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之诡计

☦衔尾蛇 (SCP-1203) 重置世界。☦

2090年十二月21号
墨西哥,特奥蒂华坎1,羽蛇金字塔

老鼠一直在大量繁衍,特奥蒂华坎已经成为了这场灾难的牺牲者。

我们都在奔跑着,布满血肉的大地在我们脚下鲜血四溅。我们的车队在转向神庙前就已被侵占,队伍已经步行了六分钟。我们闯入了一片红雾之中。

远处,羽蛇神庙像一个混杂暗粉色与紫色的隆起,天空中的繁星映在扭曲的血河中黯淡无光。许多庞大球状物的轮廓缓慢穿行过北河对岸的太阳金字塔,大量的东西在他们的周围。

在衔尾蛇被麻醉之后,我们派了四个人把她装进裹尸袋子里,像抬着棺柩一般抬着她走在粘滑的地面上。他们的两名特工停下来去帮助另一个被蠕动的肠子弄伤的特工,但他们与我们无关,所以我们继续前进着。

这是七个正在进行的行动之一。衔尾蛇的消息最近被公开,用来挑选蛇之手的成员和我自己。我们的关系一直是敌对的,但我们之间的合作太有必要了。只有归档员了解正确执行寺庙议会仪式的必要信息。

一旦仪式完成,世界将被重置到变成地狱前的一个时间点。不出意外的话,将会是2012年。

我们能听见远方追捕者的狗在狂吠,而且我们敢说衔尾蛇已经开始感染了。两个深陷危险的基金会特工正在几码之外,其中一个被吸入地球腹中。我们听见了枪声。另一个已经被狂人们处决。

我们走到了寺庙耸起的地点。我和警卫站在寺庙脚下,而归档员和押送者则带着衔尾蛇走到了平台上。我们手持武器准备迎击从大地里诞生的颈部溅血的无头人,他们愚蠢地冲向火堆,并轻易地倒下,但他们开始蜂拥而至。

狂人在远处狂怒地嘶吼。

很快我们便被攻击了。我的朋友被一个虚幻者吸入了它的胸口,而我很快也将牺牲。我被按倒在地上,猩红的液体从悬挂在外面的食道溅到我的脸上。

我听见归档员在寺庙顶端的尖叫。当他们包裹住我时,我能感受到我的鲜血试图突破血管的束缚。

在血液流干前,我听见了巨蛇的咆哮。


2012年十二月21号
Site-10

关于1203-█的摘录: 12/21/2012

文件: 摘录自SCP-1203的采访。
翻译版本

Dr. ███████: 我们想询问你一些问题,可以回答我们的采访吗?

SCP-1203: 我不敢相信他们真的做了这件事。

Dr. ███████: 什么?

SCP-1203-: 他们正用刀伤害自己。
Dr. ███████: 我不太明白你在指什么。

SCP-1203: 仪式。我仍能听见你们在尖叫。

Dr. ███████: 请说清楚。

SCP-1203: 你们在那里,但这不能说明什么。

Dr. ███████: 继续。

SCP-1203: 我不能控制自己的反应。很抱歉。一切都被烧毁了。

Dr. ███████: 请再表述清楚。

SCP-1203: 请不要再尝试了。这令我很不愉快。这像是分娩一样的疼痛令我无法忍受。

Dr. ███████: 请继续。

SCP-1203: 无论你们怎么努力,世界都不会改变。时间线没有变动。它不能变动。

Dr. ███████: 你到底在说什么?“我们”到底做了什么?

SCP-1203: 你们什么都没做。你们只是婴儿。

<采访结束>

| 中心页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