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代号:绞肉机
评分: +23+x

“身份确认,陈洛。”
晶蓝色的屏幕划过一个对勾。
至少它不会认不出我,还好还好。
将终端放在床头,他套上衣服向卫生间走去。
哪怕多忙多累,仪表都不应该出现问题,这是Darry曾经和自己说的,也是陈洛从小坚持的习惯,哪怕进入到这个庞大的组织,也从未被耽搁过。
冰凉的水珠打在脸上,人很快就回到清醒的状态。
“天权,放个歌,世末歌者吧。”
“开始随机歌单播放。”


“Smile小姐,我承认理论心理学很是重要,但我们需要的是一名校心理医生,你大概没有选修过教育心理学吧。”
对面的HR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在Smile三秒的沉默后,“你不适合这个职位,请离开吧。下一位……”
“请您再给我一个机会吧!我一定……”
男人摆了摆手,“如果你真的在意,刚才就不该走神。”
“啊我只是……”
“没有只是,就是这么真实,学理论心理学就别浪费彼此时间了。回到你的象牙塔做白日梦去吧!”

就这样,Smile被灰溜溜的赶了出去。但当她攥着成了废纸的简历走在大街上的时候,“我什么时候走神了?我刚才走神了?明明没有,我正准备回答他的问题!”
“就好像是……我说不清,哎呦!”

低着头走路的她撞到了谁的肩膀。而抬起头时,看到的是一张肮脏阴暗的脸。脸上满是皱纹和污泥,大概好久都没洗过。褶皱的衣服散发出混合着汗液和灰尘的味道,脸上挂着猥琐的笑容。
“小姐,是迷路了嘛?需要帮忙吗?”
“不,不用,你离我远点!”
女孩掏出小刀挥舞着,但男人反而哈哈大笑。他抓过Smile的手,在自己胳膊上划开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在她惊恐的表情下,伤口处长出肉芽,几秒钟间恢复完好。

“嘿嘿,没用,看到了吧?老老实实让老子爽爽,唉……”
不知何时从身后走过两个披着红袍的家伙,似乎只是触碰了一下,那个恶心的男人就倒在地上一动不动。Smile也来不及向他们表示感谢,急忙拐出了阴暗的小巷。
“遵……令……主教……”
“已经找到……无狱卒的痕迹……”
“从亚……永固……”


小巷中的一间房屋
身着洁净西装的男人站在窗前,敲打着映着迸溅血花的玻璃。
脚下是一个由磨碎的内脏和血液组成的繁杂法阵,当然是由人类构成,这大概也解释了原来的屋主的去向。
特殊的符文让法阵带着迷惑心智的力量,所有误入的家伙都会成为法阵的一部分,继续发光发热。当然这是程涌的世界观所认知的。

“快了,通过亚恩的流传下来的术式,我可以把完全再生的红型转化为变异再生的类型,要先用术式刺激他的再生,适应亚大伯斯的力量……完美的结论,不愧是伟大的亚恩主祭……”
“那么既然如此,开始实验看看吧。”
手中的红色光芒牵引着昏迷的男人平放到法阵上。
“能与神明融为一体,是你的荣幸。未来希望能在内殿看到你的身影。”
他走出屋,打了一个响指,屋内光芒大盛。


“就好像,有什么危险的感觉一样,那种很致命的东西,不过怎么可能嘛?虽然遇到了个奇怪的流氓……”

超市里,Smile对着货架上了速食物品挑挑拣拣,时不时看看自己的钱包,又拿出手机计算着。

“理论心理学……不是还可以往模因方向攻读嘛,未来一定有机会的……就是以前的学长学姐说他们进了一个很大的组织工作,却不告诉我名字。算了,人家肯定是有商业机密,问也问不出来的罢。”
虽然心态很好,但女孩的钱包却表示绝对的抗议,而背离了父母为自己选的方向,自己在闯出事业之前也没有回去的资格,更不敢去找他们要钱。看来最近还要继续给高中生补课……生活真是难死人了。


当一边的少女仍在超市中实行“极简主义”时,阴暗的小巷中

“操,老子这是……”
在光芒迸发地瞬间,可怜的实验品就从身体和心灵双重的剧痛中猛醒。在无垠的黑暗中,他只是看到了一张利齿与巨口组成的画面,低声呢喃着无法言喻的音符。
“这tm是……”

没有言语,涌动的血肉张口,将他吞没。
言语上过了很久,但时间上,仅仅是一刹那,奔腾的血肉从房门涌出,肉芽,骨骼,神经,尝试着重新组合成人型,但下一秒又重新崩溃。凡人不可能承受神明的力量,哪怕最少的一点都不行。血海继续奔腾,吞噬了守在巷口的红袍人,言语来不及传达,在他们思考之前,就化作了血肉最初的食粮。得益于此,血肉之花阻止了最初的崩溃,继续向外扩散。

“四世同堂的家庭,摘取了作为‘联结’的概念,加上12个信徒,这都不能阻止崩溃吗?果然还是应该选取异常生命作为素材呢……”

数十米高的空中,抖动着触须的眼球转动着,观察。

“什么!居然能发现我,难道还保有理智!不,不不不,果然只是野兽的本能而已……”
“不过我可没有留下来一起死的计划呢,还是下次做一次更好的实验吧。就是不知道数千万人口的城市究竟能不能孕育出足够有价值的实验品呢……”
“Invisibility”随着口中吐出特殊的词语,法术阵列被触发,程涌身影四散,消失不见。


训练室中,模拟的枪击声不断。

“我要得是更好的配合,我要你们可以无条件无理由的把后背交给对方。”
“你犹豫了,你们犹豫了。当出现被敌对goi包围时,你理应直接向他们扔手榴弹。哪怕敌人的旁边是你的队友。”
“我要告诉你们的,就是在战场上,只有活着是唯一不需要思考的事。”
“理性是重要的,但你在战场上未必还能保持理性……”

队长走出了训练室,留下一众队员面面相觑。在目送其离去后,有一个人先摘下了模拟训练用头盔。
“老陈,去喝一杯吗?”
“其实啊,队长虽然说得有点混乱,其实就是告诉你,在关键时刻要牺牲自己的队友,否则会造成更大的破坏。你有权限看610的资料对吧?”
男子摘下头盔,“我了解了,但我不喝酒,没有必要。”
“另外,明明你在我旁边,为什么你不扔手榴弹?”
“我从来身上不带的,我一个机枪手要什么手榴弹……”

苏瑞颇为亲昵的抱住陈洛的肩膀,对着身后沉默着的队员们高喊道,“今天的酒水由陈公子买单了,我听到了!”
“好哎好哎!”
“不愧是您!”
“别担心队长了,他也就是例行的说几句……”
“就是的,别太放在心上……”
陈洛无奈的扶额,“我可没说过啊……”
“像你这样磨蹭的家伙可是不会让女孩子喜欢的喔。”
训练室内顿时充满了欢乐的气息。


“检测到天津市区出现高额奇术反应。”
“检测到天津市区的修谟指数出现波谷。”
“开阳,调取监控录像和卫星图像。判断异常人型的类型和等级。”
办公室中,Darry端着手中的终端,手微微颤抖。

“分析完毕,Darry主管,我将向您的终端上投放信息。”
“据已有情况分析,该异常人型为变异再型红形,具有一定现实扭曲和奇术能力,正在与主站的红型资料进行比对……已发现,该红型具有代表性的奇术术式,判定为新欲肉教派的后天植入。”
“立刻派出烈仁 ,天津作为直辖市,出现这样的东西有高概率对帷幕造成影响。”
“另外……上报O5议会,请求调用强奇术杀伤性武器。”
“好的,请稍后……”

“Sandy啊,我告诉你,我又买到打折的方便面啦!最近的晚饭又有着落了。”
“可你做兼职也不能持久啊,需要我替你想想办法吗?我可以替你答到……”
“不不不,苏教授的课我是一节也不会缺的,喊到还是算了。不过,我要不去兼修个教育心理学或者其他什么的……”
“Smile你疯了?你马上要大四了!选修个屁啊!你毕业设计和论文都不要了?再说了,半年追三年的内容,还得打工。再强的人也得垮吧……乖啊,等我毕业了,我能养你。还有一个,微信上有一个传开了的视频,说有一个红色的会动大肉块,这准是谁的炒作。”

带着几分好奇点开了闺蜜转过来的视频,模糊晃动的屏幕里,尖叫和哀嚎传出。屏幕中心是一团势不可挡地蠕动的肉团。只是注视,Smile脑中就仿佛扎入一根针一样,刺痛。它缓慢而不可抵挡的将一个个人拖到自己身下。
极度头痛之下的Smile在关掉视频的前一秒,恍惚中看到视频中的路牌。强打着精神端详。而下一秒,少女的瞳孔猛得缩紧。
“██经路!”自己所在的超市和那里就隔了一条街区,再不离开,会死!


披上单兵装甲,天津分站的全部MTF一同出动。某公园内一角,隐藏的一扇大门打开,直升机和装甲车开出,车轮下扬起沙尘,钢铁反射寒光。

“老苏,陈洛,Tyre,大家……都别死了。”
“此番一去,一往无前!”
“郑队,别说了,咱们都会没事的。”
Tyre竖起大拇指,用还带着几分翘舌音的中文,和其他队员讲起了劣质的中文谐音笑话,苏瑞再一次检查认知危害防护设备和信号发射器。一旁蔡从云安静地坐着,手中攥着一枝黑水笔。不停地在纸上刷刷的涂抹着。

“蔡,你在写什么?和我们参加难得的团建不好吗?”
金发的Tyre把手搭在他肩头。
“每次出任务,我都会提前写一封信,是告白,也是遗书。我自小在基金会的教育下长大,但我的妻子是帷幕中的普通人。我几乎没有机会说爱她,每一次出发,都可能是告别。”
“队长啊,假如我死了,把这些信给她吧,然后删除记忆,让她找一个有时间爱她的人。”

郑安淳楞了,他没想到自己这个同生死的老伙计已经想到了这些。就好像是,对方已经做出了生离死别的觉悟,而自己却还没有。他看着因老蔡一番话而安静的机厢,在心中积压了一块难以疏通的石块。

“陈洛,老苏,从云,23,Tyre,Kate……"
这些人不只是自己的下属,更是自己的朋友,自己的亲人。在自己34岁受命建立一只机动特遣队时,这些人的生命就已经和自己联系在一起了,和自己这个总是对他们挑三拣四的,不懂人情的笨蛋连在一起了。
”那么这次,此番一去,一往无前!“

郑安淳那线条如刀劈斧凿般的脸上,烈日也仿佛不敌,悄悄为他打上一层光辉。


”假如再重演一次呢?你会怎么做?“
”我会救我的兄弟,不论付出任何代价。“
或许是一些年后,面容已有些衰老的Darry问道,还举起手中的咖啡。

对面的陈洛还是如刚进入基金会一样。面容未有任何变化。他还是能和几十年前一样,毫无片刻停留的背出阵亡的将士的名字。但那时,他早已看够了基金会的尔虞我诈和机关算尽。
”请让我退休吧,我想去陪我的兄弟们了。“那是他在沉吟许久之后的发言。
“那么,如你所愿,”随着敲门声,戴着黑色边框眼睛的知性女士走入房间,“恭喜你,Smile小姐。”
他做出一个张开双臂的动作,又耸了耸肩。

不过至少现在,无论是谁都还不知道未来发展的走向,无论是几架直升机上的MTF,还是城市中的Smile。
而未来可能荣升为一部之长的Smile,现在还在狼狈地奔逃,躲避身后夸张的血肉人形的抓捕。就在几分钟前,本来还像一只软泥怪一样慢悠悠地蠕动的血肉,像是突然得到了什么人的指令,分裂四散,向周围人群袭去。而在一旁拍照好奇的家伙自然就成了第一波的受害者。Smile亲眼所见对方在吞下一个人后,扭曲板结的肉块和血管逐渐组成了一个类似人形的东西,无疑那不是人,但和人类似的模样更加剧了Smile的恐惧感。
那是平生从未想象过的事物,或许只能在洛夫克拉夫特的文字中找到类似的家伙。现在它突然降临到人世了。

“神圣而万能的主,请解救我们……"

从没有哪一刻Smile能比现在更相信神的存在。期间她不是没尝试拨打电话向警察求助,但在听到听筒中只是传来忙音枪击声和惨叫之后,她就知道只能靠自己了。她躲在一个商店的玻璃窗后,窥视着大街上的惨剧。破碎的车辆和肢体倒在一处,四处是呕吐物和血浆混合的肮脏气味。几乎到了让人窒息的程度。在最初的几分钟后,街上走动的声音就只来自游走着的那些血肉了。而在Smile惊恐地注视下,一个人形在吞下男人之后,随着向前走路,身上的血肉逐渐地掉下,最后竟于先前吞下的人毫无差别,甚至连服饰都无二。

”好,“男人舔了舔嘴唇,手臂变成鲜红的触手,击碎了一旁的玻璃窗,”自然是先把人吃了才对。”
触手伸进破碎的缝隙,尖端打开,露出数条细小的触手,发出“嘶嘶‘声,宛如吐信。二者的距离近到Smile能看到触手上细密的牙齿。而就在触手张口欲扑时,却猛得被甩向后方。一颗刻蚀着奇术术式的子弹射进原先触手所在的地方。而面对警觉的敌人,Tyre向后退了三步,连续点射,将子弹打进了他的脑袋。
”呸,怪物,模仿人类就会有人类的弱点啊,你怕不是个傻子。“
随后,他将枪口对准了Smile,”小姐,,假如你还是人,请你双手抱头走过来,然后用子弹划破你的皮肤。子弹中驱魔的术式可以消除这个异常对你的入侵影响。“

”你们,是政府机关的人吗?专门来对付这些怪物的?“
在Smile流出正常人类的暗红色血液之后,Tyre也放松了警惕。不过对方的目光如此炙热,Tyre觉得对方似乎是把自己当成了英雄的角色。那回答一下她的问题也无妨吧?反正要进行记忆删除的。
”是的,你可以这么理解。”
“那你还有其他的队友吗?可不可以给我留个联系方式什么的!”
“女,女士,这可能是算吊桥……”
“啊我知道,你要说吊桥效应对吧?但不是哦,女孩都是会喜欢拯救了自己的男性吧?何况你又不算丑。”
“我可是在██大学就读的理论心理学高材生啊!你可不要小看我。”
“那所大学似乎是……为了培养基金会人才而……”
过小的声音没有被少女听到,而此时Tyre的对讲机猛得响起来。
“队长我是Tyre,我找到了一个平民,嗯对,完成检测了,没有问题,让她先和其他平民先撤离吧,嗯好。”


枪声,血花,嘶吼
游荡的血肉被不知何处而来的子弹夺走了它们本来就不应存在的生命。
远处的人形抬头,又低头。

“陈洛,陈洛,我的定位系统失灵了,似乎有一部分进化出了电磁脉冲的能力。还好我的信号发射装置被提前保护过了。你顺着枪声找我,我们之间应该离得不远。“
”老苏我马上过来,我现在被一小群异常缠住了,你带手榴弹了吗!“
”陈洛,你等……"
后面的通话只剩忙音,陈洛放下沾染了血迹的枪械。摘下了绑在小腿处的军刺,看向了面前的一群人。而对方也露出了血肉的组织表示他们并没有当人类的必要。

“请民众有序撤离,排队检测是否被感染…..”
身着黑色制服的MTF们持枪守备着,身后工兵部队快速搭建着简易据点。纳米机械和模块化的建筑材料被堆叠在一起。

“狙击手,报告情况。”
“郑队,我又击毙了两个,但能感到异常的智力有明显提高,已经学会了使用掩体和多种战术。怀疑它们吞噬的人类可以让它们具有更高的智力水平。”
“收到,多加小心。”
“开阳,请连接Darry主管,另外,请告诉我目前的分析数据。”

“根据分析神经元切片数据,初步判断该异常具有蜂巢网络式思维。”
“根据目前的数据推算,隔离防护并不能完全阻挡被感染,目前已知飞沫,接触都可造成感染……不排除可通过奇术仪式感染的能力。”
“据当前据点的防护等级,该蜂巢网络的母体足以攻破每一处防护,建议精英小队实施斩首行动。”

“郑队长,我是Darry,目前来看,该方案具有最低的人员死亡率。你们需要消灭那个红型,但如果等它们主动进攻,临时据点的坚固程度跟不上。最后的结果是杀死异常但要有大量的平民伤亡,而且……”

莫名的忙音响起来,郑安淳再度拨通卫星电话尝试与Darry通话,但仍一无所获。

“开阳,能收到我的语音吗?”
“可以,但无法连接Darry主管,原因可能是17秒前的一阵电磁脉冲切断了通讯。”

“队长,有一大批人向据点冲过来了!”
失去了无线电后,Kate只能扯着嗓子向远处的指挥者大喊。
“用先前埋得地雷直接消灭它们。”
“可……”
“没有可是,你忘了我是怎么教你们的了!”

对话的声音传向不远处的民众,他们眼神中带着恐惧和迷茫,还有惊讶。
“居然要杀了外面的人吗?”
“似乎那帮大兵叫感染者呢,不会是生化危机啥的吧……”
“估计这帮人也未必是好人,不然为啥不放人进来?”

没有多长时间,人群在奔跑地途中,中心猛得绽开一朵璀璨的“玫瑰,碎肉和骨片飞溅,血液染红了刚筑起的黑色的围墙。
而仅剩的几个人,不同程度的挂上了伤。他们冲到围墙前,大力的拍着门。
“快放我们进去,外面有怪物!”
“我们需要帮助,你们是政府的人吗?”
“我可是办公厅的,你们是哪个集团军的,还不快出来!”

“23,Kate,把它们全杀了!”
“你怎么可以杀人!你还是一个军人吗?”
远处的长椅上,快步跑来一个打着绷带的男孩,看着也才17.8岁。
“你怎么可以就这样就评判别的生命?”
“你这条胳膊是怎么折的?”
“救了一个小女孩,被一个怪物撞到墙上,撞折了。”
“很好,很有勇气,但事实,就是比你想象的残酷。”

郑安淳拿枪,开保险,对准少年的额头。在对方惊恐的眼神下,他扣下了扳机——对准了男孩身后的人。
而对方在一颗子弹穿过眉心后,炸成了一团红雾。

“就是他怂恿你过来指责我的对吧?现在懂了吗?”
就在同时,门外的人们也纷纷长出血肉的外衣,或是直接引爆自己破坏大门。但在几度颤抖之后,围墙只是掉下了一些粉末,而还活动的已经被全部击毙。

“您已经看到了,该异常进化速度很快。斩首的行动可以更好的摧毁其继续破坏的能力。假如对方再度攻破防线进入天津的未疏散区,后果不堪设想。”
“难道四周的疏散还未完成?”
“鉴于过大的人口基数,还未完成。但斩首可以……”
“那这里的人呢?就该死吗?”
“听天由命……还请您以大局为重。”
“我们其他的MTF呢?怎么一直没有消息?我们的快速反应部队呢?”
“他们都有各自的事宜,目前难以赶来支援。”
“让还在搜寻平民的队员和我们集合吧,烈仁,出发。”


“老苏,你带着手榴弹了吗?转角处有一群怪,大概七八只。”
“带了,给。”
“你没遇到其他队友?”
“没啊,你是第一个遇到的。”

苏瑞语气还是平常那种无论何时都不在意的口气。而陈洛接过了手榴弹,拔出引信向转角丢去。
“陈洛,别!”
在对方伸手的一刹,他把染血的军刺送入对方的脑袋。而后,火焰在他身体中点燃。
“绿型……敌人,排除……”
在扭曲现实的火焰中,苏瑞的身影站在火中,伸出手,似乎还是想像上午一样,拍他的肩头。
“陈,老陈,我希望我最后,能是以人类的身份死的。谢谢你,谢谢你。”
他转过身,没有回头。再见了,朋友,我也没想到死亡会来得这么突然。他的脸上,泪水和血水混合,看不出颜色。身后的火焰熄灭,人形的灰烬,站立天地间,死去。

“陈洛!陈洛!”
“郑队,我收得到,请发布指示。”
“我们之间的信号开始恢复了,你旁边有苏瑞的信号,他人呢?”
“已经,已经牺牲了……”
“前往定位地点,我们找到蜂巢网络的中枢了。”


“十分钟后,按预算,母体会到达该位置。地雷已经提前埋好了,23你待在指定位置,9.02口径的奇术刻蚀子弹已经全交给了你。开阳会标记异常的核心术式区域。你必须命中。”
“其他人,还是采取以缠斗为主,依靠房屋作为掩体,一击即退。”

随着身后空间突然出现响动,众人一齐举枪。
“各位,我是基金会炼金学部的,识别代码xzs28762。Darry主管托我带最新的奇术武器。”
身着黑袍的男人迈出传送门,将一枚黑色的小球放到郑安淳手中。
“没有启动密码,只要大幅度的撞击就可以启动。是一个微型的引力子炸弹,简单来说就是微型黑洞……”

“郑队,接敌!”
什么!郑安淳拿起手中的望远镜,地面微微开始颤动。镜头中,十余米高的血肉巨人跨步走来,一边扯下建筑的碎块,一边嘶吼着。而在它前方不远处,Tyre拽着Smile拼命的奔逃着。
“该死,一定要救下他们。”
“郑队,先……”
“23,预备,放!”

一旁的楼顶,23蹲在半堵矮墙后,屏息,凝神,瞄准护目镜中ai为自己标注好的能量核心,扣动了扳机。蚀刻子弹划过一道红色的长线,穿过了巨人的身体。
暴怒的吼叫,巨人扬手在空中挥舞着,血管和肠子也随着摆动。十数挺步枪同时开火,血肉也放弃了先前的目标,愤怒的朝其中一个开枪者跑去。
在它开始奔跑的一刹,Kate向一侧跑去,躲到一栋楼之后。而它也愤怒的追过去。而迎接它的,是早已准备好的延时引爆地雷。
除却物理上的高温和灼烧。在神秘学仪式上,刻着【安息】【祝福】等法阵的炸药,化作一道道束缚,一点点削弱着它的力量。
又一发子弹,尖啸着划破空气,打入它的体内。23退下弹壳。顺着滑索滑下了这栋楼。在几秒之后,血肉便如一辆火车一般直接撞入了楼,伸手扫掉了楼顶一大片墙垛。
而当它还在寻找23的踪迹时,一发火箭弹在它的后背炸开了一朵璀璨的血花。等它转头,发现正是一直被自己追杀却一直没追上的Tyre。而对方向它竖了一个大拇指,又打出一发。

火焰如附骨之蛆,粘在血肉的身上,无论怎么拍打和吼叫都无济于事。它瞪大了血红的双眼,咆哮了一声。于四周各处残缺的血肉和骨头,在众人惊讶的眼中缓缓聚合,形成一个个先前的血肉人形,挥舞着肋骨和肠子,与它们的母体一同冲向MTF们。
“检测到大幅度现实扭曲影响,建议展开SRA,此处修谟指数降至64,请谨慎行动。”
“陈洛,你tm不是绿型吗?快给老子动啊!”
在陈洛的引导下,现实让一个个血肉被压扁,碾碎,再不能复原。而此时,第三发狙击子弹打入了巨人的脑袋。乌黑肮脏的血浆从它头部的大洞流出,随着低落,腐蚀了地面。

Smile的藏身之处
空荡的楼道里,一只沾满了血液的手,从一旁的黑暗中爬出。少女握紧之前Tyre的配枪,颤抖的手打开了保险。对准了缓缓爬出的怪物。
因为后坐力,她连开数枪,可是只有墙壁上飞溅起的白灰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退子弹,上膛。卡壳声。而阴影中的怪物嘶吼着飞扑着,露出了獠牙。

“该死,我叫Tyre就应该断臂吗?”
在少女惊讶的目光中,尸体的触手和巨口一同咬在Tyre的左臂。下一秒,子弹刻入了尸体的脑壳。
“Tyre!为什么?”
“之前有人被怪物袭击,我没有出声,有人向我呼救,我没有出声。假如这次我还是不能救下别人,我是没法安心的。”
Tyre苦笑着把子弹刺入自己的左臂。


“报告剩余子弹数量。”
“17发。”
“6发。”
“11发……”
枪支和火炮的轰鸣声中,在爆炸和火焰的削弱下,母体身体只有原先一半的大小。但即使这样,仍有数十名队员死于它的巨掌和喷吐的奇术光线中。
郑安淳将破损的头盔摔在地上。拔出腰间的手枪。只有6发子弹了,还不是经过处理的刻蚀子弹,根本没办法做有效的杀伤。

“队长,Tyre也负伤了!”
作战的人员再度减少,而仅剩的十余个人,早已无力抵抗。
枪口喷吐着火舌,红焰在畸形的肉体上点燃,随后向内蔓延扩散,而巨人还是咆哮着,向开枪的人奔去。地面颤动,他哪怕已经向侧面闪避,但依然被拍碎。

“老董也死了……没办法了,既然我是队长……”
“不,队长,牺牲就交给我吧。”
身后蔡从云从郑安淳手里抢走了那个黑色的圆球。

“队长啊,我一直没有机会,没有时间多陪陪孩子,多陪陪妻子,但我真的很想,听那个丫头叫我一声爸爸。”
“我是特别,特别想让孩子知道,那个一直没有时间回去看她的男人,是为了保护人类而死的。”
“所以,最后的表现机会就让给我吧。”
“混蛋,别去!”
“怪物,我在这呢!”

在两者相撞的那一刹,他们的眼中只剩下黑暗。


2016年5月29日,史称5.29事件,在本次事件中,欲肉教徒向天津市区投放高危异常,造成3712人死亡,67人受伤。据保守估计损失至少120亿人民币。CN分部对此次事件极度重视,并专门建立部门对华北地区的欲肉教派进行打击。


Site-CN-10天津站点

“烈仁接近全灭,一只快速反应部队被消灭。阵亡将士的名单有这么厚一沓,你们谁能告诉我,为什么5月29日时所有MTF都被调走了?”

Darry走进会议室,把一厚沓报表摔在起身迎接他的人身前。
屏幕的一头,Bank优雅而慵懒的拿起一只酒杯,抿了一口。

“我们已经和时空部的人一同调查过了,在一处eve粒子富集处,我们找到了这副图像。”
他把一张图片放到共享的位置。上面印着一个浮在空中的男人,周身环绕着血色的符文。
“那个术式,明显就是欲肉教的人,这个是楼宇间的高空摄像头拍下来的。在让天枢进入天津的大数据库中进行对比后,我们得知这个家伙是一家名叫阿特兰娱乐的公司的法人代表,名字叫程涌。”

“O5议会全权将华北地区欲肉教的侦查清剿工作交给我负责,我有权调动部队直接参与活动。Bank,情报方面,交给你了。”
“放心好了,他们有一些人已经在我的掌控范围了。”

灰发的男人微微的点头,在一份文件中签下了名字。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