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的出路

“所以……要来些咖啡吗?我记得床头柜上剩了些。”

“不用了,谢谢。”

“好吧。”

“Brown先生,我很感谢您的盛情,但我来此是进行调查,也就是关于Anderson船长的死还有您控制基金会唯一战斗飞艇的事。”

“好吧……嗯。”

“请等下,Brown先生,我在准备录音。嗯-嗯。案件文件20121108-6,关于站点HALO-3被毁一事,Anjali Mhasalkar监督。请说出你的名字和身份编号以供记录。”

“呃……Lawrence Brown,30221-1/994。”

“那么Brown先生。请解释一下引起这次事故的事件。”

“好的……嗯,我在今年九月一日调任到HALO-3,加入Mandelson博士领导的天窗计划。我们在训练SCP-994以用作侦查任务。”

“你是否与站点里的其他异常物体或实体进行过接触?”

“没有,从来没有。我们在调任期间查阅了标准简报、突破发生时使用的紧急密码和撤离协议,就只有这些。都是常规事项。”

“继续。”

“呃……两个星期里没什么事发生。天窗计划没什么大问题:植入没遇上大问题,994个体若被从小培养也很容易驯服。我们正在进行飞行项目,让他们能飞出站点5千米外,这时出事了。”

“请描述那个早上发生了什么。”

“好吧,博纳姆号在四点靠岸,我在六点起床,一切如常,八点半去了994机库。我们正在调整植入GPS。他们在飞行时总是乱来,不知道是怎么回事。Mandelson博士、Logan、Ari和我一起在那里。”

“你在此次事故前是否与SCPU博纳姆号及其船员、货物有过接触?”

“没有,我只知道他们会暂时停靠在站点,第二天就会离开。”

“站点摧毁前发出的安保记录显示十-十七高安保试验房间发生收容突破,E-7804被释放到周围模块中。请描述你所经历到的情况。”

“我记得发生了爆炸。一声巨响传来,但是是从不该响的地方传来的。然后警报开始作响,994在机库里到处乱飞。我们封锁了机库和实验室,在那等了……二十分钟。广播里播放了全面封锁通告。我们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封锁期间是否有什么异常情况发生?”

“没,没有异常。封锁在20分钟后结束,Mandelson博士与控制部进行联系确认情况。无人应答。Mandelson发出紧急信号,我们所有人前去搭乘撤离飞机,完全依照协议安排。”

“继续。”

“所以我们还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们看过的简报里完全没提过这种情况,所以我们猜测是博纳姆号把什么东西带了进来。”

“你们是正确的。”

“撤离飞机就在机库边,我们很快就赶到了那,但飞机不能发射。Mandelson博士说有人在控制部那里制造了干扰,他说我们得调查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安保人员、指挥人员或者随便什么了解情况的人。

“我在所有人后面,他们打前,所以那个东西蹦出来的时候我全都看见了然后……然后……"

“你想暂停一下么?”

“是……是的。请稍等一会儿。”

“好的。”

“能描述一下那生物么?”

“嗯……它是人形的。还没怎么改变它的宿主。它基本上就是覆盖在体表,就像有人用粘土包裹住了那人一样。灰色,有红色电路板样式的纹路。”

“然后你做了什么?”

“我用灭火器打了它一下,趁它倒地时逃走了。”

“你当时有何计划?”

“我想如果指挥部不作回应,撤离飞机也不能发射,唯一的逃脱方法就只有博纳姆号。于是我就朝那个方向前进。我听到其他楼层有人在打斗,于是我尽可能远离。我拿上了维护用的长杆防身。”

“你是否将此看作威胁?”

“那时候我想我是非生即死,反正都是五五开怎么样都无所谓了。那种时候我没时间好好思考。肾上腺素和恐惧让我不停向前跑。”

“你有遭遇到更多那种生物吗?”

“三个,但都没发现我。我想它们的视觉和听觉有些不寻常。我慢慢移动、保持安静,没让它们发现。”
“在你到达停靠湾后发生了什么?”

“博纳姆号还在那里,但没有船员。船坞一个人都没有。我以为他们会在船上,但要是那样为什么他们不把船开走?所以我走近了船,但就在我走上引道坡时,一整支突击队突然冲了出来站在那。就像我不存在一样。他们站成两排,然后Anderson船长走了出来,除了……他好像盛装打扮了一番还是怎么的。他把制服撕碎,看起来就像从轨道深端跳下来的一样,还面带笑容。他其实发现我了。他走下坡来,然后像这样洋洋得意地摆着胳膊。就像某些海盗电影里的反派。甚至连眼罩也一样。”

“他对你说了什么?”

“他先什么都没说,只是走过来看着我。然后他说‘这是怎么回事,混账东西’?”

“我想你就这么负伤了?”

“对,他对着狠狠地揍了一拳,说了些什么我也没听清,然后一个突击队员把我带上了船。这简直颠覆常规:这些家伙是僵尸。”

“继续。”

“我有些头昏,所以有些搞不清状况,但我知道我还能看到窗户外面,整个站点都被粘土一样的东西覆盖了,一大坨土块。收容突破过了才一小时、或者一个半小时吧?这不是个Keter就怪了。”

“你是对的。”

“我记得Anderson说了“没意思”和“还有事做”,然后,等我醒过来我就在这接受医疗了。”

“你完全没有记忆?”

“有些碎片,但很混乱……只是记得最后回收小队到达的时候,我记得我一边挥着什么东西一边喊'我是船长,这是我的船员,这是SCPU操你老母号’。”

“你是对的。”

“就这些了。”

“很好,Brown先生,是否有人告知你在你昏迷期间发生了什么?”

“基本没有—只记得些残片。”

“你拿着一把散弹枪一个人杀死了十三名混沌分裂者特工,开着博纳姆号撞上了站点的反重力环,触发了自毁程序。最后,这次事故总计造成了我们的一座HALO设施彻底毁灭,一百八十六名员工死亡,二十二个异常项目被毁,实验科技损失总计达一百亿美元,三个主要供应商与我们的关系受损,此外还有过去十年以来最大的一次假情报掩盖行动。然而,你也阻止了一次将E-7804撒入太平洋的计划,这本来需要一次全球性重组事件才能收容。”

“噢……呵呵……"

“请把这当成对你无意英雄行为的赞赏吧。”

“我有个问题。”

“请说。”

“为什么我们会有架战斗飞艇?”

“这是机密事项,Brown先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