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者无名
评分: +18+x

当Site-CN-034的门被粗暴地踹开的时候,Tictoc正在浇花。

“神父你好,我是奉命来出差的研究员Bob。”为首的年轻人亮出皮夹里的证件。

“我跟你说,我背后在躺椅上休息的是我们的站点主管Hannah博士,心理学专家,擅长测谎——所以我建议你说出你的真名。”Tictoc收起喷壶转过身来。

“行啊神父,至少你是个明白人。”年轻人微笑,露出整齐的牙齿,“我的名字是Switch,开关的那个Switch。”

Tictoc左手在墙壁上一推,身子笔直向后倒飞出去,砸在我躺椅的扶手上。
我被吓了一大跳,“怎么了神——”

——“别动,汉娜!”神父的吼声在站点里回荡。

Switch慢慢放下了手上的证件,皱起眉头,“我原来以为你是个明白人的,神父。”

“Switch这个名字我没有听过,你是最近三年才成为神父的。也就是说,大约在五年前接受改造,我没说错吧?你们,想要,什么?”神父的声音听起来强装镇定。

硬币,神父,我们需要硬币来帮我们确认基金会里曾在破碎之神教会待过的人。这将是一场内战——而在动用SCP之前,我们首先需要些能打的人。”

毫无征兆地,神父的左肩打开一道口子,一道青色闪光从那里面弹出来,径直刺向Switch的眼睛。Switch的头被打得向后仰。

咣地一声巨响,我捂住耳朵。但仍然能听到门口无数打开保险的声音。

“你不该这么做,神父,”Switch把后仰着的头慢慢低回来,我能看到他的左眼。
不,那不是左眼,那是一个摄像头,就像站点里满布的监控探头那样闪着猩红的光。
左眼周围薄薄一层的皮肤正在渐渐碎落,就像年岁已久的手帕。
皮肤底下是黑色的材料,泛着金属光泽。

“全身机械化?”我听到神父厉声高喊,声音却掩不住颤抖。

“我最后说一遍,交出052,饶你们不死。你的冒犯我也当做没发生——”Switch皱着眉头打量着我,那眼睛里的光更加红的深邃惊人。

“没有O5的命令,我不能这么做,Hannah也不可能这么做!”神父在办公桌的侧面摸索着,陡然抽出一把剑。

门口的人们举枪瞄准。

“用手腕的电磁铁把藏在木桌里的剑吸出来?很不错的想法,说真的我一直很欣赏你。”Switch缓缓向前走来,“SCP变得越来越多,每一次收容失效也越来越致命——哪怕一次也好,你就没有想过要用我们的科技来拯救这个世界?O5那帮老顽固们还在吵架,而我们已经需要开始行动了。教会的核心成员已经在这里,我们现在只需要旧日的教众——来吧神父,这只是一个Safe级项目,O5巴不得这些硬币全部消失,相信我,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我拒绝。”神父的声音冰冷。

“放下你的中世纪的剑,Anchor。我还能把你当做前辈,毕竟我所用到的技术很多是在你身上最早实验的。”Switch眯起眼睛,“你凭什么击败我?啊,对了,Kondraki的剑术。Gears写在你程序里的小礼物对不对?可惜已经快十年了,Kondraki的剑术早已和Clef的一起被研究透,被变成代码,如今教会人人都会。——兄弟,把你的剑借我一下。”

Switch轻拍背后的部下的锁骨,握住他的肩膀那里弹出的漆黑的剑柄。用一种非常优雅的日式拔刀法把它抽了出来。那是一把通体纯黑的宽背剑。
Switch轻按剑柄,剑的边缘便开始旋转起来。

链锯。那不是剑,是链锯。

“Hannah,跑。”神父抬起剑斜挡在脸前,我看不到他的脸,但我知道他面如死灰。

警铃大作。




警铃大作。

Hannah的高跟鞋声消失在拐角处。
我看到剑尖在抖,我试图控制住,却颤抖得更加厉害。

“我知道你的真名,神父。”Switch露出微笑,一字一顿地说,“我全都知道,你是旧型号,年久失修的原型机,你把自己的图纸带到这里,基金会对你做的改造。我,全,都,知,道

“呵,我的名字可是有四种写法呢,你都知道吗?”我微笑。
“四种写法?”
“准确的说,是有四个名字。”
“我可没兴趣去记这么麻烦的事情。”
“一点也不麻烦。”

“反正马上就不会麻烦了,”Switch扬起剑尖,“死人,是不需要名字的。”



“你是叫做Ike对吗?”
我缩在博士的大腿后面,没有回应。

“Gears,你的小朋友一点也不可爱啊。”
“Clef,适可而止可以吧。”
“Ike这个名字可不是一般的英语名啊,感觉读法上很奇怪,你要不要转写成Ekko?”
“够了,Clef。”

“不要!”我不知怎么的喊出了这么一句。

“对,不要,”对面穿着衬衫的博士弯下腰来玩味地笑着,“你知道你为什么不想换一个通用的名字吗?”
他的脸凑到我的耳边,气息喷到我的脸颊上。
因为你跟你的制造者一样是个懦夫,你害怕自己泯然众人,所以你需要一个拗口的名字来标记自己。当然名字是没有用处的,玫瑰换一个名字也同样芬芳,而你——你换一个名字也同样无能透顶。”

“别管他,走了,Ike。”博士的声音依然毫无波澜。

“那么,我带你去逛逛教会好了。”
从前台接过女孩的档案袋,前台的修女偷偷指指档案袋的下方。
透过半透明的档案袋,我能看到档案的备注。

……在秘密据点前由于车祸失去双手,为寻求帮助误闯教会……

我转身,向她伸出手。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机械手捏了捏我的手指。

我坐在石阶上,看着她用机械手笨拙地摘花,时不时会掉一两朵。
“神父,我感觉神父们的名字都好奇怪啊,不像是常用的名字。”
“嗯对,破碎之神的习惯是,神父的名字必须是某种机械。”
“那么神父,你的名字是……?”
我走到她面前蹲下,捡起那朵花别在她长长的柔顺的头发上。腋下的档案被风吹着,发出轻轻的哗啦哗啦声。

“Anchor,船锚的Anchor。”
“所谓锚这种东西,就是定在一个地方,用来固定飘飘荡荡的船的。”
“以后我就是你的神父了。当你感觉自己要被生活的浪卷走的时候,记住来找我,我就是你的锚。”

踹开门意外的容易,我错愕了一下。
面前的办公桌后坐着的,是一个皮肤雪白而眼睛鲜红的男子。
白化病吗?

“Holy Darklight是吗?”
“说说你来干什么吧。”他的眼神出奇镇定。

“救救我的教众们。”
“你的教众?”
“是……教会现在在内斗,很多很多教众无谓地去死……我知道你们会杀了我。没关系的,我在死前把情报交给你们,去把我的站点捣毁,把教众们记忆删除——你们有这个技术的吧——然后放走。”

Darklight陡然从桌下抽出霰弹枪,我没有动。
他的眼神闪过一丝犹疑。
我握住枪口,抵住自己的胸口,慢慢坐在办公桌前。
“你,是怎么进来的?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
“我有一点点的精神影响能力,也是靠这个当上的神父。现在一路上的人都认为我是本部来出差的特工。但是我无法影响你,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所以我猜你一定是站点主管,Holy Darklight博士。”
你在背叛你的教会。
总好过背叛我的教众。

我记不清楚那天我保持这个姿势坐了多久。我只记得当霰弹枪的枪口终于从我胸口挪开的时候,我的汗水已经把枪口沾湿,直往下滴水。

“最后一个问题,”Darklight伸出手,“怎么称呼?”
“呃……我在外面用的是Jacob这个化名,或者也可以叫我Jacobi,Iakov,甚至Jax——看你是哪里出身的了。”1
“名字有四种读法,嗯?”
“对。你怎么叫我都行。”我握住那只苍白的手。

“你好,我是今天来这里工作的Tictoc。”
站在女研究员的办公桌前,我总觉得有些局促。
这桌子也未免太……漂亮了。文件整齐,桌面干净,和本部的研究员的办公桌完全不同。桌上有很多很少女的小装饰,甚至有个瓶子插着朵玫瑰。再加上坐在这里的站点主管也很可爱……

这里真的是很不基金会。
看到我的档案,她犹豫了一下,把头发撩到耳后。

“我感觉神父们的名字都好奇怪啊,不像是常用的名字。”
“嗯……其实现在的名字是我自己取的。”
“……”
“Tictoc。这是我在这里的名字。”
“Tic,toc,toc——钟表的声音对吧。”
“其实也可以是齿轮的声音。”我忍不住露出微笑。



10:33
HD?

10:47
HD?

11:05
HD?

神父,我看到你的站点警报了,正在赶过去,怎么回事?

没事,HD,已经没事了。你提前在我体内设置通信模块是对的,谢谢你来看这个频道。
告诉Hannah已经没事了。

神父,到底怎么回事?

站点被入侵了,这帮人想要052。我没给,他们就袭击我们。Hannah按响警铃以后跑掉了。然后MTF来支援了。

你受伤了?

不是受不受伤的问题。
那帮人……为首的是一个新神父,名字我在教会没听过,所以应该是新型的,最早也是5年前的新技术。他全身都机械化了,脸上用的是教会的第三代合金。
这合金一直很贵,我觉得他应该是造出来专司战斗的。我离开教会的时候只有关于战斗型的传言,没想到真的能看到。

他的脸是防弹的,我认为可能他一个人就能把MTF全灭。

你正在阻击他吗?

也可以这么说。

不,神父,别!
你只有手臂,肩胛和脊椎是机械,而且还是十多年前的型号。你得撤退,我们来解决。

我用了我的精神影响能力,让他露出破绽了。

现在的状况呢?

姑且是赢了。
我想办法让他一头撞进了我的胸口。我的心脏……我的核心反应炉坏了,熔化的炉芯正在滴到他的后颈部。他应该是没办法动弹了。
我现在没有动力了,所有的驱动模块已经都检查过了,我的左手被链锯弄断了,右手的关节被扭脱位……他很重,我站不起来。
交火状况的话,至少5分钟前MTF这边占很大优势。援军应该就要到了……我的电子眼电压不足,已经开始有点看不到了。
炉芯很快就会漏光的。我在休息室,这边好像有点起火,消防系统也损坏了。

Hannah没事了吗?

她已经离开站点了,MrD已经接上她,Scarlet去接应她们了。
Wheelchair正在赶回来,我一小时内到。
……问句题外话,你痛吗?

……感觉不到了。




11:45

HD,我的名字……
能再叫一声我的名字吗?





20██/██/██,Site-CN-034遭到突袭。MTF迅速反应,解决了攻击者并保全了所有的SCP。

在站点交火中心位置,发现了两具经过机械化改造的尸体,肉体部分均已在交战中被焚毁。其中一具几乎完全机械化,卡在另一具尸体机械化部分的内部。

此事件后,基金会内的一股以前破碎之神教会人员为主的势力开始叛乱,自称科技派。试图通过逆向研究SCP来取得新科技,以应对愈演愈烈的异常事件。
虽然科技派宣布对袭击负责,基金会仍然对所有数据库进行封锁排查。基金会大多数人员的数据库权限极度缩减,再也没有人查询到那两具尸体的名字。

三天前,监督者议会决定,对基金会内所有与破碎之神教会相关的人员实行大清洗。



我从办公室里走出来,在转角处撞见了Darklight。

“Hannah,你看起来脸色不太好。”

“……不,我没事。”

当Darklight从我身边擦肩而过,要转过走廊拐角的时候,我转过头去压低声音。
“神父的真名,能再告诉我一次吗?”

“Hannah,我不懂你在说什么——”Darklight柔声道,

“我们从来就没有雇佣过来自破碎之神教会的叛徒。”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