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们的最后一本书了...
评分: +30+x

漆黑的食堂,地板被沾湿的灰尘掩盖,但无法遮住从裂缝中渗出的恐惧。

在沉默中,博士翻开了手中的厚书。

书的红色封皮在时间的冲刷下露出苍白的皱纹,干燥发黄的纸张散发出愉悦的纸香。

博士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沙哑的声带开始震动:


萤火虫般的微光在餐盘上闪烁——那是弎级奇术生效的标志。

“跑腿的,这东西真的有用吗?我是说,我觉得这玩意连那只干燥的蜗牛都防不住。“守卫掂量了一下已经附上奇术的餐盘。

“我再说一遍,别叫我跑腿的,我有名字!”荻玮把刚用过的奇术附着页揉成团扔了过去,“这玩意再不靠谱也能防止你的头被流弹打穿。"

“光弎级奇术本体就可以挡住一把抵近射击的7.62mm或者是一挺在500m外射击的30mm机炮,他的奇术中和效果也够我们用的了。”坐在餐桌上的博士点了点蓝色的补给箱,“另外,咱们剩的食物不够咱们在这里呆上半天,除非咱吃的和我妈妈的猫一样少。”

“他们肯定会来的吧?我是说,这里可是有核弹头的,他们肯定不会轻易放弃这里的吧?”荻玮把餐盘扔到完成的一堆里面,又取出一个新的餐盘。

“以目前的情况来讲,不乐观。”守卫在自己的微型电脑上面点来点去,“一小时前有一批新的MTF到了,但是从我的终端上面看他们一直在门口转悠,也不知道是站点AI坏了还是我这里信号不好。指挥部给的消息也只是让我们待在安全屋,而且这还估计是刚失效的时候发的消息。”

“从入口到这里,那天早上我来的时候都得走上个半个小时。”荻玮从皮大衣里面掏出来一张新的奇术附着页,卷在手上,“就出去大半个月没来,我的桌子也没人擦一下”

博士从餐桌上下来,走到食堂的窗子旁,一股不安的冷气袭来。窗外开阔的轻收容大厅一如既往的黑暗,食堂的亮光似乎使他们成为了众矢之的。黑暗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窃窃私语,商量着不可告人的阴谋。博士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坐回自己的桌子。

“我们可不是给你擦桌子的。”守卫笑着,也望向窗外。

“我想,”博士扭头,看着二人,“我想我们可能得出去拿一下吃的,他们过来还得几天。”

守卫的笑容消失了,脸上写满了惊恐和愤怒。

“你在开玩笑?我一个守卫都被要求进安全屋了!外面的东西肯定不是我们能应付的!”守卫在博士挥舞着拳头。

“说道外面的东西,你不可能比我这个高级研究员了解。别忘了,我有3级权限而你只有2级。”博士冷静的盯着守卫的眼睛,守卫安静了下来。

博士走到窗边,指着黑暗中的一个地方,说:“我经常来这里吃饭,所以我对这里很熟悉。那边是重收容区,那个门就是重收容区的入口。看见了吗?”

“重收容区的独立发电站建在重收容区的天花板,而那个发电站正好在大门底下。也就是说,重收容区在入口底下,这样可以方便进来的人第一时间控制住最危险的东西。”

“而重收容区的门禁设施都是由那个发电站供电的,不是由咱们提供电力。”

“问题就在那门上。看看那个门禁,在封锁站点的时候,那个刷卡的红灯应该是亮着的。但是现在它没亮。”

守卫站在博士的位置,努力的想看见离他300米远处的那个红灯,希望它是亮着的。但是他没有看到红光,连一点光线都没有看到。

“这说明一个问题:重收容区有什么东西操穿了天花板摧毁了电厂,或者是发电站的工质管被干漏了。我更相信是后者,不然光那个爆炸的核电站都能摧毁全站。”

守卫不敢相信的盯着黑暗的重收容区门口,想象着在里面正发生着什么灾难,祈祷着他的妻子不会有事。

“所以说你看到的MTF都在门口转悠,他们肯定是先下重收容区跟那东西硬钢了。据我所知他们要搞定那个东西还是很难的。”

守卫低下了头,喃喃的说:“好吧…我想你是对的…可能你是对的…”

保安检查了手里的格洛克17RTF2,把一发子弹压进弹膛,又往弹匣里压了一发。“朋友们,”他打量了一下另外二人,“我想我们需要出趟远门。”


附录1:Area-CN-13站点监控

取出fileserv:/S:/files/210810audio.mp3
正在读取中,请稍后

时间戳:2021/8/10/14:32

地点:depot-f-20监控阵列、depot-5-20监控阵列

:我建议你把这个背上,毕竟这个站点里面大概会用到。

荻玮:都到武器库了,你就拿把PP-2000?不拿点带劲的?

范骐:那东西你背?射一发还得充个能,有那时间一梭子都打完了。

子弹碰撞,武器检查的声音

范骐:从这里到仓库跑过去要两分钟,各位也别在路上耽搁太久,不然被截胡咱一个都不好受。

荻玮:收到。这路你熟悉,你带头,我断后,博士在中间跟着跑就行了。

:额。(停顿)我就站中间?不用干什么吗?我带把枪也行?

范骐:你就当骡子就可以了。我看你们天天吃牛角包不运动,现在刚好活动活动。

:那是可颂!

荻玮:同志们,别闹了。等会回到食堂咱咋笑都行。出武器库。

小队出武器库,以一字阵型沿f道奔跑。

荻玮:加油,博士。

小队拐向5道,奔跑了约一分钟。

范骐:那边角落有什么东西?

:是个人?

荻玮:别跑了。小心前进,保持警惕。随时确认同伴位置。

小队气喘吁吁地靠近目标。监控资料显示那是一具人类尸体,年龄未知,部分身躯与背后的墙壁融为一体。附近出现的几处空间扭曲显而易见,但似乎无人注意到

范骐:曼?是你吗?你还活着?

:你认识?

范骐:当然,她是我老婆。

范骐抱住了尸体,没有回应

:天哪,多亏你从那天早出来看你丈夫。我们觉得重收容区好像被突破收容了。你要是在里面就完蛋了。

范骐:曼,跟我们先去仓库拿吃的吧。(沉默)为什么不?

荻玮戴上了SCRAMBLE护目镜

荻玮:操,那不是你老婆!

范骐:你说啥呢,这是我老婆,曼。

荻玮:戴上你们的SCRAMBLE护目镜!我的护目镜疯了似的滴滴响!

桀戴上SCRAMBLE护目镜

:操!这他妈啥东西?新雕塑?

荻玮:走廊那边闪着的是啥东西?刚刚咱来的时候有吗?

:我没看错吧?那闪光好像在变大?

沉默,仅能听见哭声,推测来自范骐

荻玮:警戒!

荻玮将武器保险打开,快慢机拨到了连发位置,手指压上扳机

:保安!我他妈很清楚你很伤心,但是你再不起来你他妈就死了!

小队前方的走廊有一闪烁的人形结构,从光线判断其周边的空间被高度扭曲,并在其经过后逐渐稳定。

范骐:他妈的,开火!干它丫的!

激烈的开火声,监控显示,子弹在靠近该人形后便改变弹道,打在墙上或天花板上

荻玮:操!子弹被弹开了?

:那是不是一个现实扭曲——

附近的墙壁向范骐的手臂凹陷,范骐的手臂出现明显扭曲

范骐:操!我的胳膊!

:跑腿的,把你背上那东西打开!

荻玮从背上取下“飯”宏观现实稳定锚并打开。走道的异常空间均被锚点的红光覆盖,人形结构在红光中被锁定为一个细长的人形实体,后逐渐消失。范骐的手臂逐渐恢复原形,皮肤表面发出明亮的橙红色光芒。

:没事,那光是锚点,我让跑腿的把他的现实稳定锚打开了。那东西还有自动锁定和削除功能,所以那个现扭应该不会再出现了。你手臂结构没坏吧?能动吗?

范骐:谢谢,我想我的手还好。

沉默,仅能范骐的哭泣声

荻玮:我想,即使曼已经没了,她肯定希望你好好活下去,对吗?保安,别哭了,我们走吧。

桀从研究室中出来,手中提着一个黄色手提箱

:嗯…我拿了一点我的东西…我想我们可以继续了?

荻玮:保安,听我一句话。我也——

范骐:没事,我没事。(沉默)我们继续吧。

[附录结束]


走廊上,几个餐盘的碎片在地上慢慢的升华为黑烟。一个牛的心脏倒在血泊和碎片中,无力的伸直它细长的腿。

一梭子子弹扫了过去,它彻底的陷入了寂静。

食堂里,守卫确认那个心脏不再动弹后,长舒了一口气。这已经是今天的第7轮攻击了,他想。看到枪膛空了之后,换上了一个新的弹匣,把老弹匣扔给了在角落默默压弹的博士。

“他妈的,为什么过去的时候没有拿一个上子弹的东西?”博士抱怨到,“我手都快肿了,你也省着点扫啊。”

“如果你那会把你那个箱子放下来,就能拿一台便携压弹器了。话说你那箱子里面装的啥?神神秘秘的还不让看?”

“生活必需品。”博士和前几次被问一样,回答完便没再说话,默默地上着他的子弹。


同收容失效时的警报一样,这次的警报也是很突然的出现,划破了寂静的大厅,刺向食堂中的三人。

三重风螺警报器的尖啸声说明了警报的重要性。正在值班的荻玮看向了黑暗中的大厅,望向那个看不见的喇叭。

“我说,他现在开警报是要干嘛?”守卫疑惑的看向荻玮,而后者脸上也是一脸茫然。

很快,广播里的合成人声回答了守卫的问题。

这里是Area-CN-13的fail-safe AI。

收到了来自经过MTF Alpha-1站点指挥部及Area-CN-13临时站点和项目主管一致通过的消息

Area-CN-13的阿尔法核弹头将在5min后启动

请所有还存活的人员立即前往位于地表的防核安全室中

下面是重复播放。这里是Area-CN-13的…

“还是..要引爆了吗。”守卫叹了一口气,起身收拾可带的武器。从最近的逃生电梯上到地表只需要1分钟,因为食堂离那里很近。

博士的脸上出现了安详的表情。他打开了黄色手提箱,取出了一盒黑色封装的基金会标准战斗补给口粮,和一本红皮的厚书,转身坐在了一个干净的餐桌椅上。

荻玮看见了,笑着说:“博士,该走啦。你上电梯也能吃。不然5分钟就不够我们上咯。”

博士没有说话,拆开了战斗口粮,里面的自加热器具自己开始发出热量。

“开核弹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他找了一个没有附过奇术的餐盘,擦了擦。

“为什么呢?至少我们不用再守着这个破地方了。”守卫给自己的格洛克17RTF2上满了子弹,又把那把PP-2000挂在腰间。

“因为离咱最近的那部应急电梯坏了,好像是被咱们看到的那个现扭给干碎的。”

荻玮的动作停了下来,眼睛直瞪瞪的瞪着博士。

“什么?”

“那天咱们在那里干掉那个现扭之后,我拿东西的时候顺便检查了一下周边设施,发现那部电梯是坏的。”

守卫握着格洛克,跑出了餐厅,越过牛的心脏,冲向那部电梯。走廊与之前相比显得异常安静,似乎黑暗中的那些东西都被广播吓得无影无踪。

“但是我没有说,因为我怕说了之后你们会害怕,不会再想着活下去。我也在赌,赌那群MTF可以重新收容,赌基金会可以重新让我的家人们生活在光明的地方。”博士打开口粮袋,取出里面冒着热气的可颂和冒油的香肠,摆在擦干净的餐盘上,用干香草做面包的点缀。

“终究…还是结束了吗。”荻玮扯开僵硬的双腿,缓缓坐在了博士的对面。

守卫回来了,哭着回来的,左手攥着什么东西。

离阿尔法核弹头爆炸还有——三分钟

博士摆好了餐盘放在面前,拿起了红书,捧在手上。“我刚进基金会的时候,我女儿送了我一个笔记本作为礼物。在我刚进这个站点那天中午,我就坐在食堂,面前摆着一盘可颂,读着我女儿的信。”

“在之后当上了高级研究员之后,我因为工作抽不开身,很少回家陪女儿。但是女儿依然定时寄信给我,说她的学校,问我的工作。”

荻玮眼角抽搐着,右手食指和中指颤抖地抚摸着左手无名指上的银戒指。这是他结婚一周年的纪念物。

“我把我女儿的信收集到了这个本里,现在就让我读一封信…来作为我在基金会的终点吧。”

在沉默中,博士翻开了手中的厚书。书厚重的质感似乎是这个吵闹的食堂里唯一让人心安的东西。

书的红色封皮在时间的冲刷下露出苍白的皱纹,干燥发黄的纸张散发出愉悦的纸香。这里面,有他的另外一个世界,一个他曾经拼尽全力守护的世界。

博士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沙哑的声带开始震动:

亲爱的爸爸:

好久都没有见到爸爸了,爸爸我好想你啊。爸爸什么时候回家陪我玩啊?如果可以的话,可以带一点上次的那种跳跳糖吗?那个糖一跳一跳的,真的好好玩啊!学校的露西找我要那个糖,我没有给她,还打了她,结果张老师还找了妈妈呢。

昨天张老师在品德课上面给我们讲了警察叔叔。她说警察叔叔在保护着我们不被坏叔叔捣乱,还说我们要好好对待警察叔叔。我和同学们说了,我的爸爸是警察,他保护着我,保护着妈妈,保护着大家。我的爸爸让我可以在晚上好好睡觉,可以和我的朋友一起玩,他们都可佩服爸爸了呢。

周围的土和砖飞起,灰和番茄酱在空中混合、翻腾,变成了各种东西。
一座双手向前伸去的小雕像,一个戴着面具的瘟疫医生,一只半张着嘴、等待着猎物上钩的火蜥蜴。
它们隐匿于黑暗中,吞噬着食堂微弱的光线,张牙舞爪的彰显自己的存在。

突然,它们缩了回去,在黑暗的地板上徘徊,躲避同样藏身于着黑暗中的、与他们战斗的人。
它们撕咬着,挣扎着,飞出的番茄酱把蓝色的食品补给箱染成不祥的红色。

离阿尔法核弹头爆炸还有——一分钟

虽然这么说,但是我还是想让你陪陪我。但是一想到如果你来了,我的同学可能就不能好好的睡觉了,我觉得自己见不到爸爸也没关系了。但是,爸爸我真的好想你啊。

呜…爸爸,如果可以的话…可以在没有坏叔叔的时候回来陪陪我吗?就一会,一会也行的!

健康

你的女儿

最终
一切化为了定局。
黑暗中的人对着它们挥下了斩杀的一剑

怪物们怪异的扭动着自己四分五裂的身躯,做着徒劳的挣扎。

内脏和血液飞舞,肉体与魂魄溃散。

尘土化成了尘土,泥砖变成了泥砖。

黑暗又恢复了平静,食堂的光依旧在闪烁。

三十秒倒计时

守卫张开了左手,在泪的朦胧中看着掌心的权限卡——曼的重收容区权限卡,这是他从她身上唯一能找出来的,带有她痕迹的东西。

二十,十九,十八…

博士往嘴里塞着可颂,全然不管已经渗入嘴中的鼻涕,拼命地咽着他最后的晚餐。

“它们…”荻玮用颤抖的嗓子,说出他们的遗言,“它们终将化为尘土,我们终会胜利,她们终会过上正常的生活。”

十,九,八,七…

设施的地板剧烈的抖动,仿佛冲击波提前到来。

三人闭上眼,感受着他们生命最后的鼓点。

很快,抖动停止了,设施归于平静。

同时恢复平静的,还有站点内的广播。

三人在悲伤中抬头,望着彼此,以为自己已经进了来生的世界。

随之而来的声音打破了他们的幻想。

这里是Area-CN-13的fail-safe AI。

错误代码:301

核弹引爆设施故障,请立即前往修复

在沉默中,一种东西正在悄然形成。那个东西蹒跚的站了起来,握紧了手中的剑,准备好了自己的最后一击。

荻玮第一个站了起来,看着另外二人,坚毅的说道:

“塔塔开,塔塔开,一次莫塔塔开!”“战斗,战斗,一直战斗下去!”


附录2:Area-CN-13站点监控

取出fileserv:/S:/files/210815audio.mp3
正在读取中,请稍后

时间戳:2021/8/15/07:32

地点:heavy-fs-00监控阵列

门禁系统在加上附加电源后被打开

范骐:谢谢你,曼。

:核电站和核弹在一个地方,这样的话方便在开启核弹的时候灌注燃料和核元素。

三人成正v型队列向核电站区域冲刺

:那里有一个应急通道,是去核电站的。如果那群怪物还没有撞破天花板的话,应该是没问题的。

荻玮:但愿吧。但就算它们给天花板干塌了咱也得去,不是吗。

三人通过(a,1)通道前往核弹控制中心

:还好,核物质没漏。我想我应该可以修一下计时系统——

监控出现明显的摇晃

范骐:靠,我想它们好像知道我们来了。

:给我一分钟时间。(停顿)我想我只用一分钟。

荻玮:保安,咱俩守着着门口,别让那群怪物通过。

通道远处出现摩擦墙壁的声音

荻玮:我的餐盘大概能发挥他们最后的用途了吧。

荻玮将餐盘固定在通道

范骐:为了曼!(看了一眼荻玮)也为了你老婆。

荻玮:切,(笑)得了吧。


它们敢推过来,我们就打回去。

每隔一段时间,我们就看一眼身后的大家伙。

那是它们最后的出口,也是我们世界最后的入口。

我们拼命抵抗,直到…

直到从站点中透出一丝曙光

穿过固定着的餐盘
透过水泥墙倒塌的重重烟雾
射穿了重收容区的天花板
照亮了站点以外的世界。

那个我们用血守护的世界。

感谢你们,我们的武器站可以抵挡最后这半分钟。已经为你们激活了超现实保护站,位于控制台后部,请尽快进入

那个…没有异常的世界。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