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曼·富勒的展出:活着的头


活着的头

她没有身体,但她活着!

她会说话!

她会唱歌!

她将使你心醉!



她能感受到她的身体即使她并不拥有它!

它在哪?

听她那顶呱呱的故事!

艾丽莎小姐从遥远的南斯拉夫来到我们这里,她在那里度过了快乐与自由的童年,直到命运欺骗了她。她的故事悲惨如它的奇妙与美丽。当她讲述自己的经历并回答所有的问题时,为自己倾听它吧!

仅此一天

今晚下午八点,在科曼奇县露天游乐场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来吧!来吧!

以下是一份标题为“关于马戏团:赫曼·富勒的怪诞巡回动物园”的出版物中的一页。作者和出版商的身份信息皆未署上,而这些分散的书页被发现插在世界各地的图书馆中马戏团主题的书籍里面。这种宣传行为背后的个体或群体目前不明。

The Living Head

To the Circus Born

我们展开的第一个表演是在我将被发射出大炮的地方。鉴于我的身体是由碎片组成的,观众们将认为他们看到了我被炸碎,但在最后,在他们捡起网子外的所有东西时,我将会挥手。实际上,因为观众们的反应,这一幕我们只表演了一次。有哭泣声,也有尖叫声,我认为我看到了很多人陷入昏厥。曼尼认为这是一个负面宣传,所以我们停止了这一表演。

接下来我们想到的表演是我去加入小丑的可笑恶作剧。他们会把我带到玻璃罩之下。但我们不能长久地那么做。我也许只是一个头,但我仍需要呼吸。总之,他们小心地把我从玻璃下拿出来,然后决定用我的头玩槌球。观众自是愤愤不平,并且小丑们将意识到自己的错误。然后他们捡起我,擦去我沾染的灰尘,拿出篮球框。观众们将会有与之前一样的同一反应,清洗,冲洗,为了做样子而重复几次。我不是那种做法的粉丝,尤其是因为那些该死的小丑太古怪了。你曾经见过他们吗?看向他们的眼睛过了吗?你知道他们怎么说那些眼睛——心灵之窗的吗?嗯,那是扇沾满污垢的肮脏窗户。但我离题了。当观众并不愤愤不平,并且似乎对我的头被槌球框击中感到好笑时,我们停止了那表演。在演出结束后,我和曼尼谈话,我清楚地告诉他我不会再在环绕中进行这场表演。如果他想让我去怪胎小窝工作,我会很乐意,但我不会再被砸,扔,旋转,或他准备为我计划的其他什么东西。幸运的是,曼尼没有那么坏,所以他让我和其余的怪胎一起工作。

我在丹尼1 和菲尔之间得到了一个位置,一个有软垫的漂亮底座,并且曼尼保证他们两个都会密切关注我。我的意思是,如果有什么人想买纪念品,我真的什么都做不到。其间,曼尼将紧握住我身体的剩余部分。他在这方面是个绅士,这就是我要说的。

当然,整个关于南斯拉夫的事完全就是胡说八道;我们的大多数官方故事是这样的:我在波士顿伊迪丝玛丽费尔南达麦肯奈的某个地方。我不记得我的父母,我知道的关于我父母的一切只有他们在我六周大时,把我遗弃在了古老的鲍德温 普雷斯布道所及小流浪者的家的台阶上。现在想起来,在我无法走路的时候就把我留在一个叫“小流浪者之家”的地方有些好笑。无论如何,他们把我带进去了,但他们也不知道应该对我做什么。据我所知,我被关在地下室里,为了尝试并保证无人会来伤害我而远离其他孩子。相信我,那是个狗咬狗的世界,别让那些孩子最多只有12岁的事实愚弄你。我认为我在那个地方大概呆了三年,直到一天,有个人露面了。他显然是认识我的某人,至少是知道我。也许我的父母把我的事告诉他了,也许是为了钱吧。所以,这个人向经营这个地方的修女们提出一笔交易。他带走我,作为回报,他会为急需的建筑整修买单。修女,或不是修女,她们如此快的卖掉我,以致于我的头都有点发昏。嗯,长话短说,那个人就是曼尼。回首过去,我真的很感激他。马戏团生活可能不适合每个人,但让我们面对它吧,在马戏团外我们将面对怎样的未来呢?我不会否认这是一段苦难的生活,但我们得到了照顾。我们在这有自己的小家庭,哪怕有些人为了他们自己想要我们,我们在这感到很安全。

当我第一次加入马戏团时,人们总是问我,为什么我是这样的。他们花了一段时间才意识到我的身体处于现在的状态并不存在任何特定的原因。一些和我一起工作的怪胎能确切地告诉你是什么让他们变成现在这样的,但我不能。这就是为什么我不得不接受我自己,并且接受我自己这件事花了我足够长的时间了。我只是。我的意思是,你可以彻夜不眠地躺在床上,思考到底是什么出了问题,或者,哪怕是什么出了点差错,但最后,我在这。并且我没有一个和你们一样黏在一起的身体。那又怎么样?我活着,我能感受,我能说话,我能歌唱。我很好,不像大多数呆呆看着我的人。

1Daniel Golenski, 火面人 (看第14页)

142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