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夜
评分: +16+x

外面的风和刀子一样凛冽,但是kondraki找到的庇护所还算温暖。

Hannah后悔自己没从站点也带些异常出来,不过所有的想法都无法集中,因为他又在她面前了。这个废弃的收容站点甚至用了异常来隐形,连废弃的都要这样,对于基金会还有用处的我们呢?他们肯定会找到我们的。

女研究员绝望的情绪慢慢生长在冰天雪地的北极,这情绪不是弥漫着的粉红色的雾,是纯白,那种白到微微有点发蓝但是一眼望上去顿生忧郁之感,混合着狂喜和极大的绝望的纯白。

“你对Clef做了那样的事吗?”Kondraki问她。

“我只是,不停地问他而已。不停地不停地问,用语言和药物增加他的恐惧感而已。”Hannah回答。

“然后我就进来了。那时候十小时还不到呢。”Kondraki放下自己的包,“这些年,只是被控制着在意识半清醒的状态从身体里提取激素去控制所有鳞翅目的异常而已。不过,干得漂亮。”

“嗯。”

"基金会不会找到我们的。"Kondraki在他们所处的房间生了火,然后她依偎在他身边。

"或许吧,我留了一个AWCY的联系方式,也许他们能帮忙。"

"你也不像表面那样忠于基金会。"他卷起Hannah的长发其余的部分披散在Hannah的肩头滑落在Kondraki的膝盖上。

"我只是想让他们保护我的父母不受波及罢了。"Hannah的眼睛里流淌着非常迷蒙的色彩,用她一贯的温柔语调说出这个句子,只是多了一分空灵。

"基金会不会伤害你的家人。"

"所以我这是中式思维了,秦始皇连坐你总知道的。"她轻笑了一下,躺在他的膝头,注视着Kondraki的脸,就像她这几年无数次在梦里做的那样。

之后是一段时间的沉默,东方女性的黑色长发绕过Kondraki的腿蔓延在地板上,然后她看着他,就像看着自己从小到大的所有梦,噩梦,美梦,奇妙的梦,清明梦,被压迫的梦,反抗压迫的梦,都是触手不可及的梦。

Kondraki轻拍她,而Hannah的回应是不那么东方的。

于是他们又做了一次,就像他们以前在Hannah的住所,Kondraki的住所甚至是Site17主管办公室做的那样。不过更压抑。Kondraki的脑海中浮现了他回忆了无数次的片段,在他们第一次亲密关系之后。

"我喜欢姓梅。"她的头发散落在赤裸的肩膀上,当然,那时没有现在这么长。

"嗯,所以呢。"

"所以我不要姓Kondraki."

释放完毕后仍旧是沉默。他们享受着彼此都心知肚明不会留存多久的幸福沉默。或许,是希望对方能享受,但其实双方都在压抑。

"不会的。"Kondraki说。

"会又如何呢,Clef博士的强大程度……但今天,至少今天我想为了自己活。"Hannah的手在空中摆出各种各样的动作,她看着墙上因此而倒映出来的影子,又一次笑了。

童年有很多梦,他们都一样,梦见自己成为骑龙勇士,梦见自己是主动反抗恶龙的公主,梦见一直追逐而追逐不到的蝴蝶终于来到了自己身边,梦见打破了日复一日学习钢琴艺术英语的人生接触到了这个世界绝大多数人接触不到的异常世界。

梦见有一个人,不是父亲也不是母亲,比自己更理解自己,告诉自己"你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强"。

这一切梦都在这个冰天雪地的世界的废弃收容间的摇曳火光照耀下来到了他们身边。

因而Hannah觉得自己死而无憾,但kondraki不这么觉得。

"你做好必死的准备,然后享受死前的幸福?我不认为我们一定活不下去。我从Site-17带了那么多SCP过来,我们可以到另一个位面。可以让keter级别异常收容失效让他们应接不暇。"

"那Adam为什么到了O5还是带不走他的女儿?我们是叛徒,他不是。你是四级主管,我是马上就会成为四级主管的三级博士,他是O5。而我们都得不到自己爱的东西,现在我们得到了,但我们成为了叛徒。SCP-321现在不是,也从来不是他的女儿。我们所做的事现在不是,也从来不是能被基金会放过的事。"

"我们去混分,去GOC,去能保护你的地方。"

"但基金会才是正确,我无法让无辜的人因为我们的爱而死,就算我爱的快要毁灭世界或者毁灭自己,我也一定会毁灭自己而非毁灭世界。另外,现在,闭嘴。"她还是笑着,用手指搭上Kondraki的嘴唇,继续看着他。

太冷了,但是她非常幸福。这种毁灭自我来交换爱的交易太值了,下辈子,下下辈子,永远永远我都要做这个交易,只要我能。Hannah博士如是想着。

收容室并没有窗户,但外部世界的风声仍然呼啸。暴雪安静的被怒吼的风裹挟着降临在这片大地上,这片有着各种可怖异常的土地。暴雪发狂一般的试图覆盖这片土地,是在试图遮盖这些悲伤一秒吗?那抱歉了,结果注定会让你失望。

"爱让我发狂。"Hannah说。

"这不叫发狂。"Kondraki回答。

Kondraki回忆起了多年前的实习生Hannah,全身上下透露出"果然我还是比较适合待在普通人世界"的气质的女孩。这些年他偶尔也能听到她的消息,她如何摆平收容失效,如何超负荷工作到惊动总部。

408能变化出无数无数美丽的色彩,折射出一个一个微型世界中壮阔的生命之美。他在意,因此他永远和它们在一起。换而言之,他在意美丽。在基金会工作后他从没想过自己还可能有恋人,但他有了,有恋人就可能有争执,就像他们之前那样平静的辩论,得出一个结论或者共识。

选择我,你就得放弃自己的"正确"。你做不到,所以你选择死亡,但我不会让你这样。Kondraki心想,他想起来在Site-17他最意气风发的时候,人人称呼他蝴蝶之王的那段时期他内心无法抑制的压抑,压抑逼迫着他找途径释放,因而他做了那么多惊天动地的事。失踪的那些年仍旧压抑,压抑让他在多年后在总部和中国分部做出来同样惊天动地的事。

而这一秒,他终于不再压抑。

"项链呢?"Kondraki问。

Hannah坐起身,从口袋中拿出那个特制的小盒子。

他伸手接过,然后拿过自己随身的背包。Hannah茫然的看着他。

"我热爱这个世界,所以我放弃了自己的过去与未来,肉体与意识去保护她。"Kondraki说。

Hannah听着。

"现在,你就是我的世界。"随着话音刚落,他从包里抽出来了那把刀,被称作"十三英寸厨刀"的异常。

Hannah感觉自己一直忽视的冰冷终于在自己的身体里找到了存在感,她被强烈的软弱感控制了,然而她还在反抗。

梅汉娜梅汉娜梅汉娜梅汉娜Hannah May Hannah May Hannah Kondraki HK清醒清醒镇定镇定会有解决办法的。

Kondraki走近惊恐万状的与自己的惊恐作斗争的Hannah。

死在他手上,挺好的。Hannah放弃了。

他嘴角上扬,把刀塞进了她手里。在那之前他一直用148也就是心灵遮断合金做成的项链握着刀柄,而现在他留下了项链,给了她刀。

血腥味?这是Hannah博士找回自己意识之后的第一个念头。下一秒她尖叫起来扑向浑身是血的她的爱人。

他一句话都没留给她。

« Part2 |中心 | Part 4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