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次鲸落

评分: +73+x

这里以前……也曾是海洋呢……它回忆着。


项目编号: SCP-CN-4312490 SCP-CN-4312490-EX

项目等级: Location Explained

特殊收容措施:SCP-CN-4312490 依旧坐落于荒土北部区域。


静谧,深邃。深蓝色的大海曾将它掩盖在黑暗之内。庄严,肃穆。它早已死去,同时它也活着。他们不再需要它,它从孤身一人,在经历腾跃、欢呼、沉沦之后,再一次变为孤身一人。它有多久没有见到太阳了呢?它有多久没有与弗兰克普莱斯和罗宾普鲁姆斯两兄弟再会了呢?它回忆着。


描述:SCP-CN-4312490于新纪元2503年5月8日,由探险家小队“废土拾荒”发现。项目表现为一座较为巨大的,类似于建筑的非封闭空间。其结构呈现出肋骨状,且建筑材质与骨头相似。值得注意的是,经过DNA比对,基金会目前并未发现任何一种与该DNA匹配的生物。

附录A:截止新纪元2589年9月4日,仍未发现任何一座与该项目类似的骨质建筑。


太阳?它感受到灼热的光线照射在皮肤上。它试图睁开双眼,但黑色的水依然紧紧地禁锢着它的双眼。它放弃了,于是它再一次躺下。

自那天以后,它便再也感觉不到大海的轻抚了。它的皮肤因为干涸而开裂,它的血肉因为曝晒而发出阵阵恶臭,但它不在乎。它只希望能再一次睁开双眼,亲眼看到那蔚蓝的大海。

它累了。它不再用力地挣脱黑暗,因为它明白:它做不到。它应该早已死去才对,但它却从未像现在这样,感觉自己还活着。它理应像它的父母一样沉沦,融入自然,孕育自然。它明白,它不是特殊的,它从自然中来,就该回到自然中去。

但自然似乎拒绝了它。

大海还在时,自然便已不让它死,也不让它活,自然不希望它回到自然中去。为什么?它问。没有人回答它。它感受着自己血肉随着大海的轻抚而分离,它感受着自己的心跳随着海浪的波动而停止。但是我呢?它问。依旧没有回应。

很快,连大海都离它而去。它除了那片了无生机的大地以外,再无亲人,那自然也似是死了一般。如果是以前,它会长啸,它会悲鸣,但它现在什么都做不到。它能做的,就只有瘫倒在大地之上,侧耳倾听大地的心跳逐渐衰弱至无。它的另一只耳朵呢?它听见那些石头从天而降的轰击声,它听见那些金枪鱼从地上飞跃进天空,它听见悲鸣,它听见雷鸣般的爆炸,它听见……

它还能听见什么呢?什么都听不见了。

它怀念以前大海还在的时候,那些友善的小船上的哒哒声。它时常与那些小船相互嬉戏,或是欢叫,或是嬉水。哈……

现在呢?似是幻梦一般。它想,它会做梦吗?


附录B:

于新纪元2601年1月6日,探索家小队“考古队”在一处前人类文明的旧基金会八十二号站点中发现旧纪元的生物信息。根据旧纪元的生物信息中发现的线索判断,SCP-CN-4312490与一自然现象“鲸落”产生的结果相似。当前,SCP-CN-4312490已被重分级为SCP-CN-4312490-EX。


它思考,它醒悟,它了然。自然原来不是拒绝它啊,而是在它死之前,自然便已经死了。为什么呢?即便它明白了自然并不是拒绝它,它依旧不明白自然为什么死了。

最后它也放弃了。它放弃了继续思考,它明白自己终究不是那些陆地上的怪物,它战胜不过他们。但是它现在终于能够在那群怪物前面先一步死去了,因为……

它早已是他,而他将会是它。


附录C:下述命令由监督者议会直接下令。

请所有探索者们于新纪元2601年2月1日,从陆地返回至空中乐园,地球已不再具有任何可利用的资源。所有曾在地球上的生物均已确认灭绝。

我们将在下一个适宜人类定居的星球重新登陆。届时第50次执行文明重启计划,将现存人类DNA与新、旧纪元中发现的所有生物DNA以时间顺序,构筑并释放于目标星球,重演历史,以此重新开启人类文明。

所有项目计划被设置为待机状态,直至新的基金会成立后释放在目标星球。三号舰队、四号舰队及更多舰队将被授命组成相关同行组织,以此促进新基金会的进步,至其科技水平与我方基本一致后,将其吸收合并。

——生存,循环,保护。Survival, Circle, Protection.


它又错了,他已是它,祂想。

祂问,愚笨却又固执的忒修斯之船啊,你将驶往何方?

谁会回答祂呢?祂苦笑,祂感叹,祂沉默,如同这片无声大地,亦如往常。

祂期待,祂失落,祂悲戚。于是祂闭上了双眼,化为承载着人类罪恶的白骨棺柩,等待着下一个祂成为祂。

然后祂死了,就如同上一个祂。


请记住:一切都是为了让人类能够继续生存在常态之中。

——监督者议会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