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终局
评分: +23+x

俄罗斯联邦,堪察加半岛的群山中。

基地外炮火连天,硝烟蔽日。零下40度的严寒都被硬生生逼退了几步。但里面反而冷得刺骨,主电源坏了好几天了,备用电源根本撑不起大规模供暖。

“1717攻击小组失去联络!”

“该死,外面的直升机太多了。鲲鹏的整备还没好吗?”

橙色套装!备用的橙色套装在哪?”

“阿拉斯加基地的援兵来了吗?”

穿过嘈杂混乱的漩涡,Asriel走进了档案室。多年征战消磨了他身上的温文尔雅,被精悍干练的气质所取代。

小心绕过堆满层层叠叠案卷的文件柜,Varitas正在昏暗的灯光下奋笔疾书。

“你呀,还是老样子。都这个时候了,亏你沉得下心来。”

“总得有人将历史流传后世吧,哪怕是当成故事来说。我又不擅长运筹帷幄或者冲锋陷阵,也只能干些文书活了。”

Asriel摘下防寒手套,顺手拿起旁边刚写好的一叠来看。

1月10日。6236攻击小组在向海参威集结的过程中遭到内奸出卖,被朝鲜人民军第八一八独立旅包围,失联。
……
1月28日。海参威战役爆发。俄罗斯联邦东部军区两个集团军自西伯利亚方面逼近,并大量换装次世代武装,单体战斗力日益接近我军。
……
2月1日。收到宫古基地于2月25日投降的消息。次世代武装的来源搞清楚了。
……
2月12日。O&B智械军团主力自太平洋登陆,我军腹背受敌。
……
2月13日。撤离海参威,计划向东北方向移动,与北美方面军汇合。
……
2月16日。在辛达补给物资时被当地居民当成恐怖分子举报。修订路线往堪察加。
……
2月26日。两台玄武载重气垫关键零件因严寒而损坏,无法维修。被迫放弃部分物资。
……
3月9日。抵达堪察加。遭到尾随而来的俄军包围。
……
3月10日。突围,抵达堪察加基地。再次被包围,困守待援。

Asriel越看越糟心,随手放回原处。Varitas暂且停笔,使劲往手心哈气:“阿拉斯加有消息了吗?”

“唉,恐怕是不行了。”Asriel叹道,“那边也是自顾不暇。”

“其它的基地呢?”

“撒哈拉和鲁卜哈利仍然没消息,恐怕凶多吉少了。亚马逊方面还在丛林游击战,或许能多坚持一阵子。”

两人相顾,黯然无言。

“好了,不打扰你了,我再去……”Asriel话音方落,忽然听到外面一阵喧哗。

“核弹!美国佬使用了核弹!”

Asriel脸色惨白:“你自己保重,我去去就来。”连忙回到走廊里。

阿拉斯加基地被核弹毁灭的消息已经在周遭传遍了。原子火焰的威胁如同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刚刚自火线上撤下来休整的士兵们或坐或倚在墙边,有的眼神空洞,有的喃喃自语,个别甚至开始呕吐起来。

“喂,喂,测试。”基地内部广播适时响起,指挥部不会坐视军心动摇,“主管将在3分钟后发表公开讲话,请各级人员尽快回到本岗位。”

Asriel顾不上旁人,赶紧回去报到。他现在的岗位是指挥中心门口的警卫,顺着人员进出能听到里面的只言片语,消息比一般士兵灵通些。

现在当值的两名警卫还在岗,他和同一班次的另一位战友只好站在旁边。不多时,指挥中心开始播放讲话。

“我是远东战区主管黎████。现在正式公来自布阿拉斯加方面的情报。”

数百人屏息以待。

“震波观测装置在阿拉斯加观测到了一起里氏3.9级的地震,震源与阿拉斯加基地的坐标完全吻合。于此同时,我们失去了与那里的联系。从这些已经掌握的情况看,是的,阿拉斯加基地毫无疑问遭到了惨无人道的核弹轰炸。我们是孤立无援的。”

站内再一次爆发出低迷的情感漩涡。不过有了之前的铺垫,这次程度要轻微不少。

“我想说的是,GOC忠诚的战士们,人类最后的守护者啊,你们无需为此感到沮丧和恐慌。在我们所处的这座基地地下,还藏有一个最高级别的机密,一张绝地反击的王牌。我们的研究者团队正在加紧攻关,预计在12小时以内就可以启动。所以我代表整个指挥部,恳请你们再多坚持半天。半天,只要半天,胜利的曙光就将属于我们!”

迷惑取代了低迷,战士们开始嘀嘀咕咕:“真的假的?”“从来没听说过啊。”“废话,你能听说就不叫机密了。”“说起来入驻这里之后好像是有很多研究员不见了。”“莫非是真的?”“左右都是死,干脆再咬牙坚持一下看看吧。”“哼,起码要一换十才不亏!”

不知是出于对主管的信任,还是自身历经残酷拼杀磨炼出的血性,总之士气奇妙地稳定下来了,甚至颇有哀兵必胜的气势。


不多时,休整完成的战士们再次冲向火线。而Asriel也得到了新的任务。看来地下的确有些什么,指挥中心连警卫都不要了,全部四人都被派遣下去担任护卫。

在一名俄裔研究员的带领下,他们通过隐藏升降机抵达地下,进入了一处有如大堂般的开阔空间。六壁都是银灰色金属,在正中间竖立着一个碳黑色的圆环状装置,直径约有3到4米。

研究者们分成两拨,正分别在圆环的左右两侧拨弄。在大堂的另一端还有一道螺旋楼梯向上延伸,不知通往何处。

“这是什么?”警卫之一不禁发问道。

“机密事项。”

“如果你们需要我们做好护卫工作,至少需要告知一些基本信息,否则我们无法快速应对突发情况。”

俄裔研究员向装置那里望了一眼,看大家都在埋头工作,便说道:“好吧。其实主管对大家有所保留,这东西并不能让我们打赢这场战斗,不过它可以给我们一条生路。我只能说那么多了。”

说话间,一行人已经来到装置前。俄裔研究员指挥他们分别在四个角上戒备,随后便加入了工作中。

这里与外界的喧嚣完全隔绝,大堂中一片寂静,偶然有几句小声交谈,仿佛连时间的流逝都缓慢了下来。还好需要护卫也就意味着进展到了紧要关头,Asriel并没有等待太久。

大约五个小时后,一阵欢呼爆发开来。装置发出轻微的嗡嗡声,环状边框间出现了一道道银灰色的连线,逐渐覆盖满整个平面。

“我们做到了!裂缝打开了!”离Asriel最近的研究员虽然面目憔悴,如同三天三夜没睡好觉,但此刻却喜形于色、手舞足蹈。他完全有理由庆祝,因为在他们的心血下这项工程比死线足足提前了七个小时完成,能够拯救成千上百战士的生命。

“那到底是什么?”Asriel趁机问道,“裂缝是什么?”

“空间的裂缝。这个装置能够撕开空间裂缝并固定下来,形成一个通往平行世界的门户。一条逃生的通道!”研究员看Asriel并没有沾染喜气,连忙补充道,“这只是暂时的。我们需要更多人手、装备和补给,一旦我们准备好了,还可以卷土重来。”

Asriel倒不是觉得暂时撤退有什么可耻,但他听到“平行世界”时,心头“咯噔”了一下。想再捕捉那个念头却又渺无影踪,只是隐隐约约觉得有什么隐患。

“那我们是不是应该尽快报告指挥部?”

“噢对,我去联系。”研究员回到装置边上,问别人要来无线电步话机。在此期间,Asriel一直紧紧盯着装置形成的次元门。看久了,总觉得其中好像有点阴影。

“在这种环境下太久,都视疲劳了。”他安慰自己道。

“不对,真的有阴影!越来越浓了!”

首先是手和脚,接着脸也从次元门中浮现出来。寸头短发、虎背熊腰、全身迷彩服、单手持枪。

Asriel绝对忘不了这张脸,那不是在91站点沦陷时出面招降自己的军人吗?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不对,不是同一个人!当时的军人虽然也有威严,但多少有点色厉内荏的味道。能力也很平庸,被自己轻易制服夺枪。

但这个不同。这个的眼神中多了一种神采,是那种绝强无匹、视万物如刍狗的霸气。

“你是平行世界的人吗?太好了,我们需要你的帮助。这里是……”在Asriel东想西想的时候,对方已经完全通过了传送门。一名研究员上前搭话。还没等说完,竟被对方一枪爆头。

“你不是研究员Varitas。Varitas在哪?”

众人面面相觑,他们一直在下面搞研究,对基地里还有个叫Varitas的研究员可谓一无所知。随着对方继续前进,不由往后退了两步。

“站住!不然我要开枪了!”这一侧的另一名警卫喝道。

“Varitas必须被灭绝。交出Varitas,否则死。”

对方不顾警告,还在迈步向前。警卫开了枪,打在对方的胸前噗噗作响,如中败絮。

“Varitas必须被灭绝。”“搜索,然后摧毁。”

更多个体从次元门中走出。他们身上的服装、装备各不相同,但却都有着一模一样的面孔。

不知是谁一声发喊,研究员们四散奔逃。双方开始交火,场面极度混乱。

Asriel却没有和同僚一同阻拦敌人,为研究员们争取时间。他看了看四周,穿过大堂不太可能,便转身往身后的螺旋楼梯奔去,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Varitas!他们想要Varitas!”


阶梯仿佛无止尽地向上延伸。Asriel气喘如牛,双腿如同灌了水泥。

向前眺望,出口仍然遥不可及。回头顾盼,密密麻麻的敌人爬满了所有台阶,最近的不过二三十米。

摒除一切杂念,只是机械地挪动着双腿。一步,两步……不知何时,Asriel已经穿过了出口,来到了基地中。

但危险已先期而至。走廊中到处都是战火肆虐的痕迹,尸横遍地,墙壁大块大块地破损,烟熏火燎,一片狼藉。

外部的炮火异常响亮,听起来一口气推进了上千米。但尚未突破最后一道防线,也就是基地内的敌人来自别处。看来有一部分复制人军团(?)已经乘坐电梯先行抵达了。

“档案室!”Asriel在走廊中狂奔起来,不时还会被尸体或者其它障碍物绊倒,但就地一滚马上跃起。一路上倒也遇到了幸存的士兵,但他完全没心思打招呼。

终于来到档案室门前,Asriel一把推开。“Varitas!”

里面没有人。

霎时间,各种情感一时间全部涌上心头。逃脱时的险象环生,流亡路上的颠沛流离,好不容易找到组织的狂喜,连战皆墨的沮丧,与新战友的生离死别,还有——

“Asriel!”分明是Varitas的声音。“你果然在这啊。我们快撤吧,指挥部已经下达放弃基地突围的指令了。”

Asriel愣了愣,抓住突然出现在后面的Varitas,使劲摇晃。“你上哪儿去了?”

“我去指挥中心那找你啊?看你不在,想到你可能会来这找我,就回来了。”

Asriel哭笑不得,拉了Varitas就跑:“都什么时候了还到处乱跑,你不知道基地里有一群疯子在到处追杀你吗?”

Varitas给弄得莫名其妙:“什么玩意儿?”

“等下在解释。最近的出口在……这边走。”

两人在这座行将崩溃的基地中亡命奔逃,途中又和一股残兵败将合流,好不容易看到了出口。可惜他们的好运也到此为止了。

一发炮弹呼啸而来,正中大门上方。猛烈爆炸过后,成堆的外墙碎块将生路完全堵死。其它人或是已经抢出去了,或是死于爆炸和坍塌,只剩跑在最后的Asriel和Varitas没被波及,但也被震得七荤八素,好不容易才爬起来。

“好险……看来最后一道防线已经被突破。此地不可久留,我们需要另找出路。”Asriel飞快地回忆着站点地图。

就在此时,一小队敌人杀气腾腾地出现在视线尽头。实在是祸不单行。

“研究员Varitas已经被锁定。”“Varitas必须被灭绝!”

“快跑!”不及细想,Asriel再次拉上Varitas,奔上了身边向上的楼梯。


凌晨3点的堪察加,天寒地冻。雪花和尘埃掺杂在一起,纷纷扬扬地飘荡着。

冰封的湖面被炮火开了好几个洞,完全破坏了庄严肃穆的美感。大堆大堆的金属残骸堆集着,更显狰狞。

不知何处还有七零八落的枪声飘来,或许是突围组还在坚持着最后的奋战。

数十家俄罗斯“蒲公英”级武装直升机在这广阔的白色世界中四处巡游。其中一架的探照灯锁定了屋顶的一角,大声播放着广播。

“通告恐怖分子,你们必须立即放下武器,就地蹲下,双手高举,等待步兵收容。任何多余动作都将当场遭到射杀!”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无情的声音从楼梯口的方向传来,如洪潮般迫近。

“Varitas!”“灭绝!”“Varitas!”

Asriel和Varitas就这样默然站立着,正如所有忠诚的GOC战士一样,难以接受这个惨淡的结局。

天际,最后一架鲲鹏无人机弹尽粮绝,一头撞上一架“蒲公英”,双双化为渺小的烟花。直升机上的通告开始播放第二遍。

两只手拽得更紧了点,感受从彼此手心传来的温度。急促的呼吸隐约可闻。

在这可能是自己人生最后的一刹那,Asriel却无端想起了一首古诗,似乎是从故友Gunnarr那儿听来的。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于嗟阔兮,不我活兮。

于嗟洵兮,不我信兮。1

枪声大作。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