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入其中
评分: +20+x

虫冢自光诞生时就埋藏至今
黑暗的果实会天长地久


自亘古的奇迹中
有什么苏醒了
你 听到了石板碎裂的声音

睁开眼时
如碎琉璃一般的光从你的眼旁划过
脉络缓缓的呼吸着 向你睁开了眼睛


有人告诉你 不要去多看
但你早已看到 看到跨越久远的时空之门
看到了晦暗的巨口中 伸向现实的触手
你贪婪的存储着有关它的一切
但你的脑记忆不下属于它的任何
你入睡了


它懵懂
自无垠的空间 无尽的时间中存在
它久远
自尼采的口耳相传中得被世人所知
与现界处于不相干的轨道中
而此时 它诞生了 纯粹的不带掺杂的东西 “爱”
什么是爱?
第一次从“口”中吐出内容
它爱一切 从深埋着的雕像到跳跃走动的生灵
它粘糊糊的爱这世间的一切
所以什么才是爱呢?
它望着喧嚣着的世界
向深处移动


Aplous睁开眼,望向窗外的褐色天空,揉了揉眼睛。
远方墨色的波纹卷起一簇如刺般的云朵,吞入腹中。钢铁的巨兽舞动着翅膀,飞向别处。楼宇被劈成数段,却并不倒下。这不对!
他痛苦的低下头
有什么东西在大口的吞噬我们的世界!

远方的高空
黑色,不,那是不能被形容的形象,是不能被眼睛捕捉的画面
它在从二维的画像中脱身!
它在拥有形体!
它在领悟 领悟一切!
领悟“爱”!

不,这不对!这是认知危害!
不!
眼已无法从天空中移开,他在看
观看它的诞生
“我zol_emw@z。它:)。‖b,,,*是真正的i.comnfio_e”


自混沌中苏醒 它思考 何为“爱”?
它没有答案 而将目光投向了世界之中
天空不再有色 泛起白噪波
空间与矢量失去了意义
时间无有方向
人们惊讶的注视着对方
口中的话语却再不能被理解
身旁的人微笑着走进泥潭之中
小路上的花朵张开噬人的巨口
你抬起头 明白是它 它真的来了
那是瑰丽的奇迹
混乱和疯狂的代名词
你望向天空之上的平面 你伸出臂膀
要投向它的怀抱


“开启SRA,动用维度遮盖发生器,天津这样的城市陷落,我们承担不起后果!”
“临时组建特遣队!马上开赴影响区!”

车辆响起轰鸣 开进无人存活的繁华城市中
全是由高认知危害抗性组成的小队,此刻默无声息
“Myles队长,你们需要进去城市,尝试去探索有关那个东西的情报,你们尽量不要称呼那个东西。小心,祝顺利。”
“队长,那个东西我们有具体的情报吗?”
“四级认知危害实体,未知现实扭曲实体,未知等级的精神影响实体。其余已经一无所知。”
“那天津的CN-10和CN-06站点呢?我们还需要和……”
“没必要了,活动的实体全部按照三级生物危害实体标准处理。”
战机引擎的轰鸣声成了城市中唯一的声音,也惊扰了某些东西,它们露出了身形,静候这只小队的到来。

这是……鸟吗
那它应该……飞才对
影粘稠的手伸向 包裹了它

“遭遇不明现实扭曲影响,机翼高度变形,建议跳伞,建议跳伞。重复,遭遇……”
甜美的ai声在机舱内反复,小队的成员一跃而下,而与他们想的不同,运载机没有炸成天空的一朵火花,反而拍打着翅膀,向远方而去。

街道残存的寂静让人不寒而栗,制式战靴踏在地上,发出微弱的铿锵声。在四周的建筑间回响,远去,越发微弱。

“秦,保持冷静,三人,西方向,观察。”
“Jonsan,占领最近的制高点,观察,小心。”

……

枪上膛的声音,这里应该没有人了,是谁?
他拔出刀刃,向声音处走去。
角落里,半边阴影照射在蜷曲的身体上,他握紧了枪。阴影里的东西转过了头
如同无数黑色丝线缠绕而成的家伙,已经看不出它生前的样子。
他摇了摇头,扣动了枪膛

“Myles队长,我消灭了一个与深渊密切相关个体,是否回收?”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不需要,另外,不要那么称呼它。”
“明白。”

指间在泥土和草屑间摩挲着,他看向土地上的图案,确定此处并不存在高认知危害。他的理智指数检测器在缓慢的响着。他知道自己的理智在缓慢的消逝,不过他太清楚了,自己这只小队就是来送死的。等等,那是什么?!
淤泥下埋藏着一具尸骨,灰黑色的泥浆包裹着,Kells看不出它的性别。戴上有着阻隔认知危害的头盔,他拿出设备尝试采集一些样本。

“Jonsen,报告发现。”
“无异常。”
长发的男子吐出仅剩的烟尾,缭绕的烟雾在空中盘绕成一个烟圈。一点点的风拂过,细碎的粉末飘落在他的肩膀。他烦躁的抖抖肩。继续端着手中的枪械,伏在楼顶的遮掩处,看着远方。
那天空上黑色平面,继续无规律的旋转着。他盯了几秒,突然感觉头晕目眩,忙不迭把目光移开。
“就没有一点的消息?难道我们就只是送死?O5们就这么把我们卖了?”
“我可还有家庭,我可不能死在这种地方……”


“Darry,你被选入临时特遣队,五分钟后出发。”
冰冷的话语,Darry无言的擦掉头上的水珠。这是他每天早上必须要做的事。

“新兵,你要知道,仪表都整理不好的人,什么事都不可能做好,给我记牢了。今天给你三分钟,重新整理。”

“我知道你和别人不同,你有很高的认知危害抗性,但不代表你就是什么高人一等的角色。我们的训练,你一天不能少。”

酷暑下,队长拍着他的肩膀,如是说。灼热的沙地在烈阳的灼烧下接近40℃,黑色的皮靴隔绝不了热量,反而更吸热,这简直是煎熬。他想着……

“你走神了!”
Darry倒在地上,双手被滚烫的沙粒磨出了血丝。
“今天你的负重加十公斤。”

“这是我吩咐食堂额外给你做的,你今天已经晚到了,”队长把餐盘摆在他面前,“没有摄入,身体是扛不住的,但……仅限这一次,我的队伍绝不能差劲。”

“谢谢您……呜好吃……”
“吃饭也要注意!”
“是!”

“欢迎你,现在,你正式正式加入MTF-(数据删除)了,作为我们的兄弟。”
队长拍着自己的肩微笑着,在自己的记忆里,那是他唯一一次笑
……

回过神,战机的轰鸣声在机舱外响彻,Darry环顾机舱内的人,发现没有任何自己熟悉的面孔,莫名舒了一口气。
“Darry,你有什么特长,有异常性质吗?这次召集的太急,我并没有你们的资料。”
“只是有认知危害抗性而已……并没有异常性质。”
Myles似是摇了摇头。

我一定要活下去,无论遇到什么样的怪物!还有兄弟等着我归队!


慌乱的脚步声和枪声夹杂在一起,招来了更多本正沉睡的东西。追杀 混乱 死亡 无所躲藏

他们……是来做什么的?

黑色的粘稠物滴落在瓷砖的地面上,趟出腐化的痕迹。墙角边站着的秦举起了枪

“报告你们的情况,我们之间的距离应该并不远。”
“遭遇异常实体,准备击杀,无需支援。”
“无异常,但天空的那个黑色平面感觉转得更快了。”
“发现一个【深渊】异常的实体,请mqnxhwai'……”
“kells!kells?你能否收到?”

Myles掐断了通讯,这不正常,无论是杂音,还是其他的人的发言。我可以认为,他们已经被深渊感染了。
我不可能再去和他们集合,他们很可能已经变成异常感染实体了……还有,他们提到的深渊是什么?

脚步声,是谁?
Myles回头拉开枪栓,黑色的实体尸体倒下
必须去到那个地方,找到毁灭那个平面的办法
他踏上路途,和足以毁灭它的决心


商场中残破的商品堆在四周,和被撕碎的身躯堆在一起。女孩躲在沙发的后面,垫子上沾着一抹血红色。无言的实体行走,被绊倒后便蠕动着继续向前。没有声音,寂静成了最大的恐怖。

身体变得冰冷,咽喉不再出声。面前的事物失去了色彩,灰暗遮盖了一切

她的最后一眼,是看到了一个穿着军队制服的人,她伸出手,而他开了枪
“我是Darry,击毙一异常实体……队长?队长!收到请回复……”

我是Darry,我现在和特遣队其他成员全部失联,无线电失效,偶尔传来一些无法理解的声音。我无法得知他们的位置,也不知道他们是否生还。看到这些的人,无论是我的队友,其他前来的特遣队或者是平民,跑,跑到别的地方去,这里已经没救了,它,不,祂是无法言明的存在……(无法判断的内容)


黑色的平面旋转着,向世界展示着它最大的无序,没有可以描述的东西,一切都是无法理解的,它是“无敌”的
错乱的物理常数,反转,倾斜的重力,蓝色和红色的光在四周散射,咔的一声,火焰燃烧,点燃了本不可能点燃的东西,天空泛起了白噪波

人?我想要去……了解什么是人
来吧,向前,直到……与我融为一体……

奔逃……开枪……恐慌……
无路可逃……
我不是懦夫……
可是……我不想死……死在面对无法对抗的东西上
我要活下去!我要活下去!
离散,消逝,生命如同残碎的花瓣一般……从没想过这么的脆弱
漆黑的怪物冲散了队伍
人们暴露在爪牙之下
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
似乎有一刻,自己也举起了八斩刀,在废墟中游荡着,肆意带走残存的生命
我痛恨软弱的自己……我渴望力量……对抗它的力量

来吧……和我融为一体……
莫名的声音呼唤着我……它渴望着我的到来
但我不能……身躯不再沉重……手臂不再疼痛
你知道……爱吗?
我不知道,我还没感受过,我想要知道
所以我就更不能屈服!
不!从我的脑子里滚出去!

“人类繁衍了250000年,只有最近的4000……”


你们总以为 故事有完结之时 并非如此

Myles是家里最大的孩子,但即使遇到经济萧条,把机会让给弟弟妹妹似乎也不符合美利坚的情况。但这确实是发生了。所以,邻居认为他是个不愿上学的小混混也可以理解了。

“啊!什么东西,你别过来!”
那次,身在马萨诸塞的Myles,见识到了真正的恐怖,滴淌着腥臭口水的恶兽
当然,在一声枪响后结束了

“队长,全部939个体都被击杀,但镇子里已经看不到活人了,等等,我好像看到一个……"
“你们是什么人?我的爸妈呢?”
“抱歉孩子,他们……”
“求求你,让我加入你们吧,干什么都行……”
他恨他们,那是他唯一一次哭,在那之后,他的父亲再也不允许他哭
“小子,老实说,你该被记忆清除的,谁让已经没人能收养你了呢?”

他的眼中流出粘稠如泥般的血泪,颤抖的手已然握不住战刀,三棱的刀刃掉落,被地面吞噬
记忆如潮水般涌来,一阵一阵的冲击着自己的大脑,这不是……我不知道……这是什么?

好好看看吧,这是你

明媚的阳光像是被揉碎的纸片,一点点的从天空中飘落。
下午的时光,暖阳,下午茶,一切都显得慵懒。
对面的少女微笑的看着,少年略显尴尬的挠挠头

“怎么了,Kate?不喜欢我为你泡的口味嘛?”
“只是看你有点看呆了,Marry,你好漂亮……”
“真是个花花公子。”
这次轮到少女害羞了

很久没有这样的情节了……我很想那个女孩……当然我也知道,她没选择我,而我……选择了基金会


某条门径附近

“图书馆会庇佑我们,但也不会太久,快走吧。”
黑发的少年沉默不语,指尖的闪光跳跃着,物品一件件跃入门径

“那下次呢?又逃到哪里去呢?”
“你这是什么疯话,难道遇到神明不该逃吗?!”
“起码,能救多少救多少。”

少女拉住他的衣袖,摇了摇头
窗外的风暴愈演愈烈,二维的平面脱出了束缚

“太迟了,祂已经重现世间。你知道外面的风暴是什么水平吗?超越禁咒级别的破坏力。”
“卡斯特里娜的舒魂挽歌?”
“没错,负能量和灵魂侧的双重运用,据说那位阁下就是仿照着这股伟力创造的禁咒。”

片刻的沉默,风暴和呼嚎响彻,闪着幽蓝色的门径吱嘎作响,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

“没时间了混蛋,老娘可不想和你死在这!”
“真的没人了吗?”
“不配踏入图书馆的人,进去又如何?当实验材料吗?”

闪光的门径最后的颤抖了一下,将二者纳入其中。两股伟力和意志在无形中碰撞,最终带有纯粹恶意的那一方屈服了


继续 为什么而继续?
我在 做什么?
耳畔回荡着他们的哀嚎
我听不清
痛苦 悲伤 愤恨 绝望
希望 光明 善良 和爱
我……我是Myles Kate

抱歉朋友们,抱歉,我的队员们,我……恐怕没法和你们喝上酒了
抱歉老爸,最后,我也走上了和你一样的路,明明你一点都不想让我当外勤,更不想让我成为特遣队员

我听到你们的声音了,我看到你们的故事了
千千万万被吞噬的悲鸣啊
我感受到你们的伤痛了

妈妈,我还想吃蛋糕……
我们是人民警察 我们不能撤退
快跑啊 有怪物
控制 收容 保护
启动现实稳定锚!让平民先走!

反抗……无用……你们终将成为我……而我将降世
人类……无用……存在……无用……


无尽的永恒中,他跪在地上,倾听着疯狂的声音
袭来……无尽的梦魇……自己的……所有人的
为吾……臣服……我将同化所有……抵抗无法撼动我

我们的生命诞生,我们的智慧诞生,每一个字符,都是无尽时间的积累……我们存在,我们创造,我们毁灭,就都是为了证明,宇宙并不是纯粹的冰冷,生命并非毫无意义!

光团在跳跃,是被禁锢的生命
孩子 少年 老者 无数的面庞靠近自己,在尝试融化自己
散发的 是极黯的渊中唯一的东西 是光!

你在……哭啊
我都知道了 在这片充满了绝望的地方寻找希望确实是不可能的事……
你感受到……我们了吗
我全都感受到了,毕竟我也是人类的一员
你也要……成为我们了吗?
抱歉,我根本不了解你们的过去,也不知道如何给予你们救赎,但我既然看到了,就必须做些什么。我听见了你们的呼唤,你们在哭泣,在追求毁灭,这,就是我仅能为你们做的安慰和救赎

给予你们,身为人类的最后救赎

伸出手,碰触到了
不是想象中的冰冷,是温暖,是温柔,是爱


“你进入我们的世界以来,就在吞噬着规则,又尝试同化我们……我知道你是无可名状的存在,但如今……当你越来越像我们时,你就再也不是无法理解的东西了……你越来越像我们……如今的你……不过是一个神明罢了……”

如何呢?你们有对抗的办法吗?

“我们恰好精于此道。”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