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头犬调职始末
评分: +19+x

“它在等你。”

当汉娜博士急匆匆赶到站点的时候,那个有些微胖的饲养员这么对她说。汉娜敏锐地注意到他的袖口有一屡焦痕。

“情况怎么样?”一边快步走着,汉娜询问着状况。她的手上还在把扎歪了辫子重新扎好。任谁在凌晨两点钟被站点的紧急电话惊醒,要求十分钟内赶到,仪表大都不会多好。汉娜只是借此平复一下一路赶来的心情。

“情况有点难以说明,您看到了就明白了。它在顶……天台。”

他们进了电梯,饲养员按了33层,并解释现在34层电梯上不去。几句话说完后,沉默不可避免地降临了。汉娜抓紧这几分钟时间,用随身携带的湿巾擦了擦没来得及清洗的脸,拍拍脸颊让自己清醒过来。

“汉娜博士。”那个话不多的饲养员在最后几楼上升的时间里开口了,“我知道这轮不到我来说……能不要无效化它吗?”

“叮!”电梯抵达的提示音让汉娜把想说的话咽了回去。电梯门打开的瞬间,她似乎明白了饲养员说那句话的意思。

月光。那是汉娜第一眼看到的东西。

顶楼……整个消失了。33楼的天花板也塌了一半。月光正从天花板的大洞里透下来。感谢基金会不计成本的基建工作,这种情况下电梯还能用。

汉娜的表情变了一下,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她快步走出电梯。安保队长立刻迎了过来。

“SCP-CN-222收容失效后呆在上面已经有十分钟了。我们使用了多种方案都失效了。它提出的唯一要求是见你。当然,出于安全考虑你也可以不去……我们等到机动特遣队来就行了。”

“不,让我去吧。我会解决这件事的。”汉娜冷静地回答道。她的经历即使放在一名特工身上也算是令人侧目,更何况她只是个普普通通的研究员?路过几个受轻伤的安保人员,在那架临时架设的安全梯前,她碰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蓝调博士?您怎么在这?”

“我今晚熬夜加班赶文件,”男研究员耸了耸肩,“没想到碰到这事儿。你能搞定吗?”

“交给我吧。”汉娜耸了耸肩,手脚并用爬上了梯子。

曾经是顶楼的地方一片平坦,月光很亮。汉娜想起来今晚似乎有什么“超级月亮”的天文现象?但她第一眼却没有看到月亮。

一个十米高的庞然大物把月亮挡住了。

听到脚步声,那个背对着汉娜坐下的身影耳朵动了动,站起来缓缓转了个身。汉娜注意到,即使站起来了,这“东西”的肩高也有至少7米。

“晚上好啊。”震耳欲聋的声音震得汉娜耳朵生疼。

“啊,对不起。”那“东西”似乎意识到自己犯了个错误,闭上了嘴,但是汉娜发现一个青年男性的声音直接出现在了自己脑海里。

那“东西”……不,应该说SCP-CN-222走到汉娜面前,小心地趴了下来。直到这时,有些平静下来的汉娜才开始打量起眼前的生物。

即使趴下也有五米高的巨大身躯,一身洁白的毛发,以及……两个吐着舌头的大脑袋?好吧,如果不是脑袋上的表情太呆,这个生物绝对会让人想起神话中描绘出的神兽。

“呃,你怎么变白了?”

“其实是变灰了,这是灰烬的颜色。”两个头的嘴巴都没动,但是汉娜却“听”得很清楚。

“不对,你怎么变成这样了?”汉娜拍了拍脸颊,询问道。

“这是我青年期的样子。可能是这个月光?或者是因为某种周期反应?亦或者是我想起了一些事情?最重要的是,我想找你谈谈。”

“好吧,你想谈什么?”

“你最近睡得好吗?”大狗突然问了一个似乎完全不相干的问题。

“呃,挺好的呀。这和我们要说的有关系吗?”

“有。你真的觉得,平时只喂食那点狗粮和废金属片子,就能喂饱一只能自行散发出能量的动物吗?”

“你吃叫‘那点’吗……好吧,听起来不太够?”

“好吧。你记得我们第一次谈话的时候说的内容吗?关于我吃的食物。”

汉娜快被这只狗的跳跃思维弄糊涂了,但她还是尽力跟上节奏:“你说你吃……罪人的灵魂?”

“没错。乐园里为什么会有罪人呢?”

不知为何,汉娜猛地打了个激灵。是啊,既然已是死后,又是乐园,为什么会有罪人呢?

“你说谎了?”

“是也不是吧。那时候的我无法解释太深奥的东西。这么说吧,所谓‘罪人’,就是悲伤到无可救药的人。”

“悲伤到无可救药的人?”

马不停蹄地赶路让汉娜的腿有些酸痛,她想找个干净点的地方坐下来。一个白色的东西“呼”地飞到了她身边,她吓了一跳,定睛一看才发现那是一条巨大的尾巴。汉娜摸了摸,小心翼翼地坐了上去。很软和。

“我的主人本身也是一个无可救药的人吧,一个理想狂,容不得半点瑕疵的人。乐园里就不能有悲伤,如果连人死后到的乐园里都有悲伤的话,那世上就没有永远快乐的地方了。”

“世上本来就没有。”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汉娜面色一暗,这句话脱口而出,随即又恢复了正常。

白色的大狗突然张开了嘴,似乎吸进了什么东西。不知是不是错觉,汉娜觉得这家伙又大了一点。

“你刚刚是不是吃了什么东西?”汉娜以资深研究员的机警问道。

“悲伤、负面情绪、痛苦——这才是我的食粮。虽然我现在只能算残渣的集合,但是这种本能是不会忘的。”大狗打了个饱嗝,懒懒地说。

“等等,你不是说,你变得这么大是因为吃了……‘悲伤’吧?”一个猜想突然浮现在汉娜的脑海里,她一下子站了起来,“这么说,你一直想吃那朵花的原因也是?”

脚下突然踩到了什么东西,汉娜脚下一个不稳,身体向后倒去。一个毛茸茸的东西抵住了她的背。稳住身形后,她定睛一看,发现刚才踩到的是一枚被高温扭曲的子弹头。她借着月光仔细看去,发现大狗的身边散落着一堆弹头。在弹头下面是成片的暗红色血迹。

“那是我的血。我没有伤害他们,正如你所要求的。”

“狗子,让我看看。”

“不,没关系的。并没有什么大碍……”

于是汉娜自己走了过去,大狗没有阻止她。在它一直掩饰的身体另一侧,灰白的毛发被凝固的血粘在一起,不时有冒着热气的弹壳被蠕动的肌肉随着血液一起挤出来,汉娜甚至看到有一发穿甲弹。

“谁干的。”汉娜的声音有些发冷。

“安保部队。指挥他们的是一个不认识的男人,还混进了不认识的人。”

“不认识的人?”一个身影划过汉娜的脑海。

“那个男人一直是那个样子吗?那个叫蓝调的。”大狗突然说道,“他真的是蓝调吗?”

“当然了,他一直是……”汉娜突然愣住了,因为她竟然一时想不出蓝调的面容。

“最近加入站点的人是不是太多了?你们组织的筛选我记得是很严格的。”

“……”汉娜努力回忆最近通过的人事档案,却惊讶地发现脑子里模糊一片。

“我和你们看人的方式不一样。所以能分辨出陌生的味道,无论是肉体上的,还是灵魂上的。”SCP-CN-222的语气突然变得严肃,“你们太依靠那些仪器和那些小金属片了。完全忽视了自己心灵的防御能力。”

“那现在怎么办?”汉娜没有想到自己也有被一个SCP教训的时候。

“我可以教你锻炼的方法,然后你可以教给别人。不过我想我们得快些了,我听到楼下机动特遣队到了。我可能马上就要被无效化了。”大狗平静地说。

突然,汉娜灵光一闪。

“狗子,你知道基金会的一层大楼多少钱吗?”

“汪?!”

“你知道你毁掉的设施,重建的消耗,这些费用有多惊人吗?”

“你看你现在长这么大,需要多消耗多少食物你知道吗?”

大狗已经完全僵住了。

“所以说,”汉娜吸了一口气,“你现在欠我……们基金会一大笔钱对吧?在你还清这笔钱之前,可不能让你随便被无效化啊。不过你看,这年头什么都有利息……”

接下来的一段话,让大狗以为自己面前站着的不是那个整天和和气气,忙里忙外的奴工,而是一只狡诈的狐狸。

“……综上所述,来打工吧。欠的钱就从你的工资里扣。怎么样?”说了一大堆,口干舌燥的汉娜笑吟吟地看着眼前呆滞的大狗。

“还有这种操作?”

“就是有这种操作。”

“既然如此的话,那我就不再吝惜恢复的这点力量了。本来还想着在被无效化前最后搏一把,把那些渗透者干掉呢。现在,是时候换一种操作了!”随着大狗的话音落下,它突然坐了起来,月光照在它的毛发上,闪出洁白的光。

“嗷呜!”震耳欲聋的嚎叫声从巨犬口中发出,时间却十分短暂,巨大的灰犬突然爆成了一团灰烬组成的风暴,将周围的一切卷了进去。

在失去意识前,汉娜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是:“在醒来的世界再见吧,晚安。”

然后,她醒了。

汉娜醒来后愣了好一会儿,直到闹钟哔哔叫着把她惊醒。她早饭都没顾着吃,直接打车到了站点大楼。大楼是完整的,完好无缺,地上34层地下10层一层不少。她紧接着来到了SCP-CN-222的收容间,一米高的黑色大狗正把狗粮吃得欢,见到她还是平时的一副傻样。她找到了那个饲养员,那个安保队长,他们却对她的问题一头雾水。

难不成,昨晚的一切真的只是一场梦?

她一股脑地冲进人事部,把里面的工作人员都吓了一跳。汉娜仔细地查阅新进人员档案,果不其然发现了伪造的痕迹。她赶紧拿出了电话……

经过排查,新进入的员工中有15名来自多个敌对组织的间谍,使用了一种全新的暗示技术。他们甚至绑架并监禁了蓝调博士,并派出了一个替身……好在营救及时,蓝调博士没有受到伤害……或者说没有来得及被伤害。

对于这次几乎可以说是先知先觉的行动,总站大加赞赏,汉娜博士受到了嘉奖。然而在主任谈话之后,她却匆匆地走了。

她还有一份人事调动申请没有写……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