dr. Mei怀着忐忑的心情走进画廊。

“欢迎光临,请问……”那女孩见到Dr. Mei时惊呆了。“你是谁?为什么和我长得那么像?”

“这也是我要问的。”

“你从哪里来?”

“我是中国人,在这里工作。你呢?”

“我也是中国人。你姓什么?”

“Mei。”

“我也姓Mei,这么说我们俩不会是……”

“要不去别的地方说?这儿似乎不太方便。”

“好啊。”


街角的咖啡厅。

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年轻女子面对面而坐,黑发面前摆着热巧克力,粉发面前则是一杯卡布奇诺。桌上还另摆着一个玻璃花瓶,里面插着一朵玫瑰。

“不喝咖啡吗?”

“不喝,我对咖啡因敏感,喝一点头就痛。”

“这么来说我们两个真是姐妹?”

“我不知道,但是我相信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不过我比你年纪大,要真是姐妹你得叫我姐姐。”

“我们俩就算不是姐妹也能认一个干姐妹了,谁让我俩这么相像。”

“是啊。你是学心理学出身的?”

“是工业心理学,我现在在一家公司做顾问。你自己经营画廊,应该是学艺术的吧?”

“不,我学的电子商务,画画是我的爱好。”

“是吗?有意思。方便留个电话吗?以后方便联络。”

“行。”粉发从手包中拿出一张名片,递给黑发。

“这是我的名片。”黑发接过名片,从自己上衣口袋里摸出钢笔,又撕了一张咖啡厅的便签纸,写上自己的电话号码,递给粉发。

服务生走过,围裙带到了这一桌上放着的玻璃花瓶。粉发刚有反应要去接花瓶,结果被黑发接个正着。

“想不到你反应这么快。”粉发有点诧异地说。

“你也不差,反应比我快。”

就在此时,粉发的手机响了。

“不好意思,我去接个电话。”说着,粉发接着电话走开了,留下了手包。黑发立刻拿着钢笔拨开手包,往里看了一眼。


美国,佛罗里达州,迈阿密市,Site-██


“抱歉让你出差也要来这儿,怎么样Dr. Mei?”

Dr. Mei把一份文件放在办公桌上。

“她是个GOC特工。”

“你怎么知道?”

“她的手包里有一张GOC工作证,写着她的代号叫PonyGirl,另外她手包里还有张传单,是AWCY的风格,估计是研究AWCY的专员。最关键的是,她有扳机指。”

“可你不是说她表面上是个画家么?画家也可以有扳机指的。”

Dr. Mei摇摇头:“她的扳机指是常年开枪造成的,而且左手几个位置也有不正常的老茧,根据我的推测大概是长期持握一种带垂直握把的枪械造成的,她是个标准的战斗人员。”

“行了,你辛苦了,回去好好休息吧。”

“那我走了。”

与此同时,在波特兰市的一处未知基金会站点,粉发的Mei正向主管提交一份文档。

“干得漂亮,Mei特工!”

“分内的事而已。”

“你这里说她是UIU的研究员,能确定吗?”

“我能肯定。她自称某公司的心理顾问,手上却留着那些长期使用电脑留下的老茧,而且我查过,那个公司根本就没这个人。另外,我看到她西装外套上有不寻常的褶皱,是长期将证件佩戴在西装外套里的衣服上造成的。我趁她徒手接花瓶时看到了她佩戴在衬衫上的证件,是UIU的工作证。另外,她还是个蓝型。”

“这你也知道?”

“她看到花瓶掉落时反应慢了我半秒不到,但是仍然能接到花瓶,说明花瓶的下落速度有肉眼不可察觉的减慢。她在用右手接花瓶时左手不自然地握着拳,应该是施法。”

“好吧,你辛苦了,快回GOC那里去,否则他们要怀疑了。”

“谢谢,那我走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