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片

I'm the fury in your head
心中怒火,便是我的化身

I'm the fury in your bed
熊熊燃烧,随你辗转反侧

I'm the ghost in the back of your head
梦魇缠身,永世无法逃避

警告:检测到大量不稳定因素,请立即退出


我们在其上层叙事的电脑中发现了此文件,文件本身严重损坏,疑似为一次ZK级末日,“学渣地狱”导致。这一文件的发放,让基金会损失了多名员工
所以,我们不得不锁定该条目,以防叙事层被打破。目前,在该条目发放到基金会网站共14个小时中,共出现了以下现象:
  • 对应下层叙事Obsidian Zhang失踪,并留下一纸条,表明7月份左右回来。
  • scp-wiki-cn.wikidot.com该网站在同时也损失了多名用户,其中可能牵扯到一个名叫“学业重组”的GK级末日导致,可能会影响到猩红之玫行动

为此,我们深感抱歉。为了您的安全,请立即退出。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附录I:下层叙事Obsidian Zhang 失踪前留下的小纸条原文。通过字迹判断得知不可能是Obsidian Zhang本人所写,是否有关上层叙事仍然在调查中。

啊啊
刚想发个分别文,既然有雨树开头了,那我也借楼说一下吧

没想到雨树面对高考,而我本人也面对中考啦
在基金会浪了那么久(从今年过年开始),毕竟文被down爆,参加竞赛,SCP,故事,goi,图书馆,精品,差不多该经历的都经历了。
如此我也没有些许遗憾啦,总之我也要消失了。
主要原因还是中考,虽然比雨树小三岁但也一样紧张呢。
无论什么时候,希望是不能没的。

那么,拜拜啦。

^_^

[通讯中断]

分析:本文并非消息记录,为何结尾会出现[通讯中断]一词让众人百思不得其解,推测只是书写者中二病发作了而已。
此外,文中提到的雨树疑似为Rain Tree研究员,其本人同样在本次事件中失踪。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你还是读了下来,对吗?

愿你历经千帆,终能得偿所愿










姓名:十胜/Obsidian Zhang/S.

性别:

安全许可等级:3级

工作地点:N/A

职务:医疗主管

负责方向:心理学/梦境研究/化学/文学(等等基金会还搞文学?!)

相关记录:男,身高170cm,体重49kg。相貌平平,属于扔进人堆里就找不到的那种。总是怀疑有人在背后议论自己。由于其发表的一篇有关将梦境实体化的论文将其录用。

其本人热爱音乐,常常抱着吉他把玩,一次Obsidian Zhang因为对着SCP-CN-████当面弹琴而险些导致降级,并且证实其参与了“爱丽丝夏赫与魔法乐团的梦境巡回演出”。自认为有做摇滚核狗的潜质。

家中藏书极多,并且嗜书如命,曾经因为羡慕蛇之手成员可以随便就到图书馆里面乱逛而差点投奔蛇之手。

对于音乐游戏极度热忱,自认为精通A█████,C████,D██████,D████,但每一次的结果都是”far,far,pure,lost,lost,lost,lost,lost,摔平板“。

据悉,其很有可能与梦神集团有一定关联,甚至被人怀疑为其本人就是一个寄居在人类躯壳中的梦神。因为有一定证据表示,他本人与A██████ W█████有一定联系,甚至有可能为A██████ W█████的好友,但已知A.W.教授生活在英国维多利亚时代,故有了此推测。

值得注意的是,其常常戴着一个黑曜石项链,黑曜石上刻有一个花体字母”S.“,据调查,其很有可能具有异常性质,并且赋予了Obsidian Zhang控制梦境的能力。后这一想法被其本人否决。其同事对于这块项链则是众说纷纭,有人表示说这是为了纪念[数据删除],因为她的姓氏首字母极为S,但Obsidian Zhang表示只是为了向一本他读过的书致敬。



?月书单
考完再来选

SCPs:

Tales:

GoIs:

Wanderers:

啊啊好累啊,终于把我最喜欢的百变书架从图书馆偷来了。什么,你不想看我偷的?那你去图书馆看看吧。

by Fisher Yu
by (user deleted)
by Flea_ZER0
by M Element
by DouglasLiu
by furry lover
by Infas12
by MeikoMorie
by Areyoucrazytom
by W Asriel
by Foxhyf
by Hensec Stutter
到达底层甲板后,S.停下来冷静地确认自己的伤势。他体无完肤裂伤处处,身上无一处不痛。一片锋利的黑曜石嵌在手心,没有流血,直到他拔出石头血才开始流出。他将石头丢进口袋,很高兴能保留岛上的一样纪念品,也好记住这种他必须随时乐于忍受的疼痛。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