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情×戰爭×SCP基金會=最後的公開紀錄


评分: +19+x
blank.png
















    • _












    T3G星系是一個遍佈隕石帶、僅有矮行星以下等級星體的單恆星星系,殖民難度係數極高,但人類常規礦種的分布極大且多樣,在2300年危機事件後的首次擴張中得到數支SCP基金會主力艦隊的礦船隊進駐,直至2688年第二次遙族戰爭及鼠巢第八次擴張期間才執行第一次全面撤離,在此之前,該星系產出的原料被用於製造了3000艘以上的聖盾級航艦與其附屬艦隊,使其成為2k時代五大礦業星系之一,但除此之外,關於這片星域的歷史事件並不多也不知名,不過這不代表什麼,作為歷史學家,銘記歷史就是我們的本職工作,記住這點,我們接下來要來看看第一次遙族戰爭期間發生的那些事,而且相信我,你們會很高興是自己負責這個時間段的。




    sral%20logo.png

    西元2381年(太陽系時間)SCP基金會T3G-6634k採礦及初級加工基地T3G星系準軍事運輸船隊第三梯次隊列與T3G-protect-A小型艦隊


    一條由八艘倫敦級輕型運輸艦、三十多艘GP輕型艇組成的隊列正駛出星港,在周圍佈下保護網列的是T3G星系A護衛艦隊,由一艘聖盾級巡洋航艦鑽石號和兩艘灰獵犬級護衛艦花崗岩號及安山岩號、一艘申德漢斯級火力救援艇閃長岩號與一艘耶果鷹級驅逐艦黑曜石號組成,五支已經升空的星際戰機中隊與大量戰鬥無人機編隊也在各大主力艦之間巡航著。

    鑽石號的飛行員戰情室內,戰略官正向尚未升空的飛行員們進行簡報。"今天的遙族艦隊跟前兩次一樣都不具威脅,由六艘聖盾級為主力的防禦戰列完美將其隔絕在躍遷區外,至少目前如此,更多的敵方艦船已經封鎖周圍其他星域,很快這個星系就會跟它們一樣必須孤軍奮戰,代表著這可能是近期最後一次向外提供大規模補給的機會,我們要運送滿滿整支艦隊的物資到激戰中的重點星系去,葛墨莫星、波蘭星、月韓都忠星是最重要的三個,它們都戰況緊迫且資源缺乏,尤其是都忠星,永續之巢星現在離那個星系很近,而'鴉雀無生'艦團跟過去三百年來一樣還是很需要增援,前面有場硬戰在等他們,所以都忠星是重中之重。"

    "因此,運輸穿梭機中隊,帶上你們的塔隆尤飛行員,起飛後在艦隊右舷處直接躍遷前往重點星系,座標與敵艦已知及推測位置已上傳終端;戰鬥機中隊,你們多半的弟兄都升空了,但在場的人有更多的要務,就是將被平均分配到各運輸艦的指揮系統下,視所屬艦長的需求幫助他們,但仍要以鑽石號艦長的指揮為優先,還有個額外的要求是優先讓無人機保護輕型艇,戰機則盡量留在主力艦的保護範圍,說不定目的地也很缺戰機支援;截擊機中隊,保護好戰鬥機跟防空陣列,你們是保母了。"

    "最後,請各位做好本份工作,如果有人擋路,就跟以前一樣去殺出一條血路來。收容控制保護。”

    艦隊緩緩駛離星港的至遠護盾層,正式脫離了那鎮守著重力井的巨大設施的保護,一時間,所有船艦都開始加速,迅速地集中到鑽石號的周圍,而鑽石號的彩虹橋引擎則在高速運作下製造出直徑超出艦身三倍多的時空泡膜,將靠攏的所有單位都包覆在這個透著微弱七彩光澤的泡泡中。

    “所有單位待命中,休謨指數正常,乙太能量正常,Akiva粒子正常,航道確定淨空,′對岸′已發出引導信號,準備就緒,指揮官?”鑽石號的指揮AIC向柏恩艦長報告。

    “接通艦隊頻道。"艦長回道。"日安,這裡是鑽石號艦橋,歡迎搭乘T3G今日末班航班,本航班將在三十個地球秒後進行躍遷,請保持當前艦位以防止在躍遷過程中發生難以想像的悲劇。現在開始倒數:20、19…”

    隨著倒數開始,時空泡膜也開始波動,並且愈發劇烈且愈七彩繽紛,在最後倒數結束的瞬間化作一道白光消失,在一些人類的知覺裡,仿佛那裡本就沒有一支艦隊存在過,但在遙族艦隊的儀器記錄裡絕非如此,而與此同時,遠在基金會艦隊無法精確勘測的星域裡,也發生了違反相對論的非自然事件。


    “我有不好的預感。”一位正飛行於鑽石號推進器後方的飛行員說道。

    “閉嘴!”中隊長訓斥他,艦隊已經躍遷八個小時了,但抵達首站的路途還有一半以上,一切還有變數。"烏鴉嘴!"

    "遠程雷達探測到左舷後方有超出誤差值的不正常結果,那會不會是一支遙族艦隊?"另一名飛行員瞧著面板問道。

    "艦隊那種規模的數據不可能這麼小,先向安山岩號和旗艦預警。"中隊長一邊說著一邊發送預警信號。

    這時他注意到了,幾乎同時間內同方向的單位都發出了類似的預警,儘管立馬意識到不對勁,但一切都發生地太突然了。

    在基金會成員反應不及的瞬間,鑽石號的時空泡膜便被突然擊破,整支艦隊立刻從超光速狀態脫離,急停停滯在一片虛空中,鑽石號憑藉著僅有聖盾級這類級別艦船可配置的人工重力井牽引器穩定了所有船艦,因而沒有發生直接碰撞,但緊密又擁擠的隊列依舊使各艦船的非相容性護盾造成不少損耗。

    導致這一切的元兇已經在同一時間顯形,一艘遙族的龍龜級重型攔截艦出現在艦隊後方不遠處,隨後是數艘較小的敵方巡洋艦與護衛艦躍遷進場,雙方戰艦幾乎在同一時間向彼此傾瀉所有火力,沒有一方會錯過這個能夠盡情輸出的大好機會。

    "警告!兩個方位的敵對小型飛行器來襲。"雷達的智能語音警告。

    "所有飛行員,加速到戰鬥速度,釋出所有無人機,呈雁隊型,保護推進器。"在一陣混亂的砲火中,中隊長下達了他第一時間的判斷。"還有,某人再也申請不到電影許可證了!"


    歡迎,很高興各位蒞臨月韓都忠星,叫我張博士或Dr.張就可以了,讓我們直接進入正題,在我身後的便是各位來到此地的主因——
    申得漢斯級原型艦,這一新艦船採用不同於當前多數軍艦的脊椎結構設計,而是採用無脊椎及類蟲巢混合結構設計,但其量級仍然可以趨近於灰獵犬級,而且內部可用的模組化空間是灰獵犬級的三倍多,這意味著它可以運行最新型的彩虹橋引擎,很興奮吧?但它最大的優勢是這個——
    CN-1854非逆模因性仿生匿蹤技術——由亞洲一號方舟的第82號華語站點研發——鑒於多數敵對勢力對逆模因技術發展,各位應該清楚這個匿蹤系統可以為基金會帶來很多優勢。

    “這裡是閃長岩號,正在前往左翼後方。”

    "艦隊注意,這裡是鑽石號艦橋,稍早T3G防禦艦隊已確認三艘戰列艦與相關艦船脫離了原艦隊,朝著接近護航路線的方向進行躍遷,準備迎接可能大幅增長的火力打擊。"

    "這裡是花崗岩號,目前沒有收到相應的讀數,但AIC報告的計算結果是敵方大概率會被引導至右舷後方。"

    "黑曜石號致旗艦,是否要相應調整?"

    "保持原位,黑曜石。鑽石號致運輸船隊,請向本艦首集中。黑曜石號,保護運輸船隊。"

    "是,指揮官。"

    "求救求救,地底五號運輸艦的右舷遭到轟炸,破壞正持續擴大,無法自艦內救助受困傷員,我們在失去動力,請求批准撤離。"

    "地底五號,這裡是閃長岩號,救援隊已出發,撐住。"

    "鑽石號致地底五號,我們需要你優先保住補給,在確保這點前你還不能拋棄那艘船。"

    "回旗艦,我們不會讓它輕易沉沒,但對現狀的惡化無能為力,我們急需支援。"

    "地底五號,救援隊已登艦。"

    加加林和她的MTF隊員們在蜂鳥運輸機的投送下降落到地底五號的右舷表面,依靠著MTF可塑型外骨骼裝甲的保護,他們在攝氏數百度的艦身上移動,尋找著最好的突破處,在近距離掃描得出最優解後,一名大腳怪隊員立即以攜帶的不可塑元件和史萊姆結構金屬合成一台打鑽機,開始破壞高溫的艦體,在一層厚實的金屬外殼另一頭,幾名受困的基金會研究員正躲在求生泡膜裡,眼睜睜看著周圍的一切在大火中向著自己崩塌。

    回到外頭,情勢並沒有比艦內好多少,加加林抬頭看向上方太空中的戰事,大批空中單位激烈交火,這是她未成年時僅在紀錄片中看過的景象,也曾因此懷揣著對大場面的熱血從軍,但現實的折磨改變了她,她還是很喜歡在VR上看熱血的大場面,只是真正身臨其中時,類似的景象在她看來卻是地獄,這樣的反差使加加林懷疑自己有精神問題,不過基金會審查員卻對此評價成"公私分明",還通過了MTF的加入申請,於是幾次任務後,她出現這裡——一艘運輸艦的表面上,身處地獄之中。

    "99%!"大腳怪低沉的嗓音將加加林拖出自己的腦海,她走向即將鑽好的洞,在內部熱氣衝出時以大氣奇術控制並分流,隨後數名隊員讓裝甲徹底包覆全身以迅速進入其中,加加林緊隨其後,而內部的景象又一次讓她聯想到地獄,但情勢之緊急不容許她多想。

    加加林伸出自己的雙手握住另外兩位隊員的手,三人瞬間凝聚出一股EVE粒子流,迅速地將內部空間的熱氣化為室溫,火勢立刻被撲滅,身後跟進的大腳怪同時利用回收自打鑽機的史萊姆金屬,重新補強了脆弱的結構體以及正在坍塌的其他結構。

    很快地,加加林的小隊首要的救援目標便出現了,受困的幾名研究員出現眼前,加加林可以看見這些人因為她的出現而鬆了口氣的眼神,那是她堅持擔任救援隊一員的動力之一,但她依舊淡定地鬆開隊友的手,用自身攜帶的一個單兵量的史萊姆金屬合成出一張網,攔下上方即將墜下的結構,加加林讓隊友去補強那張網,自己繼續一個箭步上前接住一個可能戳破泡膜的漏網之魚。

    "是侯德斯博士?"加加林一邊將手中的刺狀物放到一旁一邊問道。"您的助手呢?"

    "是的,我是。"研究員中較年長的一位回道。"華斯和她兒子在裡面,確保項目不會收容失效。"

    "我會負責帶她出來,請和您的其他下屬先行離開,"加加林伸手扶起博士,順帶在他身上附上一層短暫的奇術保護膜,做為轉移過程的保險。"我會負責接手華斯博士的部分。"

    "萬分感謝,我欠妳一份人情,特工。"侯德斯博士在爬進隊員事先準備好的可攜式求生泡膜後說道。

    "等到了目的地再想這種事比較好,這是忠告。"加加林一邊看著幾名隊員合力帶走的倖存者說道一邊回收自己的史萊姆金屬。

    不等他們走遠,加加林立刻調動全身的生命能量,驅動一股可觀的EVE粒子流在自己周圍形成力場,使一個穩定且不可燃的安全空間出現,保護她和最有默契的兩位隊員向火場更深處前進。

    "高於一般特工水平且尚有發展潛力的奇術能力",加加林瞥見一旁的隊員在眼神中流露的一絲讚嘆,想起了自己成功加入MTF的另一項主因是什麼了,她的起點確實高於多數人,但有天賦的人並不少,加加林清楚自己是幾兩重,所以,她總是盡可能地專注執行任務中的本份。

    相當值得慶幸,加加林一行人不用太深入,華斯博士便已經出現在眼前,那名全身多處燒燙傷的研究員正專注以奇術操作著手中的古代懷錶,一旁半躺著一位智鯊幼崽,他的尾鰭部有嚴重的穿刺傷,燒燙傷也遍布全身,卻依舊努力維持不讓求生泡膜崩塌。

    加加林見狀立即喚出一道微小但精確的EVE粒子流,駝著自己的一部分史萊姆金屬上前,立刻補好了泡膜脆弱的部位。

    “華斯博士,′明日故人′MTF特工加加林,我奉命接手SCP-SUN-25776的收容工作,”加加林踏入求生泡膜內,她伸出雙手同時替兩位倖存者療傷,另外兩位隊員則在周圍建設起保護措施。“請盡快進行移交。”

    “不是現在,特工,收容器已經破損,沒有長期實際操作的經驗的話,就算是機動特遣隊員來操作,風險還是太大了。”華斯博士因疼痛而面部扭曲,但並沒有讓出手中的懷錶。

    “那麼,我將負責提供奇術輔助並攜帶您離開此處。”加加林說著便把華斯博士公主抱起,放到另一位隊員背上的可攜式求生泡膜內。

    “小心點,我可不想被傳送到某個過去的平行宇宙!”華斯博士有些驚慌地喊道,隨後她看到自己的鯊類養子被第三位隊員抱起。“他還好嗎?這孩子嚴重脫水一段時間,我也無法詳細診斷。”

    “暫時沒有性命之憂,請放心。”那名隊員回答。“加加林,可以了。”

    聞言的加加林再次調動全身之力來鞏固安全空間,三人沿原路返回,很快就途經第一批受困者的原位,這裡已經再次被火海吞沒,但MTF特工高效地翻越障礙,令華斯博士感到驚嘆不已的同時也能專注在手頭的任務上。

    或許是第六感作祟,在兩位隊員反應過來時,加加林的身體已經下意識抬起右手,高度與肩膀平行、手肘成九十度角向上、手背朝外並握拳,隨即一個術式伴隨強烈的刺痛遍布加加林的全身,其爆發的生命能量瞬間將原本相對開放的安全空間轉化為極其堅實的奇術護盾。

    下一秒,爆炸淹沒了一切。


    "地底五號失去所有推進器,緊急啟動牽引。鑽石號呼叫地底五號,傷亡回報。"

    "地底五號回復旗艦,沒有收到新的傷亡報告。"

    "閃長岩號回報,一支救援小隊遭受波及,請求延長最終撤離時間。"

    "這裡是地底五號,我們已經撤出相當乘載量四成的尚存補給,請求棄艦。"

    "這裡是旗艦,批准離艦。閃長岩號,地底五號即將脫離本艦護盾範圍,立刻撤離。"

    "收到。"兩艘艦船同時回覆。

    "指揮官,二十三分艦隊指揮官已經回覆您,他在線上。"在旗艦聖盾級巡洋航艦鑽石號的艦橋裡,AIC向歐布萊恩艦長報告。

    "艦長退出指揮頻道。"奧利安透過神經訊息關閉了頭盔顯示屏上的一個頻道,同時開啟了另一個投射著二十三分艦隊指揮官——漢娜·柯爾賓臉部的頻道。"妳打過來了,是對我的求援有什麼疑問嗎?"

    "我收到了,也派出手頭上可用的一切增援,只是沒有聖盾級,而且我非常迫切需要這批補給。"漢娜一臉嚴肅地說。

    奧利安也相當嚴肅地回應。"星際戰機或朗式引擎艦都對我沒有幫助,只要還拖著這些運輸艦,我沒辦法在最短時間內達到極速,也就無法擺脫那艘龍龜級,它之後還有三艘戰列艦在少於七小時的路程上,等到時,妳就只能靠一支運輸中隊的補給量去解決剩下的戰鬥了。"

    "我明白你的處境,奧利安,我自己也處境艱難,更不可能冒著讓戰線崩潰的風險,讓更多的聖盾級在其他星域被拖住,我可不樂意見死不救,指式分身乏術。"

    "別浪費時間找藉口了,漢娜,就沒有能幫我脫困的辦法了嗎?其他分艦隊呢?"

    "都信息緘默了,我之後也會,到時你真的只能依靠自己了,奧利安。"

    "真諷刺,你們手握大半資源,卻連拉我一把都做不到,還等著我拉你們一把。"

    "彼此彼此,要問就是議會下達的戰略方針,用我的增援跟你自己手頭有的一切,自己想辦法吧。二十三分艦隊通話完畢。"

    "這段對話沒有意義,下次就免了。通話完畢。"

    "怎麼辦?艦長?"在奧利安結束通話,他的一位副官問道。

    "跟以前一樣,靠自己來。"奧利安重新接回指揮頻道回道,隨後思索了幾秒。"戰略AIC,開啟'大漩渦'計劃方案,戰術代號'金屬之風',計算在進入超光速後、龍龜級攔截前可及的範圍內符合條件的星域。"

    "得出38個結果,以此未編號星系為最優解。"戰略AIC在艦長的頭盔裡列出結果,以及一個有著三顆行星環繞單恆星星系。

    "很好,聯繫增援艦隊,告知他們現行戰術並提前到該星系部署。旗艦告知全艦隊,重新編隊,準備集體超光速躍遷。"

    "閃長岩號回報,SCP-SUN-25776已交由本艦再收容,是否批准使用此項目進行反擊?"

    "駁回,現狀已成既定事實,不適用此時間性異常。"

    "明白,閃長岩號已就定位。"

    "這裡是旗艦鑽石號的艦橋導航員,已確認所有設備與讀數正常,倒數三秒發動彩虹橋引擎。三…二…一…開始躍遷。"

    在遙族艦隊無法阻止的短時間內,鑽石號再次展開時空泡膜,帶領艦隊向前方的虛空進發。


    華斯博士全身上下貼著再生繃帶、靠著棉製枕頭坐在病床上,同樣貼滿再生繃帶的幼鯊被她輕輕抱在胸前熟睡,大範圍嚴重燒傷留下的不適感讓這位疲憊的女博士無法入眠,但她還沒向為了救她而住院的幾位MTF隊員當面道謝——這固執的拗脾氣也許是她升遷緩慢的主因——不過她的主治醫師可沒那麼容易妥協。

    "他說:'不行。'抱歉了。"一名男護士帶來了簡短的兩個字,徹底毀滅了華斯博士最後的堅持,她不禁回憶起事情發生的當下,那簡直不能用一瞬間形容,但特工們還是及時保護了她和孩子,儘管一片混亂,懷錶內的時間EVE粒子流也開始暴走,至少最終一切都穩定下來了,除了那位叫加加林的女特工以外…

    當那名大腳怪將急救擔架抬下蜂鳥運輸機時,華斯博士可以看見加加林已全身焦黑卻尚存一口氣,作為多年的奇術研究者兼使用者,她很清楚那不是正常火燒造成的,而是回火效應,是加加林用生命保護他人的結果。

    華斯博士已經打從心底敬佩那名女人了,但她連最基本的感謝都無法完成,就被護士逼著吞下安眠藥,沉睡過去…


    洛克上校依靠在門邊、看著房裡剛立正站好的加加林,他搖搖頭說道。"妳的眼神還是帶著疑惑,加加林,這樣子是不行的。"

    “怎麼說?我都已經入選了。”加加林看著上校走進門內,然後在門邊的沙發上坐下。

    “妳不是對於自己是否夠格存在疑惑,妳是想太多了,MTF特工應該要存有思辨的心,但不是胡思亂想,那會影響妳的判斷。”

    “嗚嗯…確實,我必須承認你說的沒錯,那我該怎麼辦?”

    "喔…這就麻煩了,得看妳內心的疙瘩長在哪一塊?通常只有妳自己摸索才能知曉,不過我可以很負責任地告訴妳,多數的特工都沒有徹底解決這個問題,他們用所謂的'專業態度'掩蓋,成為了某種意義上的雙面人,這不健康。"

    "但是似乎,用來應付任務就足夠了。"

    "錯!一個有長期精神問題的特工對基金會來說就是免洗工具。"

    "我們難道不是嗎?"

    "不錯的吐槽,但是基金會又不會把資源投資在D級人員身上,要分清楚!加加林,才不過兩百多年前,基金會還是個地下組織,我們不必顧及自己明面上的形象,但曝光之後一切都變了,大眾想要看見的和我們需要做的是衝突的,而基金會也沒有資源培育夠多的心理諮詢師,反正現在的MTF本來就沒有能休假的時間。"

    "所以,你想表達的是?"

    "妳要自救啊!加加林,這樣才能救更多人,否則就會淪落到跟我一樣的下場,這是經驗談。"

    "我…還在試著調適,但說的總是比做的容易啊,上校,我認清的事實就是如此,我們都該清醒了。"

    加加林睜開雙眼,發現自己被綁滿再生繃帶、躺在病床上,模樣不用照鏡子也知道十分的狼狽,而正前方的床尾正坐著一名醫師。

    "也該醒了,"醫師開口道。"妳早在一小時前就進入淺眠狀態,而我們也早該開始記錄了,讓我們速戰速決吧。"

    "先等等,"加加林打斷他。"現在是什麼時候了?"

    "都忠星至波蘭星中途第二個小時,怎麼了?"

    "我在哪艘船上?"

    "T3G星系A護衛艦隊閃長岩號第二醫護室,妳短期失憶了嘛?"

    "這不是我印象中的第二醫護室,應該說…不是印象中最近的第二醫護室…這是第幾次補給任務?還有,華斯博士現在在哪裡?"

    "什麼華斯博士?另外這是第二次…"醫師起初只是感到不對勁,但他突然恍然大悟,整個人從椅子上彈起。"我得去通知艦長…"

    話音未落,醫師已經消失在醫護室的另一端,留下加加林一人在病床上詫異不已,一根斷裂的時針掉落在床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