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害相权取其轻

“苏醒吧,兄弟。”

祭坛上的男人慢慢地睁开了他的眼睛。他确信他没有移动过,但周围的环境已是截然不同了。之前,他到的地方乍一看是个教堂,只是所有的宗教符号都被移除了。现在,尽管所有东西都还在它们之前的位置,它看上去…不知所以地,扭曲了。以一种他不太能形容的方式扭曲了,但同时让你觉得这没什么不对的。看来他终于见到了这地方的真面目。

教堂并不是唯一改变了的东西。那些把他带到这里来的人之前看起来很普通,如果要说有什么奇怪的话,那就是他们作为这座地图上没有标明的偏僻城市的公民这点本身了。但现在他们看上去则像是带着鳞片的怪兽,眼睛发出红光。他觉得自己从他们的眼睛中看到了在他们仪式进行之前所伪装成的人形样貌,他们的脸由于一声永恒的无声尖叫而扭曲。

那之前曾进行发言并引导仪式的进行的神父,升起了一面巨大的镜子。他在镜子中看到另一个带着鳞片的恶魔,但脑袋该在的地方则是一个巨大的电视机。在电视机的静电干扰雪花屏中,他几乎能辨认出一个有着相似脑袋的人类的轮廓。

“你们这群杂种对我做了什么!?”他质问道。

“这还不明显吗?”一个似乎从四面八方同时传来的洪亮声音问道,“你成为了追随者之一。”

“那他妈是什么意思?”

“那意味着,这是你那无聊得要命的世界上发生的最伟大的事,而你成了其中的一部分。”那声音回答道,它似乎是从教堂的每一面墙和每一块地砖中传出来了的,“你作为曾经那个人已经死去了。我现在便是你的生命。你得以成为我的一部分。”

“你在哪里?给我出来,你这该死的懦夫!”

“当你真正睁开双眼时,便能见得我的真颜。”教堂的门自己打开了。这位前博士跌跌撞撞地走出了门,尚未适应他新的脚爪。曾经看上去像是一个普通小镇的地方,现在是一堆乱七八糟扭曲物,并只能被形容为有机结构。曾经的建筑现在看起来像是一个巨大怪异的生物的附属物。

“你得以成为我伟大的重生的一部分,”那声音说着,使那些建筑微微摇晃,“我一直想要招募你们的基金会的成员。第一个可能是个无名小卒,没人会在意,但你?他们会调查你的失踪。你会带来更多的人。而当我拥有足够追随者时,我会蜕变,丢弃这具固定的躯壳,然后世界将会知晓我真正的荣光。”

那博士只是打个呵欠作为回应。

“你似乎并不怎么在乎我的荣光。”

“我之前听过这种事。全部。”他不屑一顾,“在我工作的那行里,我见过宇宙中最糟糕的事情,而很明显地,就怀着恨意的怪物威胁到整个世界存在这点来说,你嘛……也就稍稍超出平均水平,如果我宽大地评价的话。但我们来说实话吧……我才不宽宏大量。”建筑物抖得更厉害了:“你胆敢直视我无限的伟大,而不立即拜服在地献出自己的一切来服侍我?”

“很明显,”那人回答道,“我更因为你因为这点小事就把我杀了而恼火。”

“你的死亡是达到这一目的的必要方式。生者尚不能看见我的真实形态。你死亡并以追随者的身份重生,是你迈向命运之途的第一步!”

男人交叉了他的手臂:“是啊。嗯……才不。”

那些建筑收张着,就好像那巨大的怪物在叹气。“我猜我本该预料到你会抗拒我。我的追随者们!把他抓住!”

随着一声群起的咆哮,追随者们从教堂和周围所有的建筑物中冲出,四个一组地奔跑,比起人类来说更像是大蜥蜴。男人摇了摇头,把手伸进了短裤里,拔出了一把枪。他毫不畏缩,直接开枪了,正中神父两眼之间。

其他的追随者骤然停下了,死寂地站在他们前行的路径上,不可置信地看着不再动弹,淌着鲜血的神父。“他……他死了。”其中一个追随者说。

“这怎么可能?”那声音问道,“你不可能杀死亡者。”

男人竖起了他的枪,瞄准了最近的一个追随者。这会很有趣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