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舞
评分: +26+x

时间:2079年,春

Site-CN-82站点的Dr.Johnson已经走进了生命的最后阶段。

她知道,自己快走了,只是时候未到。

她像往常一样上班,工作,学习,休息。

Johnson可以叫上站点里大部分研究员的名字,剩下的人她也都打过照面,大家对她抱有尊敬的态度,视她为21世纪早期出色的前辈。但Johnson心知肚明,他们认为自己年老不中用了,现在留在基金会只是凭着广大的人脉和深厚的经验。每当想到这,她都会感觉有些无奈,如果脱离了基金会,自己还能去干啥呢?

基金会内部超过80岁的工作人员少之又少,很多人死在了各类任务上,少部分人离开了基金会,拿着退休金,在无名的地方过着默默无闻的生活。

鲜为人知的是,Johnson曾经也几乎选择离去。


时间:2056年的一天

Dr.Johnson被闹钟的嗡嗡声吵醒,勉强坐了起来。

沐浴,洗漱,更衣,Dr.Johnson像往常一样穿上了实验服,小心翼翼的挂上了工牌。

门铃响起,是基金会的送货员。

“您好,Dr.Johnson,这是基金会后勤保障部给您的包裹。”

“谢谢。” Johnson的声音略显嘶哑,她应该喝几杯水。

包裹里只有一份文件,是后勤保障部的宣传单:

基金会高龄员工保障计划


部门注意到您今年已年满60周岁,符合退休年龄。您可以选择退休,离开基金会,具体细则如下:

所有退休的员工将被分配到基金会在世界各地建立的员工疗养休假处。
选择如下:

  • 欧洲 瑞士 洛桑
  • 欧洲 法国 普罗旺斯
  • 欧洲 英国 伯明翰
  • 欧洲 荷兰 鹿特丹
  • 非洲 南非 开普敦
  • 北美 美国 丹佛
  • 亚洲 中国 上海
  • 亚洲 中国 察哈尔
您可以选择任意一个地点。在基金会允许的范围内,您可以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前往疗养院附近的都市游玩,每月底我们会根据当地经济水平向您发放一定的退休金。
我们会在年底之前完成所有文书程序和必要工作,届时您将可以跟随队伍离开。
但请注意,一旦选择完成,则无法更改。
如果您想退休,请填写下方的表格,并在2056年9月4日晚7点前投递到工作站点的后勤保障部。
姓名 所属站点 职位 所选地点

如果您不选择退休,则不需要提交该表格。

如果您决意继续工作,我们会对您的身体,精神状况进行评估。如果不适合继续工作,部门会强制为您办理退休手续,那时您也可以自由决定去往哪里。
继续工作的高龄员工将可以享受如下福利保障:

您将拥有新的员工宿舍,房间都进行了隔音处理,且每天会有专门人员为您打扫。
专属堂餐:我们为您设计了全新的营养套餐搭配,保证您的健康。
医疗服务:站点附属医院全天候为您开放,同时会给您的宿舍安装紧急报警装置,时刻保障您的安全。

祝您工作愉快。

Johnson沉默了,她的确想离开。

她在基金会待了41年,自青年起,容颜尚未衰老之前。

她见证了太多人的死亡,每天都有。

能活到现在简直是种幸运。

Johnson从口袋中拿出钢笔,准备签字。

但她没有。


时间:2056年7月

“您好,Johnson,打扰您一下。”

她从桌面的瓶瓶罐罐中抬起头:“请问有什么事?”

基金会的观察员又来了,虽然经过检测,自己的身体状况完全符合留下来的条件,她也多次表示不想离开。

“我是Site-CN-82后勤保障部门的Targe,今天前来是为了咨询您几个问题。”

天啊。Johnson翻了个白眼,却还是摘下了护目镜,拽了把凳子坐下。

与观察员的对话无趣又枯燥,他的嘴巴一张一合,一张一合。

如同Rog30年在前基金会晚宴上扮演的大号金鱼一般!

她笑了出来,Targe不解的看着她。

没有必要离开,自己还很年轻呢!Johnson对自己说,有些没底气。

她还能干多久?


时间:2079年 夏

她发觉自己越来越难处理日常的工作了。

“Dr.Johnson,请来收容间一趟。”

铝合金制的收容室周围布满了线缆,各式探头灵敏的搜索着每一丝信号。

她乘坐站点内的短途摆渡车,来到了收容室。

“Dr.Johnson,这次来主要是让您看看这组数据。“

“好的。”

Johnson望着眼前的一串串数字,感觉视线有些模糊。她从胸前的口袋中掏出眼镜,慢慢戴上。

“这里,记录下来。”Johnson勉强辨识着曾经对她来说无比熟悉的数据,“对,这处有些过高了。”

“额…..博士。”负责书记的年轻人有些尴尬,“那处是没问题的,您应该指的是这里。还有一些错误,您看。”

她心中袭来了一股挫败感。

一夜之间,仿佛就变老了。

她一个月前还不是这样的啊!

她还能干多久?


时间:2079年 秋

“Dr.Johnson,请您理解,我们不能让您继续工作下去了。万一出现什么差错,那将是极其危险的。”

“我知道。”她坐在一张扶手椅上,无比疲惫。

“请您选择一个地方吧。”

她想去里士满,但没有。

“那就去丹佛吧,起码让我离故乡近一点。”


时间:2079年,秋

Johnson从睡梦中惊醒,刚刚做了个噩梦。

她想拿一杯水。

她摸索着寻找灯的开关。

她没有看见地上黑色的提包,摔倒了。

她发现自己站不起来了。


时间:2079年 秋

Virgil正守在一个老人的床头,她全身多处骨折,被发现时已经奄奄一息。

在85岁的时候骨折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之前在外界医院当护工时,有不少孤独的老人就因此死在了自己的公寓中。

Johnson艰难的呼吸着。

Johnson睁开了眼睛,看到了Virgil。

“Jonathan。”

Virgil握住了她的手,“没事的。”

“Rog,Steven,Jorge…..”

她希望自己死后,还能有人记得她。

Johnson的父亲战死。

Johnson的爱人叫Nill,死于一场事故。

这是55年前的事情了。

Johnson在Site-CN-82工作。

Johnson很希望自己能有个孩子,她很喜欢小孩。

Johnson没坐过火车。

她会说4门外语。

Johnson没有知心朋友,至少现在没有。

Johnson小时候曾被遗弃过,她很孤独。

所以她也是无依的老人了。

她此刻也有些释然。

如果有天堂,他们还很年轻吧。

Nill还会说情话吗?

她希望能抚摸他的头发,然后,再吻他。Steven能顺势讲一个笑话,让所有人开心起来。

“叫医生来,病人快不行了!”

Johnson说出了最后一句话:

“我好想你。”


Virgil有些伤感,她被按照标准程序埋葬,无人哀悼。大多数人看到了邮箱里的讣告,会说一声“哦。”

如果她还活着,两个月后就可以去丹佛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