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影之源
评分: +13+x
%E9%98%BF%E5%97%AF

永恒领域The Constant位面。

他和她是他们这一种族的首领。这个诞生于地表的种族为了开采更多的矿物慢慢迁移到了地下。晦暗的地下并不全是黑色的,这里有荧光果、发光蓝莓和蘑菇树不时发着微光。

他叫麦瑟斯Metheus,有着一对令他骄傲的长角和卓越的领导能力,判断能力。
她叫米兰达Miranda,是所有雌性族人中最心灵手巧,心思细腻的一个。

他们作为虫族的领袖,立志要让这一种族复兴。因为低下的生产力,大部分族人都还活在饥寒之中。但他们一直没成功。他们的肉体还未进化地足够坚韧强大,他们的科技也还未发展到让族人免受饥寒折磨,直到有一天……

尘堕。

石制镐的尖端撞击在石笋上,发出刺耳的响声。

砰。

砰。

砰。

然而这只是在石笋上刻出了几道浅浅的的裂痕,麦瑟斯的手反而被狠震了几下。

不过他那布满老茧的手已经适应了这样的震动。他继续高举石制镐,和周围的族人们一同劳作着。

在这密集的砰砰声中,突然,有人呼唤麦瑟斯。

“什么事?”他问。

“麦瑟斯首领,‘虫翼’探险队发现了一片新大陆,他们跳进一个之前没有探索过的坑洞,在那里发现了一扇奇怪的门。”

麦瑟斯的角动了一下,没有放下镐子。“有多奇怪?”他问。

“探险队说门的主体是个大圆环,底座上还有个孔,也许能用某种手段激活。”

麦瑟斯似是被吸引了。他放下了手中的活,问:“探险队在哪儿?带我见他们,我要看看那扇门。”

他们穿过一片蘑菇森林,越过几座石笋,终于来到那个坑洞前。麦瑟斯跳入坑洞,又跟着一个队员走了一段。在不远处,他注意到米兰达已经在大门Gateway前站着了。他走近,苦笑一声:

“这种事你总是比我积极。”

她没有理他,而是继续认真的端详着大门底座上那个硕大的孔。“这里需要一把钥匙。”她说着绕着那座孤零零的门走了一圈。

“我们找过了,米兰达首领,附近没有。”一名探险队员说。

她止步。“你们再找找。”

一无所获。

米兰达再次看了看那个孔,“也许我们可以造一把钥匙。这个孔内部结构并没有复杂到哪里去。”她回头看向麦瑟斯,微微一笑:“你觉得如何,麦瑟斯首领?”

“可以,不过这事得由你负责。造小东西的事,毕竟还是你比较擅长。”

于是一些族人在米兰达的带领下,对孔进行了一系列测量计算。虫族的手工业还算发达,造个小钥匙不在话下。两个首领都说不上为什么要造这个钥匙去激活大门,但他们都乐观地相信这会带来一个好的转折,他们觉得这么做是对的。

荧光果几次明暗后1,大门钥匙被造出来了,原材料是虫族眼中最神圣的矿物,铥矿Thulecite,辅以黄金和精心打磨过的岩石。这天,麦瑟斯和米兰达带着虫族的祭司和一些族人来到了大门前。

在一些族人的注视下,两位首领庄严地捧着那个锥形的钥匙Atrium Key,将其安入锁孔并旋转。金属摩擦的声音在底座响起,洞穴突然震颤起来,有矿石从洞穴顶部落下。族人们慌乱的躲避着落石,但两位首领一动不动,他们着迷地注视着大门,白色和黑色的能量环绕着大门,其上积了许久的灰尘纷纷而落。

洞穴的地面终于停止了震动。米兰达像是受了什么影响,呆呆的伸出手去接触那股白色的能量。她口中喃喃道:“光明。”那股能量瞬间将她笼罩。与此同时,麦瑟斯也不由自主地伸出手,让黑色的能量环绕着自己。两股能量突然分别渗入他们的躯体,两个首领顿时陷入了无意识状态,一动不动地立在那里。有个族人好奇地走上前摸了一下大门,然而没有能量作用在他身上。几个祭司呵斥着他的无礼,他悻悻地退下,与其他族人一起站着,等着首领的反应。

麦瑟斯和米兰达同时睁开了眼,麦瑟斯手中突然出现了一把铥制手杖Gane,米兰达手杖则是有了一把铥制火炬Tragic Torch。他们的眼中出现了过去不曾有过的饱和的希望和智慧的灵光。麦瑟斯高举手杖率先说道:

“我说过这是个好的转折!我将带领我们的种族走向复兴!”

米兰达只是微微一笑,没有说什么。

两个首领都开展了自己的复兴计划。麦瑟斯用手杖将一些黑色的能量附着在工具上,竟然极大地提高了工具的效率。原先好久才能开采完的石笋,现在几下就被挖得干干净净。族人们获得了不少矿物,而最让他们惊喜的是那些挖出的铥矿和宝石。铥矿是如此之多,以至于他们甚至用上了铥矿制成的围墙。而那些宝石中蕴含的魔法力量更是让他们的文明变得无比辉煌。通过使用宝石和铥矿,虫族的祭司造出了魔法科技塔。威力强大的宝石护符和法杖陆陆续续地于其中诞生。麦瑟斯一次庄严的说,他决定将这种能量命名为暗影燃料,因为他发明出了一种能在暗处提取黑色能量的装置。族人们在暗影燃料的辅助下,将他们的文明发展到了顶峰。

米兰达却没有什么作为,她掌有的白色能量只能和铥矿产生微弱的反应。暗影燃料能轻易的激活宝石中的魔法,宝石却对她的白色能量无动于衷。她曾试过用白色能量催熟作物,但这只是让作物变绿了一些。相较于麦瑟斯那似乎取之不尽的黑色能量,她的白色能量随便用用就耗尽了。她必须一次次去大门那儿获取能量,尽管她有些羡慕麦瑟斯的成就,米兰达始终拒绝使用暗影燃料及其造就的一切。

一次,米兰达在汲取完白色能量后,她预感到了什么,她神色凝重的召集起她的追随者,带着她的火炬默默的离开了虫族。麦瑟斯得知她的离去后反而如释重负,他早看不惯这个“什么都不做”却处处妨碍他的首领。虽然米兰达在族人眼中的地位越来越低,她还是给他造成了不小的麻烦。米兰达走后,麦瑟斯更加大张旗鼓地推进他的伟业,他先是吩咐匠人将这一切刻画在石壁上,纪念他的作为,再是召集了一大群族人来修缮大门所在的地区(麦瑟斯将其称为中庭Atrium),他还设计了三种机械发条生物,用于守卫中庭和其他地区。族人们开始把暗影燃料奉为神明,在中庭四周建起虫人的雕像,雕像手中高举着暗影燃料。

一切都平静地发展着,除了暗影燃料变得越来越黑暗,族人们常常接触暗影燃料的手也越来越黑。

黑的有些诡异。

古陨。

相较于其他族人,麦瑟斯似乎对大门本身更感兴趣。

虽然他不用太频繁地去大门那获取能量,但他被这个神秘的大门深深吸引了。他隔三差五地前往中庭,每次都要在大门那待好久。他经常尝试去与大门对话,也经常接触大门,但每次都一无所获。他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阴沉,言语中也总带着一股怒气。

他感到挫败,因为他认为,大门给他的还不够多。

还不够黑暗。

这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天,一位祭司死去了,他是负责将提取到的暗影燃料奉给大门的祭司。他正值壮年,身体健康,除了成为祭司后变得有些神神叨叨,他一切正常。

但他死了,他的身上没有伤口,他的表情无比安宁。虫族最优秀的医生检查完他的身体,竟说不出他是因何而死。更离奇的是,当族人们商量好了埋葬这位祭祀的方法后,转身找他的尸体时,却没有找到。

尸体不见了,尸体原先躺着的地面却是又阴暗了几分。

惊恐的族人向麦瑟斯汇报这件诡异的事,却被他大声呵斥了一通。

“死了个祭司,这样的事有什么好说的,快把他埋好啊!尸体不见了?那去查是谁偷的啊!那人肯定在你们之中吧!没事了就走,不要打扰我!”

“他变了,”离开麦瑟斯后,一个族人说,“他曾经是无比谦逊的,即使他做过很多贡献。但你看他现在,居功自傲,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他甚至不相信我们了。”

“是啊,另一个族人说,之前若有族人死去,他会沉痛地同我们一起埋葬他尸体,并亲自唱着哀悼的歌。而现在,他不像他了。”

仍有族人陆续死去,他们的尸体化为一滩暗影渗入地下,一只幼虫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如枯叶般倒在地下,化为暗影。消失,幼虫想哭号,但恐惧攥住了他,他生生噎回了自己的哭声,尽力远离那正在蔓延开的黑暗。

没有族人敢再向麦瑟斯汇报,他现在整天守在大门边,想要从中获得更多智慧,更多力量。但大门没有再给予他更多东西。他变得越来越狂躁,越来越易怒,动不动对着前来侍奉供奉暗影燃料的祭司大吼大叫。

一次,祭司们又小心翼翼地来供奉暗影燃料。坐在中庭一角的麦瑟斯瞟了一眼他们,嘴动了动说:

“麦尔肯怎么没来?”

麦尔肯是麦瑟斯最看好的祭司,因为他最精通麦瑟斯规定的祭祀之礼。祭司们欲言又止。

“你们有事瞒着我?!”

麦瑟斯站起来的吼道。他的身形似乎大了不少,他投下的阴影也无比沉重。

“麦尔肯死了,尸体也消失了。”一个祭司颤声说,这是恐惧,也是沉痛。

“不止如此,已经有四分之一的族人莫名消失了!”另一个祭司带着哭腔吼了出来。“我们看着他们倒下,看着他们的身躯化为暗影,看着他们一个个消失,而你,我们伟大的领袖,能干的首领,却对此不管不顾!”

麦瑟斯愣住了,他其实早就知道发生了一些事,但没想到情况已经如此严峻,他正想说什么,却被一个急匆匆赶来的族人打断。

“报告麦瑟斯首领,很抱歉打扰您,但这件事不得不和您说了!”他喘了口气,显然是尽了最快速度赶过来的。他说:

“族人们正在被攻击!”

麦瑟斯望着大门。又强迫自己把视线移开,他想,现在族人的安全更重要!他操起自己的武器,铥矿岩棒,对着来者沉声说:

“带我过去。”

他们快速离开了中庭,没人注意到大门中央纯黑色的阴影正扭曲着聚集在一起,凝成一只眼睛,正嘲弄地望着他们离去的身影。一颗镶在法杖上的红宝石,此刻红地无比诡异,鲜艳的仿佛要滴下血来。

暗影聚集起来,化为一只只黑色的爪子扑向虫族。虫族战士们身穿铥矿甲胄手握铥矿岩棒,正奋力地黑暗缠斗,那些影爪被攻击到后就会立马消失,然后瞬间出现在另一个地方,有的族人动作一慢就被影爪扑倒,一堆影爪马上出现在他们身边,将他们同化成暗影后吞噬,麦瑟斯终于赶到。他为了再快一些,几乎是用橙宝石2法杖一路瞬移过来的,他奋力挥舞着铥矿岩棒,嘴中吼着虫族的战歌。听到首领的歌声,原本节节败退的虫族战士们突然又有了力量,他们的号手恰到好处的吹起战斗的号角,在虫族突然涌起的希望和斗志中,黑暗开始退却,影爪纷纷钻入地下消失。

虫族暂时获得了胜利,但损伤惨重。暗影带来的伤痛不止是生理上的,更多是心理上的。对暗影的恐惧深深烙在了虫族心中。麦瑟斯沉默地工作着,他帮着搬运伤员,运送物资。他很后悔,为什么自己没有早点发现暗影能量中的威胁。他又想到了米兰达,为什么他没有阻止她离开虫族?

黑暗没有给虫族喘息的机会,它们迅速卷土重来,而且来势汹汹。

麦瑟斯设计的发条生物和眼球镭射塔没有派上用场,它们似乎对暗影无能为力,即使暗影开始攻击虫人,它们也没有做出任何反应。麦瑟斯带着虫族战士们又一次披挂上阵,可这次他和战士们都有些力不从心了。他们的思维变得有些模糊,反应也迟钝了不少。

精神影响,这是黑暗最有力的武器,只是不知为何,它们现在才开始使用这种力量。

一个虫族战士的五官中突然流出黑色的粘稠物质,他停下了对暗影的进攻,如雕塑般站着。那些物质从从他的虫壳中破出,逐渐在他身上蔓延,最终包裹了全身。他那被侵蚀的血肉落在地上,虫壳碎裂的声音响起。麦瑟斯和其他族人们看到这恐怖的一幕,几乎停止了呼吸。暗影暂也暂时停止了进攻,似是在欣赏这一切,那个战士的护甲碎了一地,他的血肉也完全脱落。

但那个”东西“仍站在那,并舒展着自己的身躯。

它没有双臂,没有肩膀,植物茎秆般的暗影主干连接了它硕大的头和尖尖的四足。它空洞的眼神望着周围的东西,像
是在找什么。

这位战士成了黑暗的走狗,他不再是虫族中一名光荣的战士,它现在是一只暗影怪物,毫无理智,也毫无情感,只会杀戮。周围静得可怕,只有血肉被暗影腐蚀的滋滋声仍在响着。

它突然张开大嘴长啸一声,尖锐的声音几乎刺穿了所有人的耳膜。那暗影怪物扑向了离它最近的一名战士,将自己的利齿刺入那个战士的血肉,并疯狂地撕扯着。尖叫和惨叫混在一起。族人们失去了继续战斗的勇气,哪怕麦瑟斯拼命地想要稳住军心也无济于事。更可怕的是,更多像这样的暗影怪物正扭曲着从暗处爬出。一些族人开始发生同样的蜕变。那部分原始的黑暗则再次凝成影爪和暗影触手碰扑向族人,麦瑟斯自己也被包围,但那些东西没有攻击他,他徒劳地挥舞着武器,却被一只影爪狠狠拍掉。他拿出了大门赐予他的手杖并运起暗影能量——亦被拍掉,手杖落在地上,摔出好些裂痕。暗影触手瞬间缠住了他的手脚。麦瑟斯失去平衡跪在地上,他试图去够他的手杖,但做不到。

麦克斯感到黑暗侵入了大脑,他的理智在缓缓消失,被缠住的手脚也开始变得麻木。他努力的睁大眼睛,想看见些许光明,但他失败了。

等等。

不,有光,有光!

是火把的光!

火把中摇曳的白光竟是如此耀眼。他眯起了眼睛,看到了拿着火把的人。

米兰达。

她的精神状态比刚离去离开虫族时好了太多,也许是因为远离了这片黑暗,她的火炬上多了些银色的矿物3。麦瑟斯没认出来,米兰达坚定的走向面前的黑暗,她的追随者竟跟在他身后,有的手里拿着相似的火炬,有的握着微微发光的刀。察觉到米兰达一行的到来,那些暗影怪物和影爪瞬间改变了攻击目标,开始冲向他们。麦克斯也被放开,缓缓恢复了理智。

米兰达高举火炬,刺眼的白光几乎照亮了整个洞穴,小一些的影爪颤抖地消失在白光中,暗影怪物也疯狂地逃窜着往地缝中钻。但这一状态没有持续多久,白光开始敛入火炬,米兰达面色苍白,嘴角有一丝血迹。刚才的行为显然对她消耗极大,她剧烈地咳了几声后,仍用平静的声音对她的追随者说:

“来吧,我们一起驱逐黑暗。”

见光明退却,暗影似乎又有了勇气。它们回来了,还带着一股脑羞成怒的意思。追随者们挥舞着火炬和光刀抗击着黑暗。光刀每次接触到暗影都会激起一阵更亮的光,仿佛在黑夜中飞舞的萤火虫,在战场上时明时灭。

然而暗影势力还是慢慢处了上风,有火炬开始熄灭,有光刀开始折断,仍在抵抗的虫人越来越少。

麦克斯还是没有站起来的力量,他跪在那里,痛恨自己的无知无能。米兰达手中的火炬因吸收了太多的黑暗而变得有些黯淡。暗影怪物们包围了她,火炬中的光艰难地燃烧着,正如米兰达虚弱的生命。

一只影爪抓住了她的破绽,化为一根长刺袭向米兰达。

“不!!!”

恢复了一些力量的麦克斯挣扎着跑向米兰达,但来不及了。

暗影刺穿了她的心脏,鲜血喷涌而出。

其他影爪纷纷效仿,化为尖刺穿透了她的身体,血液浸染地面,她手中的火炬摔到地上,白光将熄。

米兰达破碎的身躯被黑暗钉在了地上,她发出一声微微的叹息。

火炬中的光焰接触到她的血液,竟开始熊熊燃烧。火光呈燎原之势,似要焚尽一切黑暗。暗影怪物们惨叫着消失,黑暗惊惧地退开。

白光冲天。

米兰达的血液燃尽,诸暗亦已退去。

然而除了麦瑟斯,虫族,没有一位族人生还。死寂的洞穴中只剩麦瑟斯微微的喘息声。突然,他开始笑,笑得如此疯狂,以至眼泪夺眶而出。

“哈哈哈哈哈哈!死光了,死的好啊!一切都干净了!哈哈哈哈哈!!!”他笑着,直至自己声嘶力竭,他的笑声仍在空旷的洞穴中回荡,像一群人沉重的叹息。

麦瑟斯拄着自己的手杖,蹒跚的走到米兰达的葬身之处,那里只剩下她残破的头骨和那已经熄灭的火炬。麦瑟斯缓缓跪下,像小孩儿抱着自己心爱的玩具那样,抱着米兰达的头骨,用沙哑的声音说:“我会来陪你的。“

他带上她的头骨和火炬,一步步走向大门。路上,他看到一幅未完成的壁画,画着虫族抵御黑暗的情形,雕刻工具散落在壁画的旁边。也许是一个雕刻师在生命的最后刻下的。不知为何,麦瑟斯决定补完这幅壁画,以纪念他们这个种逝去的种族。他把米兰达的头骨和火炬放好,开始了雕刻。他曾也是个雕刻的好手,在族人中享有盛名,只是成了首领以后。他没有什么时间再去雕刻什么。

“看看我成为首领后干的好事,”他想,“也许我就应该雕刻一生,过平平淡淡的生活。”壁画完成了,他甚至画上了虫族灭绝、米兰达死亡、自己掩面哭泣的场景。他苦笑一声,扔掉了所有的工具,想了想,捡起了锤子。

影临。

也许是因为两种力量的失衡,大门已经损坏了,大圆环的一部分掉在地上,碎成几截。

”也好,”他想着,扔掉了锤子,”省得我再砸了它。”

麦瑟斯奋力拔出钥匙,将其丢进中庭附近的深渊。“用不着了。”他想,做完这一切,他已身心俱疲。他将米兰达的头骨和火炬端正地放在大门的一边,自己瘫坐在大门的另一边,旁边放着他的手杖,他大口喘着气,拿出一块锋利的铥矿碎片,闭上眼,将其狠狠刺向了自己的心脏。

预想中的痛苦并没有出现,手上感到的阻力也告诉他自己的胸膛安然无恙。麦瑟斯睁开了眼,眼前的铥矿碎片被暗影包裹着,正因受力不均而颤抖着。突然,那碎片被一股力量抽了出来,扔向远处。

麦瑟斯感到了背后的目光,他转过身来。

一团不定形的“黑雾”正坐在大门破损的圆环上,“黑雾”那紫色的瞳孔嘲弄地看着他,其振动着将声波传出:

“可怜虫,你不会真以为使用我的力量是没有代价的吧?”

麦瑟斯冷冷地回道:“你是谁?”

然而就在下一瞬,他的头被狠狠摁在了地上,碰出沉闷的响声。

“咚。”

“不要对你的神无礼,可怜虫。” “黑雾”说,声音不带一丝感情。

血从麦瑟斯的额上流出,他被暗影力量控制住,动弹不得。他从牙缝里挤出话来。

“暗影燃料是你的力量?”

“是的。”

“我的族人们,也是被你所侵蚀杀害的?”

“我只是让他们以一种更高贵的姿态存在着。”

“那米兰达——”

“那个光明的走狗吗?她真的很了不起,是个值得铭记的家伙,能这般不计后果地发挥她微薄的作用。”

麦瑟斯的头被控制着慢慢抬起来,眼睛直对着那紫色的瞳孔。“黑雾”接着说:

“她不像你,如此自负,如此暴戾。”

“你没资格再提她!”麦瑟斯恨恨地说。

“米兰达真的很努力,我欣赏她。”“黑雾”无视了他的话,说:“欣赏她那么努力,却什么也没改变,什么也没守住的样子。你都不知道她死前那绝望而悲哀的表情多么滑稽。太有意思了。”

“住嘴!”

麦瑟斯吼道。他的腹部突然受到一记重击。他痛苦的倒在地上,蜷着身子。

“你,你到底,是谁……”他忍着剧痛问。

“黑雾”立起主体,将能量尽数释放,其身形竟是如此庞大,如此有压迫感,那紫色的瞳孔此时格外醒目。低沉的声音响起:

“我是影神,也是一些人口中的诸暗之君He-Who-Made-Dark,谢谢你将我先于那个家伙He-Who-Made-Light放了出来,我能有足够的时间完成我的计划了。”

麦瑟斯忘了身心的痛苦,愤怒和仇恨充满了他,他的眼中溢出黑红色的血,他挣扎着站起来,一拳打向影神。

“你将被拆碎!!!”他吼道。

“好主意。”影神不屑地说。

麦瑟斯的身形凝固了,他的身躯被生生扯碎,可怖的残肢悬在空中,没有鲜血和内脏,只有一团黑色的物质从他的腹腔中流出。

祂笑道:“愚蠢的虫子。”

祂把他的残肢退去血肉,骨架散落到洞穴各处。麦瑟斯的意识被影神凝聚下来,祂又将他的意识分为两份,一份封入大门,一份与那团物质结合,凝成了一颗仍在跳动的暗影之心Shadow Heart。大门钥匙从深渊飞出,稳稳落在祂手中。

最后,诸暗之君带着暗影之心和钥匙,离开了中庭。

很多年以后,一个名叫Maxwell的人类来到了洞穴,他似乎是个魔法师,能无比自如地运用暗影燃料,他穿过虫族的废墟,飞过一座座魔法科技塔,他又端详着那些虫人雕像,最后他看完壁画,怀着一丝伤感来到了损坏的大门面前。

“多么可悲的文明啊!简直如同一场噩梦。”他感叹道。决定将暗影燃料改名为噩梦燃料Nightmare Fuel。他离开洞穴时,用石头将从地表通往洞穴的入口堵上。

几年后,一个名叫Wilson的人类来到了中庭。他装备精良,胡子拉碴的脸上满是生存的智慧,他拿出了不知从哪儿弄来的暗影之心、远古钥匙和骨架。他将钥匙插进大门,又小心地拼好骨架,最后将暗影之心放入骨架。暗影之心中的力量被释放,骨架猛地站起,暗影的皮肤下是那串有些血红的骨头,头骨上的两根长角像是在证明着什么,又什么都没证明。那复活的骨架大吼着:

“把他们还给我!”

说着骨架摘下了自己的头骨狠狠地向Wilson挥去。

“天呐。”Wilson说。

他一个后撤步躲过迎面而来的头骨,一股劲风掠过Wilson的面庞。他握紧手中的暗影刀,冲向骨架。暗影刀划破空气砍在骨架身上,留下一串暗影的涟漪。

如果骨架没有召唤那个护盾,Wilson是能赢的。可是骨架突然开始反复地向上抬手,召唤出了什么。影刀再次劈向它时,暗影力场将其弹开。很快Wilson就被击败,他的灵魂飘在中庭上方,看到中庭四周向上伸着的影手,看到那骨架绕着大门缓缓转了几圈,其手臂环绕着大门,手指似乎在编织着什么,口中也念念有词。

它在停用大门。

那骨架的意识在慢慢变得清晰,它说出了那个名字自己的名字

麦瑟斯Metheus。”

它抬头望向空中,像是在注视Wilson的灵魂,它用乞求的语气说:

拜托了。Please.

说完便倒在地上,骨头碎了一地,暗影之心和钥匙亦掉了出来,大门停止运作,中庭归于沉寂。

Wilson想:“就叫它远古织影者Ancient Fuelweaver吧。”

几周后,复活自重生护符的Wilson和其他冒险家们(其中有Maxwell)来到了中庭,再次召唤出远古织影者。这次它没有赢。

在战斗过程中精神恍惚的它说了不少莫名其妙的话,有警告,有威胁,有乞求。

“你将被拆碎。”

“把你的力量借给我吧,最后一次。”

“我们就是这么毁灭的。”

“我犯了一个大错。”

“他们来了,不可阻挡。”

“我不会轻易的溃败的。”

“我会救你的。”

“把他们还给我!”

死前,它似乎又感受到了什么,它沉痛地说:

“你们不是他们。”

紧接着,暗影藤蔓死死缠住了它的手脚,它被缠进一小团暗影后炸开,骨头碎了一地。不过这次没有暗影之心,没有钥匙,反而多了一件骨制铠甲,一顶骨制头盔和一个暗影香炉。大门不安分地动了起来,整个洞穴发出不祥的声音。

冒险家们面面相觑,他们迅速带走这些东西,匆匆离开了中庭,没人注意到地上不知何时长出一株鲜艳的玫瑰。

一只苍白的手轻轻摘下这朵玫瑰,一个瘦削而美丽的女人来到大门前,注视着那团躁动的暗影。

“好久不见,麦瑟斯。”女人说。

暗影跃动着,没有回应。

“我现在附在这个女人身上,毕竟相对来说,实体更容易承载力量,而在这批人中,这具身体最适合我。”女人接着说。她的眼中闪过一丝紫色的光。

“希望你在这儿能过得好。”女人说,“对了,这具身体的主人叫Charlie,一个怕黑的爱笑的女孩儿,曾是那个魔法师的助理,真是讨人喜欢。”

那团暗影还是没有反应。

“那么,再见了,麦瑟斯,我还有我的计划。”诸暗之君给了那团暗影一个大大的微笑,然后祂匿于暗中。

“Charlie……”那团暗影颤抖着,咀嚼着这个名字。

远古虫族的余音,就此衰竭。


现实位面。

SCP基金会-战略神学部,O5-2明敞的办公室中。

“Dr.Klei,说说你的研究成果吧。”

O5-2终于看完了对方给她的一小叠资料,抬起头来淡淡地说。

“好的,监督者,我在那叠资料中提到过永恒领域The Constant了。”

“没错,据你的描述,那个位面需要收容。”

“我和我的团队以非常间接的方式观察了这一异常空间后,发现了诸暗之君活动的迹象。”

61C5CF55D42AC1278498CA1D39CA319B.png

Klei博士通过位面透镜观察到并画下的远古大门,由于暗影力场的影响,他并没有看的太清楚,故与真实大门相似度只有59%。

“哦?”O5-2有了兴致。

“不仅如此,那个鬼地方还有十几个人类和四个智慧生命体。我们观察了他们一段时间,根据他们的相貌性格特征和他们交流的内容,最后知道了那些人类到底是谁,他们是:

Wilson,

Willow,

Wolfgang,

Wendy,

Wickerbottom,

Woodie,

Wigfird,

Wes,

Winona,

Warly,

Walter,

Wanda,

Maxwell。

而那五个非人类个体叫:

WX-78,

Webber4

Wortox,

Wormwood,

Wurt。”

“貌似那些人类都是20世纪初一些神秘失踪的人。”O5-2翻了翻资料。“有趣,而且为什么除了Maxwell,其他人都是W开头的呢?”O5-2问。

“我们也很好奇,于是我们专门调查了Maxwell的相关信息,发现Maxwell本名叫William Carter,是个魔术师,后来不知发生了什么,他和他的女助手Charlie在一次表演中消失了。我们怀疑这些人的失踪都与诸暗之君有关。

“那么,下一步你打算做什么呢?”

“我们也做不了什么。”Klei叹了口气说:“据我所知,进入永恒领域,只有只有一条路:被诸暗之君选中。除此之外,别无他法。而从永恒领域出来的方法我更是一无所知,我们只能继续这么间接地观察下去。”

两个人都沉默了一会儿,O5-2突然说:“我明白了,Dr.Klei,你现在可以离开了。”

Klei收拾好了自己的资料,对监督者鞠了个躬,离开了O5-2的办公室,他刚走,O5-2的办公室就陷入一片黑暗,她站了起来,冷静地对着面前那只突然出现的巨大的紫色瞳孔。

“真是黑暗的让人窒息啊。我猜,你就是诸暗之君吧。”O5-2说。

“哼,滑稽的监督者,自负的基金会,你们不会真的蠢到觉得自己能收容我吧?”

“至少让你无法再害更多人。”O5-2说。

“荒谬,等我杀了那个家伙He-Who-Made-Light,我就会来到你们这个位面,把你们通通变成黑暗的奴隶。”

“我们会阻止你。”

“阻止我?好啊,到时候让我看看,弱小的人类是怎么阻止我的。”

紫色的瞳孔消失在空气中,办公室也恢复了光明,O5-2瘫倒在柔软的办公椅中,微微喘着气,她对着眼前的空气自言自语道:

“无论如何,WM会阻止你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