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英雄者
评分: +10+x

他仍面对着黑色的“墙壁”,从枪套中取出了手枪。

说是墙壁也不恰当,他也不知道哪个形容词适合于眼前的物质,这些蠢蠢欲动的,向门内缓慢移动的物质。很像是迎面推来的一堵墙。不过从压迫力来说,更像是那些装甲车辆——当他还在陆军服役的时候,曾经有过躺在坦克的两条履带中,让坦克从自己的身上开过去的训练。他记得自己第一次经受这样的训练的时候,浑身都在颤抖,当训练结束了也站不起来。也是,一个五六十吨重的,装备125毫米口径巨炮的,哪怕用防御性的装备都能把你干掉的,还在轰轰作响的大家伙从你身上开过去,任谁都得慌。他听说过有人因为克制不住恐惧送了命的案例。

当然,眼前这些黑色的东西更让人畏惧。毕竟,坦克也好,挂满反人员杀伤弹的飞机也好,是已知的,是人类的造物,是能被干掉的。他自己就不知摧毁过几辆那样的大家伙。但面对着这些缓慢却坚定的推进的黑色物质,哪怕是红箭导弹就放在手边也给不了他安全感。更不要说满站点乱窜的那些外形体了。

站点已经陷入了这里,也许再无脱身的机会

他想到了这点。

那些物质正在从站点的各个窗口门口涌入这里,每天的推进速度为5毫米。很慢,但我们无法阻止这一过程,除非……

“除非有人到门口,在那些黑色物质渗透进来超过15厘米之前对自己的脑袋开一枪。”他念叨着主管的话。

这真的有用吗?去那里,拿起手枪,对自己的脑袋开一枪。不错,上个月有个新人这么做了,他还成功的把那些东西逼退了。其他方法可以吗?但是,已经没有D级人员用于实验了。只能使用最稳妥的办法了。那就是已经经过证实的方法。那让那些年轻人来呢?

绝对不行!

他差点把这句话喊出来。那些孩子——至少按他的标准算孩子——是绝对不能失去的。

他走上前去,将自己的脸贴在了那堵“墙”上。感觉是灼热的,但实际上是冰凉的,他很早就知道。但他听到了嚎哭的声音。凄厉的嚎哭声。

一个充满硫磺、永不熄灭的火焰燃烧的世界。

是啊,那里是恶灵受难之地。那个对于生者而言是阴暗的,冰凉的,对于死者而言,是灼热的地方。

如果真的有地狱,你会干什么?

把那个傻逼破地方掀个底朝天!

他又想起了在刚刚加入机动特遣队的时候的豪言壮语。提出这个问题的队长只是笑而不语。这次对话两个月后,队长在一次收容失效中牺牲,尸体都没有留下。是啊,面对这地狱铁幕,自己又能做些什么的?

“用生命阻止它,并祈祷,让后人能有一丝喘息的机会。”

他不知道自己能让地狱的触角停止多久,哪怕只有一个月,他也会去做。

“这不就是我们的本职工作嘛,将来自地狱的恨意压制在地狱,让人间生活在理性中。”

他微笑着,对着自己的头部扣动了扳机。


讣告


致机动特遣队指挥官Alex Li


如果说死亡有任何意义的话,我都不会苟同。牺牲不一样。

机动特遣队指挥官,Alex,在公元2000年进入基金会,并在一年后因出色的射击技巧,进取的精神以及强大的责任心被选入机动特遣队。他在一次又一次的战斗与收容失效中存活了下来,并因为自己的功勋得以晋升,最终成为了机动特遣队的指挥官。在实验事故CN-2010511中,尽管拥有逃生机会,Alex仍奋不顾身地冲入建筑内,将多名行动不便的研究人员送出站点。他的行为感染了他的部下,他们追随着他展开了行动,却被Alex阻止。最终,在第七次返回建筑时,Alex未能及时撤出,与建筑主体一同被异常吞噬。

当站点建筑再次重见天日之后,我们解救了大多数的工作人员。而Alex与其他46名员工在这次事故中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已有多份证词可以证明,陷入异常现象的Alex仍然在坚持着履行自己的职责。他尽他自己最大的努力安慰身边的人,他用自己的人格魅力鼓舞着周围的人积极自救,他指挥着建筑内的人员坚决抵抗着外形体的攻击。当建筑内的人员找到那条需要有人牺牲生命以拯救站点的其他人的方法的时候,Alex仍然执行了这条命令——尽管他会因为这条命令而死。甚至有证据表明,在他死后,被异常转变为外形体的时候,他仍然没有放弃履行职责。他仍然在对抗那些企图杀伤基金会人员的外形体。他履行了在加入特遣队时的誓言。

鉴于Alex在此次事件中表现出的责任心,勇气以及在保卫存活人员时的实际表现,我们决定为Alex授予基金会之星。此外,他的子女在进入与基金会相关的学院就读时,基金会也将给予他们政策上的优惠。

O5-CN
2014.8.12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