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ing: +17+x

地点在热城,而时间在2017年7月4日,也就是那场华丽的闹剧结束的三天后。

藤萝掩映着红砖墙,蝉鸣声如浪潮般拍来。歇斯底里的宣告着主权,在这已然走向尽头的夏天里。热浪撕扯着思绪,若是向街上望去,只有水波般的滚动热浪。

随着太阳挂在树枝的最高处,就连蝉的声音都萎靡起来。连夏天的象征都失去了活力,在光芒的炙烤下,甚至有失了神的知了在爬上爬下时失爪掉下树来。在夸张的热浪下,没人愿意出门。


但我例外。我是谁?一名路过的热心异常市民。采买一些材料,搞定一些问题,顺便和一些“老朋友”聊聊天。还试图打听有关那位在政府大厦一跃而下的惊艳身姿。但哪怕忍受完了洛德警长的大倒苦水,我仍然对她的信息一无所知。

“那个家伙在跳下去前,在天涯酒馆和蛇之手打了一架。炸毁了很多东西,一分钱都没赔,这边我也联系不到酒馆老板……”

洛德这家伙当了警长,可算是出尽了风头,现在跑到我这倒苦水。
如流星一般划过夜空又迅速消逝,多么优雅唯美的谢幕方式?这个女人,身上藏着如此多的可能性。仿佛,一件艺术品,可远观而无法亵玩。炽烈,如同玫瑰。我想见她。

Lacerta先生现在一心扑在工作上,对那些孩子无微不至。他是所有人的父亲……当然也是我的。记忆里那双慈祥而又洞察秋毫的眼睛,是我记忆犹新的事物。那宽厚而粗糙的手,那透露着纯净光芒的眼睛。

“他让我去买教材和教具,教材是可以去淘点便宜的,好,那就这么办好了……”

思索着不该干的事,我顺着记忆中的路,左拐右拐,而顺着小巷行走时,碰巧听到了有趣的东西。该说这就是命吧。


“这就是命哦小子,你看看你这个样子,明明有大好的天赋,搁着捡上垃圾喽。”

不需要窃听,那股自傲的上海腔调顺着风飘散在空中。那股趾高气昂自以为是的感觉没法不让人皱起眉头。

是那种老派的法师,自己最讨厌的类型,那种对其他人都高高在上的傲慢家伙。想到昔日遭遇过的闭门羹,我没打算和他客气。
捻动手指,搓起一团火焰。脑中突如其来的刺痛打断了我。

“发生了什么……让我看看……”
在灵视中,那个衣衫褴褛的孩子体内,闪烁着水蓝色的光芒。周身缠绕着黑色的线条。致密类型是锁固!那是属于……超凡脱俗的存在。不能用异常刺激到他。

“娃,你要是想,我能让你当上大人物,你想吗?”
“啥都可以吗!”
“都行,但你得答应我,你得把你的天赋给我,成不?”
“啊……我……”
“娃,你可别不识好赖,没得我,你还要在这里和垃圾玩爬爬,过了这村,可没有这店。”
“行……”

“先生,欺负一个一窍不通的孩子,对你的名声也不好吧。”
我取消了遮蔽,从阴影中走出。面前,一个面貌约为五十多岁的男人,身着长衫,拄着拐杖,脸上的慈祥的笑全被迫切取代。假笑堆起的皱纹只让我感到恶心。


“Lacerta先生……”
“不是因为你上次上课玩坏了lisa的构装机械,也不是因为你昨天用镜像术逃课。”

那双温柔而慈爱的眼睛,仿佛有光流出来。

“你的力量日渐增长,而你还只是孩子,你还不懂什么是善恶。”
“可是先生我……”
“对朋友,你要善良,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但你要自己判断,何为善。对敌人,你要作为恶人,何为恶?也由你自己判断。”

“保护你想保护的,消灭你想消灭的,在这个世界,没一个人的力量小的可怜,你只能保护你所能保护的。我能看到,你并非恶人。你的力量,你自己该知道该如何使用。”
“如果你愿意,那就加入我们吧。或者?或者你可以接受这杯水,我会封印你的异常能力,让你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我当然不愿意,不愿意放弃我手中的力量,也不愿意离开这个我真正的家。
我没有父母,他们我很小的时候就因为意外去世了,本来平常的家,分崩离析。亲族分走了产业,把我赶了出来。或许那个普通的家伙,在那个雨夜里就死了。
迷蒙的雨幕里,我还记得,被石头划破了腿,在瓢泼的大雨中,我只记得,那双粗糙而宽厚的手,以及那双如黄水晶般温柔的眼睛。

“你拥有超凡的才能,愿意成为我的孩子吗?”
“愿意……”
“你姓陈是嘛,那你……”
“不,那个名字和以前的我一起死了。”

“那好,毅字在中文里,有果断,坚决的意思。与如今的你很相似。那你,就叫陈毅好了。”
“谢谢您……”


当我对上那个孩子的眼睛,我沉湎在过去的回忆里。那双无助而又暗藏不甘,不愿向命运妥协的眼睛,他还没有被打败,他的眼中还藏着光。

“先生,你想引导他的异常能力,让他把能力过渡到你身上,太下作了吧,这就是蛇之手这种大门大派该干的事?”
“我的事,你就要管?你又是什么流派的?”

哪怕被发现,这个老东西还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以为自己很厉害?我微微一笑,捻起一团蓝绿色的光团。

“这是投影法术,我要是上传到热城政府,您又会有什么下场呢?”
“哼,瘪三。”
他一甩长衫,拐杖在墙上划一个光幕,消失不见。


“孩子,他帮不了你,考虑考虑我怎么样?”
我蹲下,向他伸出了手。
“大哥哥,你……”
“你叫什么名字呢?孩子,想作为法师,真名总是不能缺的。”
“我只知道我姓张……哥哥,我的心告诉我,你是个善良的人……”

这就难办了啊,我可没有老爷子的起名能力,在男孩疑惑的目光注视下,我尴尬的挠了挠头。另外,你这个小鬼真的懂好人卡是什么意思吗?

“好人卡?不懂啊,是什么意思啊。”
“这个话题结束!”
“姓张,男的……男,叫张男也太难听了……唉,张楠!张楠很不错吧!”
“谢谢您。”
他看来很开心,露出了与先前不同的真心的笑容。

“如果真的感谢我,那就在以后,把这份东西继续传递下去吧。”
“我叫陈毅,天涯酒馆的老板,也是Nirvana中的双子座,欢迎加入涓流旅团。”


“哼,涓流旅团算什么瘪三?也敢从蛇之手抢人?”
身着长衫的老者用拐杖反复折磨地板,从他的毫不遮掩的面色就知道他有多暴躁。
“李,那种事都无所谓了,我们有更重要的事。”
“这位先生代号B,是我们的贵客。”

而这位娃娃脸的男人一开口,就震惊四座。
“基金会开多少价码拉拢你们?我混沌分裂者可以给更多。”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