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跃此时海,花开彼岸天
评分: +30+x

2019年5月1日 10:10

中国 新疆 塔克拉玛干沙漠深处

“弥赛亚,弥赛亚,这里是MTF‘晨露’,区域力场谐波秘钥已破解成功,是否进行下一步行动,请指示。”随队密码专家兼联络官Travis Pollock博士经由通讯腕带里的加密频道向指挥中心汇报道。

“这里是弥赛亚,秘钥已收到,请继续执行原计划,并避免与站点武装交火,重复,避免与站点武装交火。”通信频道彼端传来O5-2的次席全知人Sophia Light博士略带希伯来口音的指示。

“嗒~嗒~嗒~嗒……”干燥的空气中传来割草机般的螺旋桨转动声,由远及近,便携式雷达屏幕上并未显示任何光点。

“是A-C-7的AH-973隐身武装直升机,全体卧倒,关闭所有电子设备,启动增强型光学迷彩。”晨露队长月见草在小队频道里喊道,语气颇为急迫。

“嗡~~~~~”机载20毫米六管加特林航炮在几十米外的沙凹里扫出连排弹坑,黄沙飞溅,队员们紧张的连大气都不敢出,直到这架配备有两具四连发反坦克导弹发射架和四具19管70毫米火箭巢的“空中死神”在盘旋三周扫描无果后,渐飞渐远。

“呸,这已经是今天遇到的第五架了,游侠号怎么还没来,说好的由流动站负责制空权呢?这样下去我们迟早会被打成筛子。” Howard博士吐出口中的沙子,小声抱怨道。

“莫急,在各小队全部就位前,游侠号是不会解除幻象化力场的,免得打草惊蛇,” 他的搭档Ruiz研究员拍了拍Howard的肩膀,安慰道,“放心啦,不会有事的。”

“擦,刚才的通讯信号恐怕已经暴露了咱们的位置,看来又得转移阵地了。”月见草啧了一声,招呼队员们收拾设备上路。

“好在对方并不清楚这次行动的规模,想必只是把咱们当作GOC的侦查小队而已。”

“啧,不能把它们打下来,真是憋屈。”

两小时后

“报告长官,Alpha-9已就位。”通讯器中传来“最后希望”副队长Peter Avalon的声音。

“这里是林特工,‘北冕座’已抵达目标入口九点钟方向,未遭遇武装人员。” MTF-Φ-1“北之星”的第二梯队负责人Star Lyn报告道。

“已摧毁III号入口外围哨卡,击毙六名顽抗者,俘获七名安保人员,未触发警报系统。” MTF-Ω-12 “阿喀琉斯之踵”队长Hector的声音中带着自豪。

“这里是‘九尾狐’,战术反应部队DF-91、104、117、133已就位,等待总攻指示。”

Sophia Light左手食指和中指轻敲着指挥台的金属桌面,“滴~滴~滴~”腕带的全息投影屏上弹出了一条来自二号监督者的指示。Light博士捋了捋额前的米棕色刘海,右手做出一个爽利的凌空斩切动作,对着各组通信频道喊道:“我宣布,‘飞龙在天’行动,正式开始!”


2019年5月1日 13:13

中国,新疆,塔克拉玛干沙漠深处

Area-CN-07,地下十三层,Ω翼区,B-52室-III型高危人形异常实体收容隔间

O5-9刚刚享用完午餐,正伏在不锈钢长桌前,手握狼毫,在一张铺开至大半桌面的生宣上银钩铁画地写着书法,赫然是行书《离骚》。今天Maki研究员送来的“牢饭”不同于平日里的一菜一汤一饭,而是九号平素里爱吃的毛氏红烧肉和清蒸武昌鱼,后者是站点下方基岩层中由天然地下湖改造的几个大型蓄水池里饲养的几种食用淡水鱼之一,比之捕捞自荆江里的常见种,肉质格外多了几分鲜嫩甘甜。平素里只有逢年过节和庆祝执行重大任务的MTF顺利班师时,站点食堂的大厨才会考虑将这些生长缓慢的改良型冷水鱼烹为佳肴的。想不到今日竟然成了他这位阶下囚的盘中之物。

“事有反常必为妖,此事必有蹊跷,嘿嘿,船到桥头自然直,却也无需多虑。”九号监督者边想着,边抿了抿杯中的汾酒,继续不急不慢地写道:“惟夫党人之偷乐兮,路幽昧以险隘。”

桌上端砚中的墨汁忽然荡漾起来,O5-9把狼毫笔轻轻搁在笔架上,缓缓抬头,望向不住颤动的天花板。这里深居地下260米处,却依然有如此明显的震动,想必头顶上正在经历一场“沙漠风暴”吧。他如是想着,重新拿起毛笔,不再理会瑟瑟发抖的桌面,不慌不忙地运笔缓书着:“众皆竞进以贪婪兮……”


Area-CN-07,上空

雷鸣电闪,光雨如瀑,天幕似火,战机如梭。一艘蓝白相间涂装,长近500米,宽约300米的庞然飞行器,在Area-CN-07外层的沙丘上投下巨大的阴影,光焰映照下,它侧舷上银色的CN-NX-01舷号显得格外醒目。

仍有少量的无人歼击机在站点主控AIC瞳.aic的操纵下做出各种高难度空中翻滚动作,面对数倍于己的游侠号舰载机,贴着连绵起伏的沙丘做超低空飞行,试图负隅顽抗。自律.aic宛如一位手段圆融的围棋师匠,指挥若定,舰载机群分进合围,将A-C-7的歼击机一架架击坠,与那些武装直升机一同化作沙丘上冒着青烟的点点黑色残骸。

隐藏在流沙下的站点防空阵列和对地炮阵已在游侠号的饱和式轰炸中纷纷化为焦炭、瓦砾。地空导弹和中程导弹发射井也被钻地制导炸弹挨个清除。几枚屈指可数的对空导弹,或是被CN-NX-01的磁轨炮击毁,或是被Alpha-9的Iris特工透过狙击镜反手一挥,砸进发射井,与之同爆。

“北冕座已接管第一层,残余武装人员已被缴械。”

“这里是阿喀琉斯之踵,固化电梯井空间成功,申请直接突入赫利俄斯系统VI号备用主控单元。”

“报告长官,这里是Elena Coli,游侠号已顺利掌控目标区域制空权。”

“Alpha-9申请通过电梯井突入KETER级人形异常收容区以解救目标。”通讯器里传出“最后希望”小队指挥官Ronald Spaulding略显沙哑的声音。

Light博士听着指挥中心里各路通信员传递的阶段性胜利消息,看着十几块监控屏幕上的一出出画面,心中悬着的一块石头已然落地,她面带微笑地批准了Hector和Ronald的申请,在当今时局下兵贵神速,兵行险着,方能出奇制胜。


Area-CN-07 外围,西南,八点钟方向

西方地平线上升起一道灰黄色细线,侦察兵海金沙抬起双筒高倍望远镜,朝那边望去。

“黑沙暴,是黑沙暴!”头戴感应器中的内置测速仪疯狂运转着,“风速约60米/秒,当前距离约42公里。”

“Pollock,你们这边还得多久?”行动负责人吴中定博士扭头看了一眼海金沙,快步走到Pollock身侧。

“大概还得十分钟,这之后还有四具L装置需要装配并调试,怕是来不及了。” Travis Pollock一边答话一边忙不迭地在操纵屏上输入各种指令,朗氏奇术抑制场发生器的六根针状天线依次升起,EVE粒子陀螺仪随着以太能量的波动起伏而缓缓转动着。

“等沙暴过去了再去安装9至12点方向的就好,就算这伙七号的帮凶真想靠站点里的奇术师团队突围,也不可能选择部署重兵的西北方。”

“但愿吧。”

“现在更应该祈愿的难道不是这堆他妈的精密仪器能平安挺过沙尘暴吗?”

“反正怎么着沙暴过后我也得重新校正一遍数据。”Pollock头也不回地说。

“至少站点里面的叛徒们不会趁着堪比IV级飓风的黑沙暴跑路,除非他们疯了。” 身材微胖的情报分析师Larkin Howard博士背着双手,望向地平线上正贪婪吞噬着碧空的灰线。

“Larkin,你不觉得他们从投靠七号那一刻开始,就已经疯掉了吗?啧啧,看这势头,咱们也该找个地方避避风才是”吴博士转向右手边,朝一位身材高挑的黑衣亚裔青年特工问道:“小武,便携式防风掩体准备好了没有?”

“就绪,防沙罩也装好了,吴先生,这里有我们这些年轻人呢,您先进掩体里去吧。”

“好,如果五分钟后Pollock这个工作狂还没调好他的宝贝仪器,小武,小满,你们拖也得给我把他拖进来。”

“没问题,长官。”


Area-CN-07地下七层,站点指挥中心

“什么?Kefka率领ε分站点投降了?情报属实吗?”

“千真万确,Pluto先生,就在两小时前,Kefka和谭望道通过CNTV和央广新闻向全球直播,宣布代表ε和δ分站点全体员工,向基金会总部、联合国紧急安全事务委员会、广州临时政府投降,并愿意接受处分和改造……”

“混账!你们怎么不早跟我说?”

“先生,刚才看您正忙着指挥布防,我们怎么敢打扰您呢?”

“你以为现在我就不忙了吗?” Adamn Pluto瞪向明秋助理的双眼中仿佛冒着火焰。

“啊,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这不是看‘吉普赛人’和‘万夫莫开’把‘阿喀琉斯’挡在了电梯口,‘最后希望’在KETER收容翼区迷了路,感觉…感觉您现在压力小些了,我…我才来跟您汇报的嘛,其实他们…他们还公布了您近年来的受贿索贿数据和几十份不正当男女关系简报,以及因不服从您命令而被处决或失联的部分站点员工名单……” 明秋低下头,避开Pluto的目光,后退了两步,语声渐低,最后一句几乎细不可闻。

Adamn Pluto站长双手紧纂,指甲陷到肉里,额上青筋暴起,他怒喝道:“反了!都他妈的反了!立刻发布Σ密令,让潜伏人员立即动手,我要让Kefka和谭望道这两个不知死活的叛徒步欧阳一伦的后尘!”

“遵命,先生。不过……”

“不过什么?”

“根据5分钟前我方线人发来的密报,Leazov准将和藏锋中校已经率领基金会第XIII空降旅在托尔木峡谷和且末郊外完成大规模伞降,前去接管站点了……这时候刺杀谭望道他们的话,我方人员恐怕会暴露的。”

“呵呵,本来就是死间、弃子而已,通知乙组现在动手,同时命令丁组破坏ε和δ的收容设施,释放全部高危项目,如果可行,直接触发站点自毁系统,我要把他们统统炸上天!” Pluto眼中燃烧着疯狂的火光。

“这……遵命。”


Area-CN-07地下九层,赫利俄斯系统控制室外围,环状三防通道

Hector特工凝神直视,前方的空气随着他的目光渐次结晶化,连成一根六米长矛,带着嘶嘶破空之声,向对面的蓝型们扫去。奇术大师Justin研究员一抖黑色天鹅绒风衣,泛起一层紫色的EVE粒子场,荡开这根巨型晶簇,反手挥出一丛银色尖锥,锐芒如雨般打了回去。他身后的奇术师们各自画符、念咒、结印,冰锥、火球、星芒、电闪、酸液一时齐飞。Aias特工和Agamemnon研究员猛然睁眼,数百枚金属锥在半途中弯折、熔解,化作万千液滴,如一阵水银雨,纷纷扬扬地洒在地板和墙壁上,高温灼烧地合金地面嘶嘶作响,冒出缕缕青烟。Dardanus和Arcas四目如炬,凭空出现一个黑点,光线在它周围扭曲,冰火雷酸同时向其间聚拢,轰然消散。

Alex研究员微微一笑,以指尖在空气中划出一个暗金色茹尼符文,“阿喀琉斯之踵”脚下坚实的地面化成无底深渊,回廊中烈风骤起,利如刀割,这虚空之口似要将MTF成员连同每一颗休谟粒子统统吞噬。电光火石之际,Dardanus和Arcas同时发力,脚下的空间凝成一层薄如蝉翼的圆盘,托着十几名队友疾速飞退。Hector轻咳了两声,整个回廊仿佛瞬间短了数米,那深不可测的虚空之门消失无踪,他身形晃了晃,似风中残烛,摇摇欲坠,Aias连忙上前扶住队长,还不忘与Agamemnon一起动念撑住周身急遽收缩的空间。

Justin用风衣裹住几条活蛇般欲择人而噬的乱流,猛地一绞,将这些低休谟实体碾作无形。Iogusior大师踏前一步,伸出右手,在虚空中一握,以秘银镶嵌在回廊墙壁上的24个茹尼文字母一齐发出耀眼金芒,光明充斥全层,浩荡如潮,伴着将将被撑开的四壁空间,并力向那群希腊特工压下。

光焰蓦的一暗,以太洪流被撕开一道缺口,一个只有Justin和Iogusior能看到的蓝色人影显现在半空中。

“吾乃巨灵卡诺斯拉法,奉十号监督者之命,通知汝等火速撤离,并传L.S.口谕:‘时辰已到。’”话音刚落,消弭无踪。

“来自奥林匹斯的绿型小伙子们,咱们有缘再会。”第二十三任至尊奇术师Iogusior十指交叉,以太潮水随念而退,他的首席弟子Raki挥动手杖,画出一道门径,十一名奇术师跟在Justin身后,鱼贯而入。

“唉,技不如人啊。”Hector望向他们消失的背影,又看看挡在身前的十二道光幕,长叹一声。


Area-CN-07 外围,西南,八点钟方向

黑沙暴如一座横亘千里的灰褐色山脉,连天接地,自西方滚滚而来,大地在微微颤抖,轰隆声由远而近,万丈烟尘中不时有电闪雷鸣。

特工武竹和满天星一左一右拽住Pollock的双臂,将他向临时据点的入口拖去。

“等一下,我刚调好大L,还没测试过效果。” Pollock试图甩脱两名队友的拖拽,但长期泡在实验室里的身体怎能挣开两名训练有素的年轻特工。

“Travis先生,来不及了,快跟我们进去。”

“等等,再给我十秒钟,就十秒……”他的喊声已为猎猎风声所淹没。

在临时掩体的合金夹层门砰然关闭时,Travis Pollock还不忘瞅了一眼他心爱的装置,狂风怒号,那座由碳素升降杆支撑的奇术抑制器竟未曾晃动分毫。

靠在羊皮毯上,喝了几大口酥油茶,耳边传来一阵阵沙子砸在门上的擦擦声,又听着老吴和邱姐讲了几个枯燥乏味的笑话,Pollock感到昏昏欲睡。他缓缓扭头,偶然瞥见窗外的天色似乎亮了几分,拍拍头皮,一线灵光在他脑内炸开,好像有哪里不对,但又想不出是什么。

Pollock博士骤然起身,冲向门前,吴博士以为这位工作狂同僚又想去搞那劳什子的朗斯代尔装置,伸手去拦,却已晚了一步。

Pollock趴在三层加厚防弹玻璃舷窗前,窗外的景象令他瞠目结舌。只见朗氏奇术抑制场发生器如分水之犀角,飞沙走石纷纷自其前方绕开。它仿佛在十七级烈风中撑起了一道无形屏障,黑幕如山岳压下,遇到这层透明壁障,再难寸进,掩体顶上的500W Led工矿灯照在抑制器背后的空地上,好似漆黑夜幕下亮起的一盏心灯,余处皆是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诶,老吴,老李,快,快过来看啊。”Pollock转身对同事们小声道,好像害怕声音稍大就会打破这般奇景。

几人凑到窗前,老吴身子一震,老李扭过头,小声嘀咕着什么,邱姐则狠狠掐了一下Pollock的左臂。

“啊,啊,疼!快放手。”

“所以咱们不是在做梦啦。”

于是,她又招手让更多队员前来轮流观看。当确定每个人都没有看花眼,大家的头戴式信息增强系统也没有一个发出认知危害警报后,她和老吴又核对了三遍环境测量仪,直到确信外面的休谟指数正常且风速未超过10m/s,才叫来小武帮忙,一起拧开门上的安全阀。并无预料中的尘埃浊流,只有一股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Pollock三步并作两步地冲到抑制场发生器前,看着液晶屏上的三条指数曲线,他兴奋地大喊道:“环境EVE粒子浓度超过五千梅伦,这绝不是天然风暴,这是大范围奇术!这是大范围奇术!”

“你说什么?就算是Moose教授率领Simga-3亲至,也断然无法施展出横跨整个塔克拉玛干的环境奇术。”老吴闻声小跑到仪器前,啧啧称奇,“也许是A-C-7里有人蓄意释放了某种高危收容物,啧,这可奇怪了,数据库里没有记录A-C-7存有这种实体啊。”

“何况这片黄沙下还散落着西域诸国留下的众多异常物品,根本没有奇术师能在数十种相异的场能干扰下制造出哪怕一阵持续三分钟的龙卷风,何况这种规模的黑沙暴。”邱韦芳研究员补充道。

“也许对手不是人呢,还记得我上大学时看过一部电影,叫《木乃伊》,里面有个被封印的顶点级多能实体就可以在撒哈拉掀起黑沙暴,他好像是埃赫那吞时期的阿顿神大祭司,叫伊蒙什么来着?”

“是伊蒙霍特普,另外前年上映的《新木乃伊》你看了吗?由基金会前台公司环球影业根据三年前的一次收容突破事故改编的,里面的女祭司安玛奈特原型就是大英博物馆里的Tamut,拜她所赐,舰队街从地球上消失了,《泰晤士报》和《卫报》停刊两月,BBC总部被毁,停播三周,英伦三岛各站点的媒体部门倒是趁机放了个长假,嘿嘿,要不是Kain和Bright见机得早,把那家伙引到了南肯辛顿区的Mr.Darke庄园,现在怕是连‘伦敦’这个概念都已没人记得了吧。”

“英国首相科尔宾为此引咎辞职,接任者竟然是玛纳慈善的特莱莎嬷嬷。”

“科尔宾啊,听说已经改行去大英馆当夜班巡逻员了呢。”

“喂,两位,现在还不是闲聊的时候,万一真有某个沉睡千年的神性实体复苏了,咱们第一要务难道不是报告指挥中心吗?”老吴打断了Pollock和Larkin Howard的闲聊,边说边点开通讯腕带,连换了几个频段,皆显示“无信号”。

“见鬼,连超维通讯系统也失效了。”

“大概是强以太流造成的信号干扰,阮倩,你帮Pollock调高L装置的辐射范围,记得要一点点来,一旦发现压力指示灯变成黄色,立刻收手。阿邱,咱们不妨试试传统手段,”老吴和邱姐转身向临时掩体走去,“浮萍,启动甚高频电台。”


Area-CN-07,地下十三层,Ω翼区,B-52室-III型高危人形异常实体收容隔间

双重隔离门上方的红色指示灯闪了三下,门外之人不等内层合金门完全打开,就侧身挤了进去,随后是四名荷枪实弹的安保人员。

“是客人啊,麻烦在外间沙发上稍事休息,等我练完字嘛。”O5-9头也不回地随口说道,手上的狼毫未有片刻停顿。

“李先生,我们是来带您上路的,您还有什么可招供的,不妨趁现在都写纸上。”一身黑西装,头戴宽边墨镜的信息数据部主管Dr. Ecun带着四名警卫,径直冲进九号的卧室兼“书房”中。

“唉,年轻人啊,做事不要太冲动嘛,这里的防御系统怕是撑不过半小时了吧,现在弃暗投明还来得及,等Alpha-9打进来的时候,你们还能怎么办,只有天知道呢。”九号监督者以教训晚辈的语气徐徐说道,连看也未曾看Ecun一眼。

“你!还有什么遗言,快点写下来,我们还能给你个痛快!”Dr. Ecun怒气攻心,掏出半自动等离子手枪,扳开保险,顶在O5-9太阳穴上。这位O5竟似全未察觉,依然在专心致志地写着行书,Ecun斜眼看去,纸上未干的墨迹正是:“理弱而媒拙兮,恐导言之不固。”

Ecun大怒,举掌向老人脸上掴去,只听“啪”的一声脆响,他自己头一歪,脸上倒多了五条红印。而那位老者,泰然自若地拈起白瓷杯,又抿了一口汾酒。

警卫们走到长桌两侧,端起突击步枪,一齐指向九号。Dr. Ecun左手揉着莫名其妙被自己抽得生疼的脸颊,持枪的右臂抬起,做了个暂缓射击的手势。

“我早知道,你们这帮O5个个都是人形异常,老家伙,不妨试试看,我把这收容间四壁里的斯克兰顿锚调到最大功率,你还能玩出什么花样。”他边说边掏出设施遥控器,按入指纹锁,将左侧的旋钮一拧到底。

墙体、地板和天花板中的内镶式斯克兰顿增幅器发出嗡嗡声,房间里的灯光忽明忽暗,室内空气因高度电离而劈啪作响,走廊墙壁上的红色指示灯频闪着发出线路负荷过大的警报,广播里传来站点AIC Novichok的警报声:“非法操作警告,请立即将SRA功率调回可控阈值,否则异常实体即将无效化。重复,非法操作警告,请立即将SRA功率调回可控阈值……”

老人依然在若无其事地写着书法,反而有一名警卫栽倒在地,双手捂头,打着滚不住发出惨叫。

“轰!”一声巨响自Ω翼区的回廊入口处传来,三名身穿TSN-III型战术装具的Alpha-9特工走在前面,左臂上的超声共振切割刀闪着耀眼寒芒。他们身后,是一位手持拍立得相机,身背反器材狙击步枪的女特工——“最后希望”小队的副队长,SCP-105Iris Thompson。

“Ω翼区,收容突破警报!Ω翼区,收容突破警报!” Novichok.aic的警报声响彻所有未被攻克的楼层。

走廊里枪声渐稀,急促的奔跑生越来越近。

Ecun见势不妙,后退一步,右手落下,示意齐射,顺势扣动扳机。三挺高斯突击步枪的七连发点射子弹在空气中划出不可思议的弧线,几乎在同一瞬间打入了他的脑壳中。在来自三个方向的巨大冲击力交互作用下,Dr. Ecun的头部如被两台高速飞驰的载重卡车挤碎的西瓜般,砰然炸散,在几毫秒前已被等离子束烧焦的脑组织混合着血水与脑脊液,撒的遍地都是,沾了开火的三人连同还在地上翻滚的安保人员一身一脸。

唯独老人的白衬衫、不锈钢长桌、枣木椅子连同桌上的宣纸,一尘不染,滴液未沾。只见纸张左下角,写着一个大大的“淦”字。


中国,新疆,阿勒泰,布尔津县

“飞龙在天”行动临时指挥中心

Sophia Light紧张地注视着一块块或是只见烟尘不见人影或是因监控无人机坠毁而变成雪花的显示屏,受异常沙尘暴干扰,几支突入站点内部的队伍传输来的信号也是时断时续。终于,贴着CN-NX-01标签的通信屏重新亮了起来,对面一身蓝底金边基金会空军制服的Elena Coli研究员向她敬了个军礼。

“报告长官,因异常风暴影响,我部已与各部失联,十二架搜救无人机受风暴中的高浓度以太粒子侵蚀而坠毁,但未造成人员伤亡,目前尚未收到其他分队的信号,为避免以太湍流造成舰体受损,游侠号已在Boom主管授权下,起升至平流层,下一步行动请长官指示。”

“密切监视地表情况,保持全部通信频段开启,如收到任何短波信号,无论敌我发出的,立即与我联络,在沙暴停息前,保持当前航高。”

“是,长官。”

来自游侠号的视频通话关闭后,Light博士坐回转椅上,抖着腿,继续扫视着那些屏幕。一块下方贴着MTF-Φ-1的液晶屏吸引了她的注意,里面除了大蓬大蓬褐色的马赛克斑块外,别无他物,依稀传出断续又模糊不清的说话声,似是在呼救,还有遭扭曲的高频杂音,根据经验,她判断这应该是各种轻重武器此起彼伏的开火声,而屏幕上的马赛克则是传输系统的认知危害/模因信号自滤过功能所致。看来这帮来自舟山的年轻人有麻烦了。Light立即命令通信官接通了“九尾狐”的五维通讯频道。

“这里是‘弥赛亚’,‘北冕座’遭遇突破收容的不明实体袭击,请立即派出一支战术部队前往支援,收到请回答,重复,收到请回答。”

“‘九尾狐’已收到,目前我部已控制地下二、三层,‘北冕座’在信号受干扰前正位于地下四层中部,我部将派出DF-133行动队就近前往增援,是否有其他指示。”

“敌意实体可能具有模因、认知危害甚至逆模因性质,注意保持滤过系统开启,必要时可启动外质诱导型反逆模因装置,无效化所有敌意实体。”

“遵命。”

“祖母,Area-CN-07内部可能已发生KETER级项目收容突破事故,尚未收到Alpha-9和Omega-12行动成功的信号,是否投入预备队进行支援,请指示。” Sophia Light接通了与总部的全息视频通讯。

“无妨,我相信Α-9和Ω-12的姑娘们、小伙子们,风暴即将消散,行动很快就会有眉目的,哈尔西之锤已准备就绪,爱因斯坦-罗森桥会帮我们解决一切麻烦的。”影像中那位肩披白色蕾丝方巾,怀抱橘色短毛猫的老祖母,保持着一如既往的镇定,表情依然是那么慈祥,听那不紧不慢的口吻,似乎哈尔西之锤只是她给曾孙女买的一件乐高玩具。


Area-CN-07,地下十三层,Ω翼区,B-52室-III型高危人形异常实体收容隔间

空气中弥散着纸张与油墨燃烧的味道,收容间中仿佛刚刚经历了一场火焰风暴的洗礼,原本是内外间隔墙的位置,只留下一坨尚未完全凝固的铁水,合金墙壁与天花板连同里面的耐高温隔层都被烧得扭曲变形,墙内的SRA装置似被什么利器从基座上切下,断口处光滑如镜。Ecun博士的尸体和四名安保人员早已化为灰烬。

O5-9背靠着已完全看不出轮廓的“长桌”,喘着粗气,他灰白色的分头有些凌乱,衬衣领子上还沾着一些黑色的纸灰,这位一向泰然自若的老人,就算几周前在这个背叛了基金会总部的站点遭算计被软禁时,也不曾如此狼狈。

几步外,端立着两位身披黑袍的青年女子,她们的鹅蛋脸和剑眉星目、樱口朱唇宛如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她们脚下,散落着成百上千的黑色纸屑,那是O5-9写下的两千多枚行书符文所化成的“离骚”大阵,此刻已悉数被两人破去,尽归乌有。

左边那位黑衣女郎首先发话道:“李老,您不是我们的对手,请不要再做无谓的抵抗。”

右边那位颔首道:“李先生,麻烦您跟我们走一趟。”

“抱歉,姑娘们,我等的人不是你们,我所知道的那点东西,对蛇之手也没什么用处,两位还是请回吧。”

“得罪了!”两人同时跨出一步,连抬腿高度都不差分毫,瞬间已到O5-9左右,分别在他后颈和头顶拍下一枚昏睡符咒,挽住他的手臂,无视了前方的那滩“长桌”和其后的墙壁,凌空而行,不过数秒,已步入几排高及重霄的书架间。

当Iris和Adams终于破去了门口的异常空间禁制,冲入隔间时,唯见满室狼藉,哪还有半个人影。就在Iris气馁地跺脚时,通讯器里传来Aleksander特工焦急的喊声:“SCP-CN-1998感染者已突破收容,结晶状物已蔓延至10层和11层,Hector通知我们在电梯井被封锁前,火速撤离。”

“Fuck!”Iris Thompson在新拍的照片里愤然一划,半个Ω翼区被扫为平地,露出一条直通中央电梯井的坦途。


2019年5月1日 16:00

Area-CN-07 外围,西南,八点钟方向

“耶!成功了!”朗斯代尔奇术抑制力场发生器终于将黑沙暴撕开了一条口子,视野尽头露出了湛蓝色的晴空,Pollock和阮倩击掌欢呼。

“总部,总部,这里是‘晨露’,异常风暴背后疑似有顶点级实体作祟,建议终止行动,并尽快通告战术神学办公室和炼金学部,派出战术神学应对组前来支援,收到请回复,重复,收到请回复。”

在连续二十分钟的反复发送均无回应后,吴博士叹了口气,一脸倦容的走出临时掩体,仰天长叹。就在这时,他忽然看到千丈烟尘中被L装置撕开的裂隙正慢慢扩大,四周的光线好像也在缓缓由暗转明。终于,风声渐弱,尘归尘,土归土,云散烟消,这场持续四小时的黑沙暴,结束了。

二十四名晨露队员不约而同的跑到掩体前的空地上,沐浴在恍若隔日的久违阳光中,两两相拥而泣,无论这场大风暴的幕后黑手是谁,至少,他们挺过来了,好在,这下总部能收到他们的消息了,不管怎样,他们很快就可以回家了。

“九点钟方向发现不明人形实体,九点钟方向发现不明人形实体。”几分钟后,侦察兵海金沙再次回到了临时搭建的观察哨中,此时,一个在漫漫黄沙上向这边缓步前行的突兀身影吸引了他的注意,某种莫名的压迫感,令他脊背发寒。

“接到总部指示,行动已结束,全体注意,准备撤离。”

“可是,吴先生,五公里外的那东西还在朝咱们走来,无论他是平民还是异常,总不该丢下不管啊。”

“也许是在风暴中走散的其他小队成员吧,武竹、金沙,定位目标,浮萍、芦荟尝试与目标接触,其他人收拾行装,等待游侠号来接咱们撤离。”

浮萍和芦荟跳上微型沙地气垫船,开足马力,向正从远处沙丘上一步步走下的小黑点驶去。

几分钟后,海金沙眼看着高倍镜中的浮萍和芦荟跳下气垫船,似是与那黑影交谈起来,又过了两分钟,三“人”一起向这边缓步走来,将载具丢在原地。幸而监控仪上显示两人生命体征良好,但他们似乎并没按指示打开腰带上的视频记录仪,也不回应半句对讲机通信。

又过了五分钟,眼看着他们还在慢慢走向临时哨站,Pollock有些按捺不住了,他关掉了对讲机,叫过老吴、邱姐和月见草,低声说:“情况有些不对劲,浮萍和芦荟可能被那东西控制了,通知大家做好战斗准备。”

就在这时,海金沙发出“啊”的一声惨叫,望远镜摔在地上。

“怎么了,小海?”

“他俩,他俩走着走着就凭空消失了,那东西是鬼,它一定是鬼!也许是尼雅女王的鬼魂,她来向我们索命了!” 海金沙双手抱头蹲在地上,仿佛看到了平生最恐怖的事物,又勾起了儿时噩梦般的回忆。

“醒醒,说什么胡话呢!咱们是基金会特工,就算对方真是怪力乱神,照样收容给它看!”月见草过去拍拍海金沙的肩膀,后者并不理他,继续低头嘀咕着。此时并没有人注意到,监控仪上两人的生命体征信号并未消失,而是如蹦极般在直线和抖峰间来回摆动着。

“他大概受到了某种认知危害影响,小武、小落,扶他进屋休息,必要的话给他来点A级喷雾,”吴中定研究员转向身旁齐刷刷站成一排的战斗班,说道:“昭和草,现在由你代替小海观察敌情。九重葛、咸丰带上SRA和反外质实体增幅器,去近处观察一下,必要时可使用致命武力。狙击手和突击组各就各位,机枪组架好你们的加特林,准备战斗!”

“遵命,长官!”

八分钟后,昭和草一脸惧色地报告说九重葛、咸丰跟之前的浮萍、芦荟一样,莫名其妙的跳下气垫船,跟着目标实体走了一段,就凭空不见了。

“立即汇报总部,请求指示。”

在经过三分钟的反复尝试后,和“总部”的信号终于接通了,甚高频电台里传出一个从没有听过的女声:“我是Alison Chaos,Light博士的助手,博士正在休息,她授权我负责发布临时指示,现在我以代理全权指挥的名义命令你们,由月见草带领七名突击人员前去于目标实体接触,其他人原地待命,增援十分钟后即到,请放心行动。”

Pollock感觉事情不太对劲,想跟老吴他们沟通一下,忽然觉得喉咙沙哑,丝毫说不出话来,要伸手去拿水壶,指尖似有千钧之重。

十七分钟后,一个全身裹在漆黑如虚无的长袍中的齐腰墨色长发女子走到了朗氏反奇术发生器前,她身后亦步亦趋地跟着十二个半透明的灰色影子。

“就是你这玩意在干扰我的小风暴,浪费我的念力啊。”她轻轻伸出一根白如葱段的玉指,点在垂下的天线上,那台价值数千万美元的精密装置,宛如烤箱中的花朵般骤然枯萎、塌缩,不出数秒即化作一小坨废铁。

“朗斯代尔博士的毕生心血加上赫尔墨斯的智慧结晶,也不过如此嘛。”她微微一笑,随手将攒射来的弹雨凝在空中,对着Pollock、老吴、邱姐他们发出银铃般的声音,大概也是这批多“幸存”了几十分钟的“晨露”成员身为人类时所听闻的最后话语:“哈哈哈,既然如此,你们就永坠光阴之中吧。”

嘟~嘟~嘟~~,甚高频电台中传出了真正来自指挥中心的信号,但他们再也听不到了。

一小时后,疲惫不堪的“最后希望”、“阿喀琉斯之踵”、“北之星-北冕座”、“九尾狐”和四支战术部队的幸存人员终于陆续撤回了地表,清点一下人数,除了“北冕座”和DF-133战队伤亡过半外,其他队伍倒还没什么减员。尽管O5-9下落不明,也未发现奈法拉·罗斯福和端木赐的踪迹,至少,地球上的第六处赫利俄斯系统控制中心已被成功捣毁,来自奥林匹斯的绿型小伙子们剩下的任务目标,只剩雨海基地了。

六十三分钟后,哈尔西之锤落下,半径一公里的Area-CN-07核心区,被彻底从这个星球上抹去了。

四小时后,游侠号和自且末赶来的第131空降团依次搜索了行动预案里的全部十二个反奇术装置安放点及其周边区域,终于发现了“晨露”小队留下的遗存。Elena研究员和Gengar博士在观看完回收自临时掩体中的基金会版“黑匣子”里的影音记录后,潸然泪下。

Sophia Light攥着那份短短的事故報告,良久无语。


« 江雨寒濛,雪泥鸿爪 |外传其一:鱼跃此时海,花开彼岸天 |外传其二:风语河岸柳 |外传其三:三千世界,只在眼下 红莲业火,燔烬须弥| 时雨润泽,赧受圣恩 »


我的对手Yoghurt-rescuerYoghurt-rescuer于本轮(第二轮)的参赛作品:认命。点此进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