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之死

“……请坐。让我们直入主题,感谢你们能从百忙之中抽空……”

“停,三。”

“……很好。我想我们都明白手头的问题。最近……在我们的军队处理事务期间发生了一些不愉快……”

“哦,是的,不愉快是我唯一能用的词。你知道,由于一场军事干预导致所有站点几乎被完全关闭……”

“我能继续吗,八?……谢谢。正如我所说的,最近发生的事件引起了……协议放松。我们的许多站点几乎完全与重大指挥体系隔离,并且行政决策已下放到正常情况下的绝不可能胜任指挥位置的工作人员。我们已成功使主要设施恢复正常工作,并且站点安全已统一处于我们的管辖。”

“恕我直言,三,这我们已经知道了。请说重点,先生。”

“……一个大型中心站点,包括我们的数名高级职员,和两个重要的人形SCP项目的储存设施,已处于Kondraki博士具有独裁性质的行政控制之下。在他指挥期间及管辖区域中的安保违规行为,信息泄露,滥用资源,和收容失效事件总数已超过了过去五年整个基金会的所有违规和安全事件的总和。”

“虽然在正常情况下,这会导致对象被立即处决,但这已被证明……很难做到。站点员工对于Kondraki博士的指挥表现出了些许尊重和恐惧,这可能会导致清理期间,他指挥的站点中出现轻微叛乱。而且他对避免危险和几乎必死无疑的情况也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本领。即使在放弃处决转而要求他退休,Marshall,Carter和Dark有限公司的动作也使我们相信他们会招募或争取Kondraki博士。”

“那么,你的意思是我们可能会引起第二次叛乱。”

“哦,他妈的,你知道整个事情是一个该死的掩饰—”

“我什么都没说,我想提醒各位,这是一场体面的会谈。我要说的是,我们需要调动暗棋。一个能够以不留下丝毫违规和绝对避免猜疑的方式令Kondraki博士死亡的人。一个可以担当重任,经过测试并能确保成功的人。”

“关于这件事,目前每个人都有所部署。站点里有谁可以执行命令么?”

“我刚好知道一个人。”


“嘿Cleffy。”

“嘿Draki,测试进行得如何?”

“哦老兄,很棒……我们把一个D级人员变成了蒸汽。”

Clef博士点点头,他的脑侧遍布着少许令人不安的污迹。当他继续向Kondraki博士走去时,那闪烁不定的微笑忽然放大。“听起来很震撼。我现在得走了,晚点我会赶上你的。”

Kondraki博士笑着打了个响指,“啊,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去办公室打个盹。”他吹了声口哨大步离开,一小群蝴蝶突然从一堵墙中翩然浮现,尾随在他身后。

如果他转过身,就会看到Clef博士正盯着他离去的方向,脸上挤出了几乎可以被称为遗憾的表情……如果没有那惯常的微笑的话。

Kondraki处于这该死的世界顶端。他将自己所有的研究任务交给Bright和Iceberg托管,他甚至将他的大部分行政职责委托给吓坏了的,辛勤工作的劳力。他甚至已经几周没听过来自中央指挥部的大佬们的消息了……他们似乎认可了他的工作方式,尽管这有些野蛮。当他到达他办公室的门前时SCP-408在他面前掠过,一小群蝴蝶看似随意的闪烁着色彩。

他大步走进去,将他的棒球帽扔到衣架挂钩上,迈步越过他的办公桌。他几乎在快要坐下时才注意到拿着文件夹的Gears博士站在桌子右侧。 他吓得绊了一跤,SCP-408们在他周围闪烁着,随时准备伴随着一声令下实行诱骗。“基督啊,Gears!他妈的说嗨或其它什么的,不然我可要开枪了。”

Gears小幅度地点了点头,攥着文件夹。“适当引起注意。我会试着在可预见的未来中让自己的存在更加引人注目。这里有一份关于SCP-408的研究进展你需要立刻知道。”

Kondraki博士勉强接过文件夹,嘟囔着坐下并翻阅着文件夹。他翻了两页后停下,并开始摇晃着椅子,“他们的意思是‘第三生命阶段’?SCP-408从没出现过这类迹象!”


“这有什么要紧?我们知道他的状态不稳定,但仍在我们的掌握中。”

“基金会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Kondraki博士与SCP-408之间有着独特的联系。温和的化学平衡使Kondraki博士释放出的信息素特征对SCP-408有轻微的催眠作用。”

“这就是为什么它们在那段血腥的时光里仍然追随他。”

“没错,六。起初我们无法找到准确的化学特征,但最近我们破解了它并发现它很容易合成。我们应该可以在今年将一种原型治疗喷雾分发到特别行动小组。随着这方面的发展,Kondraki博士的存在已经……没那么重要了。”

“仍有一个关于‘踹飞之王’Kondraki的问题。那些东西寸步不离他身旁。”

“这些情况已在我们的掌握中。我们将向所有站点分发一份关于‘第三生命阶段’可能会造成Keter级威胁的报告,为此将毫无例外地收容和遏制所有SCP-408。在审查委员会面前Kondraki会受到制约,一旦SCP-408被妥善收容,将进行第二步计划。”

“顺便说一下,我对此仍有些疑问。他肯定会被抓住么,我的意思是你所谓的‘特殊特工’已经或多或少在内勤部门工作了一段时间,此外Kondraki也肯定会对此产生怀疑。”

“是的,我们的特工确实停工了一段时间,但这不是他第一次在这方面的行动。此外,尽管他们起初有过分歧,Kondraki也会在一定程度上信任他。他不会让我们失望的。”


“你是什么意思,我不能进入收容单元?我一直都有权接触SCP-408,你知道这份报告是废话!”

Dmitri不安地微笑着,同时抬起他的手腕。“我很抱歉,博士,但这是奉命行事。指挥部说‘不许进入’,我就必须阻止任何人进入。安全主管一定要树立榜样,我相信你明白的。”

Kondraki咒骂着踢向单元门,然后转过身直接站到俄国人面前。“听着,我帮你摆平过多少次麻烦,是吧?就让我检查一下它们,以确保一切正常,好吗?”

Dimitri摇了摇头,坚定地苦笑着。“我很遗憾,先生,但命令就是命令。保持三周无人进出。O5级签署的命令,对此什么也通融不了。”

Kondraki紧攥着自己的帽子并怒吼了几秒,然后抓住了俄罗斯大个的衬衫。“听着,我是该死的头—”

他的话噎住了,Dmitri抓住他的胳臂并把他扭送着带走。随后,他被送到收容通道门前,双臂背后,双脚无力的站着。他面前是一张冷冰冰的面孔。“那是作为朋友来讲的,博士。我现在作为安全主管命令你。立即离开此区域,Kondraki博士,否则你将被逮捕。”

几小时后,Kondraki又因为一阵尖锐的敲门声发了火。在他说出“滚蛋”之前,Clef闪身而入并关上了身后的门。他环视了一遍办公室,吹了声口哨。“哇……你这是得要朝天花板射击么?我的意思是,电脑仍是半自动识别,这不是更好吗?”

Kondraki摇了摇头,手指间捻着一枚用过的霰弹枪弹壳。“现在不是时候Clef,我没心情。”

Clef滑进了剩下不多的完好椅子之一,并对正在生着闷气的博士笑了笑。“这太糟糕了Kon,可能这中间的哪个环节出了错,你知道顶层那狗日的官僚主义是怎么回事儿,我们只能……顺势而为。”

Kondraki站了起来,开始在房间里踱步。“我知道他们想干什么。前一阵他们已经试过要杀死我,但我总能逃脱。这真他妈的愚蠢……他们停掉了所有的研究工作,试图趁我不在的时候把我架空,不给我留下任何后路……但我不会让一些被尘土填满的衬衫把我扫地出门。我知道无数项目的武器潜力……再加上,我始终有一个对付他们的王牌。”他露出了目空一切的冷笑,“他们认为把SCP-408从我这儿夺走就能让我束手就擒?狗屁。狗——屁!没人敢与我作对!”Kondraki 继续说。“见鬼,我骑过他妈的682!”他微笑着看着Clef。

另一个男人点点头,当他扭过头时眼神略有闪烁。“是的……你真的太难杀死了……”

两个男人相视而笑,随即陷入沉默。Kondraki盯着Clef,当他小心翼翼地回到办公桌后面时他的笑容逐渐淡化。“那么……告诉我,朋友……为什么你最近开始时常伏案工作了?一个像你这样行动派的……人……却甘愿坐冷板凳,这似乎有些不可思议。”

Clef耸了耸肩,他的笑容从耳根处冻结。“哦,你知道的,只是给电池充电,顺便骚扰半人类,一切依旧。”

笑声很生硬,余下的对话里满是虚情假意。当Kondraki提起他的猎枪紧紧地顶着Clef的耳朵,这似乎是一种解脱。


“是不是应该注意一下后果?众所周知Kondraki他……倾向于造成附带损害。”

“长痛不如短痛,鉴于潜在的持续性威胁,我们已经决定一次性解决问题。”

“……应急预案中提到过那个该死的站点里部署了核武器吗?”

“没有,任何提案里都没有。”


-机构1层出现收容失效-
-开火-
-开火-
-机构一层出现结构损坏:机构大门1-3-
-开火-

“狗娘养的……这是怎么回事……”Dmitri弯向站点的警报控制台,看着警报一条条弹出,一些监控屏幕被切换至事发地点。似乎Clef和Kondraki又一次在枪战中僵持着。不过,这似乎比正常……剧烈的多。而且他们这次使用的是真正的子弹。

Dmitri将声音切换扭转开,房间中充斥着尖叫和枪声。

“——哦不慢慢爬,想偷袭我?哦,你滑倒……”

〈三声响亮的枪声〉

“Kon,我发誓,我什么都不知道——”

“哦,你要我相信你这么个吐不出象牙的狗嘴里说出的话?”

〈一声枪响〉

“Kon,他妈的冷静下来。”

Dmitri叹了口气,拿起对讲机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这是得交多少书面报告啊……”他喃喃地说,拿起接收器。

但他还没联系上安保队伍,它便在他的手中响起来,他震惊得差点把它丢掉。沉默地聆听了三十八秒后他点了下头,然后将接收器放回原处。他看着对讲机的屏幕,然后使劲咽了下唾沫。

他随后关掉一切设备,去倒了杯咖啡。这是九个月来他的首个咖啡时间。


“这计划似乎有极大的运气成分。要是他在某种程度上避开了行动呢?Kondraki已经显示出一些实战能力,这可能导致适得其反。”

“如果你翻到第十八页的第三部分,你会看到更清楚地行动明细。主要作战目的是对Kondaki在长期使用SCP-408期间他作战水平的衰减程度进行评估。”

“……足够公正,但这不是会引起他更多的警觉吗?”

“是的。在错误的方面。”


Kondraki靠着一侧朝大厅跑去。他流血的手臂悸动着,但他仍在不停地跑,逐渐的平衡着倾斜身体,保持速率良好的步伐。他听不到Clef的声音,但他知道他在那,在某处,等待着进行下一次伏击。当他绕过拐角时他露出了满是鲜血的牙齿微笑。他知道在那儿是安全的,能够让他喘口气恢复体力。一个没人敢开枪的地方,从不敢冒着让基金会为之愤怒的风险造成附带损害的地方。

他蹒跚着向前,身体撞在了一扇坚固的金属门上。他气喘吁吁地摸索着门把,血蹭上了写着“Dr. Gears”的铜制门牌。

Gears快速把目光从屏幕转到跌跌撞撞进来的Kondraki身上,在他将门砰地关上时血液四溅。“Kondraki博士,你似乎很痛苦,还受伤了。”

浑身浴血的人笑着靠在门上大口喘息着。“哦他妈的……Gears,你不……知道……我有多高兴……能……听到你的声音。”

Gears站起并快速走向门边,让Kondraki得以穿过办公室。“坐下。你需要立即就医。是不是发生了收容失效事件?我会联系站点安保部队。”

在Gears说话时Kondraki显得很紧张,然后一把抓住老人的实验袍。“不……不用叫安保部队……只是……让我坐会儿。”

Kondraki扑通一声坐在办公椅上,他边叹息边揉着自己的肩膀。“他们……他们派了Clef打算把我……你能相信吗?我知道他们想要背水一战了。他妈的但是这伤……拿点止痛药来,Gears?”

老人缓缓地摇了摇头,看着Kondraki。“我很抱歉,但目前我的办公室里没有药品。所有测试用化学品都保存在——”

“我知道,我知道……耶稣……”Kondraki让Gears离开,气喘吁吁地闭上眼揉着自己的脸。“我只是……需要歇一会儿。然后我要去主控制室……打开一些……”Kondraki深深吸了口气。

他没有听到扣动扳机的声音,直到子弹射进他的太阳穴。

正当Kondraki想“什么……”的时候,.45口径的子弹撕裂了他头皮的薄层组织并在他的颅骨上打出一个整洁的洞。当它撕毁他收集的记忆,梦想,和计划,他同时回忆起几周前放错位置的书和模糊的木屑味。随后这所有的一切,木头,书,和思想从现在的前任博士的头骨左侧更不整齐也更开阔的洞中退了出去。他抽搐了一下,然后向前倒去,重重地撞在桌子上足以受伤,如果他还能感受到它的话。

Gears转过身,把枪放回了自己的实验袍中。他低下头,面无表情地看着鲜活的血液连同男人的生命从他的身体中流尽,而后沿着桌边淌下。他举起手,慢慢地,放到死者的肩膀上,闭目沉吟了几秒,眼间闪烁了一下,才慢慢睁开眼睛。随后他把枪清理了一番,并重新放回Kondraki手中。


“我仍然质疑对行动者的选择。他的最后一次战斗行动是……四年前?”

“战斗,对。对流氓对象的控制不被视为作战行动。”

“那么……在……他最后一次行动目的是什么?”

“我恐怕这仍是保密的。”

“……好吧。让我们就这么办。我们要做什么掩护?”

“在这种情况下,一切按老规矩来吧。”


-人员死亡通知-

姓名:Kondraki博士

原因:饮弹自尽

信息:
对象已表现出双向极端和与极端化学失衡一致的偏执障碍。对象在与一位同行的工作人员交谈时陷入了精神病发作/失控的状态中,企图杀死几名工作人员,并试图将一名高级工作人员扣为人质。据报告,对象语无伦次并显得非常激动,并数次扬言要结束生命。对象在将枪口朝向自己之前提出了几个处置高级工作人员的方案。安全小组接到命令为时已晚,未能阻止对象自杀。

后续处理:
立即举行葬礼。职位变更面试正在进行中。

状态:
关闭


“开枪自杀?真的吗Gears?真的吗?”

“是的。”

“……你看着我的眼睛。你看着我的眼睛然后告诉我。”

“他开枪自杀了。”

“你骗不了一个骗子Gears。”

“……”

“……至少,你当时有没有感觉很难下手?”

“……”

“算了……不,不要回答。我真的不想知道。”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