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2049:基金会人会梦见传承异常吗
评分: +73+x



一切众生阿赖耶识本来而有,圆满清净,出过于世,同于涅槃。──《大乘密严经》卷二




第一幕 演奏家


从虚无中坠落,睁开眼,我凝望尘烟。

大脑如同混沌海,努力去回想上一刻发生的事物,但周遭只沉淀出一片朦胧的轻响。呼喊。咆哮。诡谲的哭。请求支援。炮火与撕裂。血肉粘稠的音。请求支援。请求支援。

手臂飞舞,舞到我的身边。而我趴在地上,大地震颤。

只有手臂。

我看见苍白的身影,细长的臂爪,以及第一次也将是最后一次见到的脸。

警告:SCP-096


废除它废除它废除它废除它废除它废除它废除它废除它废除它

啊。原来它是这样的。

那我长什么样?

我身处何方?

我为何在此?

我叫什么名字?

我是谁?

我是



MTF-DECOM-0(“失范玫瑰”)

%E5%A4%B1%E8%8C%83%E7%8E%AB%E7%91%B0.png



编号:MTF-DECOM-0

代号:失范玫瑰

所属部门:废除部

职能:对18██年6月22日起至今的所有低智量结构异常项目进行重新评估与酌情处决。

行动纲领:数千万年来,人类都在世界的夹缝中浩浩荡荡地求生,从个体汇聚成群体,我们无所畏惧,却又于未知事物中胆寒而龉龃地前行。首先是大自然,再而是微观世界,然后又向着浩瀚宇宙出发。但是那些古老的、诡异的、无法解释的未知异常们始终在我们身边。早期,人类惧怕各种实体怪物们的威胁,继而是宇宙外来客、是隐藏在身边的模因危害、是我们无法掌控的异常物理规律,而未来······我们仍未知会有什么样的挑战等着我们、等着人类、等着基金会。

但是这一路行来,再回望恍如隔世的昨日,那些简陋而无力的收容站点,那些经过人类智慧沉淀却受困于有限技术的收容措施,与那些看似拥有诡谲力量实则却未开灵智的早期收容物们,实则有一大半可以被如今的我们主动失效化、无害化。

于是我们——MTF-DECOM-0(“失范玫瑰”)由此诞生。我们控制,我们收容,我们保护。我们不会效仿GOC的愚蠢,但我们也同样不再畏缩不前!


编制:MTF-DECOM-0是一个“三三制”营级规模的综合性武装机动特遣队,其主要构成为:

○ “野兽派”常规武装连:两个特种轻-重装甲车辆混编排,一个武装直升机小组,三个常规武器工兵班,一个特种核技术武装打击小组。

○ “吟游诗人”秘密技术快速反应连:一个轻量级奇术作战排、一个灵异项目消灭排、两个现实扭曲者混编班、一个电磁类异常消灭班。

○ “演奏家”量子物理与生化辐射武装连:一个永生-复生类异常消灭班、一个病毒与辐射类异常控制排、一个现实扭曲稳定小组、一个高维生物压制连、两个未解明异常效应抽离班。

○ Mobile-Site-CN(流动者站点)的编外收容专家小队。


特殊装备:
○ EV-S型狄拉克定点打击装置:通过一台EV-1主机型定点仪与多台EV-2型辅助定点仪,在指定军事区域内降低真空零点能的能级,通过热力学第二定律与质能守恒定律,使得真空区域吸取物质能量并转化物质为能量,造成该区域内物质的湮灭。

○ 弦-3型拓扑装置:该装置用于解析并平衡构成原子的外层电子轨道、晶体结构、自旋轨道耦合等因素,并将高维异常的投影反向解析其处于希尔伯特空间的电子波函数,从而能动性地压制和抵抗其侵害。

○ 核反应粒子阵落器:在指定区域内释放并加速大量高能粒子,并通过电磁力牵引为固定形态的粒子阵落,对打击目标所含原子的原子核进行轰击,进而产生核反应与链式反应。



手掌贴在滚烫的地面上。荒土。右手的步枪已然断裂为两截,我捏着二十一世纪的高精模块化烧火棍。

茫然。白色的瘦长鬼影迅速地捕捉着行动的躯体们。苍白里染上一抹化不开的红色。我脑海中突然浮现出《橘子郡男孩》的最后一幕——Ryne站在工地旁,对着那个瘦小的男孩说。

“需要帮助吗?”

吼声入耳。我转头,Presto站在身边。他浓厚而狂热的眼神掩盖在沾满沙尘的护目镜下。

“Abbandono!需要帮助吗!”他又喊了一遍。

啊·····

字?

“不要发呆了。”他说。“会死的。”

“现在不是2007年了,对付这种破烂玩意儿不值得牺牲。”

他的身影渐行渐远,消失在一片混沌中。

“嗤——嘭!”一声巨响。

烟尘携卷砂砾,如同万千世界扑来。闻到一股肉香。

Presto又回到了我身边。四分之三的他。

变成Allegro了。我心想。但我其实不该如此嘲弄,他曾是我的队友。而对付这玩意儿,本不值得他牺牲的。

我丢掉自己破碎的枪体,感受舌尖疯狂地舔舐干裂的唇。然后我扶起倒在Presto旁边的EV-2型狄拉克定点仪,将它摆稳。四支稳定锚在启动杠杆松开的一刹那插入地表,就像其他人身边的那个定点仪一样。

“Abbandono,固定!”

“Smorzando,固定!”

“Misterioso,固定!”

·
·
·
·
·
·


失范玫瑰们,我们固定住了096附近的零点能区域。这片区域看不见形状。这片区域只属于高维。但我们能看见它就在那儿。对,我又看见了它。苍白的,血红的,黑黝的,它的脸。最后一眼。

但活下来的是我。

眼中这种熟悉的白色在一微秒间化为虚无。我会怀念它,但我从不喜欢它。它谁也打不过了。

即使是一只巨蜥,也无法在一微秒内进化。

烟与肉。血与火。水汽与金属。

我想念起站点食堂的饭菜。


第二幕 梦想家

2049年。Site-41的某个档案区暗房内。男人正在擦拭枪支,金属的外壳在黑暗中泛不出一丝光彩。它与黑暗融为一体。他与黑暗融为一体。

门外是一条漫长的走道,四周墙体没有窗口,白色的LED灯光镶嵌其中,周遭瓷砖面上吸附着淡黄色的污垢。走道两端各向东西方延伸出去,拓展成总计五条走廊。每条都包含两个暗房。

坐在总控室。半个烤牛肉披萨。蒙特里杰克奶酪的余味飘散在通讯台前,黄葱的细屑掉落在桌上。我扶着广播话筒,对着监控里说。平心静气的。

“Adam,别再玩弄你那宝贝爱枪了。给我回该死的宿舍了再去整你这第二根鸡巴!”

男人抬头,笑了笑。他收起枪,起身。

“你知道吗?Cassty”他说,“我在纽约的弟弟以前经常和我说,要及时行乐。即使是37年的那场飓风,也没有摧毁他的乐观。他经常带着他的学生们,拿着黑炭笔,纸张,厚重的画框在街头游走。当艺术用于筹资募捐,艺术才是艺术。”

“这就是你在三级档案区玩火的原因吗?”

他摇头。“Cassty,我只是想说,基金会也在经历一场飓风。”

飓风。疑问旋紧。纸张。文件夹。电子屏幕。三箭头的logo。暗中凝视我们的,被我们在暗中摧毁。

“伙计,我不叫Cassty。”台词停止。

等一等

如果我不是Cassty

那我是谁?

Abbandono,固定!”

焦灼。梦中大声呼喊的焦灼从彼岸被打开,劈头盖脸地洒落在骨髓和血液中。如此真实。

Adam疑惑的神情,像二级显像管一般,在他金色的发丝下折射过来。

“怎么?你改名了?”他陷入恍惚。

“不,我只是”

SCP-096确认消灭!”

“有点没睡好吧”

“演奏家”各排汇报伤亡情况!”

“怎么?一觉把自己的名字给睡忘记了?说真的你当年从特工组被调职过来,不会也是因为这种糊涂事情吧?”

“宫”连死亡0人,轻伤17人,重伤6人!

“角”连死亡4人,轻伤9人,重伤14人!

“徵”连死亡2人,轻伤3人,重伤0人!

“不,”拍拍脑袋,“只是有一个梦,老是钻进来。”

像真的一样。

我把双眸定在Adam身上:“我记得三级权限是可以调取传承条目失效化记录的吧?”

Adam切实地愣了一下。

“可以是可以,怎么突然想起来这个?”他的问题扑朔迷离。

“我想要查一只队伍,你知道的,那个玫瑰。自从新规定颁布后他们就是明星。我想查他们的一次行动,或者,一个人。”

睡眠一般的苍白。在神魂与它遥远的交汇处,我们低头。看脚下平坦的深渊。

再一次。我们胜利了。接下来,将轮到它。一个简单而又麻烦的项目。

最初之作。


间幕 道具箱

基金会废除部的通知
2049年7月21日

2049年7月20日16:38,原异常项目SCP-096- “羞涩”的人已被正式废除

销毁方式
由MTF-DECOM-0 “演奏家“”连通过EV-S型狄拉克定点打击装置实施物质湮灭

变更文档
SCP-096-D,三级及以上人员可在档案库中调取查阅

— Tondus Raj,DD主管



目前已废除的项目

废除时间:2047年2月12日12:02

废除项目:SCP-008 - 丧尸病毒

销毁方式:对俄罗斯Оде████地区的存放点进行全面焚烧净化

变更文档:SCP-008-D

行动详情:D00847212

废除时间:2047年3月27日12:02

废除项目:SCP-049 - 疫医

销毁方式:以“阻熵”激光对其进行压制,并通过EV-S型狄拉克定点打击装置实施物质湮灭

变更文档:SCP-049-D

行动详情:D04947327

废除时间:2047年5月18日8:30

废除项目:SCP-087 - 楼梯间

销毁方式:[暂不对O5以外基金会人员公开]

变更文档:SCP-087-D

行动详情:D08747518

废除时间:2048年1月9日20:17

废除项目:SCP-682 - 不灭孽蜥

销毁方式:在两组坦克装甲编队与直升机中队的火力掩护下从美国佛蒙特州██处的混沌分裂者基地中将其夺回,并注射ΣΓ-08、ΣΘ-29与ΣΛ-02型生物质异化停滞剂,同时以EV-S型狄拉克定点打击装置对其进行实施物质湮灭

变更文档:SCP-682-D

行动详情:D68248109

废除时间:2048年3月11日13:40

废除项目:SCP-2521 - ●●|●●●●●|●●|●

销毁方式:在SCP-2521出现时使用弦-2型拓扑仪对其三维投影进行照射,使其电子云永久无法处于宏观坍缩状态下。

变更文档:SCP-2521-D

行动详情:D252148311

废除时间:2048年6月29日02:40

废除项目:SCP-166 - 魅魔少女

销毁方式:安乐死

变更文档:SCP-166-D

行动详情:D252148311

待执行项目

预废除项目:SCP-173 - 雕像 -最初之作

预销毁方式:MTF-DECOM-0正在研究对其实施异常性质剥离的装置技术中。

行动代号:无题2049


第三幕 阴谋家


雷声大作。金属的骑士们分散在棋盘的各个角落。雨夜滂沱。骑士们不惧怕死亡。但是国王已危。叛逆的王后从弥漫的黑夜里冒头,剑指前方。

食堂。

我听见空旷的楼层里,脚步急促。皮鞋跟敲打地砖发出声响。

一位男士的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如2037年7月的那场风暴一般,这是新的飓风。前者撕裂了整个西海岸,后者将让人类万劫不复。

我看见他的脸。

尖锐的颧骨包裹在狭长坦白的皮肉里。他的视网膜下覆盖了一层浑浊而厚重的,来自刹帝利种自带的高傲与不屑。

愤怒油然而生。

“Tondus!你这狗娘养的!”我冲上去,双手蜷起,揪住废除部主管Tondus Raj的衣领。

他笑而不答。我没法从他的神色中看出任何一次忏悔。或迷惘。

“Mantova!”我吼道,“手枪保险给我开了!子弹上膛!实弹!出了事儿我担责!”

Mantova站在我的身后,没有吱声。一个三级特工。一个废除部门主管。一个RAISA主管。他没得选。我听见了一阵寂静无声。

Tondus的手背落在我的腕边,轻轻地拨开我的手臂。

“Louis,别让我看不起你。你这幅无能狂怒的样子甚至让我有点怀念Maria Jones了。还有,我可不记得自己干过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怎么就要死要活的了。”

“没干过?”目光如炬。“Clef叛逃是因为什么你没有数吗?你们就这样杀了一个无辜的少女。现在Site-19的员工们都反应说,SCP-131看他们的眼神里都开始充满恐惧和憎恨了。你和你的玫瑰小丑们几乎架空了半个武装部,而且那些莫名的五级处决权限给我们带来了多少麻烦?现在混沌分裂者们已经让三个站点沦陷了,这时候你们倒是没有反应了?”

对方的瞳孔隐在一种迷雾里:“我们的职能是废除那些低危害且粗鲁的项目。”

“是啊。真讲原则。那么我们来猜猜看分裂者混蛋们这次大规模行动的目的是什么?已经有六个传承项目在他们手里被公之于众了!”

我看见Tondus的嘴角裂开。

“你忘了这场浩荡的清洗运动是怎么开始的了吗?”

沉默。记忆中的浪潮袭来。淡忘。自囚。令人作呕。

过往源于一场突如其来的袭击。

过往

回忆

退潮

昨日

·

·

·

·

·

·

美国████州,Site-19 2034年2月9日

记录员:Wendy Mackerel


混沌分裂者对Site-19站点发起“春季攻势”,帷幕掀开一角。


已导致87人死亡,34人受伤。SCP-682收容失效。



chandler-cruttenden-NLD95k-yDkY-unsplash.jpg

事件照片:“雲鬼”中队的一次地毯式轰炸

2034年2月8日23:30分,混沌分裂者“雲鬼”中队对基金会SIte-19站点进行了突袭。

据悉,“雲鬼”中队攻击编制中包括约270名混沌分裂者步兵、80名Kama-8型外骨骼装甲重步兵、25架“科曼奇-改”武装直升机与35辆“剥皮者”隐形坦克。此次袭击造成基金会MTF Yotta-5全体阵亡、MTF Beta-2损失三人,指挥官Seweich ██阵亡。六处项目收容区域遭破坏,SCP-173与SCP-682突破收容,并被混沌分裂者“雲鬼”中队夺取。

该事件后次日,北美时间上午9:30,混沌分裂者在世界各大公开网站上传播SCP-173与SCP-682的照片、视频与夸大性描述,同时第三方组织“中国奇谐报业集团”扩大了该危害性舆论。基金会舆论掩盖部门已根据“帷幕协定”向公众进行“作品创作式”引导,以防止“帷幕破碎”事件的发生。站点主管Karinca Noun引咎辞职,调职为普通三级研究员,并保留其研究参谋权限。

更多事件详情,请在工作邮箱中查看ten.pics|rotartsinimda#ten.pics|rotartsinimdaten.pics|level_lla_ffats#ten.pics|level_lla_ffats于2034年2月9日6:00am发送的邮件公告通知。


·

·

·

·

·

·

“你是想说,你们的行动与自34年起的混沌分裂者‘传承项目夺取计划’有关?”我看不见我自己的脸,但想它应是铁青的。如陷入迷河。

“很奇怪吧?混沌分裂者从头到尾都没有想着掀开帷幕,但是却频繁地夺取各类项目。而且你会发现这些项目,甚至有些于他们组织的经济、军事实力毫无用处,但它们都有个规律。这个规律和他们真实的目的,才是我们,MTF-DECOM-0(“失范玫瑰”),组建并行动的真实目的。”

真实的目的?

“Mantova,枪放下吧。”我叹了口气。

Mantova同样如是,他垂下手臂,将枪放回腰间的枪套。

不知怎的,在这个昏暗的食堂里,场面令我想起一部老电影,哈里森·福特举枪对着瑞恩·高林斯。啊,《银翼杀手2049》。

哈,2049年,真是讽刺。

我的思绪开始飞散。白炽灯融化墙壁。帷幕之后。马赛克。肉身。蜥蜴的咆哮。瘟疫。云的板块降落。真实的目的。

2034年2月8日之后,19站点的浓烟升向高空。SCP-682被夺取中出现了问题。分裂者的队伍途径波士顿时,SCP-682脱离了控制。短短的2小时,造成了38起平民死亡,其中还有儿童。华盛顿介入了调查,摸到了基金会的尾巴。不得已之中,O5经过决议后,在一个偏僻之处投放了300名D级人员,并建立了一个较为简易的临时站点Site-D,对外为一名称叫“生物进化联合会”的恐怖组织。这些D级人员经过精挑细选,全都是曾经为退伍军人的犯罪者、可熟练运用枪支的杀人犯、地区黑帮分子。基金会为他们提供的足量的武器装备与被淘汰的技术设备,同时将Site-D的位置毫不刻意地透露给了国家军队。在经过长达2天的围剿作战后,Site-D覆灭,286名D级人员死于美军炮火下,剩余14人被基金会通过催发提前埋在其口腔内部的毒素,令他们看上去如服毒自杀。才使得这次事件告一段落。

之后两个月,即2034年4月,MTF-DECOM-0成立。

他们的宗旨是:

数千万年来,人类都在世界的夹缝中浩浩荡荡地求生,从个体汇聚成群体,我们无所畏惧,却又于未知事物中胆寒而龉龃地前行。首先是大自然,再而s 微观世界,然后又向着浩瀚宇宙出发。但是那些古老的、诡异的、无法解释的未知异常们始终在我们身边。早期,人类惧怕各种实体怪物们的威胁,继而是宇宙外来客、是隐藏在身边的模因危害、是我们无法掌控的异常物理规律,而未来······我们仍未知会有什么样的挑战等着我们、等着人类、等着基金会。

但是这一路行来,再回望恍如隔世的昨日,那些简陋而无力的收容站点,那些经过人类智慧沉淀却受困于有限技术的收容措施,与那些看似拥有诡谲力量实则却未开灵智的早期收容物们,实则有一大半可以被如今的我们主动失效化、无害化。

于是我们——MTF-DECOM-0(“失范玫瑰”)由此诞生。我们控制,我们收容,我们保护。我们不会效仿GOC的愚蠢,但我们也同样不再畏缩不前!

在人类数以万年计的文明发展中,异常不断增加。从最古老的畸形异兽、天然形成的诡怪产物,至不属于本该拥有之性质的人工物品、超出普通人类能力的异常人形,然后到如今隐藏在身边的模因危害、无法掌控的异常物理规律,宇宙间的其他文明······我们仍未知会有什么样的挑战等着我们。

但是可笑的是,人类在骨子里是一种原始的生物,公众们不会去恐惧那些虚无缥缈的信息危害——事实上往往他们本身所造成的舆论即是一种信息危害,更别提或许他们完全不明白“模因”一词的含义是何。他们也不会去质疑一个3和4之间为什么还会有一个整数。但是一个四只眼的怪物呢?一个人形的可以扭断人脖子的雕像,一个可以把人带入未知空间的类人体,一种让人变成丧尸的朊病毒,足以令他们感到深刻的恐惧和不安了。一个看到脸就必定追杀你到天涯海角的鬼怪?这也太吓人了。

一切都符合恐怖谷效应。尽管它们都是有形的、实体的,看得见摸得着,大部分可以有效杀伤的,但它们就是最可怕的。所以,多年来我们才发现,帷幕协议实际上更重要的,是防止这些怪物、杀人水果、恐怖超人类异常的暴露。而很不巧的,混沌分裂者早于我们发现了这个。而更令人不安的是,682夺取事件并非他们想借用这些怪物造成民间的混乱——事实上“波士顿大入侵”事件只是一次意外,他们真正的目的是想借此让我们暴露在政府机关的眼中,并借国家机器的力量对我们进行打击。

于是我们——MTF-DECOM-0(“失范玫瑰”)由此诞生。我们控制事态,我们收容异常,我们保护自己。

豁然开朗。


终幕 美食家


“现在,都明白了?”Tondus拍了拍手。一群武装人员鱼贯而入。

他们全身黑色,面孔隐在黑色的面罩内,在光滑的涂层上,只能隐约看见一个整体呈倒三角形状、由众多细碎花瓣构成的玫瑰图案。举着一种我从未见过的短托步枪,每一个枪口的黑洞都仿佛要吸入我们的灵魂。

“来见见我的MTF-DECOM-0的特殊编外成员们吧。”Tondus说。

然后开始诵读。

“基金会记录与信息安全管理部主管Louis Wayne,基金会Site-41站点三级特工Mantova Light ,你们涉嫌破坏基金会正常工作事务与反叛基金会,现在暂时革职,等待进一步评估与审判。”

他走到一张餐桌旁,随意坐下。

“饿了吧?”魔鬼嬉笑。“等我等到半夜,食堂早关门了。可惜只带了可颂面包和午餐肉罐头,你们随意充饥,然后我们再聊聊你们的处置方案如何?”

“你想怎么样。”我冷冷地说。

肚子确实不争气地叫唤起来。我想起了食堂的掌勺Kamen以前对我说的话。

其实传统的肉类加工方式早就在新的时代下各种烹饪技巧下落入俗套了。比方说牛肉,它的腌制和烹饪方式以及辅料搭配都有了新的进化。

“我只是想和你好好谈谈心。”Tondus说。他再次向后方隐在黑暗里的部队示意。领头者点了点头,然后他们纷纷走上前来,手中各提了一个红色的手提箱。

SCP-008。

SCP-049。

SCP-682。

SCP-087。

scp.png-#: ●●|●●●●●|●●|

SCP-166。

心脏震颤。

我大概明白了什么。

比如这个慢烤牛肉沙拉,首先要用去骨牛肋肉,用盐和黑胡椒腌制,用大火铛煎至上色待用。将其它原料完全混合打碎,与煎好的牛肋肉混合,抽真空,放入保鲜冰箱腌制12小时后放入低温机,温度控制在55℃;1-2小时后取出入冰水。

“你的意思是?”我问Tondus。他侧头。

“很简单。因为我们废除的项目电子文档,已经归档且重新建立D文档了。目前只留下了这些个实体纸质文件。”他拍了拍手边的一个红箱子。

“这些纸质文件也是会备份的,明天就直接转移到你们RAISA了。”

“所以?”

“所以,我想请你帮个忙,今天的事情就权当未发生过。”他的笑容消失。“你知道,Alto Clef目前在逃,我们还在追捕他。他叛逃的原因很简单。”

“你们杀死了他的女儿。”我嗤之以鼻。

“得知SCP-166死后他就疯狂了,”他点点头,“所以我想让你假造一份文件记录,让他觉得SCP-166还没有被销毁,只是暂时被秘密转移去执行某个特定任务了。这方面的具体操作你不用担心,中国方面,流动站那边会跟进此事,我已经和Andrew Boom主管联系上了,会让Clef无意间了解到此事。”

然后将甘酿生姜汁和调料中的橄榄油、盐、白酒醋、黑胡椒碎混合均匀,制成甘酿生姜油醋汁,待用。

“你以为他不会发现?”说这话时,我看了看Mantova,他身形紧张,看来是注意到了Tondus的人正重点对着他。

“他当然没那么笨。”Tondus摆了摆手,身体向前倾斜,手肘靠在了蓝色的餐桌上。他从大衣的内口袋中掏出了一本精致的笔记本。红色的。

“但诚如他在这日记中所写——啊,这个是他逃离基金会时落下的东西,我们在他原来的主管办公室里找到的。我相信他对SCP-166的爱是真切的,而他必然不会放过一丝希望。”

“呼。”我深深地吐了口气。

“Tondus,你不惜利用同事,滥用部队指挥权,在基金会内部做出离经叛道之事,只是为了引一个曾经的高级主管上钩?”

我看见他的眼中充满失望。

“不,Louis。他可不仅仅是一个高级主管。他是我们见过的最强大的绿型之一。就光这一点, 混分的人也在四处寻他。而我正要借他之手做一场戏,以引出混沌分裂者。我们已经快研发出短暂勾连因果的奇术装置了,届时,一次有效打击,就能使混沌分裂者元气大伤,甚至世上再无他们。这次行动早就在计划中了,代号“黄雀”。啊对了,得委屈你接受一次A级删除了,毕竟这些只是为了方便你理解和接纳,还不能彻底对外公开。”

我的眼中必定充满怒火和无奈。

“Tondus,你走入歧途了。事实上,当年废除部重建我就是反对的。”

将辅料中的菠菜、白萝卜丝、大葱丝、香菇素肉臊、黄瓜丝、烤好的白芝麻、核桃仁、蔓越莓、混合生菜混合放入沙拉碗中;再将牛肉切片摆在沙拉上。在牛肉上面淋入适量酱汁即可。

他重正了正身子:“确实,这些年我一直没有机会问过你原因。”

但是Louis你知道吗?尽管这道菜的调味丰富,用料十足。

冷笑。该被嘲讽的人。不是我。

“原因?很简单,还不明白吗?尽管那些传承项目如今看来野蛮、粗暴、易摧毁。而且当年的那些菜鸟研究员们编纂的档案格式简陋且有诸多错误。”

但是。

“但是。”

一道牛肉菜品真正美味之处。

“我们基金会得以长久存在之因。”

是牛肉本身的质量和精华。

“是对任何异常的同等重视以及收容的智慧。”

大地震颤。白灰坠落。砖瓦成碎片。天地晕眩。

“你干了什么!”我听见Tondus惊慌怒吼。

“先生们,准确地来说,是我干了什么。”Mantova举起枪,同时左手抬起。一个通讯装置。以及一个炸药的起爆器。

“我已经听到了我要的信息。那么,混沌分裂者特勤人员Mantova Dark,代德尔塔指挥部向你们问好。”


尾声 作家


今晚的空气成分里有一股坏脾气。群楼颠倒,夜空撕裂。抖动在脚下。

Mantova的枪。冰冷。空洞。

“好一个卧底行动。”我举起手。他颔首:“感谢夸奖。”

笑意突如其来。我戏谑地对Tondus说:“看来,最终倒是你被耍地团团转了。”他无言。眼神拉到地上。

“好了。现在,我的同事们看来快要突入进来了。”Mantova微微欠身,然后向后方退去。“该告别了。”

一声枪响。

“好的,再见。”我笑起来。他惊异的目光一闪而过,遂归于黯淡。Adam从角落里走出来,手枪闪烁银光。微薄的烟气从洞口冒出。

“主管。”

我向他点了点头。“看来你的宝贝爱枪准头还是挺不错的。”他皱了皱眉头。

“这玩笑话我只在Cassty口中听过,您是怎么?”

我呼了口气。一切将揭开帘幕。

“飓风早就到来。”

“近些日子,一直有个如同模因危害一般的事物在我脑海中荡漾。”我回头看向Tondus,“Tondus,我对你的部门了如指掌。实际上,不仅仅因为我调查了你们的部门档案,更重要的是,在一个缥缈的梦中,我曾为你的部下。”

“你不是Louis Wayne?你究竟是谁?”

“不,我是Louis Wayne。”我说。

“但是,在那个梦里,一切都是那么真实。我梦见自己成为‘演奏家’连的一名战斗人员Abbandono,又梦见了自己成为41站点的一名安保人员Cassty。”

我感觉Adam的脊背挺直了少许。

我继续说道。

“在成为Cassty的梦中,Abbandono所在的连队与SCP-096的战斗又成为了他,或者说是我······的一场梦,于是Cassty去查阅了Abbandono的资料,一切属实。而Cassty的资料,我通过和Adam的沟通中发现······”

我看向Adam,他一声不吭,铿锵而迷离。

“我发现,一切依旧属实。”

“故我得出了一个结论,我也隐瞒了那个结论——在这个异常模因的影响下。我既是战斗人员Abbandono,也是安保人员Cassty,同样也是我自己。我即为大群。”

地面塌陷。更多的灰尘。扭转。余烬冷却。096的脸。

而我又是谁?

记忆浮沉。迷雾中泛起泡沫。键盘。屏幕的白光。

我是Louis Wayne。我是Adma Alebert。我是Abbandono。我是Cassty。我是Tondus?我是Tondus。
我是Alto Clef。我是Kondraki。我是Gears。我是The Administrator。我是Kanie Ja。我是Fritz Willie。我是Izumi Kato。我是Gabriel Jade。我是LurkD。我是Perelka L。我是maraquanwocky。我是TORIギョーザ。我是SunnyClockwork。我是t0t0mame。我是sailtb。我是Amamidori1522。我是superhexagons。我是muriya310。我是Telamon Wings。我是Procyon Lotor。

我是SCP文档读者

我是SCP基金会

轰然巨响在耳边爆开。

我想起来了!

巨大的石块砸落在桌上。我看见食堂的蓝桌。它是一个版图。一个世界地图。我们从北美出发。中国。日本。德国。西班牙。法国。韩国。沙特阿拉伯。我们在世界的海洋里流淌。我们组建成员。我们建立站点。我们创造?收容异常。我们收容,失效,跑路控制,收容,保护。我们传承。

·
·
·
·
·
·

醒来吧

醒来吧

醒来吧

醒来吧


梦想的碎块铺陈在现实的脊背上。粉末仍在颤抖。tondus的脸归于沉寂。Adma的脸归于沉寂。Mantova的脸归于沉寂。我的脸归于沉寂。

“条目需被传承。它们不可或缺。”声音告诉我。

基金会不可或缺。它又说。

我看着废墟中的食堂。粒子抽离。崩塌。

我们传承。

我们是基金会。

我是基金会。

“不需要用SCP-2000了。”我是一个意象。我独自在这残缺的空间里。我自言自语。

Edit

saving page…

Page saved!

我们需要每一个传承。

我们需要它们。

我看见那些红色箱子。有血色的残影从中蔓延。

我看见了SCP-049。它如同一个天使。

我看见了SCP-096。它仿若掩面哭泣。

我看见了SCP-2521。它低头感谢。

我看见了SCP-682。它笑骂道:“令人作呕。”

我看见了SCP-173。它在那儿,如初生之婴儿。

我没看见SCP-166。

我闻见一股淫欲的气息挣扎而不欲脱出。

啊,是啊。我也笑了。

它箱子上的血红逐渐褪去,颜色泛黄。

需要一次重生的是你啊。

我闭上眼。Tondus。无论你是否存在。最后,顺着你的心意。顺着我的心意。Clef也会高兴的吧?

我看见SCP-166- 魅魔少女。 她只是一位少女盖亚。

我听见很多人的话语,嬉笑怒骂,喜怒哀乐。有些人消失,有些人还在。

我看见Abbandono在飞扬的尘土中淡去身影。

我看见Cassty坐在监控室里,手中托着一块披萨。

我看见Adam。他还在擦着那把枪。金色的头发反射阳光。

我看见Tondus。他身后跟着他的小队。

我看见Mantova隐在角落的身形。

我看见我。

基金会的故事还很长。基金会拥有无限可能的未来。于是他们终将存在。

于是我也在。

这不是一次SCP-2000的运用。这是一次重新焕发活力的生命。





基金会

醒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