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ast Punch
评分: +13+x


2076年12月31日,一个叫Dash II的男人开船驶离海岸,去寻找可能是世界上最后一条鲨鱼。

当然,Dash II并不是他的真名实姓,只是他在数据层中使用的ID,只不过我们这么称呼他也并无不可。作为2042年生人,Dash II早已习惯于用ID来称呼自己和他人,如果你问到他现实中的名字,恐怕他一时也都想不起来。

Dash II此人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部下辖的PCRW-1701区的维护小组工作,负责数据层PCRW-1701区的代码维护工作。虽说只是个干苦力活的基层,但好歹吃的是国家饭。他如今已与相亲认识的妻子结婚8年,其妻曾在某数据层大厂工作,不过如今已被优化待业在家。二人育有一女,其女现在在云智小学PCRW-1701分校区攻读小学学位。

别看Dash II在数据层混得不怎么样,他在现实中的身份可是SPC的Oracle会议室的成员,他管理下的SPC足足有11名注册成员,差一点把Oracle会议室塞满,此外还有编外人员难以计数,粗略估计恐有一手之数。虽然比不上世纪初的盛况,但好歹也是一方势力,称得上是个人物。

要说起这Dash II与中心的渊源,那还得追溯回2056年。当此之时,未来的O-1现在还只不过是一个中二的叛逆少年,也许是触怒于某次月考的成绩,也许是痛心于年仅14岁便沾染上的“现实瘾”,又或者仅仅只是发泄工作生活中怨气,少年的父母又一次地与他发生了激烈地争吵。这次稍有不同的是,少年一气之下下线逃走了。此后3天,少年再没有上过一次线,警方最后在一个非法的现实娱乐场所找到了他。

在评定少年的父母是否具备担任监护人的资格期间,少年被委托给了他的爷爷Dash照顾。Dash,或者叫他李子涵更合适。李子涵在那个时候正是Oracle会议室的O-1,少年被送到他家时,这位年过半百的老人正在收拾家当准备出海殴鲨,子涵于是顺便就把少年带上了船,进而带入了SPC。

Dash II现在回想起他第一次殴鲨的情景依旧历历在目,当他被爷爷踹下船时、当他的拳头第一次触碰那条软骨鱼类的鼻梁(如果有)时、当他第一次聆听爷爷给他讲述殴打鲨鱼的重要性时……少年正是在那一次长假结束后,确认了此生要为之奋斗的伟大事业——殴打鲨鱼!他也确实做到了,此后直到2076年,他一直都在兢兢业业地殴打鲨鱼,从近海殴鲨打到远洋深潜,从一个中二少年打到一个油腻中年,从一个普通殴鲨员打到Oracle会议室,Dash II这一打,就是20年。

不过虽然我们的Dash II有着为殴打鲨鱼奉献终身的觉悟,但终究抵不过数据层的压力。自从李子涵在2069年去世之后,家中再也没有人站在他这边,支持他去殴打鲨鱼了。Dash II的父母希望他不要再这么不务正业,妻子责怪他对数据层的生活从没上过心,女儿抱怨他每次放假都只会带她去赛博海洋馆——Dash II是去那儿殴打电子鲨鱼的。家人们并不能理解他对这种海洋生物的执着,他们感到困惑。Dash II很爱他的家人,他并不想成为一个不孝的儿子、没用的丈夫、不称职的父亲。最终,他还是决定追随上一任O-1的步伐——放弃殴打鲨鱼的伟业。

然而我们伟大的造物主似乎是被鲨鱼蛊惑了,开始嘲弄起这位伟大的殴鲨斗士的命运。在Dash II下定决心正式向SPC提交辞职信之后,当天晚上他就在刷视频网站时刷到了在西太平洋海域目击疑似鲨鱼的视频。他沸腾了,对于一个生活在2076年的殴鲨者来说,还有什么是比一条现实中的鲨鱼更振奋人心的呢?要知道,即使是Dash II,SPC的现任O-1,也已经近3年没碰见过鲨鱼了,其中当然也有鲨鱼近乎灭绝了这种客观因素,但Dash II相信更多是因为鲨鱼们越来越狡猾了。

而现在,狡猾的鲨鱼终于露出了破绽,在西太平洋上现出了身影。他的身体在发烫,他的拳头在发痒,他现在巴不得现在就去把那条该死的软骨鱼的鼻梁(如果有)揍塌。但经验丰富的殴鲨人不会感情用事,Dash II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狡猾的鲨鱼需要更加狡猾的殴鲨者来殴打,他现在需要一个完美的计划,和一群坚实可靠的伙伴。

Dash II平复了一下心情,打开SPC内部聊天网络(此微信群群名如此)准备与伙伴们商量对策,然后他看到了那封已经被提交的辞职信。他纠结了一会儿,但还是出于前殴鲨人的使命感,向他的10名前同事分享了这条鲨鱼的信息,然后邀请他们一起思考对策来殴打它。第二天子夜,Dash II收到了来自O-6的第一条回复:“啊这……哥们你来真的啊?”然后再也没有人在群聊发过言。

此时的Dash II突然想起李子涵生前对他说过的话:“人们都被那些该死的软骨鱼给蒙蔽了!”Dash II仍然记得李子涵说这句话时的神情。他现在深以为然,何止人类,连意志坚定的殴鲨者们都被该死的软骨鱼给蒙蔽了!他很愤怒,却不知道愤怒于谁,他很悲哀,却不知悲哀为谁。他想哭,但又怕惊醒身旁的妻子,他支起身,就这么坐了一夜。

第二天,顶着黑眼圈的他在debug的时候不小心输错了一个变量名,导致了171处报错,他们小组紧急排查3小时22分钟后才找出错误,所幸没有人知道是他干的。由于这一错误,Dash II下线时已经将近9点了,女儿早已睡下,妻子还在修改她的简历。疲惫不堪的他喝完营养液后就躺上床,沉沉睡去。

Dash II很久没有做过梦了,上一次还是在3年前最后一次殴打现实中的鲨鱼之后——那次他在梦中又殴打了它一次。久违的梦境并没有给他带来另一条可供殴打的鲨鱼,只是带他回到了14岁那年,他第一次出海回来的路上。说实话,由于年代久远,他本人都记不太清那时的情景了,但在梦中,一切又都那么清晰,仿佛身临其境。

14岁的海风重新吹在Dash II的身上,李子涵还没老去,正涛涛不绝地和他讲述着鲨鱼的邪恶,以及殴打它们的重要性。张梓涵、陈紫函、王子翰等一起出海殴鲨人们在船舱中坐着,大声地聊着天,讨论着这次殴鲨的收获……他深深地吸了口气,海风中特有的腥味充斥着鼻腔。他想说什么,张了张嘴,但终归是不忍打破这份美好。他多想把时间停留在这一刻,只是梦终究会醒。他设置的第3个闹钟响起后,Dash II睁开了眼,带着眼角的两行泪。

从那一天起,Dash II开始准备出海的物资:李子涵留下的渔船还在;海上有取之不尽的鱼,只需要准备足够的淡水即可;现在已经见不到出售潜水道具的店了,需要私人定制;SPC最后一枚指鲨针还在他这里,应该还能用;出海许可自从李子涵离世后再没更新过,所以要找一个偏僻的地方下水……这些很麻烦,但他乐在其中。这种为了殴打鲨鱼而忙碌的生活,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体会过了。

最终的出海日订在12月31日——元旦节期间维护小组有3天假,而且他已经和同事换好班了,这三天他不用值班。 当天晚上,吃完晚饭后,Dash II收拾着行李,“你要出门?”正陪女儿看电视的妻子问他。他突然心痛了一下,他想起此前已经下定决心回归虚拟生活,好好负起数据层中的责任。他扭过头去,不敢看妻子,“嗯。”“早去早回。”妻子并不十分在意,她知道自己的丈夫是一个现实爱好者。Dash II转身出了门,他在心里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了,打完这一次就真的不打了。”

在破渔船驶离海岸之后,他将植入物关机,这是只属于SPC的O-1的战斗,他不想关于Dash II的任何事打扰到他殴打鲨鱼的神圣事业。

海上的生活总是枯燥的,何况他还是孤身一人去寻找一条狡猾的鲨鱼。他并不知道那条鲨鱼具体方位,他更多地是在目击海域附近随意飘荡,期望着指鲨针能给出什么反应,换言之,他只是在期待奇迹降临。一连两天,理所当然的一无所获,他自己恐怕都不太相信能碰见什么鲨鱼。

他想起了17岁那年,自己第一次主持殴鲨活动的时候。与这次不同的是,当时他有着一个详尽完善的计划,和包括李子涵在内的一群经验丰富的殴鲨人伙伴,与这次相同的是,一样一无所获。“孩子,不要灰心,以一个新人的角度来看,你这次已经做得很好了。”返程途中,当时的O-1李子涵摸着他的头,笑着对他这么说。他说话时已带着一丝哭腔:“‘以一个新人的角度’?我果然做得不够好吧?”李子涵依然带着笑意,轻轻地摇摇头:“没有的事。狡猾的鲨鱼可不会蠢到轻易暴露自己的行踪,即使是经验最丰富的殴鲨者,在面对它们的时候也时常空手而归,找不到鲨鱼不是你的问题。”

李子涵顿了顿,继续说:“你第一次主持殴鲨,还只带了我们这十几个糟老头子,找不到鲨鱼也很正常,不要因此就灰心了。想当年我第一次带队的时候,带着三条殴鲨船,地面上还有一整个后勤部门指挥调度,结果还不是扑了场空。”但少年很明显更关注话中其他的点:“我们SPC以前还有三条殴鲨船?那现在怎么……”谈及此处,李子涵不无骄傲地说:“那当然,SPC以前好歹也是一个大型国际组织。我当年带的三条船不过只是一个行动小队的最低配置。那个时代可是殴打鲨鱼的黄金年代,海面上到处都是我们的殴鲨船,淡水里面也布满了我们的殴鲨陷阱,殴鲨员人数众多,各个技艺精湛。在那个时代,软骨鱼们根本无处遁形,被我们打得节节败退。”他叹了口气,“可惜哦,你终究是没赶上那个黄金的年代,现在只能和我们这些糟老头子一起打鲨鱼了。”

少年打趣着说:“SPC以前那么厉害,那怎么你一当上O-1就成这样了?”李子涵一时梗住,一旁传来其他同行者地笑声。他涨红了脸,争辩似的说道:“这、这怎么会是我的问题呢,都怪鲨鱼,对,都怪鲨鱼,人们都被那些该死的软骨鱼给蒙蔽了!”

2077年的Dash II苦笑着摇了摇头,自己这个O-1又有什么资格说别人呢。SPC到了他这一代,出海殴打鲨鱼的人竟只剩下他一个了,还不如人李子涵呢,不对,他已经辞职了,现在SPC一个人都没了。Dash II此时有一种莫名的不真实感,怎会如此呢,这个对抗鲨鱼的伟大组织,从世纪初极盛的黄金年代,到如今连个人都没有了,短短数十年,却恍如隔世,怎会如此呢?

正当Dash II沉浸在过往之时,沉静许久的指鲨针却躁动了起来。是鲨鱼!Dash II做梦都没想到,奇迹真的发生了。此时的指鲨针正大幅地摆动着,这说明这条鲨鱼现在还在指鲨针检测范围的边缘。优秀的殴鲨者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他立刻来到驾驶舱,调转方向朝鲨鱼追去。Dash II并没有开太快,这条殴鲨船年久失修,航速大不如前,如果被那条鲨鱼发现的话,恐怕会被它跑掉,所以需要尽可能安静地靠近。不过,出乎他的意料的是,指鲨针的指针迅速稳定了下来,直直地指着同一个方向。哦?还敢过来吗?没有逃跑,还向殴鲨船这边游来吗?Dash II不相信狡猾的鲨鱼对自己没有一点发觉,他相信这是对他的挑衅。嚯嚯,那就再走近一点吧。他加大了马力,加速向鲨鱼驶去。

没过多久,一个灰黑色的三角物体出现在远处的水面之上,那是鲨鱼的背鳍。背鳍划开波浪,留下了两条长长的尾迹。船和鲨鱼接近到一个相当近的距离,Dash II关闭了发动机,鲨鱼也减慢了游速。他离开驾驶舱,换上了泳衣,带好拳套和护目镜,来到了甲板上。此时鲨鱼就在不远处静静地游动着,他猜不出它要干嘛。

Dash II并没有立刻下水,这边只有一个殴鲨者,必须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如果惊动了鲨鱼,他一个中年发福的程序员可游不过一条鲨鱼。他等待着鲨鱼更靠近一点,但鲨鱼却开口说话了。那是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小伙子,你是打鲨鱼中心的,对吧?”

Dash II并不十分惊讶,以前李子涵曾给他讲述过会说话鲨鱼的传说,虽然他和爷爷都不曾见过就是了。他保持着警惕,回应道:“知道我是中心来的,还敢靠过来?你是想挨打吗?”

鲨鱼发出了类似人类冷笑的声音,说:“你这里就一条船吧,而且这船上好像也就你一个人。说句难听的,你这一人一船够干什么?以前我年轻的时候,你们三条船上百号人对我围追堵截,结果全被我甩掉了。你,还不够看。”

Dash II没有说什么,鲨鱼说的确实是实话,如果它想跑,只凭这一人一船,绝对追不上它。鲨鱼眼见他没反应,便继续说:“唉,你们打鲨鱼中心也不行啊。以前听长辈说你们有多可怕,说海面上到处是你们的殴鲨船,水里到处是你们的监视器,你们的殴鲨员强悍无比,可以赤手空拳与最精壮的大白鲨在水下打得有来有回。当时我年纪还小,怕你们怕得好几天睡不着觉,结果现在一看,就这?”

Dash II听到鲨鱼的嘲讽,忍不住反唇相讥:“说我们,你们鲨鱼又怎么样呢?我刚入行那一会,他们告诉我鲨鱼是世界上最狡猾最邪恶的存在,所以必须要不断地殴打它们,直到它们不再威胁到人类。结果狡猾邪恶的鲨鱼几十年就把自己干到灭绝,这叫狡猾?愚蠢还差不多!”

这句话却又好像戳到了鲨鱼的痛处,它神情低落地问道:“其他的鲨鱼,真的都灭绝了吗?”Dash II一愣,没想到鲨鱼会是这个反应,想了一会,说:“应该是这样的,你是人类近几年来发现的唯一一条野生鲨鱼。”

鲨鱼似乎是苦笑了一下,说:“以前我们鲨鱼也辉煌过啊,你现在所处位置的水下,以前是我们鲨鲨向往的顶级大学,是我们鲨鱼文明的圣地。鲨最多的时候,这里以及附近生活着近亿条鲨鱼。结果啊,现在只留下我一条老鲨苟活在这里。”

Dash II此时又想起来,SPC现在已经不剩一个人了,和鲨鱼突然有了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他有点后悔话说得那么重了。沉默良久,他尝试着挑起话头:“对了,鲨鱼……老兄,听你这年纪挺老的,能给我说说以前的SPC吗?”

“以前的打鲨鱼中心啊,”鲨鱼似乎是陷入回忆,“你们以前也确实厉害。之前海上交通大学——就你脚下的那所大学——被你们SPC攻打过,我们当时这里起码有几万条鲨的军队,但我敢说你们出动的殴鲨者数量比起我们的军队只多不少。我有一个亲戚以前就在这里服役,据它说当时水面上密密麻麻的全是你们的殴鲨船,你们光是潜下水来的人就多到数不清。我们当时也是拼死才把你们击退。说起来,你问这个干嘛?”

“嗯?”Dash II有些疑惑,不明白鲨鱼什么意思。

“难不成……”鲨鱼开口问道,“你一个人来找我,不是因为你头铁,而是你们也没人了?”然后它又像是自言自语地说:“我早该想到的,没有鲨鱼了,也就意味着你们打鲨鱼中心也就没有鲨鱼可以打了……”

Dash II打断了它地话头,说:“实不相瞒,SPC其实也就只有我一个人了。”此乃谎言,他隐瞒了自己退出SPC地事实。鲨鱼听了这话竟也一时沉默了。

最后一条鲨鱼和最后一个殴鲨者隔空对视良久,然后一齐叹了口气。“我们终归都是没落了,”鲨鱼先开口说,“SPC只剩你,鲨鱼也只剩我了。我们两个就像那种过去时代的幽灵,真是可悲啊。现在回头看,以前人和鲨之间打生打死,又有什么意义呢?”

Dash II接过话茬,说:“是啊。不过你还是比我幸运的,你起码还是经历过那个以前我们都辉煌的黄金年代,不像我,出生的时候黄金年代早已谢幕,你算是幽灵,我不过只是残渣罢了。”

“啊?我没经历过啊?”鲨鱼疑惑地说,“那都好几十年前的事了,我才活了31年。”Dash II一时语塞,他才想起来鲨鱼和人类的寿命似乎有一定的差距,他有些不满地说:“才31岁的鱼装什么老鱼家,还叫我小伙子,我比你还大,你应该叫我哥。”鲨鱼反击:“这种事情是看年龄的吗?我在鲨鱼里不就是一条老鱼了吗?叫你一声小伙子怎么了?”……

这一人一鲨就这么迅速地熟络了起来。他们一人在船上,一鲨在水里,聊得很开心,仿佛多年未见的老友久别重逢,丝毫不见昔日仇敌的影子。

直到天色暗沉,Dash II有些渴了,问鲨鱼:“喝酒吗,我这里有几罐啤的?”鲨鱼回了声好。于是他转身进入船舱取出啤酒,把其中一罐丢下了船。鲨鱼摇动尾巴,游过来用鳍拿起啤酒。Dash II抓住时机,越过船舷,跳下了海。他作为一个殴鲨者可谓经验丰富,恰落在鲨鱼身上。然后他举起拳头,狠狠地砸向鲨鱼的鼻梁(如果有)。

“去死吧,邪恶的鲨鱼。”最后一名不是殴鲨者的殴鲨者是这么说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