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会破产了
NuclearExplosionCloud.jpg

嘣。

他们在几英里之外就听见了爆炸声—如此震耳欲聋,怕是就连在纽约都能听得见。在那堆全新的,曾是site19的废墟上,一朵巨大的蘑菇云正悠悠升起。基金会所拥有过的最大规模的站点,就这样消失在一枚核弹的爆炸之下。

七千人在这惨剧中丧生。

四成基金会所收容的异常在瞬间消失。

数以千亿的财产毁于一旦。

从那时起,基金会长期不稳定的经济情况宛如坐上了向下的过山车,一落千丈。

听到这消息,Administrator仅仅说了一句话:

“我们得整点儿紧急大促销了。”


这天对于会计部来说是忙碌的一天。仅仅在五月十五日这一天内,十七个异常被发现,Labyrinth Reclamation计划被批准,两队MTF踏上了注定不幸的任务,682最近突破收容的几次尝试刚刚被登记在册,还有site19,先是一次大型的收容突破,又是站点搭载核弹启动,带走了员工们和三队MTF的生命。

忙了一天的会计们面对最后一个消息已经麻了。

这对他们来说可不是个好日子。

而对会计部副部长(兼记忆消除制药总监)的Nuwalsh Ecro来说,这天更是糟透了。

他腋下夹着成摞的文件—几乎都是site19的资产报告——在那里工作的研究员和其他职员们,建造站点的成本,和站点运行与维护的成本。

这本该是些沉闷无趣的事,可是他现在得去向O5汇报这些。

O5。

只是想到这个,他就紧张得手心冒汗。

他踏进会议室时惊讶地发现整个房间空空如也——中央木桌上干干净净,椅子还未曾有人动过,白板是刚擦的,会议用的屏幕也还没打开。

Ecro松了口气。

“还他妈有时间准备准备。”他喃喃地说。

他喘着气,把文件放在桌子一边,希望在一会儿的展示中,一切能显得整洁有序。

他把收支表放在一边——他们一会儿也许会问到这个。

他把人员表放在另一边——他的同事们大概已经在分析这份文件的拷贝档,来搞清谁死了,谁没有。

然后,他将站点财产放在中间——MTF,现实稳定锚,SCP,一些其他值得一提的东西。

最后,他把那些写着值得一提的东西的文————高层们想要的不仅是site19的报告,还有一大堆稀奇古怪的东西——比如SCP-3000的文档(就为这个,他们给了他临时权限——虽然他并没有时间去细想这份特权,尽管文件满是“已编辑”。Area151生产过的记忆删除药剂的总数和生产效率,还有很多其他总而言之和记忆删除相关的东西。他确保自己已经把最后几份资料拿出了办公室——毕竟他已经在上面做好了笔记。

他挫败地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狗娘养的,”他嘟囔着,“真他妈狗娘养的。”

他吸气。

呼气。

他翻翻口袋,掏出他的白板笔和签字笔,也放在桌面上——他一会儿也会用上的。

然后,他愣住了。

我总不能在这儿干等吧?

会议室里格外闷热——site02总是在通风设施上面抠门得要命,就为省点钱。

啊,基督啊,钱。

用缺钱来形容基金会未免太轻描淡写——和大众相信的相反,国际秘密组织不能只靠政府的资金运转。政府太过善变——而且都太着眼于政治,这意味着,他们能拿到一大笔还是啥也拿不到,取决于现任国家领导是谁,和这任政府对于自己统治土地上的异常有多关心。

因此,除了股票和债券,他们自己也卖些东西。一些足够方便利用,还能用于商业的异常物品。他们不会向公众售卖这些东西,所以基本上客户就是那些愿意资助他们的政府。他们曾经还卖些现实稳定锚,试做战甲,甚至是些从某些收容物产物做的战斗药品。每件东西的利润虽不小,但是毕竟站点人员众多,再多的钱也和流水似的留不在手里。

这一切最终堪堪能让他们维持最基础的运作,所以嘛——一缩再缩的预算带来了一个闷乎乎的site02。

Ecro无精打采地在那堆记忆删除药剂资料上拣起一张纸。

上面是Y-909,那从3000上取得的化合物的详细记录,还有它所有对基金会的其他潜在用途,在——1975年?
他忍不住笑了。在通过开采3000身上的化合物的提案的那时候,记忆删除药剂生产委员会的老家伙们全部又重头整理了一遍这破玩意,他们可恨透了这事。

就像基金会这一领域的副部长Ecro这样,所有他们有市场的产品里,记忆删除剂是基金会绝对不允许出售的一件。尽管生产数量相当大,但可靠地抹去某人记忆的能力能且仅能属于基金会。这多亏了3000。

他们在差不多十五年前的指导中解释道:记忆删除剂基本可以看作是异常世界的核弹——其他的手段总会有些不完美的部分,在让人忘记的同时会带来不少副作用和侵入性记忆,但是3000给了他们能让任何人安静下来而不大惊小怪的优势。

他怔住了,一个想法出现在脑海中。

难道这就是为什么——

“ECRO!”门口传来一个响亮的声音,把Ecro吓了一跳。他转向门口,是熟悉的景象——同为副部长的Fern,因匆匆跑来而满头大汗,气喘吁吁。

“怎么?”Ecro说着,眨了眨眼。

Fern推了一下她的圆框眼镜,用了几秒平复呼吸。“O5们马上就会出现在屏幕上,Ass-Hat说预计两分钟之内他们就能到。”

Ecro叹了口气。Ass-Hat是他们的老板,会计部部长。他特别喜欢不打招呼就发通告。

“早他妈猜到了。”

Fern怜悯地翻了个白眼,指了指那叠纸,“需要的东西都拿好了?”

Ecro点头,从资产资料里拿出一沓文件给她看,“所有site19有关的东西,还有得给他们简单讲解记忆删除药所需最核心的材料。”

“你读过了吗?”

Ecro又眨了次眼,“我——”

Fern叹气,“喏,快整个好活。”

Ecro竭力不让自己笑出来。Fern以前是个幼儿园老师,这一点显而易见,就算她得骂脏话才能让自己活下来,她也不会。

他也点头应答,“是的,当然了。”

Fern朝他安慰性地笑了笑,“嘿,就按剧本上写的来,好吗?你能做到的。”

“我……”Ecro又大声地叹了口气,说,“我没有剧本啊。”

Fern本是站在门口,此时退了一步,脸上浮现打趣般的笑容。她向左边瞟了一眼,随后转身离去。“走一步看一步吧!我知道你挺会这个的,对吧?”这么说着,她顺着走廊跑开了。

她离去时,Ecro朝她微笑了一下,笑意却转瞬即逝。

狗娘养的,他想,放松下来啊。

他走上前去,从纸堆里拾起一张纸。他还有两分钟的时间重看一遍,如果他能只是——

“Nuwalsh!”一声大喊在房间里的喇叭炸响。Ecro从座位上惊跳起来。

“怎么了,先生?”Ecro几乎喊叫般地回答,“我是不是该——”

Sun-Woo Ryu部长,也就是他们昵称“Ass-Hat”的老板,不悦地打断了他。“他娘的,没时间了。O5已经连上线了,快开始干活。”

Ecro眨眼,“但我——”

“七号和十三号已经要上线了,还有三……”

Ecro匆忙冲过去一把抓起桌子上的记号笔。

“二……”

他在白板上开始涂写他演示里要提及的数字。

他重新检查了一遍屏幕,他是有足够的时间还是——

“一。”

在那刻,屏幕被开启,O5-7和O5-13的面孔向他致意。

他满头冒汗,鞠了一躬。“日安,监察者们,欢迎来听我的报告。”他的声音很流畅。

呼,妈的,目前为止还不错。把简报给他们讲解完就得了。

“请开始吧,给我们看看那些数字。”一个温和的女性声音回答了他。他意识到这是O5-13在说话。她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南亚女人,身着普通的黑色商务装束。

Ecro清了清嗓子。他的腿有点抖,不过他的声音仍然清晰而沉着。

他开口。边讲边编吧。编就得了。“那么,就如我们所知,东部标准时间上午九点,site19发生了一场灾难性的收容突破事件。根据基准协议,我们派遣了三队MTF去现场维护站点的安全。”

“三小时后,到了中午十二点,在70%的工作人员成功撤离现场之后,确认site19的受损过大,无法在不打破面纱的情况下恢复。也已经做好了引爆站点搭载核弹的准备。”

他吸口气。还没犯过错,很好。

“所以,在下午三点,在3队MTF和站点安保都已经安全撤离后,监察委员会批准了这项行动,摧毁了site19,以及在其内部的所有异常。”

他打量着O5们的脸,已经看到了他们阴沉脸上的疲惫和愤怒。

他继续说下去,一边开始在白板上画着。“截至下午7点,最终统计工作人员伤亡60304人。其余的伤亡是MTF和站点安保,不超过962名。”

他停顿一下,换了个站姿,继续说下去。“这是自冷战以来基金会历史上最严重的生命损失,也正是对现代基金会的一次重大冲击。按照目前的情况,我们已经失去了400多个异常,虽说幸运的是,失去的异常还未带来任何次生灾难,却也已造成了数千亿美元的损失。”

“天哪。”O5-7,戴着华丽项链的魁梧南欧男人,喃喃自语道。

另一个O5倒是什么也没说,心情却都写在了脸上——她靠在椅背上望着天花板,满脸都是绝望。

“这他妈就是最终统计的数字吗?”O5-7恼怒地说,“你得告诉我这就是了。”

Ecro决定实话实说。“自从晚上7点开始,我们就一直在努力统计失踪人员,目前确认的有307名员工。纽约州政府也正在进行调查,目前由虚假信息部负责。目前,总统办公室正试图就爆炸事件与我们联系。”

“我们知道”。O5-7气急败坏地说,“太他妈棒了。现在我们就得去确保总统还没挂。”

O5-13叹了口气。“Br——我是说,O5-7,请注意言辞。”

O5-7停顿了一下。“好的。对不起。”他捏了捏鼻梁,然后向Ecro示意。“继续吧,副部长。”

Ecro应道:“到现在为止,会计部还在从Site-19造成的损失中恢复。我们目前正在将所有撤离的人员重新部署到其他地点,对发现的异常情况也是同样的安排。”

O5-13问道:“像239和173这样的SCP呢?它们被找回来了吗?”

“幸运的是,SCP-239正在前往17号站点。SCP-173也是一样,事故发生时我们正在对其进行实验。它被成功回收,没有造成额外的生命损失。”

“那682怎么样?”O5-7说。“我们找到它吗?”

“682号被认定失踪。我们不知道核爆是否摧毁了它,但考虑到它的坚硬程度,即使它仍然活在一公里深的岩石下面,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谢谢。”o5-7靠上椅背,挥了下手,“请继续。”

Ecro又清了清嗓子。他的腿现在不那么抖了,他把这看作一个好兆头。“就站点损失而言,19的事故绝对是我们历史上最具灾难性的一次。会计部的目标是向监察委员提交最准确及时的数据,也将继续履行我们的职责,确保预算被充分分配给委员会采取的任何行动。”他看着他们俩。“就这些,非常感谢你们的到场。”

一片寂静。

“就……就这么多?”O5-7问道。“和记忆删除剂相关的事情呢?”

Ecro的嘴唇在颤抖,“说实话,我不知道怎么把它放进关于site19毁灭的报告当中,但是如果你想要的话,我可以简述或详述基金会现在记忆删除剂的相关数据。”

“请吧。”O5-13的声音尖锐地说道,“我们要求你们提供信息是有原因的,Ecro副部长。”

他的膝盖在他转向桌子去取摘要时又一次开始颤抖。他看着O5,再一次开口。

“你们想听简述,还是深入的报告?”

“越详细越好。”O5-13说。

Ecro点点头。

在接下来的十分钟里,他谈到了基金会目前的记忆删除剂生产和使用的统计数据——每一年,site151的产量为七十吨,基金会的各种行动平均会消耗约二十吨,其中一半以上由虚假信息部消耗,最后以现代基金会和其他相关组织记忆删除剂的效果对比作为结尾。

O5们静静地听着他说,一个问题都没有问。

“我明白了。”Ecro的报告结束后,O5-13这么说道。“所以,当前很大一部分我们所有的记忆删除剂其实是被储存起来,以备将来使用的。”

Ecro点点头,“每年总产量中的五十吨。”

O5-7叠起手来,“会计部有没有记录过市场上记忆删除剂的价格,特别是那些由MC&D生产的?”

Ecro抬起头,“嗯,有的,但我不知道这到底——”

“请回答。”O5-13说。
Ecro吞了口唾沫。“MC&D现在记忆删除剂的售价是每吨一亿元。他们的客户也包含政府和……恐怖组织。”

O5-13开口,“我明白了。鉴于我们领先的记忆删除技术,我们要是开价,会是多少?”

Ecro又咽了口唾沫,“我们的价格?”

“嗯……”这可不是很基金会。他想。“考虑到我们的优点,我们大概可以开价每吨三亿美元。”

O5们沉思着他的话,不发一语。

“根——根据我的经验,我是说。”在一阵有点尴尬的寂静中,他补充道。

他抬起头,“监察者们,我可以问个问题吗?”

“说吧,副部长。”O5-13说。

“为什么我们明明在说site19,却会扯到记忆删除剂?”

O5-7叹了口气。“告诉他没事吗?”

“没事。”O5-13说道。

他清了清嗓子。“你现在是记忆删除剂的项目总监,对吧?”

Ecro的膝盖颤抖得更厉害了。他脑子一片空白,“是——是的。”

“嗯,当我们得知site19发生的事故,同时也考虑到此前长期存在预算赤字的这一事实,行政长官决定提交一份关于出售我们的记忆删除剂的提案,以弥补这一赤字。投票结果为一致同意。你刚才的量化报告恰恰证实了为什么需要这样做。”

“等等,”Ecro说,他蒙了,“你们同意出售记忆删除剂了?那——”

“会带来的影响?”O5-13打断了他。“我们已经考虑到这一点,并认为出售我们的记忆删除剂可能带来的后果的紧迫度小于我们现阶段对资金的需求,并且,面纱后面不断变化的世界格局也削弱了这件事的影响。”她吸了一口气。“简而言之,我们需要资金,尽管基金会不是以盈利为目的,但它仍需要资金来维持运转——而记忆删除剂是我们获得这些资金的最佳渠道。”

O5-7点点头。“是的。并且,根据这项提议,我们会把记忆删除剂生产委员会从会计部分离出来,并将其并入新成立的余物部门。”他吸了口气,“立即生效。”

他看了看他,“你有过做销售和会计的工作背景,对吗?”

Ecro点点头,“嗯?”他的回答听上去更像是一个问句而不是一个答案。

“为此,”O5-7说。“我们决定任命你为新的余物部门部长,同样,立即生效。”

Ecro的膝盖立刻停止了颤抖。“什么……先生?”

“你将获得3级许可,你在site02也会有自己的分区。”O5-13继续说道。“考虑到我们对资金的极大需求,这项工作的压力会很大,但如果你愿意接受……”

“我……”Ecro不知该怎么说才好,他呆住了。“我……接受。女士。谢谢您。”他还没来得及想,这些话就滚出了他的舌尖。

“很好。”O5-13说。“我们稍后再做安排。从现在开始,你有工作要做,Ecro部长。”

“是……什么?”Ecro眨了眨眼睛,试图消化几秒钟他前说过的话。

“我们派你去和MC&D谈个生意。”O5-13说。“联络人已经在安排你们的会面。”

“祝你好运,部长先生。”


墨色的大西洋在他面前铺展开去。

Ecro恨死它了。

从会议室到基金会的机场只花了他半小时。O5们希望他尽快上路。

Ass-Hat被他的离开吓了一跳。他一直在控制室里面旁观这场会议,听到他的下属被提升到和他平起平坐的消息,他都反应不过来。

Ecro没听见他说了什么,但他知道他之后总会知道的。

飞机的内舱晃动着,颠簸叫他受不了。

他们计划在第二天一大早抵达西班牙——几个小时之后,就将与MC&D的代表举行会议。

如果Ecro之前还不紧张的话,他现在可紧张得要命。O5们加快了这件事的进度——先是他们告诉他去西班牙,马上又是会议的细节、地点、协议。

他在座位上摇晃着脚。这几个小时来,他一点都没能休息,尽管他明白自己必须得睡会儿。他们还有六个半小时就到托莱多了。

“嘿,部长先生。”他身后传来一个声音,“你没事吧?”

Ecro哼了一声,“不,”他轻快地说,“实话说,我觉得烂透了。”

Ciara Fern坐在他对面,铅笔裙下双腿交叠。她又把眼镜往上推了推。“好吧,我现在是你的副部长了。所以,我的工作就是至少让你觉得好点。”

Ecro交叉起双臂,笑了。“无论如何,我很高兴你在这里。熟悉的面孔让我感觉更安全。”

“当然。”Fern一边说,在空气中挥舞拳头。“可惜现在只有我们两个。O5们不是说记忆删除剂生产部的人要加入我们——你的部门吗?”

Ecro以头抢靠枕,“是啊。”

她微笑着抱起双臂,“还有我一半的统计部门的人?”

Ecro更往座位下滑了几分了“嗯——”

Fern大笑起来,“加上市场营销部的四分之一。我们有很多破事要处理,我们还得和记忆删除部协调。”

她把手伸过椅子,拍拍他的肩膀。“嘿,老板。别担心,我们支持你。抬起头来!”

Ecro怀疑地看着她。“我刚刚接到了拯救基金会的任务,现在我在去Toledo,与MC&D谈判达成一项协议的路上,这项协议可能会失败,也可能不会。”他带着若隐若现的微笑叹了口气。“我为什么非得抬头挺胸不可?”

Fern又咯咯笑了。“至少你没被安排去处理十九。Ass-Hat正在他的办公室里整那些事呢。”

“上帝啊,”他半开玩笑地说道,“想想处理那烂摊子,那些数字该有多大压力。四百多的异常,八千多的伤亡,还得把更多其他人转到另外的站点。”

“你可不羡慕他,对吧?”Fern微笑着说道。“更何况,你现在在销售部了,不是会计部,你难道不该是演讲大师吗?”

“当我有足够时间准备?当然。”他摇摇头,“当我还有九个小时就要降落在我完全没去过的国家的时候?没门。”他恼怒地举起双手,“从那场会议开始我就吓得屁滚尿流了。”

Fern调笑道:“那你为什么答应了呢?”

Ecro扬起眉毛,“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为什么答应升职?”她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Ecro沉默着,试图给她一个合适的回答。

“嗯……”他停顿了一下。回应通常是他的强项,但这问题让他很为难。“因为我被迫这么做。”

Fern轻声笑了一下。“骗子。”她说。

Ecro的额头皱了皱。“等等,你这是什么意思?”

她环顾了一下座位,顺着飞机的走廊望去。其他位置上坐着各种各样的武装人员——大部分是站点安保。

她转过身对他说,“你觉得有必要吗?”

“那些穿武装的?”他从座位上探出头来。“我希望不会。如果一切顺利,MC&D接受这笔交易,我们都可以回家解决新部门的问题。”

Fern笑了,但是没有回答。

然后她默默地指着Ecro旁边的文件。

“好好读吧。你没什么时间来复习这场大考的。”

Ecro笑着,从那堆纸里拿出一张纸,“考试?更像是突发期末考。”

Fern从座位上站起身来,开始向走廊走去。她回头看着他。“祝你好运,部长先生。”

他向她敬礼。“去你妈的,副部长小姐。”他开玩笑地回答。

Fern又咯咯地笑了起来,离开了他的视线,留下Ecro看他的文件。


“嗯哼,”安全小组组长在副驾驶座上说,回头看了看后面的Fern和Ecro。“部长先生,下一步是什么?”

他深吸了口气。“我们要和Fern副部长以及两名安全小组成员一起下车。然后往巷子里走,一直走到休斯卡大道,然后……”他顿了顿。

“然后前往名为‘佩德罗’的酒吧。”Fern替他回答。

Ecro叹了口气。“嗯。”

组长通过后视镜看他。“我们将持续关注会面地点,看对方是否有任何可疑的举动,考虑到他们是‘麦当劳McDonalds’,应该不会做什么太糟糕的事情。只要保持抬头挺胸,别去冒犯‘Ronald’,并且不要突然做出任何大动作就好。”

“知道了。”Ecro说,转身走向门锁,打开车门。Fern跟着他。

托莱多今天下着雨,他从旁边拿起雨伞,但不知为何被Fern阻止了,她从他手中接过雨伞。

Ecro提出抗议。“等等,你这是——”

“我怎么能让部长自己撑伞,对吧。”Fern说,她探出车外,撑开了伞。“你有副部长来负责这个。”

“不,真的,这——”

Fern已经站在外面等着他出来了。“部长的特权,先生。我们当时对Ass-Ha-我是说Ryu秘书也是这样做的,对吧。”

Ecro听到驾驶座上传来一阵笑声。他叹了口气。“好吧。”

他从车里钻进Fern的伞下,走进雨夜,他的衣服依旧干爽。

他们听见车门在他们身后关上。分配给他们的两名安保人员已经走出汽车,他们全副武装,手里拿着两把突击步枪。

“你先请。”其中一人边说边在他身后摆好姿势。

Ecro叹了口气。“好吧。”

按照小组长的指示,他们走出了落着雨的小巷,来到了空旷的休斯卡大道。眼前似乎既没有车也没有人,Ecro对此很感激。

“那里,”Fern说,指着街上唯一亮着灯的建筑。“佩德罗酒馆。”

Ecro沉默地走向人行道的对面,Fern紧跟其后。随着她的步伐,雨水已经浸湿了大衣。

“问个问题,特工们?”Fern在他们走到街上时说。“为什么我们不能把车停在大楼前面,而是停在它对面的小巷里?”

“礼节,女士。”其中一名安保人员回答。“这是为了你们的安全,也是给对方一个信号:我们没有带太多人近前。”

她叹了口气,转向Ecro。“我们以后都得这么活着吗,喏?”

Ecro苦笑着对自己说。“大概是吧,Fern。我想是的。”

他们在酒吧门口停了下来。向外的窗户是关着的,阻却了Ecro想往里看的任何企图。

他的膝盖又在颤抖。

他拍打着门。三次,每次一整拍——就像组长告诉他的那样。

信号声毕,酒吧的门打开了。四个大致与他们同一站位的身影显示出来——一个六十多岁的女人坐在桌后座位里,另一个看上去年龄只有她一半的女人坐在她旁边,两个全副武装的人站在后面,枪横在他们胸前。

“请。”年长的女人说。“坐吧。”她向他们面前的座位做了个手势。

Ecro吞了吞口水。他希望自己现在正努力表现出一副勇敢的样子。“非常感谢你。”他说,没让自己发抖。

他平稳地向前走去,在年长女性的对面坐下,而Fern则坐在年轻女性对面的座位上。

他清了清嗓子。“你准备好听我们的提案了吗?”

“为什么你们基金会的代表这么急匆匆地召开这个会议?”那位年长的女士说,微笑着。“你们一般不像这么……急切。你那边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操,Ecro想。先下手为强啊,他们这是要直接恐吓我们。

好吧。先让他们得意一会儿。

“我们召开这次会议是为了讨论商业条约。”Ecro说,转移了话题。“基金会希望与mcd建立更紧密的经济上的联系。”

“但是,为什么呢?”她说。Ecro注意到,她说话时有一点西班牙口音。“基金会不是一个商业组织。你是个……老实人,还想从有的没的中拯救世界。”

规则一。不要表现出你是多么绝望。他记得多年前谁告诉过他这一点。

“基金会寻求与你方经济上的连结,以便促进我们组织之间的友好关系。”他撒了谎。“随着世界情势变化,与你们组织建立联系于我们而言来说是方便行动的权宜之计。钱是次要的。”

“钱?”女人笑了。“我可从来没有提过钱的事。”

日。

“不过,你提起这档事倒很有意思。已经有不少狗娘养的想从MC&D那里揩点油水。钱不是你们的当务之急,却是我们的。”她笑了笑,转向她身边的年轻女人。“嗯,钱总是我们的当务之急,不是吗?”

“是的。”年轻女人机械地说道。“总是如此,Marshall夫人。”

老妇人的眼睛亮了起来。“哦,这提醒了我。”她又笑了起来。“失礼了。”她伸出了一只手。“我的名字是Alejandra Marshall。我是这个组织的重要成员之一。”

Ecro戒备地看着她的手,伸手越过桌子去握了握,下身仍保持在座位上。“很高兴见到你。我是Ecro先生。”他转向他身边的Fern。“这位是Fern小姐。我们在基金会的余物部门工作。”

“余物部门?”那个年轻的女人说。审视着他们的脸。“基金会没有余物部门。”

“哈哈哈!”Alejandra说,把一只手放在年轻女人的肩膀上。“请原谅我女儿这么说。她更习惯使用电脑和电子表格,而不是在桌上面对面交流。请道歉,Aurelia。”

被她称为Aurelia的女人在她的座位上僵硬地鞠躬。“对不起。我不是有意打断的。”与她的母亲不同,她说话的方式不带一丝西班牙血统——奇怪的是,Ecro发现了一丝苏格兰人的气息。

“不过,Aurelia提出了一个好问题。”Alejandra说,身体前倾。“余物部门是什么?”

Ecro扫视了一眼低处,然后抬头看了看她。他决定赌一把。“Fern,告诉他们。”

Fern看着Ecro,然后又看向Alejandra和Aurelia。“你确定?”她低声说。

“现在就告诉他们。”Ecro说,一反常态地坚定。

Fern吃了一惊,但她还是答应了。她转向面前的母女俩。“余物部门是基金会的一个新部门,专门出售我们不需要的多余资产。”她客气地说道。顿了一下,继续说下去。

Ecro用脚点了点她的鞋子,她立即停了下来。

“啊,”Alejandra说。“我想那个‘余物’,就是你现在想卖给我们的东西?”

“是的。”Ecro漫不经心地说。然而,他的心却在胸腔里狂跳。“你能猜到这是什么吗?”

Alejandra很抓马地地把一根手指放在她的太阳穴上,作势思考。“嗯,”她说,沉思半晌,转向她女儿。“你怎么想,孩子?”

Aurelia立即回应。“就目前而言,基金会在许多方面都有剩余。现实锚、D级、存储空间——”

“但你怎么想?”Alejandra百无聊赖地说,甚至懒得演。

Aurelia低头看了看。“考虑到当前情况?我认为是记忆删除剂。”

“嗯,”Alejandra说,若有所思。“记忆删除剂?这挺新鲜。”她望着他。“基金会目前是想交出他们的记忆删除剂?”

交出?

“拱手让出,不。”Ecro说。“交易?”他双手叉腰。“当然。”

“哦。”Alejandra说,她向后靠了靠,微笑着说。“基金会愿意放弃对他们新版记忆删除药的垄断吗?”她玩味地说着。“我得承认,我们从很久之前就知道你们的配方,但我们目前用来制造自己的记忆删除剂的原料当然……有限。你当然知道原因。”

Ecro虽仍保持着他的扑克脸,他的膝盖却在桌子下剧烈颤抖。“正如我之前所说,基金会希望强化与你方经济上的联系——而我们能这么做的一个方法就是通过限量的记忆删除剂交易。”

“但是,基金会一直将记忆删除剂这张王牌贴在胸前,已经几乎……”她转向Aurelia。

“五十年了。”Aurelia回答。

“是,”Alejandra继续说。“这就像基金会的原子弹,在某种意义上。”她靠得更近了。“你确实是想表示你们已经绝望到要向其它组织拱手送上了吗?”

完蛋。Ecro想。他的膝盖现在颤抖得更厉害了。

他说不出话。一阵沉默横贯在他们中间。

在那一刻,交易台上的双方正势均力敌。

他的下一步行动该是什么?

他的嘴唇颤抖着。妈的。妈的。他妈的。

他看着面前的Alejandra,神情变得更加坚毅。

虚张声势吧。

“Señora, los arboles no le dejan ver el bosque.”他说,想出了一个他在高中时学到的西班牙俗语。“一叶障目,不见森林。”

Alejandra挑了挑眉毛。“对不起,我……”

他打断了她的话。“我们来这里是为了向你伸出橄榄枝,跟你谈谈关于SCP基金会和MC&D之间合作的可能条款。”他咬紧颤抖的牙关,“而现在你说我们的举动是出于无奈?”

Alejandra皱起了眉头。她的表情从自信变成了惊讶。“我不知道你在玩什么把戏,但是——”

他用玩味的目光看着她。“基金会不追求利润,确实。而我们准备好了让你们接触到我们所有的的记忆删除剂库存,但现在我看来这没有必要继续下去了。不管是否能达成协议,我们在最基本观念上有分歧,看来是这样。”

在他身后,Fern惊慌失措地用鞋子敲打着他。你到底在做什么?她似乎在说。

“你们的全部的记忆删除剂库存?”Aurelia说,难以置信地看着他。“那可——”

“我承认这是原来的计划。”Ecro半真半假地说,“但现在我们意识到,这种合作关系对余物部门来说有害无益。回见。”

他从座位上跳了起来,装出愤怒的样子转身离去。

他走了一步。

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他又走了一步。

快点……求你——

“等等。”Alejandra的声音从他身后说。“等等。”

好耶!

他转过身来。他的膝盖已经停止了颤抖。他做出一副对整个情况烦透了的样子,但他事实上已经激动得不行了。

“嗯?”他烦躁地说道。

“请坐回去。”Alejandra说,指了指她对面的座位。“擅自认为你们绝望是我们的错误。请坐下。”

“你们……错了?”Ecro难以置信地说道。“我以为Marshalls不会承认他们错了。”

这纯属他瞎扯的。

Alejandra叹了口气。“我虽没有Marshall的高傲,但有一个好交易摆在我面前的时候,我能看出来。”她向后靠了靠。“你们的条件是什么?”

将军。

在她身边,Aurelia挫败地闭上眼睛,她气坏了。

Ecro保持着他的扑克脸,坐了下来,Ecro在他身边坐下。

又得赌?他想,在脑子里琢磨着可能性。

得找到一个奥弗顿窗口。

“我们愿意以每吨九亿的价格向你们出售我们全年的五十吨记忆删除剂库存。”

Alejandra又皱起了额头。“九……亿?”

Aurelia也插了一句。“这是敲诈。MC&D的记忆删除剂每吨只卖一亿,基金会不能期望——”

“不,基金会期望。”Ecro说,插话。他的膝盖现在已经不再颤抖了。这是他在一场交易中最喜欢的部分——乘胜追击。“我们打算出售世界上最高质量的记忆删除剂。它的质量配得上这个要价。”

Alejandra局促地笑了起来。“你要价很高,Ecro先生。”

“我们是基金会。”他说,再次交叉双臂。“我们期望很高。”

显然还是胡扯。当他说这句话时,他能感觉到Fern的眼睛在看着他。

“我们或许可以接受较低的价钱。”Aurelia说。“每吨5亿,如何?”

这比我们的理性预期要好。Ecro高兴地想。我本来想开价三亿的。

再加把劲?他想。

那再他妈加把劲。

“那就七亿吧。”他说。“这比基金会想要的要低,但毕竟我们更重视这种合作关系。”

Aurelia咬着嘴唇。Alejandra盯着Ecro,目光炯炯。

“妈?”她问,看着她的母亲。

Alejandra叹了口气。

然后她点了点头。

耶稣啊,我们做到了。

坐在他身边的Fern的眼睛亮了起来。

“成交。”Ecro说,仍然保持着镇定的神色。他率先站起来,伸出手。“每吨七亿?”

Alejandra站起来时又叹了口气,愤愤地伸出手,握住他的。“我们也很重视这种合作关系。我们之后再会商讨这里面的细节。”

“好。”Ecro说。他整了整他的西装,然后看了看时间。“现在快六点了。我想托莱多的人们已醒了,对吧?”

“是的。”Alejandra说。

“很高兴能与你建立这种伙伴关系。”Ecro说。“我们提供给贵组织的记忆删除剂一定会代表基金会的最高品质。”

“荣幸之至。”Alejandra用最死板的语气回应。“MC&D已经在等待第一批货物了,以后再讨论。”

Ecro和Fern准备转身离开,他脸上浮现一抹微笑。“我的下属会和你的下属讨论的。我想你的联系信息已经在我们的公众外联部了吧?”

“是的。”Alejandra客气地说道。“你认为我们当初是怎样组织这次会议的?”

Ecro轻笑了一声,再没有说过话。他打开了外面的门。

托莱多的黎明很干燥。早些时候的大雨留下的所有痕迹现在都渐渐风干在地面上。

“神特么的。”Fern说。“你几乎赌上了我们的一切。”

他们穿过街道,Ecro如释重负地笑了起来。“这一切比我设想的要好得多,他娘的。”

“对于你作为余物部部长的第一次出场来说,还不错。”

“是啊。”Ecro说,对自己笑了笑。“我可以习惯这个。”

他们现在正向汽车走去。Fern开口了。“这是你的第一笔交易,对吗?”

“第一笔交易?不,在这之前我做过销售。”他笑着说。“但第一笔大生意?是的。我们刚刚可他妈大赚了一笔。”

“显然你也是个好赌徒,喏。”Fern边说边为他打开车门。“你这扑克脸甚至让我都不知怎么办才好。”

“我他妈膝盖一直在抖!”Ecro钻进汽车,边回应道。“嘛,但是至少我们现在一切都好。”

Fern紧随其后,随手关上了车门。“O5们会对你的表现感到满意的。”

Ecro边笑边咬着嘴唇。“如果这就是我之后的工作……”

“多来点。”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