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游诗人的笔录:守夜人与海
评分: +18+x


雾气弥漫的东海上,一叶扁舟在泛起白色泡沫的海浪中摇曳着,似举着昏暗灯壶寻路的采药人,又似在风暴闪电中穿梭的海燕。

一片孤寂。

时间还是清晨,舟山群岛海域里还迷雾重重。老人举起了他那残破不堪的油灯,照亮了前方的一小片海面,他不像那些黎明时分就已早早出海的渔民,他的手中既没有渔网,也没有船桨。他也不同于那些在海上小舟里悠闲钓鱼的老者。他只是举着油灯,只有油灯,灯壶里的火焰时明时灭,可老人油灯里的煤油却总不见底,没人知道老人是什么时候点燃的油灯,又是什么时候熄灭了它。

“爷爷,我们要去哪里呀?”稚嫩的童声仿佛驱散了周遭的雾气,让这寒冬季节天上不多的阳光多洒下来了一些。

“我们哪里都不会去。”老人轻声对小女孩说,“我们只是海上的守夜人,为那些迷路的船儿找到去路。”

小舟渐远,再次没入了云雾之中。


莫眠泽取下了鸭舌帽,向舟山以东的大海望去,尽管已经快要中午,可海上的雾气依旧没有消散,这个清寒的早晨,没有风,也没有船只,舟山海域似乎被一只由白雾构成的大手给按在海上了。

“钢索,开始收拢了。”

莫眠泽往更远的地方看去。

宋亦辰站在他的背后,疑惑地问道:“有东西上去了?”

“是了,我看到了……不止一样东西。”莫眠泽说,“‘海’开始扩张了。”

“似乎,AC让底比斯要塞出动了呢。”

“那又怎样,这不是我们要管的事,我们只要看着‘海’慢慢靠近就好。”

“那就,无所谓吧。”

雾气愈深。


小舟穿行在如晨曦下的森林的白雾海域里,一盏孤灯照亮了小舟四周的空间。

它渐行渐深,周围笼罩的雾气变得更加沉重。

海洋与天空似乎没有了界限,到处都是弥漫着的白雾,水中也见不到一丝生命的气息,仿佛这方天地已经被造物主给抛弃。

什么都没有,只剩下雾气、雾气与更远的雾气。

老人仍然在等待,等待小舟到达目的地,那浓雾的源头,那三根神秘的钢索。

小女孩好奇地看着周围的一切,无论是雾还是海,或者是天空,似乎都是这个年幼的孩子眼中的珍宝。


夜晚的舟山群岛灯火通明,岛上喧闹的街市车水马龙,无论是小摊小贩,还是酒楼饭店,都无一不发散着生活的烟火气息。唯独,在群岛的另一边,舟山渔场里忽明忽灭的几盏渔火与岸边的双彩屏公司,都安静得出奇。

眠泽与亦辰仍站在海岸上,望着远处。

“‘海’还在扩张,它要上岸了。”

“无妨,守夜人过去了。”

“旁边小卖部卖薯片的老李头?”

“不不不,是守夜人先生。”

“带着孙女到处乱跑的那个平异会糟老头?我记得他还是EI的……”

“说了是守夜人先生!总之他会解决这件事就是了!”

雾气弥漫着……


小舟飘到了钢索前,三根望不到尽头的钢索切割了整片天空——或者说海洋。在钢索的附近,海洋与天空的界限已经全然无法看出,浓雾就像一团粘稠的梦境,侵蚀着里面的一切。

“海”依然在扩张,无穷无尽的迷雾似乎要笼罩整个星球。

守夜人来了。

小舟靠近了钢索,却发现,

只剩下了一根钢索。

“底比斯来过了。”老人轻叹道。

小女孩扯着老人的衣角,悄声问:“爷爷,底比斯是什么呀?”

“一座可以飞的城堡哦。”,老人笑着回答说“下次爷爷带你去上面玩玩好不好。”

“好呀好呀!”小女孩兴奋的回答道。

“那么,我们先回舟山吧,我记得那座城堡在我们小店旁边的双彩屏公司里。”

小舟在空中消失。

白雾尽散,黎明的朝阳又起。

日出东方,海尽嫣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