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毛人

the_stoned_rallier 02/02/2021 (Tue) 17:23:12 #48195429


fog1.jpg

所以我觉得我应该在开头说一句,我想写这些已经有段时间了。我当潜水党已经有好几个月,我也不觉得我这故事很值得分享,但我感觉我必须要和什么人说一说这件事。

给你们一点背景—我住在波兰一座天知道在哪的小村里。这是你们标准的垃圾地方,该有道路的地方是一片沼泽,还有到处都是各种可怕的地形改造(我会附一张图展示下我家周围的环境是怎么样)。这到从来没有让我困扰—如果你已经好几代人一辈子都住在这,它就不会是问题了。这就是那种所谓的“生是这的人死是这的鬼”,真的。自然而然,等我到18岁我因为这种美妙的生活环境必须得找个工作,所以我就开始做我唯一擅长的事情—折腾电缆线。

你们要明白,我们这里只有一条电力线路,就是说如果它给黑了,全村就都黑了。过去曾经因为闪电打坏了一根电桩之类的情况,让我们真的就好几周过无光生活,所以很自然得有人一直去维护保证它们状况良好。作为家族里的“小机械师”,我志愿继承了这个头衔。我们已经一整个月没有人去监控线路了—之前的那位碰到了暴露的电线,是我们这连续下雨造成的,然后就直接从桩上掉了下去。他们把他送去了医院,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我从来没听到说他后来怎样了。

总之,我到现在每天做这工作已经将近一年—爬上塔去,检查一下一切是否完好,爬下塔来,每日如此重复,给另外一个镇子里的那个狗屁上司作报告—同样的日常如此继续数年。但真正挺棒的地方在于去了那上面,你可以看到好多好多东西。每次我爬上塔,我都能感觉到空气里的微风,而且真真切切看得到我前面4米外的东西,因为雾气一直不散,所以我就做了—日常里我没说的那部分是看着地平线,希望从那些半死的树林里冒出来点新东西。

fog3.jpg

啊这种期望让我何等后悔。

你们看,那天一如既往—我在坏天气里起床,吃点东西,去爬电塔。但这一次…有些不一样。首先,我发现我的面包几乎全都不见了(我知道听起来很傻逼但请相信我,如果离你最近的面包房都要花你一整个小时,你就该知道看到你的主要食物来源消失是何等可怕),我以为是我喝醉之后拿它们做了些傻事。老实说,前一天我确实喝的稍微有点多,但我还从来没离谱到把我自己的基本补给给弄不见。但等我去到第一座塔这时候事情才开始真正变得诡异起来。梯子被打开了。给不清楚的人说一下,每次你下来你都应该把梯子关上这样“它不会出什么问题”—这是制定之后过段时间你就会机械化完成的事情,这样不会有小孩子去爬上去或者诸如此类的情况。我还很困惑,有些许不安,但我还是归结为随便哪个小孩想去爬梯子造成的。这也是时不时会有的事情—哪怕是真正的专家死在过这里的那种故事也拦不住。一如既往,我爬上梯子,想完成工作,就在我四处张望之时,我发现了它。

在我的眼角处,我发现了一团小小的黑影,在树林边界慢慢地移动着。它移动的很慢但确实无疑,好像是想确保没有人看到它。好像它知道有人可能在监控。

我知道有些人会(而且已经)说它可能就是一个人而已。但我不知怎么就是肯定它不是人。不管是个什么东西,它是真的很大,比我知道的任何人都要大,外形上也几乎是一身漆黑。就在我直视它的那一刻,它消失了。

起初,我以为是我还在醉酒就无视了它,但呼吸分析仪(波兰这几乎人手一个)显示我身体里已经没有酒精了,我这才确定并非如此。当然了没有人会相信我—我姐姐说我是发疯了,应该送我去精神病院,我父亲则根本不想听我说这些。要是我母亲这会儿还能说出话,我肯定她会相信我的。

但这就扯远了。这事发生后过去了几天,我还是没法把那天看到的鬼东西从脑子里弄走。每当我想到些什么的时候它总是会莫名其妙爬进我的思绪。我…我不知道还能怎么做。

我…我知道这可能听着就像我要发疯了,但我真的很不安。我…我会试着对它多做些研究,但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如果有人在这有任何能帮到我的知识,请和我分享。

the_stoned_rallier 02/04/2021 (Thur) 12:29:09 #62952093


我要失心疯了。

我试着停止思考这整个事情,就是…当做从来没发生过,但我做不到。不管我多尽力总会有什么东西偶然提醒我发生了什么。我…我已经整整四天没去工作了,但这无济于事。我止不住就是要想。

我已经看遍了我们这的每一本书想弄明白我是出了什么事。我当然已经听过所有那些关于石像鬼之类的老故事,但我总是把它们都当成胡说八道来无视,哪怕是现在。

直至今日。

回顾我的童年物件时,我偶然找到了一本老旧的童话故事书。波澜这里,我们有好些真的很骇人的故事——那种古怪东西一合上书就会遗忘。但有一个总像是肉中刺一样。皮毛人的故事。大体上说,这是讲有两个小孩游荡到了树林里,发现了神秘的皮毛人,然后从此消失无踪。就这样。没有道德说教,什么都没有—就是如此。我一直觉得这很怪异—所有其他故事都有些结尾或者怪异的转折,但这一个…从来就没有。还是小孩的时候我们很快就忘了,但现在我记起来了,我必须得去再看一眼。我就是拦不住自己。

但这一回不一样。故事不只是怪异了。它…简直就是让人不安。我发现故事里对这怪物的长相有着详尽的细节,哪怕它其实真正露脸只有一回,其他的几乎都无视了。你是小孩的时候会错过这些东西,但我注意到对那些小孩这里根本没有描述。只有皮毛人和它的林间小屋,用巨大的眼睛盯住他们。但即便是今天,对他们发生了什么事依然没有答案。

但最让我不安的还是对它样子的描述。据说它有3米高,还有黑色的毛发。完全吻合。甚至连书里的插图都一模一样。

我觉得我要疯了。我是说,操,我居然相信一本童话故事真得描述了神秘生物。我知道这超级疯狂,但…完全吻合。

我要一个回答。任何回答。我说什么也要找到。

the_stoned_rallier 02/05/2021 (Fri) 21:13:54 #92561109


我不是发疯,我有证据。

fog2.jpg

你们能看到吗?如果你们放大足够多的你们就能看到有人坐在那里。有个黑色皮毛、3米高的人。完完全全就是吻合的。不可能是其他什么人了。该死,我可是村里最高的认了,我身高1米7。

我是在和我的狗一起出去时拍到了这张照片;我觉得他的嗅觉可以帮我找到些什么。你们知道的,总是能在电视上看到狗狗帮忙处理案子之类的—我知道我的思维过程有些愚蠢,但这真就是我尽力所为了。

当我的狗开始吠叫的好像是疯了一样,我就在这时拍了照。他几乎就是坐在那,盯着我。没其他了。动都不动。当我一眨眼,它消失在了雾里。就那样。我试图环视它之前坐的地方,但是什么都没有。我的狗已经不止是迷惑了,好像它闻到了某种气味之类的,但又不知道那是什么。这是让我最担心的。我这狗的家族跟着我们真的已经好几代了;它们要比我们更了解这些沼泽。就连他都认不出这股气味。就像,对,我们以前也有狗会失踪,但,我们可是真的就住在沼泽里。它们有时候会在跑出去之后迷路。当然,我们总是会去搜寻,但我们也觉得这是正常的事。过去我们也遇到过有人出这种事情,但也就一直以为他们陷进了哪块沼泽地…但我已经搞不懂了。

我不知道还要做什么,如果我不是单纯的发了疯,看到了不存在的图像。我知道出了事情;该死,我已经看这论坛有段时间了,我知道看这些东西会让你这样,但这就不可能是我臆想出来的,好吗?

我懂。我…求你们,如果有谁对它们是什么、要什么有什么知识,来帮帮我。我需要收集信息。我…我姐姐和父亲这周要去城里,我不能告诉她我想他们留下因为我在被一头该死的怪物追杀。我需要知道要做什么事。求你们,求你们,求你们帮帮我。我需要对它们找到情报。我需要知道怎么保护自己。这些帖子里从来没出过这种事,我需要知道。求你们,求你们帮我吧。

the_stoned_rallier 02/06/2021 (Sat) 01:12:32 #08866281


求你们,帮我。

我又看到有东西了。它…它在看着我。在林子里,它直接透过窗户在看我。我已经不会离开房子了。我感觉我在被持续监视。我已经好久没去工作了,但不知什么原因没有人在意。我除了你们没法给别人说,因为只有你们才可能会相信我。通话会激发儿童的创造力,我一直也是不怎么成熟的一个人,我知道我要是给什么人说了我会被当成疯子,没有人会相信我。求你们,救我。我把前门堵住了,让我的狗进屋里来,这样我还有一个伴。他是我唯一能信任的了—他看到了我看到的东西,知道有什么东西不对劲。我不知道还能做什么,求你们,我需要点什么东西。

the_stoned_rallier 02/07/2021 (Sun) 19:52:90 #92701183


今天我看到屋外有脚印。一开始我以为只是熊,我在过度夸张,但它们比熊的脚印要大上太多。他绝对是个巨人。但最坏的部分是它们都很浅。就是说不管是什么东西留下的,它没有陷入泥地。

我需要做些事情。我不能去报警—最近的警察局离我有整整23公里的沼泽地。但就算他们来了,你们觉得我会告诉他们什么?我被怪兽跟踪了?

我要做些事情。我需要找到它从哪里来,要做什么。我需要做些事情。求你们,你们这些人知道的多。我现在需要帮助。

the_stoned_rallier 02/08/2021 (Mon) 16:57:12 #62952093


我在恐慌中,我已经在这个天杀的傻逼网站上看过了每一串可能情况类似的讨论贴。每一串,每一个都比上一个更愚蠢。没有东西,没一个类似的。

所以我去了类似的一些网站,像是没办法了去了Reddit。我发现有人遇到过幽灵,然后通过帮它一把解救了自己。现在我明白这很傻,但我觉得如果我做一样的事情那也会有用,因为这是我觉得唯一会有用的办法。所以我就做了。

在一种走投无路的状态下,我拿出了爷爷的老军用登山包还有手电…我希望跟着脚印找到留下它们的东西然后…和它对峙,或者想办法帮帮它,或者什么事情。我知道这愚蠢到家,但这是我那时候能做的最好的事。我应该一直待在室内。

我穿了最好的鞋子,出门进入树林,疯狂地检查视野里每个角落。我真的因为单纯的压力哭了出来。在这些雾漫沼泽里行走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感觉是在真正的油里真正忙活了一小时。我太害怕了。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我安全进入了树林边界。即便我知道跟踪我的东西就住在这里面,我也感觉在这安全了些。好像我现在可以靠它们获得掩蔽。好像…好像我不再是个被狩猎的动物,而是对等的敌手。

graves.jpg

这时我发现了它。感觉在这黯淡半死、满是迷雾的树丛里找路找了亿万年,我找到了一处开口。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但…这地方的光线感觉不一样。这里没有雾气,天空很干净。但我的上帝我是如此后悔在这种发现的时候居然会开心起来。

我发现了一处墓地。一个从来没人知道过的墓地。没有记录在任何地图上,什么都没有;儿时没有哪个故事说到过它。以及相信我,我在这21年了我还以为我已经听说过一切事情了。

这里的墓是…非人的。地点或者形状都没有道理可言。对埋着的人是谁的描述完全不可读。很难给一个很好的描述,但这整个东西感觉就像不是我们做出来的。但最坏的部分是,这里有新鲜的脚印。

我想要挖一挖看看是不是只是我发了疯,是不是我偶然闯进了什么被遗忘的大战士兵埋骨地之类,噢上帝我多希望就是如此。

I在这些坟里面,有些我无从描述的东西。就像那不是人。满是树叶装饰的灰色长骨头,这一辈子里从来没见到过。有些看起来是木头做的玩具一类。我觉得我从来没有人吃害怕过。该死,我真的因为有只鸟在旁边开始唱歌就吓哭了。

我起初还觉得来这里是个好主意,但我这才意识到这是我一生中最愚蠢的主意。我除了回家给什么人打电话外什么都不想了,该死是任何人。我真的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狂奔。

但这只会更糟。

我想尽快跑回家去,以我所能最快速度狂奔,感觉不到任何的疲劳竭力。肾上腺素在我的血脉里奔涌如引擎。

就在这时我掉进了地下的一个大口子里。我掉了下去,落了大概是有2米深。我没有碰到哪根杀千刀知道我运气烂的尖刺就这么死掉真的是奇迹,但我反正活下来了。这是个…陵墓。是有人居住的陵墓。我知道这个说法简直蠢他妈的一逼,但…这里没有灰尘。就像有人在做保洁。

我试图找到出去的路,只找到了些怪东西,比如木头偶像和图腾,长矛,还有些东西…是用植物做出来还无法解释的东西。我想拍张照片,但不管我做什么照片上都显不出形。我以为我是疯了,但我真的能摸到它。我在好像是存储间的大厅里游荡一番,还有些地方感觉是巢穴一样,是什么东西的洞窟。

我如此急切想要离开。就在我的手电快用光的时候,我找到了出去的路—一条通往外界的楼梯。

tomb.jpg

这时我看到了它。

一对黄色发光的眼睛,直接在我离开时看透了我的灵魂。

我以我所能的最快速度逃走。我完全丢掉了一切东西拔腿就跑,比过去前所未有的快,比我觉得任何人的能耐都要快。

我感觉真就像几个世纪过去,但我居然做到了。我把自己锁在补给间里拿着散弹枪,还有些许水和一个电话。我听得到它在我房子周围走动。我能听到门上有敲打。请派些援手。我不知道我的狗去哪了。我不知道人都在哪。我在这完全一个人。我只有一点网络,我也只能登录到这个傻逼网站寻求帮助。即便我现在给警察打电话,他们也做不了什么。他们没法及时赶到。我已经和我姐姐失去了所有电话联系,我不知道要做什么了。我已经失去了一切机会,求你们。我不知道要做什么。求你们救我。求你们,求你们救救我。

the_stoned_rallier 02/08/2021 (Mon) 18:23:43 #01632054


不要在论坛上发没折叠的图,拜托。 - 🗿 Sin

PestilencePissJPiss 02/20/2021 (Sat) 03:02:18 #82817234


doe有人知道这哥们出了什么事吗?他从这一贴之后再也没来发过东西,我还真的想再读到发生了什么事情,真的很有趣的,那什么,两星期等结尾也已经很长了吧。

🗿 Saguaro_Musician 02/20/2021 (Sat) 03:23:56 #54271438


查了这位的档案,看起来从发布最后一贴之后就没有活动了。我肯定不是什么要紧的事—从对方在聊天里说到的情况看,我相信现在是今年他们去城里买补给的时节。我想对方是没机会用电脑,就算是有机会跑这里发帖也不是第一要务。别在意,我肯定一切安好。

NonexistentHarold 02/22/2021 (Mon) 21:17:26 #38648736


嘿各位,你们觉得我们可以从串里移除这个广告吗?它几乎把整个屏幕都霸占了,我什么都读不到,谢谢。

🗿 Lovecraftian_Pedagog 02/22/2021 (Mon) 21:45:47 #78542897


技术团队现在正在处理;感谢提醒我们。我们对页面的编辑有点小问题,但过一小时左右一切都能恢复正常。

[讨论串锁定]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