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000竞赛:序章
评分: +57+x

这是Site-CN-58平静而又不平静的一天。

研究员Domain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回到了自己破旧的小屋,窗外此时连车水马龙也消失无踪,偶尔有几辆车呼啸而过,然后又恢复了寂静。虽然基金会的员工经常加班,但直到半夜才回到家对Domain来说还是第一次。加班费也没有,年终奖也不发,这样下去怕是连防脱洗发水也买不起了,Domain想道。

尽管已经累的连眼都睁不开了,Domain还是强迫自己把今天或者说昨天的事情在脑海中捋了一遍。一如既往的控制,一如既往的收容,一如既往的保护,硬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应该就是中国分部有编号的异常已经达到了999个——如果不算那些没几个人能看还不知道是真是假的001的话。然后某位O5还为此特意在中国分部发表了一篇演讲,不不不,O5怎么可能亲自现身嘛,应该说“某位使用逆模因掩盖了面容并经过变声处理的O5录制了一段演讲的视频要求中国分部的全体员工进行观看并在观看后宣誓会为了SCP基金会中国分部的繁荣昌盛和人类的安全献出生命”。

万恶的官僚主义。淦。低声咒骂了一句后,Domain进入了梦乡。


基金会的员工是有双休日的,但异常可不会因为研究员放假就停止出现,所以为了保证站点每天都有人工作,每名员工的双休日的时间也不尽相同,而像站点主管之类的重要职位基本上是全年无休的,所以即使Domain在自己的双休日早上五点就被叫到站点且自己现在还顶着两个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去挖煤了的黑眼圈,他也不能冲着眉头紧锁的Site-CN-58代主管Dr.Strike大发牢骚。

“出大事了。”Dr.Strike清楚自己眉头已经皱得可以夹死一只苍蝇,这句话听上去很好笑,但形势并不好笑。

“我刚刚检查了一遍站点的人事信息,发现低级人员——就是不包括我们这些领导层的人员——在一夜之间数量几乎翻了一番。他们的档案就这么凭空出现在了数据库里。”

Domain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相关组织的渗透?”

Dr.Strike的手打字如飞,说道:“不像。因为我发现Site-CN-58的几乎一切都增加了一倍。空置的收容室,资金,记忆删除药剂,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以及D级人员。除了异常和工资。几乎所有有利于控制收容保护的资源都增加了。”

Domain现在并没有心情和他探讨工资和福利问题:“小范围CK级现实重构?其他站点有这种情况吗?”

“我刚刚问过了,有几个站点确实也出现了这种情况,不过更多的报告集中在出现了数个极难收容而且后期多半要保密的异常。34站根本无暇检查这种情况,听说他们发现了那个布鲁特斯级造物神实体,笔架山据说又被炸了,演绎部也是一团乱糟,不过你也清楚他们的情况对我们这种外行来说本来就是一团乱糟。总部的超形上学倒没什么动静。”

“这么严重的话……得赶紧上报O5议会。”

Dr.Strike却跟刚吹了一瓶B级记忆删除药剂一样,一脸疑惑地问道:“上报?上报什么?”

“上报什么?当然是上报……”

本应脱口而出的词句却卡在嘴边然后消失无踪,接着是Site-CN-58设施的异常增多,34站的布鲁斯特级造物神实体,71站的收容失效和演绎部的[数据删除],整个早晨的谈话内容在Domain的脑海中除了轻微的头痛外已不留一点痕迹。

“没什么,我记错了。”

“我就说嘛,你看看你,顶着两个大的吓人的黑眼圈,还在双休日这么早来上班,怕不是脑袋抽了。”

“我打你啊!以及我的加班费呢?”

Site-CN-58站点代主管的办公室内又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O5-9处理完浩如烟海的文件后伸了个懒腰。

基金会的员工往往会幻想O5们过的都是什么神仙日子,总以为他们泡过不老泉吃过万灵药,可上九天揽2399可下五洋捉169,呼风唤雨跺一脚特朗普都要抖三抖。

O5-9当年也是这么以为的,谁知千辛万苦爬上O5的宝座后,每天面对的90%的内容都是各种奇奇怪怪的申请,要不是O5有13人外加使用了SCP-███,自己怕是迟早要精神崩溃。

难得有一点空闲时间,O5-9很自然而然地想起了几天前的会议。

“中国分部收容的异常数目已经接近1000。”

“又要开始了吗,真是麻烦。”

“那这件事就交由你负责吧,九。文件我已经传给你了,里面有具体的操作步骤。毕竟你是中国分部的负责人。”

“好吧。让我看看……‘触发式记忆删除模因’?为什么我们会有这种东西?既然我们有这种东西,为什么还需要记忆删除药剂?或者反过来说也一样。”

“听着,九,我们也不知道这东西的来历,在第一次SCP-X000事件发生之时,它就已经存在,事实证明它是消除其影响最经济有效的办法,在找到更有效的办法前,我们只能如此。散会。”

真是独断专行的O5-1……这么想着,O5-9又打开了那份“仅限O5存取”的文件。

项目编号:SCP-X000

项目等级:Thaumiel

特殊收容措施:当本部/某分部拥有编号的异常数目接近整千时,本部/该分部负责人应录制一段演讲视频并在其中植入SCP-X000-1,并要求本部/该分部全体员工观看该视频,以消除SCP-X000的后续影响。

描述:SCP-X000为一种发生在基金会总部和分部的异常现象。当总部/某分部拥有编号的异常数目接近整千时,总部/该分部拥有的资源将出现异常增长1,增长量约为总部/该分部拥有编号的异常数目为1000时拥有的资源量。与此同时,总部/该分部管辖地区将出现数个高威胁级别异常,且此类异常在被收容后浏览其档案所需权限通常较高。应当注意总部/该分部的员工能够察觉到此类变化。

SCP-X000-1,又称“触发式记忆删除模因”,当前能且仅能用其消除SCP-X000对于基金会员工的后续影响。来源不明。工作原理不明。当一名总部/该分部的员工察觉到SCP-X000造成的变化时,若其曾观看过植入SCP-X000-1的视频,其将不会察觉到此变化。

致我的同僚们:

如果你在阅读这篇档案,那么恭喜,总部或者某个分部的资源将再次增加。说真的,我们也不知道这篇档案的来源,所以我们只能和你们说说那些陈年旧事。

在过去的某个时候,本部收容的异常数量达到了1000。起初我们对此并不在意,直到有一天十二发现,基金会能够支配的资源在一夜之间多了一倍。

然后在几天之内,我们发现了鸡头蛇怪、小绿人和某棵千岁兰以及数个Keter,大脚怪被平民目击,一个又一个传说中的生物出现在我们眼前。这篇档案以及SCP-X000-1也出现在了基金会的数据库。

本来这件事无关紧要,但恐慌情绪竟在基金会的员工间传播开来,无数报告雪片般飞向O5议会,各种小道消息不胫而走,其中居然不乏可以称得上是荒唐的言论,像是“末日已至,基金会将迎来灭亡”“传说已成现实,异常本为正常”,某个精神失常的主管竟然放出了一整个站点的SCP,加上数个GOI从外施压,基金会已岌岌可危。

很难以置信吧,对,我们当时也觉得难以置信。无可奈何之下我们找几个人员测试了SCP-X000-1的效果,居然还不错。接下来的事情想必就不用说了。

听着,我的同僚们,无论是谁导演了这一切,我们已别无选择,只能照着业已写就的剧本继续前行。我们已经到了一个新的时期,所以我们必须有新的作为。我们还将迎来新的异常,所以我们必须有新的资源和手段。既然如此,让这异常现象助我们一臂之力又何妨?

或许我们将变得强大。

然后人类将迎来下一千个异常。

控制,收容,修正保护

——O5-1

“剧本?”

O5-9皱了皱眉,想起了O5-1是低休谟含量个体的传言。

算了不管了,赶紧睡觉。

对了,过几天得让安保部门再检查一遍,总感觉有人在盯着自己。


“叙事修正完成了?”

“嗯,那个O5-1是真好使,哪像某个骑大蜥蜴的家伙那么难对付,最后还得我们给他擦屁股。不过我瞎编的那个‘触发式记忆删除模因’这么有效倒是在意料之外。”

“扩容工作也基本完成了,竞赛结束之后应该就可以开放了。不过……O5-9似乎察觉到我们的存在了。”

“先不管他,我们还有正事要做。”

SCP基金会网站的管理层看着自己的孩子,啊不,基金会的主页,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SCP-CN-1000竞赛,开始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