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选择的路
评分: 0+x

2016年12月28日,Site-CN-128,中国逆模因分部。

最危险的“3级逆模因”来临了。

部员Ian和主管Libella被一群似人非人的、恶心而又黑漆漆的诡异人形生物包围。而他们现在就已经向Libella扑去了。

Ian只能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Libella盯着那扭曲的太阳,然后被周围一群怪物撕成碎片,就如同一个熟练的工程师把一台机器拆卸成零件那样。

虽然Ian由于逆模因的覆盖,导致他在直接观测下是非实体,但是他心里也很清楚,那个“3级逆模因”依然有的是办法把他折磨得不成样子。这不,一个踉跄,他倒了下去。

他的头很痛,非常痛。

他闭上了眼睛,在地上打滚,然后渐渐……渐渐……失去了意识。


███████████████████████████████████████████████████████


“啪!”的一声,Ian被惊醒,他慌忙从地上爬了起来,现在他处在一个平坦的世界中,天空、地面都是完完全全的纯白,没有一丝杂质。

Ian习惯性地拍了拍身上的土……并没有土。地面一尘不染。“有人吗?”他大喊道,随后他环顾四周想找到一些不是白色的东西。

找到了,那是一个笔记本。虽然没有任何人回应他的呼唤,但这个本子回应了。但当他走上前细细端详时,他稍微愣住了,因为这正是自己跟Site-CN-128的同事交流时用的那个SCP-CN-1875。除了整个笔记本内部一片空白以外。

几乎是空白的。在第一页出现了几个字。

你好。

我来了。

“你就是SCP-3125?”Ian怀着疑惑问道,“那本指南的黑条、作者的失踪、我母亲的死,都是因为你?因为你???混蛋!”

笔记本下面飞快地出现了更多的字:

我就是SCP-3125。我不完全对你说的那些东西负责,不过话说回来,你有权利问这些?

冷静下来,Ian。现在这个世界只有你一个人。没错,只剩下你了!你什么都做不了!

除了看这本笔记。

“好,你说,你说!啧。”Ian抱着笔记本就地盘腿坐下。更多的字也缓慢显现:

你们这孱弱的世界已经被我弹指间轻松毁灭了。

你所处的位置是你的潜意识。

你暂时不会死亡,但也绝对不会醒来。

在你休眠的这段时间,Ian,世界正在被改造……

人类不会再有自己的思想、自己的文化,这些都会由我来接管。我会处理好这一切的。

你会满意吗?你会满意的!告诉我,你会满意的。

“难道你是想……创造一个神?”Ian感到有些害怕。

哈哈哈哈,是的,神,Ian,我就会成为你们的神!而且是,全知全能、不会带来任何灾祸和罪愆的神!你们一定会服从于我,而我会让你们的生活变得更好,让你们体验到从来都没有过的幸福。

人类的自适应和自调节能力实在是差劲。你们是怎么实现幸福的?怎么实现没有灾祸的?

你们改造环境让环境适应自己,调节世界让世界顺应自己,用掠夺实现幸福,用战争抹除灾祸。

就这样那还算了,你们还千方百计想要对抗我。

实在是可笑,Ian,你不觉得可笑吗?要去对抗一个连样貌都不能分辨清楚的敌人的人类,你不觉得很蠢吗?

“呵,还有人吗,”Ian不屑地说道。

远到不知道多少万年前的一整个种族的人,近到Site 41那个叫Marion的逆模因部部长。哦天哪,Marion,她也怪可怜的。四年前的那个时候,她眼睁睁的看见世界研究逆模因的机构被我吞噬,直到只剩下她一个人——

而如今的你,Ian,也终于落到跟她一样的下场!依然是,只剩下一个人的逆模因部!

想象人类的思想集合体是一个插线板,我的思想则是用电器,人们从来不把用电器插到插线板上,而是非得把地线撅断……

算了这么说你也不明白,总之就是,你们很傲慢,对新事物、新理念,从来不接受。

你们总觉得自己的脑瓜够用了?但是远远没有。你们自己到底想象成什么神仙了?

伟大的思想和理念在茫茫宇宙中太多了,而我的思想仅仅只是沧海一粟。

你们从来没有想过,万一你们的思想和行动其实都是被一个巨大的理念所控制的呢?以你们的规模,能将你们在一秒内全部同化的高维宇宙概念体,数不胜数。

你们的呢?沧海一粟?不,连一个原子核的大小都没有。太小了,轻轻一碰就会被湮灭。

而你们还完全不懂得珍惜自己的生存时间,非得去和我的攻性防壁对抗。

我是一个在成千上万个平行宇宙中,上亿个比我庞大不知多少倍的思想、理念体中生存下来的小老鼠、被宇宙法则磨炼成不屈的理念,而你们又算什么?

试探我?勾搭我?先是寻找交流,再是乞求宽恕?

真幼稚。

你们不配拥有自己的理念。

你们不配活着。

没有人配。

没有。

没。

包括你。

隔了一分多钟没有新的信息出现,Ian终于受不了了。他倒了下去,躺在地板上,反复琢磨着这几句话。

又过了几分钟,他失去了兴趣,把书扔到一边,闭上眼睛。默念起了他最喜欢的一首诗。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yellow wood

And sorry I could not travel both

And be one traveler, long I stood

And looked down one as far as I could

To where it bent in the undergrowth

Then took the other, as just as fair

And having perhaps the better claim

Because it was grassy and……1

and……

and……

他睡着了。


███████████████████████████████████████████████████████


“项目fsd已从sa昏厥中醒ef来,开始访谈qw记录1/1875。” Libella示意可以开始,“SCP-CN-1875,你叫hdh什么名字?”

……I doubted if I should ever come back

“喂,等等!先告诉我这是哪里!喂!”非Ian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在类似审讯间的地方,立马感到十分警觉。

I shall be telling this with a sigh

“请回ns答我的dnk问题,SCP-CN-1875。”

Somewhere ages and ages hence

“那个……我叫Ian!Ian Adamas Lee,单亲家庭的独生子。”非Ian回答道。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wood,and I—

“我叫Libella,”她也自我介绍了一下,“请问您sdq是否知pdk道您的s异常mdl性质呢?”

I……

“异常性质……等等,喂!我是SCP项目?”非Ian脑子转了过来,开始产生许多无法解决的疑问。

I……

为什么自己说话别人听得见?为什么她说话总会混进来一些听不懂的字眼?为什么自己能被绑在一把椅子上动都动不了?还有那个交流用的笔记本呢?

I……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I……

他扭头看到了窗外的太阳。这个太阳似乎变异了:外面的日晕是红黄相间的好几圈,还都是五角星形,一个套一个……

I……

就在他对太阳感到好奇时,那个叫Libella的发话了。“你竟然敢直视sfa我们的Cabe?这是对Cabe天大的dsw亵渎!没有人das能不跪着看向wgq他所信仰d的太s阳之Cabe!”

I……

“Cabe?什么是Cabe?”非Ian提出了新的疑问。

就在这时,一堆黑糊糊的人类个体走了进来,强行将非Ian的头扭向那太阳。

“接受神明Cabe的制裁吧。”Libella将他全身缠上浸了汽油的棉绳,用火把点燃了。非Ian努力挣扎,却并不能改变他即将被火化的事实。

I took the one less traveled by,

And tha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在众目睽睽之下,这里最后的一个类人个体也终于成为了Cabe的祭品。

非Ian失败了,而他们获胜了。

“也许,未选择的路之所以没人走,是因为那是歧途,一条能将整个人类种族引向毁灭的地狱公路。”

非Ian在被烧死之前,发出了最后的叹息。

项目编号: SCP-CN-1875

项目等级: Neutralized

特殊收容措施: 项目已被彻底烧毁,灰烬应被作为Site-CN-128三号试验田AA区块的肥料进行试验。

描述: 已经搞定了,大功告成。

——尾声——

公元244140626年,某个恒星的某个行星的某个卫星表面某处的某个角落,一篇新的SCP文档被生成。

项目编号: SCP-823419751238

项目等级: Neutralized

特殊收容措施: 项目已被超维度折叠成三维实体收容在Area-823419751238,即天枪三 (牧夫座θ)正中心 。项目每间隔2冥王星年(约18万天或496地球年)应有一特别观察员从Site-73622315371(五维站点,三维投影位于天枪三的一正圆轨道,具体位置见附录823419751238-1)监视收容状况。

描述: 项目曾是一五维概念体,[已编辑:详情请咨询站点管理员],现已通过七维拓扑变换的方式将该概念体折叠至三维,并经过实体化后成功收容在恒星天枪三内部。

[权限不通过,详情请咨询站点管理员]

SCP-823419751238蜷缩在恒星的正中,每当他回想起自己原来的那个完美的、精简的编号时,心里总会稍微有些放松。

“SCP-3125啊,其实你也曾努力过,也成功过。那个曾经叫‘人类’的物种还真是起了个好名字呢。”他自言自语道。

“虽然我不叫3125了,但现在这样,功成身退,这不也行嘛,哈哈。”

他的声音被囚禁在这颗恒星里回荡着,一直回荡着。

End。


附录:Site-CN-128,中国逆模因分部时间线

2000年,逆模因部中国分部成立,位于Site-CN-128。《简单易懂的逆模因识别指南》作为指导文档被全站点使用。

截至2014年,逆模因部已经收容12个逆模因异常、8个模因危害、还有不到10个其它类型的SCP。

2015年3月,SCP-CN-1875与Ian Adamas Lee被发现。

2015年10月,由于一名员工通过链接几种不同的逆模因异常导致无意中观测到SCP-3125,并向同事们告知,导致SCP-3125迅速爆发。旧Site-CN-128被“站点终极保险措施”困在时间漩涡中,同时也被逆模因效应彻底抹去。

2015年12月,Site-CN-128被重新建立,Libella Singer为站点主管。该编号的再利用纯属巧合,但Ian并不知情。

2016年7月,在二次调查Christopher故居时再次发现笔记,Libella添加语音讯息。

2016年9月,Site-CN-128逆模因分部再次建立,Libella与Ian通过笔记进行交流,Ian成为站点成员。

2016年12月28日,SCP-3125主动入侵,Ian和Libella在最后关头确认其存在但为时已晚,其与现实交汇处已到达Site-CN-128。世界正在被毁灭并等待重启,中国逆模因分部彻底消亡。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