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督者

Part One | Part Two | 第三部


“我们是如何走到这步的?”

Daniel Asheworth对此浑然不知。当他朝营救直升机的窗望去的那刻,他想起过去8年中所发生的一切事情。
他想起基金会如何失败。
他想起GOC又是如何失败。
他又想起,每个自以为是的人,到底还是失败了。

可我们又是怎么走到这步的?

那好,我们从最初开始——到世界末日发生。这不像每个人一直所认为应该是的那样——没有爆炸,没有现实崩溃。谁也没料到他们所收容的最普遍的东西将会是自身的毁灭。
是啊,这大概就是Asheworth当下所面临的——或者更确切地说,他在这期间收到了一条电子邮件。
“紧急”——这就是这条信息的标题。当Asheworth注意到这是条由一位在基金会数据库都没名字的人发来的信息时,他便意识到这事儿再重要不过了。

他也就是这样当上O5-12的。

然后,一切却变得糟糕透顶。

首先是基金会遭到了失败,因为他们的自以为是,他们在其唯一的使命上栽了跟头——控制,收容,保护。正因如此,两块大陆如今消失了。

其次,全球超自然联盟遭到了失败。同样是因为他们的自以为是,他们并未与其他的GOI合作,这纯粹出于他们确信自己是唯一一个有能力变得开明的一个团体,可这并非什么新鲜事。也正因如此,威尔士已不复存在。

第三,混沌分裂者同样遭受了失败。因为他们总以为自己的使命是为摧毁一切的邪恶与非正义而存在的一场圣战,他们从不停歇,甚至当他们已经失去了任何值得为其而战斗的东西。

然而并不是每个GOI都如此这般的刀枪不入。

史无前例,玛娜慈善基金会从未失败过,他们意识到,如果世界不复存在,那就再没有任何东西可供保护了。如今也只有合作是他们唯一的出路,纵使基金会并非他们的挚友。

不出所料,破碎之神教会也没失败过。他们的使命向来如此,且从未改变——崇敬他们扭曲的神。Asheworth从来都搞不懂他们,可他也从不在意——当然,只要他们不是敌人。

幸亏啊,蛇之手同样从没有过失败。他们的目的临时有所改变——他们顾不得理念与尊严,为获取更大的利益,便跟他们的对手打交道。没有谁料到他们会这么干——可显然,他们也明白该在什么时候停下来。

“天啊,如今这样已经八年了,不是吗?”

Daniel Asheworth痛恨他的工作。

他厌恶我们交付给他仅是个博士的简单生活。

他不愿每一个他所在乎的人死去。

他憎恨自己是如此重要以至于无法死在这场末日审判中。

他仅仅只是厌烦8年后的现在,他这才得以找出些时间在文明废墟中营救他唯一的朋友。

他痛恨无论他有多想结束这种折磨,然而它依然如他被需要一样存在。

而且,更重要的一点是,他痛恨自己是个在折磨中遭到判决的人。

他,Daniel Asheworth,常称其为O5-12,“阴灵”,从营救直升机的窗望出去,派了人,去拯救他的老同事James Micheals,接着他再一次质问自己:

“我们他妈到底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