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灵之海 I — 暴风骤雨
评分: +20+x

The Sea of Necromancy I — The Tempest


题记:27名训练有素的基金会精英,配备了最先进的战术装具,武装到牙齿的异常技术,深入南太平洋的黑暗风暴中,在永不见天日的鬼船深处,等待他们的将是?


2019年1月7日

目标航向,约东偏南30°,目标航速,约70节,目标距离,约12km。

船载电脑发出冰冷的AI合成音,每分钟播报一次那艘三桅帆船的位置。船载雷达和基金会卫星定位系统受到强电磁场影响,完全瘫痪,而声呐系统很难实现对这种高速移动目标的实时定位,尤其是在天海漆黑如墨的暴风骇浪之中。

“70节航速!那见鬼的帆船也装了核聚变引擎吗?”一名宛如WWE选手般高大壮硕的特工用带着浓重俄罗斯口音的英语问道。

“恐怕比这更糟,它看起来完全不受海水和空气的阻力。”神情冷漠的“Bruce”博士淡淡的说。

“但它依然具有物理形体。”一名略显瘦削的银发特工说。

“没错,还是个长度超过60米的大家伙。”身材火辣的俄国女特工说道。

“作为一艘西班牙大帆船而言,确实是头大牲口。”那位高大壮硕的男特工附和道。

“教授,咱们全速前进的话还有多久能追上它。”一位把头发染成淡蓝色的年轻特工问道。

“10分钟内,如果它不改变航速的话。”由蛋行者1转译并合成的Kain Crow教授声音在全体特工的通信器中响起,“小伙子们,姑娘们,确定战术装具状态,准备登船。”

特工们纷纷起身,检视全身装备,尤其是战术装具的供能、武器、维生系统以及便携式斯克兰顿稳定锚,一时间各种设备的闪光交错,仪器响声此起彼伏。

“准备就绪,长官。”在特种全封闭式快艇“涅柔斯”号不到60㎡的主舱内,26名全副武装的基金会特工,站成五列,齐刷刷地敬了个标准基金会军礼。左侧两列是以Sliver Ice特工和Infas特工为首的CN分部MTF-丁酉-7“扬州慢”、MTF-庚午-01“唯有暗香来”、MTF-辛辰-07“血色夕阳”队员,右侧两列是以“Bruce”博士、Lament特工为首的基金会本部MTF- Gamma-6“深渊喂食者”和MTF-Theta-5“更大的船”队员,中间一列是以Strelnikov特工为首的俄罗斯分部MTF- Epsilon 5“红色黎明”队员。

规避预警!规避预警!目标航向,北偏西60度,目标航速,300节,持续增加中,目标距离,8km。

“全员系好安全带,做好撞击准备,确认头盔中的认知危害过滤系统已启动!Green,左满舵!Lilia,开启动能偏转力场!”

冰,看来咱们有麻烦了,事情没有预计的那么简单。

Fas.png

!Fas,别担心,由前普罗米修斯成员开发的力场在亚音速鱼雷轰击下也能保持完好无损。(

Ice.png

撞击预警!撞击预警!目标航速,无法测量,目标距离,速度过快,超过声呐测量阈值。

这时候,光学测距系统突然恢复正常,并发起一连串警报:

撞击预警!撞击预警!目标航向与本船规避方向同步,相撞还有15秒,14,13……


十五天前

南太平洋南纬4█°██′,西经1██°██′附近突然出现一片雷达盲区,卫星影像显示为一片不断扩大的纯黑色区域,无论全彩还是多光谱影像数据分析的结果均表明,该区域影像吸收全部波长的光谱。随后基金会模块化超级量子计算机分析周边气象卫星数据和洋流数据后给出的结论则是:置信度85%,区域内正在发生一场中心气压明显低于5级飓风的异常天气现象。同时,基金会同步轨道空间站和木星轨道空间站报告:观测到星际规模的强烈快子流波动和宇宙背景辐射温度发生2.2开尔文左右升高的异常现象。

十四天前

GOC高威胁实体预警办公室与国际统和奇术研究中心同时向基金会、地平线倡议、联合国安理会等组织发出预警,宣布:通过奇术侦测阵列、顶点级多能实体监测卫星、全球EVE网络监测阵列同时侦测到异常现象区域存在不稳定的周期性Akiva辐射2爆发现象。

基金会宣布启动K级情景响应预案,O5议会高票通过了O5-6关于派遣几支配备新型特种战术装具的MTF进入异常区域探索,并尝试对异常源头进行收容或无效化的提案。

当天晚些时候,O5议会通过了基金会资深研究员Kain Pathos Crow教授关于亲自率领由本部和其他分部MTF精英特工共同组成的特种混编小队的申请。

十三天前 圣诞节

GOC派出以反重力战舰使命号3为首的特混舰队全速开赴事发地点,并有多名地平线倡议高阶驱魔师随行。

十余位亚伯拉罕系宗教领袖乘坐专机从全球各地飞临耶路撒冷,参加由地平线倡议发起的大规模弥撒活动。

十二天前

经过内部网络申请和全系统筛选,26名基金会特工的名单选定,并由O5-3提交议会,于当晚审议通过,O5-1宣布行动代号为“俄刻阿诺斯之怒”,并授予Kain教授临时5级权限,负责全权指挥。

十一天前

基金会特工们抵达位于皮特凯恩岛4的基金会Site-███,开始为期五天的装备、人员磨合集训。

十天前

“如诸位所见,基金会逆向化多项Skips技术,历经五年研发而成的战术装具是装备部的骄傲,足以聘美甚至在某些性能上超越GOC的白色装具。”5

人群中响起一片掌声和欢呼声。

带有立体模型和侧剖面图的战术装具全息影像投射在讲台右侧。

“从头到脚覆盖的紧身护具,拥有可有效分散多种能量的高浓缩离子态表层,足以缓解反器材步枪.50 BMG子弹冲击的中层异常聚合物凝胶以及具有迅速自我修复甚至修补外层物质功能的源织物底层。内置了运算速度惊人的AIAD阵列,不仅能自动管理装具状态,还能帮助你第一时间规避危险和锁定目标。至于它的气密和三防功能,当然不用多虑啦。此外,它还具有完备的内循环系统,足以让你们在深海高压或太空无氧环境中生存48小时以上。当然,它还能通过皮下注射的方式提供身体每日所需的能量。”

“Green特工,我看到你举手了,有什么问题?”

“我们是不是该给这玩意里装上些带劲的药?”

“当然,装备部给每套装具都配备了数十种应急化学药剂,使用前请参考AI提示,请勿滥用药品。”

“Phage特工,你的问题是?”

“教授,请问该装备的供能问题怎么解决?理论上在长时间激烈活动中,很难维持离子力场和源织物的稳定性吧。”

“不愧是███教授的得意门生,你问到点子上了,这套设备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供能问题,可喜可贺的是,去年Site-87的装备研发部门成功逆向化了某个异常厕纸盒中的微型核聚变电池技术。请大家放心,护具的内置微型供能系统经过十万次以上安全测试,很稳定,不会有反应堆熔毁或同位素泄露风险。

“Kain长官,这玩意能扛得住大蜥蜴那样级别的冲击吗?” Dmitri特工直接起身问道。

“为避免对象进化出更锋利的爪牙,未在682身上进行交互测试,不过你放心,就算是‘金刚狼’也不能在短时间内挠破你的紧身衣,嗯,就算他抓扯你下身的衬裤也一样。”

台下一片鼓掌和哄笑声。

“注意,弹出式超声共振匕首不是用来切牛排的,更换餐盘和桌子的额外费用将算在你们的个人账户上。”

……

“可伸缩手炮发射的是高能等离子球,请勿朝向队友或易爆物品……”

九天前

已经有三艘搭载大范围恶魔学反奇术投射装置和J-CAED重型战斗无人机6的GOC驱逐舰在异常风暴中失联。GOC以D.C. al Fine主管本人的名义向基金会发布照会,要求基金会收到照会后立即使用安装于同步轨道空间站Site-███的斯克兰顿现实稳定炮7对异常区域进行轰击,O5议会以3:6:4的投票结果否决了此提案,并在O5-9提议下向GOC发表声明,严正谴责其干涉基金会内部事务的行径。

D.C. al Fine向联合国安理会递交了关于使用由GOC空间站████搭载的Tangential级天基大范围次元放逐武器——核聚变诱导型卡萨巴射线集束发生器8——的提案,安理会就此事件召开紧急会议,该提案遭到联合国环境规划署首席代表拉文纳勋爵等人的强烈抗议,尽管GOC多次敦促,会议至今未能达成共识。

台上,一身西装革履的金毛寻回犬正坐在蛋行者机械构造体里,用PPT和全息影像展示着关于此次行动目标的分析报告以及近几天发生的重要情况。

台下,大部分特工都在认真思考和记录着。一位身材修长的俊美银发青年正上身笔直地端坐在扶手椅上,看起来全神贯注,实际上他正在通过植入式通讯芯片与另一位披着一头齐肩浅蓝色直发还长着一张可爱型娃娃脸的坐姿慵懒青年9进行着窃窃私语10

!嗨,Fas,你不觉得凯汪一本正经讲课的样子很滑稽吗?(

Ice.png

哈哈,确实,不过,我说冰啊,这两天你有没有注意到什么怪人?

Fas.png

!那几个本部的筋肉男和俄国筋肉美女都挺奇怪的啊,你说哪个?(

Ice.png

那个Bruce博士,你不觉得他在那群人里显得有些突兀吗,相貌、身材、举止、气质都是那种扔进人堆里就分不出来的,可看起来连Lament那样的偶像级特工对他都服服帖帖的。

Fas.png

!是啊,确实很奇怪,说实话,我在4级权限数据库中搜索了所有可浏览的各分部1级以上人员档案,根本没有和他外观、虹膜数据对应的人。(

Ice.png

莫非是某个大人物的助理,那种需要5级权限才能了解的贴身跟班?

Fas.png

!你猜?((

Ice.png

猜你个头啊猜?

Fas.png

!安了,安了,其实吧,我找到了和他相似度超过95%的一个拉丁裔混血人员。((

Ice.png

哦?

Fas.png

!但那是个D级人员,而且已在四个月前的某起事故中失踪了哦。((

Ice.png

……

Fas.png

!是不是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神奇的即视感?((

Ice.png

我想到了一个人。

Fas.png

!我也想到了一个人。(

Ice.png

“Jack Bri……”

Fas.png

小伙子们,请认真听讲。

Kain.png

阿勒!这是谁?

Fas.png

我正在台上给你们展示PPT。

Kain.png

!抱歉,Kain教授,可这是麦宗的内部频道啊。(

Ice.png

3号没告诉过你,蛋行者也是麦克斯韦宗成员吗?

Kain.png

……

Ice.png
Fas.png

好了,集中精力接收信息,别忘了把完整版目标分析报告备份到你们的数据库里,我们将要面对的恐怕比战术神学办公室分析的情况还要棘手。另外,Bruce的事,猜到了也别说出去哦,这是我和他之间的秘密。

Kain.png

时间回到1月7日当天

基金会特工们紧张又无助地盯着左侧舷窗外那迅速变大的黑色物体,直到它如一座小山般遮住了全部视线。当船载AI的撞击倒计时数到"zero"时,预期的碰撞并未发生,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黑暗。无光无影,伸手不见五指,船载电子设备全部陷入瘫痪,战术装具的红外夜视仪里也是一片漆黑。

黑暗中,除了紧张的呼吸声,什么都听不见,没有人愿意首先开口,仿佛那样会引来深渊中不可名状的恐怖之物,不知过了十几秒钟,还是几个小时,一捧微光亮起,并没有刺痛众人那似乎在黑暗中睁大良久的眼睛,却如同浓云朔月之夜里刺破阴霾的长庚星之光般,在漫漫长夜中带来希望。

光源渐渐明亮,特工们摆出各种流派战斗姿势的“滑稽”轮廓逐渐清晰,原来是Kain教授在扫描确定周围无危险实体信号且附近全部特工生命体征稳定后,才开启了蛋行者上的渐亮型照明设备。

“Bruce”博士带头,基金会特工们纷纷打开装具上自带的照明设施,这显然也是核聚变供能的,或许只有核技术或异常技术这类源于凡人窃取造物主威能的手段,才能撕开周身这种绝对的黑暗。

“他妈的!这里是什么鬼地方?”在看到灯光集束处那爬满藤壶和大量不明软体海洋生物的腐朽、黏腻、湿滑墙壁时,Infas特工骂道。

“天父啊!咱们的船去哪了?”曾在幼年信奉东正教的俄罗斯女特工Sasha在胸前画着十字。

“小伙子们,冷静,优先检查战术装具各项功能是否有效,只要咱们的装备还能使用,这种异常舱内空间还构不成什么威胁。”

室内温度15℃;空气含氧量,25%;有害气体,未检测到;空气湿度,超过饱和阈值;细颗粒物浓度,0.00μg/m³;检测结果:可直接呼吸。

蛋行者平直的电子音在每个特工的耳机/植入式通讯芯片中响起。

“这么说,咱们终于可以脱下这该死的面罩了。”Dmitri特工边说边摘下战术装具的头盔,一股如同一千条死鲱鱼在腐烂鲸尸内部过度发酵产物的恶臭气息扑面而来。

“艹!艹!艹!不是说未检测到有害气体嘛!”Dmitri手忙脚乱地重新带上头盔,深深吸了几口经过多重净化的空气,面色才逐渐平复。

“咱们在什么鬼地方?被610感染的1174内部?”

“大概吧,或许更糟。”

……

“伙计们,静一静,Phage,检查通讯频道。” Lament特工打断了队员们的议论。

“报告长官,外部通讯依然无法连接,内部通讯系统正常。” 兼任通讯员的Phage特工在完成与全体队友沟通测试后说道。

“看来咱们的处境还不坏嘛,那么跨维度通信系统可以运行吗?”Lament追问道。

“跨维度通信协议因受到不明能量场干扰,无法运作。”

“看起来异常源头很可能是个精擅空间扭曲能力的IV级以上绿型呢。”Strelnikov晃晃手中的便携式增幅型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露出自信的微笑。

“也可能更恶心, 比如拥有未知神格状态和本质促动性质的顶点级多能实体 An apex-tier pluripotent entity with unknown ontokinetic and deumorphic properties 什么的。”

“既来之,则安之,实践是疑惑的天敌,Phage、Dmitri、Lilia,释放工蜂。”Kain通过蛋行者传音,及时阻止了更多的脑补行为。

三位特工启动右腕上的全息投影界面,同时开启了战术背包上的一排微型舱室,数十只萤火虫般闪着微弱橙色光晕的空间扫描机器人从中飞起,在十余秒内完成了当前舱室的三维模型测绘,随后分成三股,飞入三条幽暗狭长的未知走廊中。

三十五分钟后,随着更多舱门和岔道的出现,工蜂们的队伍愈发分散,到后来已然是每只各负责一路了。随着工蜂们遇到越来越多的死胡同,并多次在折返过程中相遇,一幅庞大到不可思议的迷宫平面图正在逐渐成型。

已完成6740个舱室,175公里走廊的探索,遇到死胡同326条,未侦测到敌意实体,未侦测到Akiva辐射,未侦测到绿型辐射,未侦测到高以太浓度区域。

工蜂们的数据汇集到蛋行者的量子计算机处理器中并飞速完成分析后,那冰冷的合成音再次响起。同时,一幅蛛网般密布着各种纵横交错、蜿蜒曲折走廊的已探索区域投影图在房间中央徐徐展开。公共通讯频道里传来一阵啧啧赞叹声,几名面罩上反射着模糊的蓝色区域图的年轻特工们对着投影指指点点。

“不过是一艘内部装有3541260型实体而已。” Strelnikov露出资深特工的招牌式微笑。

“异常区域的源头也许是第二个184实例,我们需要做好可能长达两个月的探索准备。”Diego博士用手指比了个“二”。

“我们需要在这里构建一个简易基地,Lament,留守基地的重任就交给你了。至于是分组进行探索还是集中探索单一方向,将由我和Bruce、Lament、Silver、Varitas、Strelnikov、Roget七人举手表决来决定。”Kain教授通过蛋行者说道。

特工们在各自的全息屏上输入一行特殊指令并进行安全密码验证后,数量庞大的自增殖型纳米机械集群从他们的战术装具中蜂拥而出,开始了对黏腻湿滑的墙壁和附着其上的各种臃肿怪异的海洋生物展开迅速侵蚀,同时其群体规模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着。

在一小时之内,这间船舱已与周边三个较小的其他舱室打通,部分走廊也成为房间的一部分,它的面积已扩大了数倍。勤劳的纳米虫群们将就地取材的物质转化成一系列致密的高分子聚合材料,并用之构建出了留有狭窄过道的四面简易壁垒和几间小型棚屋。

“嗨,伙计们,这可是条船啊,为什么不直接挖条捷径去上一层,说不定我们头顶上就是甲板呢。” Jack“Bruce”博士灵光一闪,突然有了抄近路的方法。说罢,他双手在全息屏幕上舞动,边用跑调的嗓音哼者克罗地亚女歌手Lidija Bacic的快歌Kaktus,边运指如飞,输入各种指令。

“Jack,拜托,请不要在指挥通讯里开腔。”频道中传来Kain的合成音。

纳米集群分成四路,分别向每侧壁垒外的天花板涌去,十五分钟过去了,挖出了4个深达6米的大洞,结果遇到的还是同样由宛如暗绿色腐朽木料般的材质构成的实心结构。“也许异常空间是颠倒的,应该向下挖。”思及此处,Bruce博士指挥纳米机器人们朝地板挖去,又是十多分钟过去了,在掘地数米并向各方向扩展挖掘后,依然如此。Jack Bruce博士只得不甘心地作罢,纳米集群在他的命令下排成图案,向天花板上的洞比了一个大大的中指,又向地板的坑做了个幼稚的鬼脸。这次小工程唯一的收益,是顺势挖成了几条5米深的防护壕。

另一方面,测绘工蜂们也取得了新的进展,几个面积超过2000㎡的空旷大厅出现在地图上,还有几处看似监狱的废弃设施,从它们传回的影像来看,那些由未知材料构成的棘刺栅栏后空无一物。

考虑到异常区域面积可能比曼哈顿岛还大,他们现在面临的首要问题是怎样尽快找到并收容或无效化异常效应源头,至于常规探索行动中经常会面临的物资给养和能源供给问题,反而因微型核聚变电池供能的战术套装及其自带的由逆向化W博士产品开发出的高压缩营养供给系统的存在,而变得不足为虑。哪怕运气差到要在船里漫游几个月,纳米集群也可以将那些腐臭污秽的“海鲜”加工为合成蛋白食品,只是目前没人想品尝其味道罢了。

七位负责人在指挥频道讨论半小时后,终于由相信内部通讯系统能在船舱内畅通无阻的Strelnikov一派占了上风,最终他们以4:3通过了兵分三路进行探索,每三天返回基地进行12小时修整的计划。三支小队各有七名成员:第一小队由Kain Crow教授和Jack“Bruce”博士亲自带队,成员为Kain的助理Roget博士,来自Gamma-6的Green特工、Zacharia特工等4名资深特工以及从Alpha-9借调来的精英神枪手A. Stevenson。第二小队由Silver Ice特工和Varitas博士带队,成员5名,分别是MTF-丁酉-7的Diego博士、Asriel特工、Infas特工,MTF-庚午-01的Raki特工,MTF-辛辰-07的Phage特工。第三小队由Strelnikov带队,成员包括Sasha、Lukonia等六名俄裔和俄罗斯分部特工。包括Lament特工、Lilia特工和4名MTF-Theta-5队员在内的六名成员则负责留守临时基地。

“各位基金会同仁,请注意,任何小队遇到任何危险状况须立即相互告知,若出现通讯系统失灵情况,无论如何请立即按原路返回,目前异常实体情况尚不明晰,请不要进行任何风险过高的行为,请避免任何无谓的牺牲,请记住,诸君的生命安全与任务本身同样宝贵。此外,我谨代表O5议会,授权各小队自由裁量权,对沿途遭遇的任何敌意实体,可直接进行无效化。控制,收容,保护!”Kain通过蛋行者发表简短讲话的同时,在天花板上投影出一个直径三米的巨型三箭头圆环徽章。

“控制,收容,保护!”26名基金会成员齐声高呼。

第一小队刚进入东侧走廊,愈是前进,黑暗愈发浓郁,几分钟后,离开临时基地不到二百米处,已然完全看不到使用便携式探照灯照亮的临时基地东门了,随着拐过第一个转弯,甚至5000流明的远光战术手电也难以撕开十米外有若实质的黑幕。

Kain坐在蛋行者里,近乎无声的滑过走廊,特工们战术套装上的连体靴在踏过朽坏湿滑的地板时则发出“嘎吱,嘎吱”或“咚,咚”的声音,似乎有些地板下方是空的。负责断后的“Bruce”博士数次提出再放出纳米集群进行挖掘的要求,都被Kain否决了。道路时而倾斜向下,时而缓步向上,有的墙壁弯成弧形,有的转折则呈锐角,每拐过一个弯,Green特工都要在墙壁上装一个微型信号器以确保返程路线,毕竟导航系统自动记录的路线并不总是那么靠得住。

两小时后,一直看似无限蜿蜒的道路,突然有了尽头,面前赫然是一堵未曾出现在测绘图上的墙壁。

“透视扫描结果表明,这是面实心墙壁,看来工蜂的测绘有误。”

“在异常空间里仪器可未必靠得住,诸位,退后!让我来。”Jack Bruce示意队友们远离墙壁,并开始给自己的等离子手炮充能。

“轰!”等离子能量球在墙面上炸出一个直径一米多的洞,Bruce踏前几步,用战术手电照去,近两米深的洞内果然还是同样的材质。

“或许我们应该折返350米,然后走右后方这条路。”Roget博士在后退时顺便分析了其他可行路线。

Kain一“蛋”当先,带队刚走了不到200米,又遇到了一堵新的墙面。这次轮到他示意大家退后。

“汪~汪汪~嗷呜~~~”Kain发出几声吠叫,激活了那把曾在Site-17事故中斩下黑龙头颅的光剑。“嗡”的一声,蛋行者挥剑而上,只见它一剑刺入墙壁,旋即抽出,再次挥剑斩入墙中,右臂舞动如风,光影交错,几秒钟后,它左臂成拳砸在墙壁上,借力滑行而退。那面原本严丝合缝的木质墙壁轰然崩塌,散成一堆边长半米多的立方体。

Stevenson和Zacharia特工搬开边缘还冒着青烟的木块,清出道路,队伍继续前进, Roget博士还不忘取了点墙体样本进行分析。

十分钟后,他们在连续三次经过未出现在测绘图上的岔路后,又一次遇到了死胡同。

“恐怕不是绘图问题,这里的空间有高概率存在实时变化现象。”Kain说罢,切换到全体广播频道:“这里是Kain Crow,所有小队成员,请注意,我们很可能处于渐变式迷宫中,立即召回全部工蜂,重新探索返回基地的最近路线,我们要赶在下次大规模空间重置前返回。收到请回复,完毕。”

尚在继续探路的工蜂们纷纷折返,

“已了解,这边一切正常,完毕。” Dmitri回复道。

“报告,我们这边可能遇到了点问题,暂时无法折返。”通信器里传出Fas的声音。

“Silver特工和Varitas博士呢?”

“我们走散了,大约50分钟前,某种无法探测到的实体袭击了我们,Phage失踪了,Varitas似乎受到了某种模因影响,他认为今天是2015年万圣节,而我们只是在Site-CN-91附近的惊悚乐园里。”

此时通讯频道里插入Varitas博士的声音:“请问是工作人员吗?我们在该死的鬼屋里迷路了,大概是北侧入口的第96个拐角,请立刻派人来接我们出去……”

Kain教授临时屏蔽了Varitas博士的信号。“Infas特工,请继续报告。”

“在15分钟前的第二次遭遇中,Ice和Asriel、Raki成功引开了那东西的注意力,往相反方向跑了,恐怕现在离我们有几公里远了,如果他们没被那东西抓住的话。”

“这样严重的情况,为什么不提前报告?”

“我们的通信设备发生不明故障,已经一个多小时了,我们尝试了各种频段,用尽所知的技术手段,依然无法联系到除本小队成员外的任何人。不管怎样,能听到您的声音真是太好了。”

“明白了,请首先确保周围安全,如果1小时内仍无法联络到Silver他们,请尽快向基地方向撤离,我会放出更多工蜂帮你们规划撤离路线的。”

描述你们的遭遇细节,嗯,用你的通讯芯片直接把记忆传输给我,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Kain.png

大约80分钟前,Phage发现他的工蜂全部失联,几次重新建立连接无效后,他决定向您和基地报告,然后我们发现通信失灵了。Silver Ice特工和Varitas博士在争执了几句后,决定返回基地。往回走的路上,我们遇到几次地板塌陷和天花板坍塌,地板上的那些随机塌出的坑深不可测,要不是战术套装的火箭助推装置自动开启,恐怕您已经收不到我们的消息了。几乎所有通道都和地图上相反,来时的标记一个都没找到,还时不时有大团绿色粘液从房顶上不知哪来的缝隙里掉下来,弄得我满头满身都是,真特么过分!走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总算找到了第一个信号器,但旁边刻的记号却是倒着的,Phage凑过去检查,然后十分肯定的说那是他亲手刻下的记号。也许地板和天花板在我们没注意的时候颠倒了。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某种凄厉的吼声,没有哪种野兽会发出那么恐怖的声音,就算我前年去Site-19交换访学时听到的682在和███交互实验时发出的嚎叫也没那么渗人,那一刻,仿佛周边空气里都充满了恶意。我们立刻端起高斯步枪并给等离子手炮充能,这时,从四面八方传来抓挠黑板时一样的尖锐噪音,重物轮流砸在地板的声音,也许是那家伙用爪子、脚或谁特么知道长什么样的触手在爬行时发出的。我们以最快速度冲进一间只有一个入口的船舱,紧张地持枪戒备。然后听见像是烂肉和内脏刮擦墙壁的声音由远而近,还有像是成排木结构建筑被撞碎时发出的咔嚓咔嚓声。有那么几秒钟,也可能更久,一切声音都消失了,我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大的惊人,这时候通讯器突然响了,传来几句俄语喊声,像是Dmitri的声音,内容好像是“艹,开火,全体开火,干死这帮杂碎!”我们还没来得及交流,通信器就又失灵了。

我闻到一股腐臭味,就算面罩上的十层过滤系统也拦不住这种好像打心底产生的反胃感和晕眩感,但我知道这时候不能摘下面罩呕吐,否则可能直接死在异常空气里,我捂着肚子,让AI立刻给我来一针肾上腺素和嗅觉神经封锁剂,我在心里咒骂了它三遍,那见鬼的AIAD总算通过了我的要求。除了年纪最小的Raki——那个穿着粉红色连帽衫的男孩是全队唯一不用战术装具的特工——您知道他是异常的,对吧。我们所有人都感到极其不适,我和Phage的静脉注射比较早,在Raki扶着他们靠到左边墙上休息的时候,我俩持枪守在门口。

直觉告诉我,有某种不可名状的恐怖正在袭来,但是打开2万流明的便携聚光灯照了一圈,还是空无一物。这时,灯光下,右侧的墙壁眼看着就一下子消失不见了,没有响声,但我还是在本能驱使下朝那方向开火了,大家把高斯步枪里的贫铀穿甲钉弹和手炮里积攒的那些等离子球一股脑的打了过去。

什么也没发生,我并不是说那里什么也没有,只是,所有的弹药仿佛都打进了一个无形的空洞,只是在离我们十米外的空气中消失了,没有爆炸,没有接触到实体的声音,没有后续的弹道,什么都没有!

我眼看着Phage消失,没有惨叫,没有鲜血,其实连一点声响都没有,半秒前他还在那里,之后就那么一下子不存在了。紧接着,我浑身剧痛,五脏六腑一阵翻腾,感觉自己像是被一头狂奔的犀牛撞倒了,似乎有什么沉重而黏滑的东西从我背上碾了过去,我的头盔被狠狠地压到地面,这一刻地面简直比碳化钨合金还坚硬,您说过能抵御狙击子弹的面罩,在地面上挤裂了。我在那一瞬间好像闻到了一股清香,可嗅觉神经麻醉剂应该已经生效了才对,然后我就失去了意识。

等我恍恍惚惚醒来的时候,看到Raki和Ice蹲在我面前,我问他过了多久,他说才半个多小时,我们正在甲板下的一间密室里,那东西应该已经走远了。我伸手摸摸自己的头盔,大概已经被源织物修补好了,很庆幸我的脑袋没有被压碎。Raki告诉我,在我昏迷期间他们用我的装具做了生命体征检测,竟然连根肋骨也没断。只是不知道Phage去哪了,还有那狗娘养的怪物。

休息了10分钟后,Ice提议我们找路返回基地,总躲在这小空间里也不是个办法。我们再次出发了,Varitas放出他的工蜂在前面探路。大概走了几分钟,我们抵达了一处很大的房间,工蜂的测绘结果表明它的面积超过10万㎡,这简直和体育场差不多大。尽管扫描结果证实了这间大厅的空旷,我们还是谨慎地尽量放轻脚步前进,但每一步踏下去都会发出响亮的声音,随着我们继续前进,回声在大厅里反复撞击,听起来宛如这艘鬼船在桀桀怪笑着嘲弄我们。

突然Ice拽着我的手,躲到一根柱子后面,冲我比了“嘘声”的手势。Raki也飞身扑倒了Asriel,然后Asriel就势一滚,和那粉红少年躲到了另一根柱子后面。通讯芯片里传来Diego的声音,他说自己和Varitas躲在和我们隔着四根柱子远的一处石台后面。那莫名的恐怖怪物再次出现了,我们看不到它,但潜意识里的恐惧告诉我们,它就在附近,它正在大厅里滑行,尽管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也许只过了两分钟,但就像等待了漫长的一天一样,Ice悄悄告诉我,这里的空气停止流动了,我们或许已经被那东西包裹在了中间,抑或那鬼东西把大厅的所有入口同时堵住了。

这时,Varitas突然从藏身处跳到了石台上,他就像是笼罩在某种光晕里,在漆黑一片的大厅里宛如熊熊燃烧的火炬,他高喊着一些奇怪的话,像什么“万圣节快乐!” “Yog-Sothoth亘古常在!”“来鬼屋的点子真是太棒了”“Fhtagn! Fhtagn!”石台周边刻着的某种奇怪文字开始发光。

某种吞噬光明的东西正向他靠近,他周围的光晕越来越弱,但那些古怪文字发出更耀眼的蓝光。Asriel及时提醒我们开启了认知危害过滤系统。

Ice隔着手套攥得我左手生疼,然后他紧紧拥抱我,有那么几秒钟,之后他跟Raki和Asriel突然从不同方向冲了出去,朝一片空无一物的区域倾斜着高斯子弹,还用扩音模式高喊着“你这烂肉,看这边!”“死东西,有本事过来啊!”“啦啦啦啦……”之类的话,吸引着那怪物的注意力。Varitas则被Diego扑倒。

“嗷~~~~嗷~~~~”我再次听见了那种凄厉的怒吼,这声音反复撞击着大厅的墙壁,仿佛一千根针在扎着我的心脏,然后他们三个大概朝不同方向跑去了,那吼声戛然而止,急促的脚步声越来越远,大厅中再次回荡起嘲弄般的“嘎嘎”声。

Diego已经拽着仍在喃喃自语着胡话的Varitas躲回了石台后面。我也匍匐过去和他们会合。过了几分钟后,等呼吸和心跳渐渐开始平静下来,我开始和Diego在通讯器里悄声交流接下来该怎么办,Varitas又开始胡言乱语了。我只能让Diego从后面架住他,然后启动他腕带上的全息屏,输入紧急密码,让AI给他来了一针镇静剂。期间我低着头,生怕让Diego看见我眼中忍不住禽满的泪水。

再后来,我们又商量了有十分钟的样子,然后就听到了您的声音,Diego还猛拍了几下自己的头盔,生怕这是在做梦,Varitas也不怎么被吵醒了。唉,但愿Ice他们不会有事……


(to be continue)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