赐予之主

相关组织 » 蛇之手中心页 » 赐予之主

赐予之主

人类晋升之主,创神者,蛇之形,阿撒兹勒

概要


赐予之主是神祗类的存在,据称有能力帮助人类圣化——令人类获得神格。有些人相信早在十世纪这件事就已经完全被证明,但是史实遗失在了历史之中。一小部分信徒赞颂祂在更古老的时代就点拨了人类的智慧,且希望找到令祂重返世界的方法以便领导他们升华为神。

祂象征着位于动物、人类和众神分界线上的其它原型。这些相似性可能与一个共同的起源有关,或者仅仅是一则神话原型的表现,而这又产生了一个基本的问题,即,人类的本质是什么。

情报


特性:
赐予之主是一神性的存在,主要由精神能量组成。然而,祂曾至少有过一次显现为物质形态,并宣称在久远以前同样显现过。祂最近的一次化身据说是一个巨大的人形机器人,装配有许多部件。在祂最近的显现期间,祂将一个人通过安装与身上相似部件的方式进行了转化,然后把他送了出去,作为祂的使者,传播祂的教诲。

性质:
赐予之主宣称祂不喜欢崇拜或者顺从,但是却寻求用神之力将人类重塑成新形态的方法。祂表现出对人类制度、宗教、道德体系和政府部门的极度蔑视。祂轻视各种保守主义,鼓励重新定义人性。

历史&相关势力:
在公元10世纪,赐予之主现身于阿特拉斯山脉的某处。祂升华了自己的先知,吸引了一小批追随者。这些追随者首先与穆斯林发生了冲突,穆斯林把他们看作是危险的叛教者,并把赐予之主与恶魔联系在一起,随后又于西班牙北部的基督教诸国作战,不过显然那些过往把他们与伊斯兰教侵略者混淆了。这些教义从北部传入西班牙、从东部传入北非,但是在几天几乎没有这些行动的迹象留下。那位先知被认为是不朽的,但是也被历史所遗忘。

这些事件在正统的历史记录甚至口述的传说中都不存在,有可能它们通过超自然方式从人类记忆中被掩盖或者删除了1

于1975年,玛利亚·德·古兹曼(Maria de Guzman)对一位名为伊斯拉菲尔(Israfil)的赐予之主信徒进行了通灵。我们绝大部分的了解都来源于他。

主告诉我们祂曾经来过。祂赐予了人类火焰,将我们与动物区分。

主孤独地坐着,经历了悠久的世纪,因为嫉妒的神将祂与人类分离。

赐予之主被祂的先知背叛。哈里发阿尔·哈卡玛(Caliph Al Hakam)2的军队来了,把他肢解。他们杀了所有追随祂的人。他们摧毁了我们的所有作品。他们使我们遗忘。3

——伊斯拉菲尔(通过玛利亚·德·古兹曼说话)

从那以后,德·古兹曼继续引领着伊斯拉菲尔,并聚集了一小批寻找神化方法的人。他们声称种族记忆中人类智慧的曙光得益于赐予之主盗取了圣火4,并把它跟新欧费特派5联系在了一起。

对策:
德·古兹曼声称有可能以物质形态召唤赐予之主。这将需要圣遗体的一部分(他们宣称有部分幸存于一座秘密墓穴中,并保持着不朽)和祂在过去显现的地方的能量。她和跟随她的信徒目前正在伊斯拉菲尔的启示下寻找着这两样东西。

观察&故事


在León王国,于那一年,倒数第八位国王Bermudo6在位时,一支摩尔人军队从科尔多瓦到来,在锡曼卡斯北部的一处战场与王国的军队发生冲突。随着战斗的进行,第二支摩尔人军队与戴有埃米尔,穆罕默德后裔,纹章的军队一同出现。与此同时,来自Castille的骑士与León的指挥官,锡曼卡斯的Alfredo爵士,进行了一场和平谈判,随后二者联合起来,帮助León抵抗侵略者。据说第一批摩尔人是由一位来自地狱的士兵带领,他由魔鬼亲自送往人界,因此穆罕默德的信徒和基督徒都乐于联合起来对付他。

于公元1089年的秋天,一则传言流入Toledo大主教的耳中,那是一个被诅咒的洞穴,在春天临近那片土地之时,曾与León军队作战、对抗审判之日的魔鬼藏身于此。据说如果你走入洞穴,魔鬼会向你低语,而有些人确实这么做了。而正是祂的慈悲让我从修道院走出,与魔鬼作战,把它驱逐回地狱。

我去到了那个地方,起初人们害怕让我见证,最终,在我展现了一些小小的奇迹和治愈术后,他们领我走向那个洞穴。那里有一个声音,述说着被基督视为异端的学说,与爱任纽著述中的希波吕托斯有关。但是它不像我见过的其它恶魔,而我的任何方法都不能将它放逐。因此我呼唤着大地之骨,封锁了深往洞穴的路径,不过我依然留下了一个小小的通道,好让泉水能够依然流出。

奇怪的是,当我为了建立Salamanca大学7而返回那片土地时,城镇里没有一个男人或女人还记得恶魔洞穴的故事,甚至那些在我很早以前拜访时与我交谈的人也不例外。
——《巡礼白僧编年史》8

在那里[徒步旅行于突尼斯的Barrage Sidi el Barrak],我遇见了一群奇怪的北非伊斯兰教区猿猴9。它们比其它生物表现得更加谨慎与愿意合作,所以我决定试着与它们交谈。我感到很惊讶,我所找到的不是世俗动物拥有的不完全知性,而是一个纯正的思维,些许异类,但是充满智慧。

这个思维通过完形心灵感应与整个族群共享。它认为它已存在其组成的猴群两倍甚至更多的生命周期,只要有新的猿猴诞生,它就是不朽的。起初它很多疑,但是我展现出与其他人类不一样,并不仅仅是在超能力方面。它很孤独,已经有千年没有跟任何生物交谈过了,很快我们彼此熟悉了起来。

猿猴思维分享了一段模糊的记忆,在过去曾有一群普通的猿猴,聪明但都是未开化的野兽。一个图像,一个巨人,耸立于猿猴与人类面前,无比清晰的图像(巨人可能有两打猿猴头脚相连叠起来高)。这个存在对这群猿猴做了什么,难以忍受的痛楚,但也带来了某种转换。随后这些猿猴成了一个思维体,能够像人类一样,甚至可以超越人类,进行理解与思考。

这个存在谈道它希望将万物的感知提升到一个更加纯净的水平,并解释道它将这个族群作为一场实验。它说它计划用同样的技术作用在人类身上。我问猿猴思维体那个巨人后来怎么样了,它回答不知道,然后飞快逃走了。

后来我问为什么,猿猴思维体那么像人类,甚至可能超越人类,但它依然选择像普通的猿猴族群一样生活在野外。它回答,在千年里见证了人类的作为,王国的兴衰,接连不断的战争,过度砍伐的森林,世间永无止尽的自我折磨,而它看不到这一切的意义何在。我承认它可能比我们更加聪慧。
——Sean Wexford,《在秘密的恶作剧王国》

我不知道跟这个有无关系,我曾在80年代末担任小偷们10的顾问。于88年,那些人在西班牙的沙漠中找到了什么1112。我只看到了那个东西的一部分,我看到了巨人的手臂,一个复杂的义肢手掌接在了上面。这个东西一直在散发着能量,我们做了以太成像和光环测试,手臂和义肢都辐射着EVE粒子,义肢上的比肉体上的更多,但都非常高。我当然受制于保密禁律,绝对的保密命令,但是我想那些人从来就不对这抱有希望,但他们关掉公司的时候,这份契约就已经失效了。
——Bill Pastor,Choronzon咨询公司

而随后,我,狮子之门的拉希德守秘人1314,因为赐予之主而与玛利亚·德·古兹曼相识。她找到了祂最后的降临之地,那里曾有一位信徒建造了一座小屋。在那座屋子里,信徒有了孩子,诸如此类,世世代代,秘密地服侍于晋升人类之主。她联系了现在居住于那的信徒,Ahmed,而他愿意她前往。她让我协助她,再次召唤祂于某个容器之中,那么祂会赋予我们祂的馈赠,改造我们。自那以后我有了一位朋友,一只老鼠,诞生于普罗米修斯的人混杂的主之体。于是我们一起去拜访祂。

我们得到了些小警告,通过占卜,我们预见了麻烦,但是没有发觉这等暴怒降临于我等。它们如同晴空中突现的风暴,撕碎了我们的护卫。我退入房屋的深处,通过占卜搜寻着袭击我们的是什么。我看到了,四位武士,异常敏捷地移动着,他们的创伤愈合快得跟出现伤口的速度一样。我感到我那熟悉的神赐之血呼唤着他们。他们是升华之主的肉身!这些被构建的不朽不会畏惧疼痛或死亡,因为我看见,他们会从死亡中获得新的肉体,再度回归。

有人,像雪莱的弗兰肯斯坦,解开了普罗米修斯的束缚15,创造了新的亚当。显而易见,那些新生的存在要么服务于焚书人要么是狱卒,但是我感觉他们还不是他们应该成为的东西。也许他们能引导我们,就像过去的先知,前往神化!

他们有意识到他们在用赐予之主的肉体追捕祂吗?或者,他们注定与我们一起,与我的朋友一起,被名为同情的律法束缚,被命运吸引、邂逅?

当他们为我而来,我离开了四脚磨台去迎接他们,然后我逃进了图书馆,现在我正写着我的报告。
——狮子之门的拉希德守秘人

玛利亚·德·古兹曼的通灵话语集的抄本可以在《伊斯拉菲尔的教诲》中找到,作者是胡安·卡洛斯·德·古兹曼(Juan Carlos de Guzman)。

الدرب الصاعد (或 الطريق التصاعدي)16据称可能是一本11世纪的描述了赐予之主祈求仪式的魔法书,或者一则实现自我神化的指南,也可能二者都符合。未知是否有副本存在

疑问


因为几乎我们所有的知识都来自于同一个源头,就是所谓的通灵,有理由对它进行怀疑。赐予之主真的存在吗?如果它真的存在,并近期于10世纪活跃过,那为什么几乎没有什么记得它,(甚至连图书馆都只有模糊的线索和碎片化的低语)17?它真的能找到神化人类的方法吗?神化是值得的吗,尤其是如果这意味着在神化过程中我们会失去人性?

如果这是真的,那就有个大问题,如果它想把我们分离、变成“神”,就好像虔信徒的广域网(WAN,Wide Area Network)的低配版,不论怎么形容都行。至少,如果这东西真的存在,而它想把我们变成魔法机械人,然后超越善与恶,这根本就是奈亚拉托提普啊,不是吗?到底怎么想才能说召唤这个东西是个好主意啊?
——S.R.

也许我们不再需要阿撒兹勒了。圣火难道现在不属于我们了吗?为什么我们不自己引领自己走向飞升?阿撒兹勒从不想成为神,不过我想我们可以给他一个,不管怎样。可能我们需要自己来做这事。

如果神格被赋予给我们,我们不会一直比赋予者低等吧?我觉得我们选错课了。他先教我们偷圣火,然后我们再求他把火给我们。错了!我们应该从他那里把火拿走。

我想普罗米修斯实验室做了符合他们名字的事。在我们胆怯的时候他们大胆行事,偷了火就跑,而我们还在跪着。

我们需要找到这些普罗米修斯的人,这些变形人士兵对拉希德的打击有点大。我们需要解开他们的枷锁,这样他们就能打破我们所有人的。
——巫师Ulyana

这都是胡说八道。我一直跟郊狼聊天,他说了火是他偷的。
——乌鸦·远行者


« 蔚蓝游隼行动 | 赐予之主 | 轮回»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