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笼中的未来
评分: +11+x

有时候拼命挣扎反复选择做出的决定,却造就了无法改变,反反复复的未来。而对于一个旁观者来说,那些举动就如同孩童争辩太阳从何方升起一般――可笑且毫无意义。

“希望”

“滋……”

生物电达在最后一声呜咽后结束了它的生命。如果它真的有生命也不用为此难过,因为上帝离我们真的越来越近了……Roylitsa思考着,透过玻璃望向墨西哥荒凉的夜空――连群星亦避之不及的荒芜……

008已经漫延到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无论如何……终焉将至。

“仁慈的主啊!请不要让审判日降临在今天。”Roylitsa想要双手合十。可是不知为何,他的手仿佛回避着什么似的。“万能的天父……”他因为常年从事研究而变的混浊的双目中钻出两缕清亮的目水――带着对整个世界的留恋。

“找……找到这次事件的来源了!”False一巴掌打在显示器上刹那间裂纹布满了整个屏幕。但现在没有人在乎这个。原本在祈祷的Roylitsa惊异的回过头看着一脸兴奋的False,他激动的吼叫“什么时候?”

“2012年5月1日至5月5日美国疾病控制中心发布了三篇《Max》(现实中存在全称:僵尸求生指南)系列性文章,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都觉得那只是一个玩笑,并没有去在意这些。如果当时我们能够后续事件联系起来事情不会发展成这个样子。”False脸色通红手足无措,他深呼吸了一次然后激动的进行报告“同年5月28日美国迈阿密高速公路上发生了啃食袭击事件。这就是著名的迈阿密僵尸袭人事件,而当时警方给出的解释为袭击者吸食了一种名为浴盐的毒品,变得极具攻击性。但是后来的事情证明似乎并不是这样:

5月29日马里兰州被害人被杀害后大脑与心脏被啃食;
6月2日路易斯安那州犯人袭击邻居后将面部肌肉咬下;
6月12日纽约一-妇女殴打儿子后啃食附近居民;
6月14日德克萨斯州一男子将室友爱犬啃咬致死。

这里出现的最大的疑点有三个:
第一,涉及到这种案件的所有人都被当场击毙,包括最后一个案件。
第二,浴盐毒品案件并非没有发生过,但是在其它的案件中大多数都是持械袭击,没有发生过任何啃食性事件。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2012年3月26日,基金会曾经有一个008实验人员失控出逃,在事件发生的第三天实验人员被曝已经击毙,但是我们有大量证据表明这是伪造的!
如此看来我们有理由怀疑美国疾病控制中心,真的……研究出了什么。”

“太棒了!马上挑选特工准备准备进行跨时空作业!”Roylitsa全身颤抖着,除了颤抖和吼叫,他似乎没有任何事可以做“仁慈的天父啊,谢谢你赫免我们。”他有些激动,但却也有些疑惑――他疑惑着,天父已经赫免了众生,为何他的手……却依然,合不上呢?

迁跃系统正在进行最后的调整,在一片蒸腾的烟雾之中Destine特工看到了模糊不清的未来,他转头望向一旁仍在祈祷的Roylitsa,良久无言。直到代表着警报的铃声响起,感染者攻破站点大门的声音响彻云霄,他们的表情才有了改变。唯一的特工现在正待在迁跃系统中等待作业,而他要留下来操作机械――仅剩的三个人中只有他一个人能操作了。这代表了一点:False必须出去视察。有必要的话,还得引开所有感染者,同时这也代表――他一定将死于非命。Roylitsa思索着但是在某个瞬间,他听见了手枪上膛的声音。“来自中国分部的小白脸,留下来好好操作吧。虽然这次已经没有时间了,但记得最后把申请给o5发过去。”False将研究服缓缓脱下,将四管试剂和一个注射针筒交给特工“如果你去杀死那个实验体,就算毁尸灭迹也有可能被疾病控制中心逆向研究出其中的病毒。你必须将他治好,但这个站点没有SCP500。这四个试管中有两管是SCP008,另外两个是我的私人实验成果。将两瓶试剂进行混合,混合之后在五分钟之内进行注射就可以治好患者。因为时间的把控有些困难所以我给了你两份,小心使用。”

“小心点,你只是个研究员。”Roylitsa的手僵持在控制台上。“你不怕吗?”

“我是个美国人……至于怕不怕?当然怕啊,不过今天是7月4号,所以――我不能怕!”False有些艰难的套上了防弹衣――虽然面对门外面那群家伙这玩意儿并不有效。由于以前从来没有这样工作过,他的脚步十分缓慢。与的脚步一起缓缓落下的,还有某个研究员自己都毫无察觉的泪水。

“迁跃系统进行倒数校准10,9……”Roylitsa设置完成后,看向了False的电脑――他刚才已经把说明的结论和方案发布到世界各地的官方和异常组织。而在这个紧急的关头,美国疾病控制中心却发来了一份报告和一份监控视频,Roylitsa走到电脑前缓缓点开了那则报告,然后他突然像发疯似的冲向操控台,想要停止系统的倒数……但是已经晚了,特工已经回到了2012年3月26日的那个夜晚,在那近乎绝望的一瞬间Roylitsa突然明白了什么――他突然知道了为什么他的双手无法合十。

真相

在那台让Roylitsa感到天崩地裂的电脑上显示着这样的字样: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深感抱歉,我们以为这次事件已经平息了……我们并非从丧僵个体中提炼出此种病毒,而是从两管试剂中直接发现了病毒,这两管试剂发现于美国明尼苏达州。

而下面的图片中……正是特工临走前拿的那将两款试剂。

而走2012年3月26日的那个夜晚,治好了那位出逃的实验体后Destine坐上了一辆通往故居的出租――那是他加入基金会之前住的地方,他想隔着窗户,最后看一看自己的父母……这件事结束了,他也安心了。他伸手摸向那个装入剩余试管的口袋。他欣慰的笑容突然僵在脸上,因为里面空空如也。

Roylitsa拍下了站点自爆的按钮,而在爆炸摧毁他的身体之前他将自己的手指插入了电门,那里黑暗,空洞仿佛他看见的未来。

永恒

在之后,由于不确定的原因,Roylitsa失去了实体来到了时空中的一处裂缝,每天墨西哥那个临时站点发生的一切,和那个可怜特工在2012年面对的绝望发生在他的面前,他无数次的伸出手无数次的大吼大叫,但是没有人听见,也没有人感受。

他又想起他看到的:那个特工在发现丢失了东西,拼命寻找无果后假冒警察击毙了后来发现的所有感染者,然后又脱离了警察的身份在庞大的世界中寻找着跑掉的那些,最后带着“应该已经完成了,不会有活着的感染者了”的安详死去,然后在数年之后又看到墨西哥临时站点那星星点点的虚假希望……对他来说,这场剧目与撒旦无异。

时间确实是一直向前的河流,但是对于人类这条支流来说确实已经是淳淳缺缺反反复复毫无新意。

他睁开眼睛――眼中暗淡无光。他已经习惯了一切,默默地再次看向那向那个早已写好且无法阻止的剧本。

“还要看多少呢?”

“直到永远。”他听见自己这么回答着。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