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管家的最后一案
评分: +23+x

1

这是SCP-CN-895收容失效的第14天。

异变是忽然发生的,研究员们刚察觉到自己阅读的文本被篡改,一小时后SCP-CN-895就经由某种未知的模因途径,传遍了整个站点。站点沦陷后又一小时,站点所在地被O5议会下令封锁,任何人员禁止出入。又过了一小时,站点内一切停摆,以防止认知污染进一步扩散。

在隔离区内一幢高级员工住宅的卧室里,一个头发坚硬卷曲,肤色黝黑健康,肌肉结实健美的女孩,正感到无聊又烦闷,瘫在床上打着滚。

这位女孩——康诺丢斯占,或者她在基金会登记的化名——康蕊是一个普通的2级研究员,但监护人Maki却是站点内的一位小主管,得益于此,她才可以在高级员工住宅的大床上滚来滚去,消解被隔离的愤懑。有些被感染的研究员们聚集在一起积极组织自救;有些没被感染的研究员讲自己隔绝在另一幢大楼里,不知道在做什么;还有一些被感染,但专业知识派不上什么用场的研究员,像是被库巴绑架的碧琪公主一样,等待着哪个水管工能想出点办法。

康蕊是第三种人,被模因感染的古典奇术学专家。和战争时期的经院哲学教授差不多没用。

按理说,同样拿着奇术学博士学位的Maki,应当也和她一样派不上用场。但大概无论专业知识是否有用,这种时候每一位主管都必须亲上前线,才能保证站点的士气不会崩盘吧。康蕊心里很清楚,这次收容失效可能导致极为严重的后果,但比起这个,她还是止不住地为另一件事恼火。

她本以为这些日子,能有机会和Maki建立更深的羁绊,结果他却比平常更忙,根本没时间和康蕊相处。

这是一个她深藏在心里的苦恼。上次她鼓起勇气,和研究室里的女性朋友倾诉说:“我觉得Maki和我的关系有点怪。”对方面色铁青:“父爱变质了?他果然是这种人!”害得她解释了好久,才没让Maki风评被害。

父爱变质啊……那首先也要到父爱的级别才行啊。她在心里这样嘀咕。

汤姆不在以后,一直是Maki在照顾她。从她还是SCP的时候,到她成为研究员以后,Maki都是她唯一的亲人。但Maki却始终很排斥自己“父亲”的身份,甚至不允许康蕊管自己叫爸。

无论人生经历多么传奇,学历多么高,康蕊终归是一个普通的孩子,渴望像其他孩子一样,有父亲和母亲。对于一个孤儿来说,这可能是比较奢侈的愿望,但至少Maki肯堂堂正正做自己的父亲,康蕊也就知足了。

正想着,她听到楼下脚步声逐渐接近,接着有人敲了敲门。“请进。”她有气无力地说道。门应声而开,Maki站在门外,脸上写满了喜悦:

“蕊蕊,我给你找个妈妈吧。”

听完这句话的下一个瞬间,康蕊有一万件事想要讲——首先你什么时候承认自己是我爸爸了?其次你为什么在这种生死存亡的关头惦记着恋爱结婚?第三虽然我心里有很多问号,但我也很想要一个温柔的老母亲,所以是那位呢?

但她还没来得及选择出一个合适的问题,Maki就继续说了下去:

“是SCP-CN-895,我要和SCP-CN-895结婚。”

“你有病吧!”康蕊一边向门外的Maki丢出枕头,一边恶狠狠地说道。

2

“这套办法真得可行吗?”康蕊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仔细读着Maki写的计划书,“你没办法确定SCP-CN-895的概念本质是什么。如果是‘女管家’,那么这套手段大概能有效,但如果不是呢?如果是‘凶手’呢?”

“不会有错的。”Maki想都没想就做出了回答,似乎早已考虑过这个问题,“作为感染者最大的优势就是可以广泛阅读和研究认知被污染后所看到的作品。我们以这些文本为研究对象,带领团队做了一系列的演算,现在得出的结论就是,SCP-CN-895的概念本质就是‘女管家’,这一点不会错。有一本书叫《本质与扰动——概念性实体研究》,你读过吗?”

“我在书房见过。”康蕊坦诚地回答道,“翻了两页,太难了。我是研究古典奇术的,这个东西对我而言太……现代了。”

“我能理解。”Maki点点头,“恐怕柏拉图本人都会觉得海德格尔很难懂。”

“海德格尔我还是知道的!”康蕊一拍巴掌,“数学家嘛,不确定性的那个人。”

“那是哥德尔。”

“哥德尔是另一个人啦!说‘存在即合理’的那位。”

“那是黑格尔。”

“黑格尔不是那个蒙古歌手吗?”

“那是腾格尔。”

“你记错了吧,腾格尔是长生天信仰的至高神性实体。”

“那是腾格里。”

“腾格里……”

“好了回到我们的话题。”Maki打断了这段相声问答,“关键在于,按照《本质与扰动》的理论,如果我们找准了一个概念实体的概念本质,就可以把这个概念具象化。简而言之,在正常情况下,我们是赋予实体一个名字。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反过来,赋予名字一个实体。”

“这倒是能理解。但为什么……是给我找妈妈?”康蕊露出困惑的表情,挠着自己的后脑勺。

“报告上不是都写了吗,因为我们可以从伦理关系入手来赋予其物理上的实体。也就是说,我们让女管家成为我们家庭中缺位的一部分,构成一个完整的……”Maki继续耐心解释道。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报告我读完了。”康蕊打断道,“我是说,为什么必须是我们家?”

“……因为站点内只有咱们家是拖家带口一起来上班的啊。”Maki说完,无奈地叹了口气。

3

虽然SCP-CN-895本身的破坏力并不算大,但毕竟关系到帷幕。O5为了保护帷幕,是完全有可能直接将站点夷为平地的。虽然不是很想以这种方式组建起家庭,但事关几千人的性命,由不得自己任性。于是在接下来的几小时中,康蕊也投入到了这项对抗SCP-CN-895的工作中来。

“你房间里有一本书给了我灵感。”Maki一边看着研究们在计算机前忙碌着的身影,一边对康蕊说道。

“你为什么要跑到我房间里去偷看我的书柜?”康蕊抗议道。

Maki像没听到似的继续说:“一本波斯的古典,叫做《光辉的射线》。第一章就花大篇幅讲了‘赞美诗’。由此我想到了你的博士论文。”

“对的,那是我写论文的参考书之一。”

“你在绪论里面只写了一句‘本文的阐明了一个事实:优秀的赞美诗专治一切神性实体不服。’”

“……这个就别提了。”

“然后你导师还一个电话把我叫到学校去骂了一顿。”Maki自顾自地回忆着康蕊尴尬的往事。

“哈哈哈哈……”

“博士生被请家长诶?你以前听过这种事吗?我想以后也不会有这种奇事了吧?”

康蕊忍无可忍:“好了,老东西你有完没完?快说重点。”

“开个玩笑嘛,怎么就变成了老东西了。我还在青年的范畴内呢。”Maki嘀咕了几句,接着说道,“理论上来说,赞美诗不仅仅对神性实体有作用,对所有概念实体都有作用。我希望你可以设计出一套赞美诗,用这套赞美诗来赋予这个孤立的‘女管家’一个定义。有了定义作为骨架,我们就可以在上面赋予物理学意义的实体了。”

“有点困难,但我可以试试看,并没办法保证成功。你打算把它定义成……”康蕊知道接下来会听到什么,但她还是期望听到别的回答。

“定义成我的妻子,你的母亲。”

唉。她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4

这计划是很可能失败的,即使赞美诗奏效了,也很可能不是按照自己最初的计划那样成功。

对于基金会来说,如果成功了,这次经验将成为多个学科的宝贵财富;如果失败了,很可能会损失整个站点。对于康蕊来说,如果成功了,会多出一个妈妈;如果失败了,八成会死。不知为什么,当康蕊理解到这个横竖都是自己吃亏的现状时,反而觉得无债一身轻,可以豁出去放手一搏了。

当一切准备妥当,Maki开始诵读康蕊设计的赞美诗时,每个人都紧张得满头大汗,康蕊本人却心态平稳,只盼着这场闹剧快点结束。

唵!以那至壮丽的存在起誓,为这至崇高的造物颂歌。
我愿拥抱你,拥抱你的灵魂,拥抱你的永恒。

唵!以那至高贵的时间起誓,为这至灼热的死亡颂歌。
你应拥抱我,拥抱我的死亡,拥抱我的消灭。

唵!以那分开的起誓,为这合一的赞歌。
你与我合一,共享死亡,共赴永恒。

(下略50行赞美诗)

当Maki诵读完最后一行诗的瞬间,康德计数器发出了尖锐的警报声。现实开始震荡了。

成功了吗……至少奏效了。在失去意识之前,康蕊这样想道。

5

三个月后,下班后的康蕊躺在床上,用移动设备点开了刚收到的邮件,内容是SCP-CN-895的更新后文档。

三个月前的计划,严格来说是失败了的。对一个概念实体用赞美诗来赋予实体,这种危险行为没有把整个站点的人都害死,就已经算是谢天谢地了。可当时也确实没有更好的办法,想要不死于O5议会的轰炸,也只能这那样死马当活马医了。好在自己没死,Maki也没死,站点里的大家都没死。虽然事情的发展和想象中不太一样,但SCP-CN-895好歹是被镇压成功了。

康蕊这样想着,开始阅读这份文档:

项目编号:SCP-CN-895

项目等级: Euclid Safe

特殊收容措施:所有SCP-CN-895-A将被收容在人型低威胁收容室内。因目前大部分SCP-CN-895-A皆为前基金会研究员,故而应尽可能满足SCP-CN-895-A的基本需求及合理的特殊需求。但禁止SCP-CN-895-A对任何所阅读的文本做出评论行为。

(事故895-1后修订收容协议)
应禁止SCP-CN-895-A阅读、创作以及谈论任何虚构作品。SCP-CN-895-A应被告知,违反这一条例最高可导致处决。所有SCP-CN-895-A的看守人员应当使用隔音耳罩与实体进行接触,并严禁阅读SCP-CN-895-A所书写的一切文本。

(事故895-2后修订收容协议)
若SCP-CN-895-A用任何形式传播任何信息,或阅读、创作以及谈论任何虚构作品,将被处决。其形式包括但不限于口语、文字、手语、影像、摩尔斯电码。所有SCP-CN-895-A的看守人员应当使用隔音耳罩与实体进行接触,并严禁接触任何可能已经被SCP-CN-895-A接触到的信息实体。

(事故895-11后修订收容协议)
SCP-CN-895当前被收容在高级研究员Maki██████之中。Maki██████被允许在所属站点范围内继续工作与生活,并定期接受模因学检测,以戒备SCP-CN-895认知污染特性的死灰复燃。

描述:SCP-CN-895是一套英式女管家服装,当前依附在Maki██████的身体上。SCP-CN-895无法被物理手段摧毁,任何污迹都会在30秒内被未知手段清除,除此之外,SCP-CN-895并不存在显著的异常特性。在不对身体造成不可以损伤的情况下,SCP-CN-895无法从Maki██████的身体上移除。

附录:当前,高级研究员Maki██████的自我性别认知为女性,对操持家务抱有极大的兴趣,也对厨艺、园艺等家务劳动拥有极高的天赋。基金会心理学会的报告显示,Maki██████的身份认同依然SCP基金会高级研究员Maki██████,其对奇术学的知识和能力也未受影响。当前正在研究这些变化与SCP-CN-895的相关性。

她读完,正觉得哭笑不得时,就听到楼下脚步声逐渐接近,接着有人敲了敲门。“请进。”她有气无力地说道。门应声而开,Maki站在门外,脸上写满了喜悦:

“蕊蕊,妈妈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松鼠桂鱼。”

康蕊看着Maki的样子——眼神像《受胎告知》里的天使,笑容像《岩间圣母》里的圣母,穿着打扮像《法治进行时》里的变态。她有一万句话想说——首先我终于有了一位爱我的母亲,那奢侈的愿望得以实现了。但是我为什么不觉得开心呢?另外Maki是什么时候知道我喜欢吃什么的,我也没和他(?)说过啊?

在一片混乱的思绪之中,只有一句话在她的脑中突出重围,脱口而出——

“不要男妈妈!”康蕊一边向门外的Maki丢出枕头,一边哀嚎道。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