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商书 · 金誓 · 注疏
评分: +18+x

经名《逸商书》,原著人不详,底本见于岿阳道藏。言发于楚地竹简,总叙夫子所删怪力乱神之言。

异学会攷厥迹,疑为假托。原稿见此


妇好讨伐殃国时,作了五篇《金誓》

其一

在□月初二,大军在黎明时停歇在□地的郊野。在开战之际,妇好拿起铜钺,巡视整个军队,并告诫他们,说:“哈!我们国家的士兵们呐,你们一个个都是国家不可或缺的人才。来吧,一同看向上苍,都听我所对神发下的誓言吧!我发誓一定要将贼人全部消灭,这就是我为什么要高声宣布的原因。不是我这个小子胆敢率领你们这群俊杰啊,实在是因为我要承担起上天赋予的使命,去凭吊牺牲者并讨伐有罪之人,我哪能怠慢哪能逃避这一责任呢?

“啊,上帝广布祂那光伟的道德,彰显了其法则典范。四海得以安抚,都是因为国君能勤勉地去敬顺这一切。哈,蛮夷是多么恶贯满盈,抛弃了天地间的纲纪,暴力地去虐待众多人民。可是他们啊也不闻闻自己身上的味道,又怎么会去自我反省去慎独呢?上帝非常憎恶他们的行径,就大降天威来惩戒他们国家,又让贤良之人去诛灭他们。

“殃国的国君的名字叫做牙,他在被北狄俘虏后逃了出来,跑到荒野之中,久久祈祷。他那真挚的心灵感动了龙母,龙母就大大施展其威能,保佑着他。而他便利用龙母的恩爱,去率领其所宠爱的奴仆,向阿拉卡达城进军。啧啧,阿拉卡达里的那昏庸的君王,终日酗酒放荡,荒废朝政,一听见强悍的大敌,乘坐数千辆战车而来,便匆匆忙忙上吊在后花园中。这是为什么呢?大概是他还害怕天命啊。毕竟上帝不去赦免其罪的话,谁都不可能逃得掉惩戒!所有人都去恭敬地奉从天命,事业才会有所成,正道才会更接近。

“天哪!殃国的大君,树立起美德却没能坚持下去。废弃其道,自甘堕落,还错误地使用了神所赋予的革命职权。亲近奸贼,诈称天命,强行劫掠天下。又引诱人民跟随着他,更化身为妖兽兴风作浪。他大肆扩张,给诸多方国带来沉痛的灾难。古语有言:‘居其位不思其苦,就会很快招致祸端。’更何况,有没有罪,不是我这个小子敢说大话的,还得请求上天明鉴,还得看所显露的情况啊!

“夏朝滋生奸邪,我们的先王就去革其命;北狄滋生奸邪,殃君就去革其命;殃国滋生奸邪,能敢指责上天不明白吗?这就像车辆行驶在道路上,道路平不平上面的人一定会知道;又像那大风摇动树木,树木上的那些枯枝败叶一定会被刮掉。哈,我们国家的士兵们,让你们的心变得更加谨慎吧,让你们的美德变得更加美吧!因为我们祖先立下了光辉美好的典章,我们才能去承担起天命。而你们既然已经继承了先辈们的职位,可不要有一丝迷茫啊!”

妇好拍了拍铜钺,响起了雷鸣般的声音,说道:“啊呀!呼啸着奔跑的野兽们,越来越迫近我们了。而我们刚开始讨伐没走多远,就看到了亡国的流民扑倒在路边,便问了问他们,他们的话听起来十分令人怜悯悲伤:‘暴贼洗劫我们的财富,毁坏我们的家园,光着爪蹄来踩我们祖先的牌位,活生生烧死我们的家人,天哪,他们的品德是多么败坏啊,没有一个是无罪的!’

“呵,我国的士兵啊,恭恭敬敬地去做善事,勤勤恳恳地去保护人民,既然要大力宣扬上天对敌人所降下的惩罚,为什么要害怕呢?不要让别国的君主和大臣,笑着说风凉话啊。好哇,我国的士兵们呐,且看旌旗屏卫了身后茫茫无际的国土,而我们的命运就是家人的命运,人民的命运,国家的命运。勇士们,你们是多么威武雄壮啊,青铜一般的心灵何其坚定!让我们敲那大鼓,排好阵型,挥舞起干戈和盾牌,将残暴的妖狼全部都给消灭!让天下知道,我们的美德将永远昭显,我们的威武是多么张扬!”






案:

、妇好是武丁的妻子。《虚漠旧史》里面说过,在讨伐殃国的时候,殃王就用妖法遮蔽了天空,世界因此黯淡无光。不久,妇好忽然看见有金色的鸟儿出现,灼烧掉了那腥浊的血色风暴,带来了光明。《尚书大传》又说:“武王伐纣时,他在孟津那里阅兵,见到了火焰坠入王屋山,化作三脚的赤色乌鸦。”而金乌是上帝的后裔1,是光照四方的使者。所以这样一来,就知道妇好秉承天命。妇好铜钺所向,那些咆哮的野兽,就全部被烧毁在真火之中。

、现在发掘殷墟时,得到数百枚龟甲,其中有一根牛胛骨,上面写着:“在某日,某人2卜问道:‘这个月有没有灾祸?’国王解占,说:‘大凶,不详的征兆出现在北方,大概是有央带来的灾祸。’到了第十三天,果然在都城亳之中捉到了鬼怪,这个鬼怪使得众人感染了疾病。于是国王召集各个氏族的兵马共三千多人,并将某个东西3赐给了妇好,让她前去征讨。”似乎说的就是这件事,更多的信息请参见《铁甲藏书续编》。

、这里特指北狄。他们的士兵就像□一样勇猛,纵横遍千万里江山,他们的阴影笼罩了整个大荒。鲸吞了獒国4、殃国,所抢夺的珍宝堆满了整个仓库,而他们又自称万王之王,是多么狂妄啊!然而满则覆,这是天下的不变的真理,真理轮转万世不损,大司命嘲笑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冷眼看那北狄终被殃君给灭亡。

、阿拉卡达是北狄的王都。以前有个说法,说其在北海之畔,然而自从北狄的王上吊后,那座城一夜之间就失去了踪影,仅仅留下一片寸草不生的空地,空地上回荡着乌鸦们的笑声。5

、夏朝罪行累累,武王率兵讨伐。那时候,金乌忽然出现了,又振起翅膀飞上太空。武王捡取金乌留下的羽毛,装饰在旄旗上。当天夜晚,那羽毛光亮得像火炬一般,军队士气大振,说:“夏王自比为太阳,那么他和真正的太阳相比又算什么呢?”后来的人称这支军队为“金羽军”。

快要平定天下时,爰方就过来袭扰商朝。爰方,是大猩猩的国度,也是西方的霸主,夏朝也对其礼让三分。这个国家的臣民,就是《山海经》所说的“狒狒”,它们喜欢劫掠人口,蒸煮人类意图将其做成春药。

那时候商王巡视边疆,被它们劫去,幸好得到了森林里面的仙人的帮助才得救,他因此又得到了仙人所教授的无上妙法。等到回去后,商王就率领金羽军去消灭它们。就在那一天,太阳整日都不曾落下,光明照耀天下。而世界上所有的花儿,也在同一时刻开放了。

、说是选择的道路究竟如何,又多少颠簸,走在上面考察一番就明白了。可是殃君曲解天命,宣扬邪道,以为别人不明白,实际上不知道的人是他啊!

、所谓的同盟国,在今天东罗马帝国内。在古代,那里有不末建立起来的国家,他们得到伏羲的教化,遵守着破碎之道。有人说殃君为了逃避北狄的追捕,跑入了不末的国家。不末在巡视国家时,遇见了他,并告诉他要自己教授其正道,这样才能明白大衍运机的奥妙。然而殃君并没有听从他的劝告,嫌弃这种方法太慢了,便转而向龙母祈求,不末于是就离开了。

虽然说血肉之道不是什么邪术,但是,看看那殃君,他的心灵是多么污浊,他的所作所为一天比一天坏,又如何能保持本心呢?他想要利用血肉之术,去侵略整个世界,妄图剥削残害生灵,他的恶名天下皆知。他与北狄相比较,又有什么不同吗?如果施行王道,那么就能做天下的国王;如果抛弃了王道,那么也会被天下抛弃。大任自天降,由上帝来考察天选者的德行。

不末抚摸着法杖长叹了一口气,便运起南方天帝所赐于的太阳真火,锻造出不朽的机器人。制作完毕后,就率领所造的机械兵团,和世界各国的大军相汇合,一同讨伐那些妖贼,并将其诛杀在迓逻的郊野中。这件事可以参见《<蛇说>七家集注》。

、狼,是殃国东征大军的将领,人身狼首,披着毛发还长着角,它的力量却足以撼动大山,推测它原本是殃国的居民变化而来的。他的妻子是一只红色的狐狸,非常美丽狡猾,非常淫荡放肆,能迷惑人心。这两只大妖率领许许多多的魔兽,劫掠血洗了不知多少千里。而那些野蛮的怪兽虽然愚笨,可是一旦吃人便会变得更加勇猛强壮,甚至还可以当场交合,从而增加大军的数量。

《逸诗攷》内记载的《悠飔》,里面注释道:妇好军队中有一位好士兵,原本是乡村里的人,他的心十分坚定,只想要把妖魔全部消灭。一天,忽然羲皇把教导传响在他的心里面。于是他便挖开营地的土壤,从东南边掘出了一把铜弓。在大战的时候,他一见狼妖,便大力地挽起弓箭,一箭射穿狼妖的骨甲,将其诛杀,此后妖兵大乱。在胜利的时候,他刚想要割下狼妖的耳朵作军功,狼妖的尸体忽然向狂风一样,飞奔上天空,化作天狼星。6。见状,他便把铜弓向天空扔去,铜弓随即化作弧矢星。现在如果天狼星有变故,那么这就是兆示了边塞会燃起战火,而弧矢星也会跟随其变化化作诛杀祸乱的象征。屈原作《东君》一诗,诗里面说:“把青云当上衣白霓作下裳,举起长箭射那贪残的天狼。”所歌颂的就是这一天象。7

经名《逸商书》,原著人不详,底本见于岿阳道藏。
言发于楚地竹简,总叙夫子所删怪力乱神之言,
异学会攷厥迹,疑为假托。译本见此


帚好伐有央,作《金誓》五篇

其一

惟□□旁死霸,昧爽次于□之野。将战,帚好持钺,徇师而誓曰:“於!我邦庶众,懋懋俊乂。同仰皇天,咸听明誓!矢厎奸宄,厥用大言。非台小子敢率尔多士,惟承天命,吊民伐罪,弗荒弗逭。曰上帝诞敷其德,聿彰式廓。四海绥安,亹亹钦若。曰蛮貘多罪,播弃天行。暴虐蒸民,弗自臭曷儆?上帝大憎,乃诞降肃威于邦,乃命元良诛之。有央冢君牙氏,见俘北狄。遯野久吁,忱感龙母。洪威攸翼,厥率其宠侮,造攻豻土。咨咨,豻土之昏王,酗泆荒宁,闻千乘之劲旅来,厥缢于庭。维何?□猷畏天之命。上帝不蠲,罔有逋逃!恭天成命,密迩厥道。”

“呜呼!有央冢君,树德罔克。颠越自覆,用爽神革。昵比贼忒,诬天矫虔。羑氓胥从,化兽作乱。肆其大邦,流毒万方。古曰:‘宅位不思艰,速戾祸降。’矧言有罪无罪,非予冲人肆诬,敢请天简,惟徯丕显!有夏起秽,先王黜厥命。北狄起秽,有央黜厥命。有央起秽,敢诘天弗明?若车之行道,必知厥险;若风之繇木,败叶必散。於!我邦庶众,慎乃心,善善无斁。文考徽宪,克膺天命,尔缵服弗迷。”

帚好拊钺,金鸣如雷,曰:“呜呼!狉狉兽临,嚻嚻遒近。肇伐未遐逖,厥见遗民亡庶仆道,问之,大闵,曰:‘夺攘毁室,跣我神主,焚炙烝民,慝德非辜!’於,我邦庶众,祗行惟恭,保民惟庸,诞敷天之罚,何敢栗栗危惧?勿俾友邦冢君御事,聒聒时虞。都,我邦众庶,旌幬茫茫殷土,身即万家悲欢,赳赳武夫,心金何坚!击鼓逄逄,列阵堂堂。干戚率舞,佥戮暴狼!玄鸟所翼,金乌何昂。我德维永,我武维扬!”






案:

、帚好者,武丁之妻婦好也。《虚漠旧史》云,时伐殃国,殃君以妖法蔽天日,天日暗如幽冥。妇好忽见金鸟出,灼燃血风,驱晦以明。又《尚书大传》云:“武王伐纣,观兵于孟津,有火流于王屋,化为赤乌,三足。”金乌乃上帝之子8,光临四方之使也。固知妇好持天命,铜钺所向,狺狺蛮兽,悉灭于真火。

、今发殷墟,获龟甲数百枚,中有一牛胛,上书:“□□卜,□9贞:‘今月亡在?’王占曰:‘不吉,有祟才北,其央来戚。’匄旬㞢三日,允孚茲鬼于亳,众害疒。𤔌登旅三千,王易帚好以□10,令往征牧。”似述是事,馀见《铁甲藏书续编》。

、言北狄也,其兵桓桓如□,纵横万里,影翳大荒。鲸吞有獒11、有殃,夺珍满仓,自谓万王之王,何其妄也!然满则覆乎,天下正理,轮转万世不损。大司命哂之,冷观其国灭于殃君。

、豻土,北狄之都豻剌戛鞑也。旧言在北海之畔,然狄酋自缢,斯城一夜无影,徒留白地,空闻群鸦讪笑12

、有夏多罪,武王伐之。徂王屋,时赤乌现,举翼翀天。王取落翮,饰于旄。是夜,灿然若炬,军旅大振,曰:“夏比于日,何若真阳!”后世谓之金羽军。天下将定,有爰来扰。有爰者,猨猱之国,西土之霸也,有夏亦敬之。其民乃《山海》所言狒狒也,喜劫人,烹作春宫之丸。尔时王巡守于边,为其所掳,幸逢林中仙人所救,赐以无上妙法。及归,率金羽军夷之。此日,昊阳彻夜,光耀八方,天下群英,一同争艳。

、言其道如何,或颠或平,行其者必查其情也,焉可欺耶?殃君矫诬天命,敢欺天下,独不明哉!

、所谓友邦者,今拂菻故地也。古有不末之国,受命于羲皇,作金石之道。或云殃君避北狄之患,遁入其国。不末巡守,遇而告之曰习我正道,方明大衍运机之妙。殃君弗从,恶其不速,转祈龙母,不末乃去。虽言血肉之道非邪术也,然观彼殃君,其心也浊,其行也衰,不能守中。欲以血肉之术,袭扰天下,剥残生灵,罪盈天下,其较之北狄,得无异乎?

言有王道,王天下;失之,则亡天下。大任何若?上帝諟行也。不末抚杖长叹,乃运赤帝所赐太阳真火,以炼不朽金人。工毕,则率机巧之师,会天下兵马,共讨妖贼,齐诛之于迓逻之野。事见《<蛇说>七家集注》。

、狼,有殃东征之兽将也,人身狼首,被毛戴角,力可撼山,盖为殃国之民所化。其配赤狐,巧媚妖淫,能惑人心。二妖率百兽,抄略千里。蛮兽虽愚,食人愈壮,甚有立地交合者,数倍其军。

《逸诗攷》载《悠飔》之章,云妇好军中有良士,本下里氓隶,其心如金,欲殄妖兽。一日羲皇忽垂诰于心,乃掘营土,发金弓于东南。是战,其人怒挽大弓,劲穿骨甲,直毙妖狼,妖兵大乱。方胜,将刵贼,贼尸忽起,犇入苍昊如飙,化为天狼星13。其人乃掷弓于天,乃化弧矢星。今狼星动,兆边塞起刀兵之事,而弧矢亦随往,为诛灭奸邪之象。屈子作《东君》,其曰:“青云衣兮白霓裳,举长矢兮射天狼。”歌此焉。14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