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子

第二个失落之子

嫉妒的灯塔,SCP-017,半影的漂泊者,第二子

概要

第二个失落之子1,阴影中的生物,可能是失落之子里最危险的一个。就算是上帝在它经过时也会瑟瑟发抖。它目前处于SCP基金会的关押下,没人知道他们为了囚禁住它都付出了怎样的牺牲。多数蛇之手的成员都觉得目前的情况就是最好的了。2 

第二子常出现在古文献中,通常作为奥秘,爱情,永恒的饥饿,以及上述所有内容的象征。3在大清洗期间,失落之子的传说资料在Karnath法令颁布后被焚毁殆尽。此次事件也让记下更多信息慢慢成为禁忌。第二子似乎禁忌尤甚,尽管目前还不清楚原因。4因此,有关第二子的大部分知识都已经遗失,尽管有说法称某些特别挑选的书籍还在档案馆有存留。5

第二子会攻击并吞噬任何投影于其上的东西。尽管它在许多古代故事中扮演着重要角色,但最近没有任何记录显示它试图采取任何其他行动或以任何方式进行交流。

图像

SCP-017.jpg

处于其当前收容间的失落的第二子复原图像。

情报

特性:第二子的外表是一个一到两岁的人类小孩。虽然在文字记载中有许多华丽的描述,但现在多数人都说它的特征不可辨别。当然,没有具体说明性别6,性别7,种族等细节。好像它几乎完全是由遮掩它的阴影组成的。8

性质:第二子是一种阴影生物,似乎由不明来源的神性物质构成。关于第二子外表的众多说法含糊不清且互相矛盾(可能是因为旧时的禁忌反对记下关于它的某些知识)。

如果在第二子身上投下一个影子,它会凭空跃向影子的主人,并拉到其遮蔽下吞噬。不知道那些被拉到第二子遮蔽下的牺牲者发生了什么,但是一旦被吞噬后他们就会完全消失。

历史&相关势力:第二子与其他失落之子密切相关,但大多数故事显示,第二子选择不与它们保持联系,即使是在失落之子们于地球上失散之前。尚不清楚原因。它似乎没有主动对其他失落之子表现过敌意,除了第四子。

许多老学者认为第二子和所有其他失落之子本性上都反对“大地之子”9,因此这两者总是处于冲突中,除了在走神之路时。10近年来,这种观点已经式微,取而代之的是对其余已知失落之子的更细致的观点。11然而,关于第二子的现代观点与传统观点大体相同。

第二子是由SCP基金会在大约三十年前捕获的12,并被关在玻璃笼子里,用世俗的灯具长期照射。它已经逃脱了六次,并且每次都被重新囚禁。目前尚不清楚这是否是由于其牢笼的技术缺陷以及部分狱卒人员理解不到位,也可能是故意的逃跑尝试。它的笼子被保卫得非常好,目前已被带到狱卒守卫白色异端之城所用的设施里。13

新暗影教团14认为,第二子希望被(他们)释放并引领他们去天堂。他们一直在档案馆内寻找一本叫做“影子书”的典籍,据说它包含的信息可能对他们有帮助15,但幸运的是,由于各种微小但愚蠢的违规行为,他们的大部分图书证已被吊销。

对策:第二子是非常危险的。建议尽可能不要接近它。如果遇到第二子并有机会作出反应,可以用足够明亮的光线(无论是世俗的还是魔法的)将其抵御在外,并以任何可能的方式寻求帮助。千万不要把你的影子投向第二子。

幸好,遇到第二子的可能性不大。但是,如果它跑出来了,它是知道怎么使用通路的,虽然它从未尝试进入图书馆16,但许多蛇之手的安全屋与通路相连,并且将面临特殊风险。

如果第二子,有可能是无法避免地,永远逃脱了狱卒的监禁,强烈建议蛇之手成员齐心协力,把它抓住并关好。它的逃脱可能意味着无数人的死亡。目前正在努力研究与它沟通和安抚它的方法。

观察&故事

第二子出现在许多重要的魔法和历史文献中,可在被放逐者之图书馆查阅。

从归档员处获得的第二子的资料可以在失落的被放逐者之书卷中找到(仍在进行转录;初卷,流浪男孩和其他俘虏目前正在转录)。

Ratigan古抄本中记载,第二子的受害者并没有被杀害,而是被带到永恒阴影的特殊来世,据说与爱的位面一样,并且以各种方式声称是一种天堂。

Elizabeth Dufree一直在寻找第二子的亲身目击故事;如果您有故事,请联系她或文章维护者。

疑问

关于第二子的受害者发生了什么,有很多争论。上面的Ratigan古抄本的故事是我们迄今接触到的最古老记载,但它特别提到它本身甚至与更古老的资料源相矛盾。鉴于Ratigan古抄本的存疑性,找到所述的资料源可能会非常有帮助。

如前所述,暗影教团认为,第二子希望被释放,并将引领他们去天堂。这与几乎所有关于这个问题的现有权威理论,甚至将第二子描述为不愿意对任何人授予善意的Ratigan古抄本都相矛盾,并且声称来世的问题是由于一位不知名的父母神的干预。

我也反对称那些属于暗影教团的蛇之手成员是“不稳定”的。不管怎么说,这是无缘无故的侮辱,并且通常毫无意义。我们应该与暗影教团接触,以搞懂他们认为他们是从哪里得到的启示。我们就那么确定他们是错的吗? —Jon S.

如果非得说有点意义,那就是它准确地描述了他们对死亡的奇怪崇拜,更不用说他们为所有的诡计都付出了吊销图书证的代价。我们最好尽可能远离那些胡闹的家伙,特别是如果我们想继续跟图书馆站在同一阵线的话。而且,即使他们是正确的,你是否真的想冒这个险,想想第二子是多么致命?说真的。 —Ria I.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