术士和机神信徒

肉欲凡尘的造物主,
用尽全力嚎叫。
它竭尽所能,
让这世界黯淡无光。
但没人在乎,因为那时,
世间并无对与错。

见证这一切的机神,
可一点也不高兴,
这神祗可太丑恶啦,
将凡人玩弄于股掌之间——
所以它给予人类意志,
使其能为此感到惊骇。

大海潮得不能再湿潮,
伊亚罗斯干得不能再干燥。
那可怖的战争还未到来,
在这古老的时代。
没有鸟飞过你的头顶,
(因为它们还想活命。)

术士和机神信徒,
肩挨肩走在海边,
他们看见那洁白的沙子,
不由得泪流满面。
术士说:“能让它被污秽沾染,
那可真妙!”

术士说:“如果七吨腐臭的血肉,
被倾泻在沙滩上,
你想想看-”
另一人听不下去了。
“机械,”机神信徒说到,
“那会让这海岸变得顶呱呱!”

术士恳求地说:“哎,凡人们,
来当我的奴仆吧!”
“在这血染的沙滩上,
一场激战,呈现权能
我们一杀光那帮机神信徒,
你们就可以成神啦。”

老头儿听到了这番话,
心惊胆战地逃走藏了起来,
他为宙斯献祭一头羊,
在它血流不止时,
朝天空哀求道:
“救我们脱离术士的恶兽吧!“

其他人类连忙赶来——
他们早已身不由己。
他们穿上肿胀的肉甲,
磨尖手中的骨矛,
脑壳儿的肉皮上,
长出了千百双眼目。

术士和他的新兵们,
一口气走了一里多,
直到他们碰见机神信徒,
手下的机械半神排成一路。
他们身旁的庞大巨像,
散发着诡异的光亮。

术士说:“到时候啦,
“屈服于肉欲凡尘,
这鲜血,这暗黑之瘟,
这收割猎物的利爪,
还有自远古Erikesh时代以来,
无人知晓的凶神恶煞!”

仆从们叫道:“稍等一会儿,
您等一会儿再降下天灾,
目前我们的装备似乎没法对付,
他们的机械军团。”
术士满怀愤懑,吃光了他们的魂魄——
他得把弱者消灭殆尽。

机神信徒喊道:“你这傻瓜,宰掉了自家的士兵,
这只能够证明,”
你终将全军覆没,毁于一旦。
对你而言,
智慧和理性,只是耻辱的印记。

但雅恩的援兵来啦,
从地下的神庙里冒出,
它由怪异可怖的血肉所造,
不停发出令人作呕的喘息。
炮火闪呀闪,毒液流呀流,
直到没有一个活物剩下。

基金会说,“噢,术士们啊,
我们以为当盖亚罗斯落入机神教手里时,
你们的族类就死光了!”
但是没有回答,
这没什么奇怪的,因为——
大家都被[数据删除]啦。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