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间新闻:2017年4月26日星期三

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晚间新闻。我们在纽约综合大楼里进行直播,我是初级安麦科祭司罗杰·加拉迪,第二海托世教会的官方新闻播音员兼学者,精通英语和奥托世语两种语言的电台广播主持人,全国唯一认证。

今晚的头条新闻与中西部持续的反印法匈同盟战争有关。我们许多顶尖的士兵在今晚献出了他们的生命,他们的血被祭给了拉克穆-勒上,以便那位能够肯允我们的血,然后帮助我们对付那些正在攻击我们边界的贪婪的沃无徒。赞美拉克穆-勒上。在纸人士兵优雅地撕碎了他们的纸的同时,也被沃无徒的血肉和利牙啃噬着。这场战斗不可避免地让地球的明尼苏达州陷入骚乱,祭司艾力森·基力安已允许新的救援人员照顾幸存的平民。一直以来有推测称:联盟已经向平民们派发洗脑宣传香肠,试图颠覆他们的想法,磨灭他们的同理心,让他们恢复奥尔班祭司的权力。但幸运的是,在这场战斗后我们没有发现香肠,而且所有人的心理状态已经被证实为足够纯粹,未曾受到香肠的影响。

但威斯康星州的普莱恩维尤1却不是这样。布达佩斯联盟的官方通讯社已证实:他们已经把帝国的边界推进到了那里。因为分配的香肠,成功地转变了所有公民。第二天早上他们还送来了掺有卡尔希斯特·巴斯特血液样本的肉排;还有我们只得很遗憾地报告:所有去教堂做礼拜的贵族们都改信沃无徒了。我们的记者在现场报道说,在战场上发现的几个沃无徒和Orin-Privates与普莱恩维尤的公民有可以匹配的部分基因。

现在是其他新闻:随着基西拉的开始,纸人海豹突击队已经开始将那些令人同情的难民引渡出叙利亚,进入奥托世欧洲。在该地区举行的所有仪式,都为摧毁这个污浊之地的行为提供了重要保障。最后,我们训练有素的士兵将继续进攻这个心脏地带,科洛克2的面貌将再次代表中东的荣耀。赞美拉克穆-勒上!愿他永远闪耀。另一方面,国防部长莫林克斯谴责了这些措施,并列举了在“巨兽”逃离基金会设施后,教会力量和太平洋地区联盟所取得的巨大成就。莫林斯基于昨日在巴黎会见了高级研究员奥洛夫。

昨日,一伙流氓匪徒和恐怖分子向费城综合大楼发动了袭击,摧毁了集市街上的两座拉克穆-勒上雕像。对于这次发生的又一座寺庙被毁的悲惨事件,所有善良而虔诚的公民都感到愤怒。许多市民报告梦魔的入侵。四名恐怖分子声称效忠名为“全球超自然联盟”的前组织。还有一个是联盟的官方科学基金会成员所称的SK-BIO生物,但那对我们来说,显然没有任何事物比沃无徒更肮脏和下贱了。诅咒虚伪的基金会和卑鄙的卡尔西斯巴夏帝国。愿他们的孩子在父母的生殖器里燃烧自己的灵魂!愿他们的狗把自己刺穿在钉子上!愿他们——

奥洛夫博士唏嘘了一口气,关掉了设备。又是一天,又是一个来自极端疯狂的宇宙的广播。而且这件事和他也脱不开干系。在那里,他是某个极权主义的欲肉教帝国的高级研究员。哦,这可真有意思。他在巨型计算机上慢慢踱步,然后从它的小接口处抓起u盘。他得花12至15个小时来写关于这次广播的报告。他甚至不需要听整个广播就能抓住要点。

他的咖啡已经凉了。所以他端起了它,快步走到办公室那,准备用微波炉加热一下。到现在为止,他已经喝了五年多用微波炉煮的咖啡了,大部分咖啡都被回收利用了,并且不断地用微波炉加热。当他不这么做的时候,他就把接收到的广播详细记录下来,这样那些懒批们就可以决定把贝利兄弟遣送到哪里去。

显然,这件事无足轻重。简单来说,就是一场发生在GoI#03088(那些发狂的海托世教众)和一个庞大的欲肉教联盟之间的战争。奥洛夫博士努力思考着,当这类事情发生时,为什么没有人谈论起非洲。总有一群人坐在欧亚大陆上煽风点火,惹是生非。他说不出任何一个加蓬人或津巴布韦人的名字。

“我操,87号站点要这个鬼地方干什么?”他一边难受地打字一边想。“连外交价值都没有。”他的咖啡比平常还要苦。他感到头痛,这是一种由咖啡因所引起的头痛,所以他又不得不吃了一些令他讨厌的东西。

书页上的字迹开始模糊起来。他揉了揉眼睛,转过头来看着钟,不知道距离自己上一次睡着已经有多久了。真是糟糕。他头痛得厉害,突然又痛得更厉害了。呼吸越来越困难。他试着摆动了下舌头,但他的牙齿都松了。

他的腹部突然开始痉挛,就像一个黑洞出现在他的肠子里面,并使它们从内而外地全部爆裂。他痛苦地揪住自己的胃,希望能有所帮助,但他还是吐了一桌子,电脑终端短路了,文件也毁了。现在已经几乎无法呼吸了,他的呕吐物快让他窒息。他的眼球正在慢慢往后扭动,露出了白眼。

奥洛夫博士倒在地板上之前就已经死了。在有人发现他之前,他的头上已经流下了一大滩血。

未完待续…

下一个:毁灭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