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娘的噩梦
评分: +160+x

Dr. Ecun从床上坐了起来,又是一个不眠夜。他翻身下床,顺手提起咖啡杯喝了一口热可可。他坐在窗台旁,液晶屏一般的夜空看不见一颗星星。此时窗台上的手机响了——

“下班啦~快到家了。”

Dr. Ecun回忆:今天是周四,她还有两天的出勤时间。我今晚计划要和她说清楚CTP的事情。按她的习惯来说不定还真会答应……事情有点棘手。她总是强调死后的世界有多可悲,鬼知道她研究的是什么项目。这种事情……说不准今晚我得抱着她哭一晚上,然后按她的意愿执行计划,但是我会后悔的。也许是因我为什么会知道这些明明都没有发生她现在正在回来的路上是我记错了还是我正在和谁说话这是哪

第一批MTF全副武装地鱼贯而入,防盗门被粗暴的撞开。首名队员手持防爆盾,后面跟着四队全副武装的攻击小队,践踏着院里她精心侍弄的花草,一个手持对讲机的身影从人群中钻过。

小林???

猛烈的火力覆盖了整片走廊,Ecun一个踉跄伏在了地上,难以置信地躲过了第一轮压制。他朝外大喊:“小林!你在这干什么!”

没有回应。我更加确信投降并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你不知道现在正在发生什么,但你知道现在的当务之急是离开这里。找到她。你转身向河边跑去,一颗子弹随机贯穿了Ecun的左膝,你扑倒在了地面上,左手撑着地面大口喘着粗气,从手指间涌出鲜血的地方传来了钻心般的疼痛。这才发现一梭子弹已尽数穿透了他的后胸和腹部。他闭上眼,眼泪不可控制地流了出来。你痛恨你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会如此的软弱,如此的不争气。当你还在犹豫他们为什么还不动手的时候


Dr. Ecun从床上坐了起来,又是一个不眠夜。他翻身下床,顺手提起咖啡杯喝了一口热可可。他坐在窗台旁,液晶屏一般的夜空看不见一颗星星。此时窗台上的手机响了——

“陆亚,下棋吗?”

王氏啊,这家伙又来拉人下棋,真是……我看看今晚要是有空就陪他去下吧,今晚我安排什么来着,哦,我要和Novichok说清楚CTP的事情。按她的习惯说不定还真会答应……事情有点棘手。她总是强调死后的世界有多可悲,鬼知道她研究的是什么项目。这种事情……说不准今晚我得抱着她哭一晚上,然后按她的意愿执行计划,但是我会后悔的。也许是因我为什么会知道这些明明都没有发生她现在正在回来的路上是我记错了还是我正在和谁说话这是哪

Dr. Ecun猛地扭过头去。


Dr. Ecun从床上坐了起来,又是一个不眠夜。他翻身下床,顺手提起咖啡杯喝了一口热可可。他坐在窗台旁,液晶屏一般的夜空看不见一颗星星。此时窗台上的手机响了——

“Ecun啊,圣甲虫那边快拆完了,接下来还是给你处理?”

Rye……有一段时间没见了吧,他这人挺可靠的,我也老是丢给他各种烂尾工作,这很像是我的作风。上一次丢给他的时我已经死了

Dr. Ecun向大门狂奔,外面的世界到底是……


Dr. Ecun从床上坐了起来,又是一个不眠夜。他翻身下床,顺手提起咖啡杯喝了一口热可可。他坐在窗台旁,液晶屏一般的夜空看不见一颗星星。此时窗台上的手机响了——

“[蠕动声,随即是咀嚼声和排气声]”


Dr. Ecun从床上坐了起来,又是一个不眠夜。他翻身下床,顺手提起可可杯喝了一口热咖啡。他感觉有些不对劲,我一向只喜欢喝可可啊……是她给我换成了咖啡么?

“下班啦~快到家了。”

“都说了咖啡好苦——”

“夏威夷瓶盖驱动四脚鱼[幽魂一般的尖嚎]”


Dr. Ecun从床上坐了起来,又是一个不眠夜。他的房间里空无一物,只有一张孤零零的床和一盏平凡的LED灯。四壁看起来像是有几米厚,被水泥封死的门窗让他分辨不出昼夜。

这是哪……我认识这里,但是这里不是我的房子……她看着我,我要做什么,我该怎么逃出去?

这是梦吗?

隔壁是一间空无一人的防空洞。中间有一油桶大小的设备,似有似无地闪烁着。他不知道为什么要站得如此笔挺,但他知道胸前有一枚基金会之星。防空洞开始折叠,一群青铜色的组构体破墙而入,有的在蚕食、活化地面,而有的则直冲他而来。


Dr. Ecun似乎刚从什么地方狂奔而来。Nakago在一旁急切地应答道:“跟我来。”

他们小跑下了三楼,穿过冰冷的地下走廊。

XI,是她发卡上的数字。

他清醒过来了!面前的是Adamn。

“我该怎么出去?”

“你迪士尼就算是给我……”

算了,至少我知道出口在哪。

他抬起脚——


楼梯。不知道是哪的楼梯,我应该向上爬、我应该……不,我要出去,我要醒过来,我该去哪。

坠落,对,会怎么样,会结束吗?

Dr. Ecun向台阶上跨步——他不记得过程了,但是他知道他已经冲刺了半个多小时。他向上望,楼梯间的缝隙太窄。明明我们站只有十九层,为什么到不了楼顶……

这里和那个楼梯间不一样,完全没有任何不安的气氛和压抑的构造,每一层楼都有出口,但楼顶在……

不行,这里走不通。防火门外就是这层的天窗,从那里出去。

Ecun跌跌撞撞地冲向万丈深谷。

走廊里的那位研究员套着一件紫色的袍子,浓黑的三七分,蛋黄色的围巾裹住了他的嘴:“前辈…我的这篇文档…能不能麻烦看一下有没有什么不规范的地方…”

“好的——”Ecun转身走向那个人。


惨白的灯光……这里是γ,是冬眠仓。入口的气密阀上,一滩脓状的铁水早已彻底冷却,五台冬眠设备平静地躺在舱壁上。Dr. Ecun自然地打开第一粒胶囊。熟悉的面孔,红金异色瞳,一向兴奋的脸如今面无表情。

是Nyx的尸体。

Area-CN-07现任信息数据部主管,面色发紫地躺在冬眠液中。尽管这与冬眠的迹象并无二般,他就是知道她已经死了。

悲伤和危机感涨起,Ecun咬着牙,发疯似地冲向第二个冬眠胶囊。解除保险,揭开保温层——

灰色的上衣,发旧的黑皮带。这是L,γ站站长,办公室里操尽了心的那一位。

怎么回事!全没了吗!!!

他绝望地闯向第三个胶囊。

洁白的上衣刚熨过一般工整,他工整地躺在棺材里。是句号。

不……不要……

Ecun麻木地走近下一个胶囊,机械地按动按钮。

XI……

舱室被撕裂开,Ecun失去了重心。巨大的气流将他送出舱外,他瞥着繁尽的星河。他的血液从毛孔蒸发殆尽,只剩下一副红褐色的干尸。


机器舀起我的大脑。尽管我觉得虚软无力,我仍可感知身边的一切。它用它的手将我撕裂,轻柔地把每个半边都卸皮去肉留下骨头;一半送去它的头部,一半填往它的胯部。

“Ecun,你现在知道吗,你是谁?”

我是……研究员Talloran


很宜人的广场,熟悉的石碑,“舟山市双彩屏科技有限公司”。Oliva,对、我得找到她,她会告诉我办法的。或者随便什么其他人,十三,Catze,小林……

停车场么,为什么我到这了。那就去电梯口,可以到Oliva的前台。在……

不,从出口是逃不出去的。


理智让Ecun恢复了斗志。他看着桌面上那杯够了

什么?

你呢,这里的“另一个人”,你知道怎么让我出去吧。

呵,我才不是什么“另一个人”呢,这只是你的错觉。你真的以为你能就这样和上层叙事对话?掌管这里的那个人——她是他的造物。你只是她的小白鼠。还有,你不是

那……

你还没注意到么,这些、包括下面,都是你这辈子经手或者尚未经手的项目和事件。她不会模拟太多毫无意义的情况的,所以她根据你作出的反应在不断寻找有意义的branch。记得那段视频么?Rear真的不适合选拔人才,那条线上居然让你去当了一个二等兵?真是委屈你了。

你是怎么做到……那个链接居然真的有效?!

一样啊~

你到底在这是干嘛的?!

我啊,我是你最终的任务。SCP-CN-001 代号:Ecun - 瘾

这是什么……

你的精神状况最近很不稳定,坚持一下!该回去了。

When Ecun came to a set of two open doors, he entered the leftright door.


一阵不可名状的不安。还有恐慌,却不知道自己在惧怕什么,不要这样——

玻璃溶解,大楼拉伸,文档如雨点般渠集,拍向Ecun。一份空白的文件滑到他面前。

《忏悔录》

他提起笔。

——Dr. Ecun

对不起、我是罪人……我要醒过来——求求你!!!让我
评分: +160+x
回去,我还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去,我还要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评分: +160+x


我发现我已经能够很冷静地接受我可能已经死了这个事实了。


此页面不存在!


你有去问过别人的意见吗?

在你发表你的条目前,参考下列的内容能有助你寻求反馈并改善你的条目,从而使你的作品更容易成功。


如何撰写一篇SCP文档 — 中文沙盒维基 — 指导中心

帮助:草稿与批判
帮助:点子及头脑风暴


如果你以搬运文档为目的创建此页面,请先熟读已翻译文档搬运指南後再行搬运:

谨记: 本站是评价已完成作品的地方,而不是为未完成作品提供意见及反馈的地方。


你的责任就是在这里只发布已完成,最终的作品。站点成员有权不就他们的评分作出解释。

如果你了解上述的一切,并仍然要创建此页的话, 让我出去



Dr. Ecun换上一个新的弹匣,上膛,对着她的身躯艰难而又有节奏地扣动扳机。超荷的后坐力、子弹钻入血肉的噗噗声让他感到无与伦比的悲痛,而正是这股悲痛催生了同样无与伦比的快感。

她的手臂几乎被打烂,所以Ecun谨慎地重新拷紧她的肩膀。

她的意识已扑朔迷离,所以Ecun好心地灌上新鲜的血袋。

她的肠道轻易滑出小腹,几小片不知什么脏器的碎片飞出几米远处,橙黄的胆汁和浅色的骨髓汇成一摊乌黑的浊流。

她的眼神呆滞,早已失去了直视施暴者的意志。我换上另一个弹匣,提了下枪栓。听着肩胛骨迸裂和关节挤压的嘎吱声,我享受着每一寸阴影。这就是终章了么?

Ecun他抬起手,将枪口靠近她的额头。

尽管他残存的理智告诉他不能这样。他将枪口移开,静静地握住,片刻又颤抖着移回她眼角。

他跪下来,挽着她碎裂的脖颈,盯着她苍白的眼球。扳机收紧,撞针跃跃欲试地做好了起跑准备。

对不起……

几只乌黑的手扼住了他的喉咙,将他的配枪从正中扯开扔在地上。他喘不上气来……

他看到她笑了。

他也笑了。

她被杀死于那个明媚阳光的午后。
她的尸体,血肉横飞,如模因一样扩散


<在吗?>

啊?

<行,问你一个问题,建议你好好考虑。>

好的。

<你愿意让她过上正常人的生活还是让我希望我活着。>

我想让她正常……

<嗯,了解了。你的愿望会实现的。(笑)>

瞳你……

<很好的选择,也算是意料之中——>

(严肃地)我没有权利决定这件事,我只是更爱她……

<了解。不用在意我,我本来就不该存在。我会把conclude_range改成1,memory_keep改成0,还有test_frequency改成无穷大,这样每一次你们的输入都会得到100%的源输出。只有我能做到这个,算是我之前对她做的欠下的。(笑)>

(沉默)

<嘛,我走了,你会如愿以偿的。>

等一下!

<干嘛……>

谢谢你……

<没事……她挺可怜的,我还不如牺牲一下让她以后好好生活。>

真的谢谢你。

我做什么能报答你?

<不用,对她好点。>

嗯,会的。

<行,走了。>

<再见,如果还能见到的话。>

| RENAMED.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