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水长
评分: +33+x

Silver:

如果你收到了这封邮件,说明我大约有一段时间无法回到数据层。离开前我在追踪一个病毒,似乎诞生没多久,删除起来倒不算困难,只是扩张性非常惊人。我没能挖掘到数据层里的源头,但发现它可能和现实中的某个异常有关,这也是我暂时离线的原因。

已查明的地址见下。我本不想把这件事托付给你,但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万望小心。

- R

SilverIce站在一条山间小道的路口东张西望。或许是之前的一系列追踪和跳转有些过于耗费精力,他甚至能感受到隐约的头疼,尽管这里并不存在实质的身体,想来是心理因素造成的错觉。

他定了定神。自己是为什么到这里来着的……啊对,R的消息。

显然,追查此事不仅是出于熟人的嘱托,更是SilverIce堪称自发的责任感——无论是作为麦克斯韦宗高层还是数据层的一员。眼下这个漫长的任务终于到了尾声,他长出一口气,提起脚步向前走去。

!呼,这里应该就是最后一层了吧——欸??!

刚转过第一个拐角,SilverIce才发现这个鲜为人知的底层空间居然还有另一个人。说是“人”也不太恰当,因为对方的化身Avatar是一个浮在半空的、令他万分眼熟的,银白色的铁球。

!!!Infas……?!((

等等、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呃(

毕竟SilverIce上一次看见Infas的时候,后者全程都在拿枪指着他的脑袋。对于一个从基金会叛逃至麦宗的前研究员而言,再次见到自己曾经的搭档实在有些尴尬,他几乎是本能地调出了防御模块。

哟,Silver……好久不见啊。

!!好久不见fas,你这是……((

是你自己向基金会请求合作的啊。

出乎意料的,Infas的态度颇为平静。银色的独眼机器人在半空中晃了晃,丢出一个窗口,上面的文字他很熟悉,原版的那封正一模一样地躺在SilverIce的收件箱里。

!欸、但是为什么(

他有很多个问题想问,比如到底是怎样的条件才会让基金会同意和麦宗合作,再比如为什么被派来合作的偏偏是对他的叛变耿耿于怀的Infas。好在对方似乎不想打架,他也只好先收起一头雾水。

哪来的为什么,走了Silver。

!哦哦好((

!等会啊fas,我们一定要走路吗(。

难道你想在这点宽的山道上开车?

再说,这条路相当于一个特殊的进度条,就算飞起来也不会节省时间的。

!这样(

而且只有你一个人在走而已。

: (

这个底层空间呈现出了一座绵延的山林。他们走在山边的小道上,左方的头顶上空伸出许多蓊郁层叠的绿影,右侧则是一个小小的山谷,能看见上游的溪流清脆地迸溅而下。或许是身在数据层的缘故,这里的山水总有种不完全一致、却似曾相识的复制感。

他们都没有再多说什么。

这沉默起初是因种种不算愉快的旧事带来的无言,后来却渐渐平和下去,变成了令人舒适的底色,只剩枝叶尽职地模拟出被踏过的裂音。行进林中之时,恍惚中能感受到时间在满地斑驳里滚动,发出哔啵哔啵的声响。

他们一起爬上了一座小小的山丘——或者说,只有SilverIce爬了上去,而Infas化身的铁球一直悬浮在他身侧一人高的位置。

!感觉好怀念啊((

怀念……有什么特别的吗?

!欸,就,感觉嘛((

!咦,你是Infas?(

……

嗯,是我。

!啊抱歉!还不太认得你的化身,一下子没认出来(慌

哦哦没事,真的。

!说起来任务的目标在哪?刚有点出神,居然忘了注意这么重要的事(((

就在这条路的尽头,一直走就好。

Infas指出了一个方向。SilverIce看了半天,只能看出在遥远的山涧另一侧有片白色建筑,隐隐绰绰地藏在郁绿的遮掩下。

!感觉还有好长的路(。

看着远,其实也没有很久的。

!是吗((

下半程的路途有些艰难起来。不知是否是因为他们正逐渐接近中心,整个空间都有些不稳定,带来的晕眩感也逐渐增强。

!这地方好奇怪……咦,下雨了((

两人一起停驻脚步望去。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天空的一角,蓝天白云像是被击破的表层投影一般,不断碎裂成小块的残片落下,露出其后由绿线勾勒的大片黑色方格。那些掉落的背景残块在半空中就已碎成了一串串莹绿色的代码,噼里啪啦地击打在山林间,又缓缓渗入大地。

这场景他们都不陌生,垃圾空间里时常见到因年久失修而剥落的外观层,但眼前的情况显然更为特殊。那些乱码雨滴若是打湿在身上,也能带来微量的混乱,积累多了同样不好受。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加快了速度。

雨却愈发地大了。起初还仅仅是淅沥的小雨,随后逐渐覆盖了他们的行进路线,SilverIce被淋得几次险些走错方向,都被一身铁壳的Infas拉了回来。

我说Silver,我这化身自带防水模块的,你好歹打把伞啊。

!但是、呃……我没带伞((

基本操作也忘了吗……拿着。

!谢谢你!……欸,请问你是?((

我叫Infas。

他们在漆黑的天幕下顶着代码的暴雨奔跑。迅速凋零的满地荒芜中,只有那片纯洁的白色在越来越近的地方脉脉流淌,闪烁着丰饶的魅力。

山涧上的石桥连接的仿佛是两个世界。甫一踏上桥面,狂乱的空间便突然恢复成了原本的样子。就在桥的另一端,他们的眼前,那座指引了整趟旅途的白色建筑宁静地立着。

!终于到了,但是这地方为什么会有灯塔?(

在他身后,蓝色独眼的球形机器人分解成了一片闪烁的像素点,接着重新组合,形成了一个黑发的年轻人。

!呃还有,我们是来……(((

Silver,回头。

下一刻,Infas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黑盒,扬手一丢,它毫无痕迹地融入了没来得及反应的SilverIce的眉心。

银发青年的身形停滞了。他眨了眨眼睛,消化着骤然涌入的大量信息。惊讶、愧疚、慌乱、惋惜……种种复杂的情绪在他脸上一一闪现,最后重新归于平静。

……哟,fas,这次多亏你了。

居然想到这种破办法,你是傻的吗Silver。

!嘛……当时来不及啦。(

被删除的记忆模块获得了暂时回归。

!这和R说的不一样啊喂……居然已经出现牺牲者了吗,这吞噬得也太多了,冗余删除冗余删除……(

?!为什么复制得越来越快,糟糕,运算力快拼不过了((

!啊,原来是靠记忆文件交互进行传播的,这样的话……(

呼……覆写指令起到作用了啊,总算停下来了。好,接下来都删掉就可以了(

欸 等等 为什么这个异常……(

!果然还是太勉强了,被绞进去就没法脱身了吗(慌(

是这样吗……哈、哈啊,这种死法还真有点糟糕。

两个旧友兼旧敌相顾无言地站在白色灯塔之前。

!不过,最后面的那部分记忆我还没来得及备份,为什么我会联系到你?(

你听过那个笑话吗,有个黑客使用代码删除自己的记忆,但是删到一半儿,他把代码怎么写给忘了。

……噗。

你向基金会求助,就是为了预防这种情况。

!诶,所以你是过来……

Infas的表情一瞬间有些扭曲,有压抑着的怒火在眼中跳动。他上前一步,SilverIce几乎以为他要揪住自己的衣领,但最终他什么也没做,摇了摇头,垂下脑袋。

你以为我会说什么电影台词一样的话吗,混蛋。

天空中的黑块在蠢蠢欲动地蔓延,白塔快守不住这个在自发删除中行将消失的空间了。刚刚填充进去的备份文件也在飞速地流逝,两人都知道,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

SilverIce转头看了看那扇门,又张望了一圈这片尚且完好的青山绿水,沉默片刻,露出一个微小的笑容。

那么,再会,fas?

……再会 ,傻冰。

Infas目送着对方走进白色的灯塔。

崩塌发生得缓慢而无声。从塔的顶端,白色的方格泡沫般消融、滑落,飞散成似雪的像素点纷扬在风中,在突然而至的黑色天幕与绿色雨点里,闪着温暖明亮的光芒。

大雨滂沱。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