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柜:安娜堡之围
评分: +19+x

2020年11月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赢得选举连任。因其未在年初疫情爆发时向加拿大援助物资,混沌分裂者以此为理由推动魁北克独立运动,使加美关系交恶。

2020年底,加拿大从俄罗斯购买大量武器装备并采用混分复制技术大量扩充现役和预备役。美当局紧急派遣大量部队陈兵北境,意图武装干涉魁北克独立运动。

美国政府与SCP基金会达成共识,基金会承诺派遣部队以应对可能的侵略,作为交换,美国政府提供大量资金资助基金会异常项目研究。

2021年2月6日,渥太华当局正式请求美国政府武装干涉,美国派遣第25步兵师和第1机械化步兵师进入加拿大境内镇压魁北克独立运动。

2021年2月7日,美军在前往渥太华的途中,遭遇大量隐蔽的混沌分裂者坦克和攻击机,队伍损失过半,勉强退守密歇根州。

2021年2月8日,加拿大第一机械化步兵师和混沌分裂者部队渡过密歇根湖,当晚攻占兰辛。加拿大第三空降师占领底特律。FAF紧急派出第1集团军增援美军。

2021年2月9日晚,FAF第1综合作战团在向底特律推进过程中遭遇加拿大第三空降师并发生激烈交火,损失大量兵力。只得退守距离底特律60千米的安娜堡。

7小时后,加拿大第三空降师与前来增援的混沌分裂者部队彻底包围第1综合作战团所在的安娜堡城,并占领了南部的安娜堡机场。

清晨的微光照进这个战火纷飞的小城,被摧毁的目标上和废墟上的一道道浓烟笔直地升向高空,随即又被风吹得歪歪斜斜。像一个老人斑驳的头顶上稀疏的几根白发。来自空中的打击整夜的持续着。混分的F-18就像一群恼人的蜜蜂,不知疲倦地丢着该死的制导炸弹。虽然听起来非常稀疏,但每发生一次爆响,就有不知道哪里的装甲车或者某个倒霉小队的驻扎点被炸的渣都不剩。四处或零落或密集的枪声,点缀着两次轰炸间的空隙。

杰基所在的步战车小组是在一小时前向城内撤退时被摧毁的。两颗制导导弹精确地落在了这个组里的两辆布雷德利上,把它们变成了两摊散落在雪地上铁片和烂肉。只有瞄准他所在的步战车的炸弹略微偏移,只炸开了它的车头。

杰基从炸弹爆炸后短暂的昏厥中醒来,座位前方的车体已经变成了一团燃烧着的扭曲金属条,散发着人肉烧焦的香味。他的手触到了一段黏乎乎的东西,定睛一看才发现是一块残肉。他想呕吐,但最终还是克制住了。只把手在背包上擦了擦。

“妈的,这又是哪一出?”

他回头一看,发现是安德森——车内第二个完整的人。

杰基艰难的站起身,拨开横亘在他们面前滚烫的弯曲金属条和融化了的橡胶皮,顶开了布雷德利的舱盖。在塑料和橡胶燃烧发散出的滚滚浓烟中咳嗽不停。“问他妈的制导炸弹去。现在赶紧出去,如果你不想变成烧烤架上的BBQ的话。”

跳下炸成半截的步战车,他终究没忍住,“哇”的一声吐了出来。擦了擦嘴角残留的胃酸,他摁开挂在左肩上的对讲机,艰难地问到:“有没有人需要支援?”接着,对讲机传出了一阵模糊的声音,在不时的爆炸声中显得十分微弱:“这里是A-5中队,我们在密歇根体育场,该处有大量平民需要撤离,且遭到混沌分裂者和加拿大军队的猛烈攻击,请求支援。重复一次,请求支援。”

他打开背包里的GPS,把密歇根体育场设定为目标,在周围寻找起能开的车辆。

“噗通”一声,安德森跳了下来。“少尉,我们现在去哪?”

“密歇根体育场。”他回答道。

检查了一下身上的装备,还好,那把M110精确射手步枪还在,但子弹只剩下了二十几发。腰间的G17手枪也只剩三十发。“看来今天很可能要肉搏了。”他苦笑。

向前走了几十米,身后传来一声爆响,那辆布雷德利爆炸了。

一阵引擎声传来,被爆炸声吸引的两辆悍马从树林中跃出来,车身上的枫叶标志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快走!”杰基一把抓过还在向前走的安德森,冲到路边一辆车门大开的皮卡旁。

两辆车停在了布雷德利的残骸旁,从车里下来了十几名混沌分裂者士兵,组成了一排散兵线,小心翼翼地向这个方向前进。

趁混分士兵还未发现他们,杰基拉着安德森跳上了那辆皮卡。幸运的是,车钥匙仍插在里面。密集的弹雨闻风而来,把车打得叮当作响。顷刻间车上的所有玻璃都被撕得粉碎。安德森艰难地压着身子朝后方射击,杰基则拧着钥匙,并大骂着迟迟不肯发动的皮卡。

终于,发动机发出了一声响亮的咆哮,杰基一脚踩下油门,皮卡车在路肩上颠簸了几下之后向右一拐,消失在了一片燃烧着的居民区中。弹雨渐渐稀落了下去——混分没有再追上来。

车子向密歇根体育场前进。一路上,昔日繁华的市场已经空空荡荡,大大小小的店铺门口堆满了构筑工事的沙袋。周围不时响起枪声,仿佛是这一片死寂中唯一的生命迹象。

我以前在密歇根大学泡妞的时候,就住在那。”杰基指着远处一幢燃烧着的公寓楼顺道。

“你还在那待过?我记得密歇根的妞都不怎么解风情,脾气还像这到处都是的火一样。”

杰基苦笑了一下,然后继续环顾四周:“这里几个月之前还是全美最宜居城市之首呢。现在?最宜烧烤吧。”

车渐渐驶近密歇根体育场,体育场里鲜艳的蓝色座椅已经清晰可见。

一阵撕布般的声音突如其然的传来,车前的马路上炸起了一排烟尘,杰基来不及多想,一脚把安德森踹下车,随即拉开车门扔出了枪,然后纵身跳了出去。

在杰基跳出去的一刹那,身后的车被击中了,引擎盖上爆出一团火焰。他在路上翻滚了几圈,一架印着混沌分裂者标志的A10攻击机从头顶掠过,他咒骂了几声,站起来,捡起不远处自己的枪,挥手让安德森跟着他向体育场前进。

在体育场附近,枪声和炮声渐渐密集起来。五架CH-47支奴干直升机从体育场中央徐徐升起,向远方飞去,四周又起飞了几架阿帕奇直升机,护卫在支奴干周围。

几束探照灯灯光打在了他们身上。

“站住别动!‘钉子’!”

两人把枪放下,举起双手。杰基大声朝探照灯方向大声喊道:“我不记得那该死的暗号了!我们是V-12装甲中队Γ129小队的,车子都被飞机炸光了,别开枪!“

探照灯光从两人身上挪开,对面领头的人稍显放松,跑上前来:“正确的暗号是‘螺丝刀’,士兵。刚才是以防万一。”听到此话,那领队的人才稍显放松,向两人走过来,说:“我们是A-5中队的Beta-12侦查组,正在检查是否有渗透的混沌分裂者特种部队。”

“这边情况怎么样了?”杰基问。

“情况很糟,因为在这里疏散平民,所以混分刚开始只是搞了几次高空轰炸,后来用A-10低空攻击,最后甚至用米-6运了几支小分队进来,把我们压制得很惨。我们中队已经牺牲过半了。我们两小时前侦查到大量混分在五公里外集结,基本可以确定他们即将发起总攻。”

侦查组在体育场附近搜索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在此过程中,两人看到了体育场周围的防卫措施:许多临时机枪工事,几门高射炮,面向包围圈的一边摆放了几门155毫米M777式榴弹炮,旁边停放了几辆M1A2艾布拉姆斯。它们的侧面大都挂着破破烂烂的反应装甲。

两人跟着侦查组进入了体育场,体育场偌大的观众席由于一次次攻击的坍塌了一半,未倒塌的一半上临时盖起了几个军绿色帐篷,附近三三两两地聚集着最后一批未撤离的平民,脸上透露出明显的不安。

侦查组进入其中一个帐篷报告情况,过了一会,侦查组的领队从帐篷中走了出来。他径直走到两人面前,说:“之前忘了介绍我了,我是埃里克上尉。那边有个机枪点刚才被混分的A-10扫射,里面的人没有一个是完整的,但里面的装备基本完好,你们去那接替一下吧。”

“行。”杰基回答。“安德森以前当过一段时间的机枪手。”

“那我带你们去吧,就在那边那门M777榴弹炮旁边不远的地方。”埃里克上尉用手指了指远处的榴弹炮。

在去机枪点的路上,两人才发觉这里战斗的激烈。与之前搜查时远望到的不同,在近距离看,这里的道路和房屋已经混为一体,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弹坑,周围散落着许多残骸,几具破碎的人体散落在附近。到了机枪点,虽然尸块已经拖走了,但用沙袋构筑起的狭小工事已经被鲜血混着雪水染成了淡红色,和暗红色的土壤一起散发出一股奇怪的腥味。

杰基闻到这股腥味,厌恶地挥了挥手,想要将这股气味赶走,却并没有什么作用。安德森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径直走到沙袋中间缺口处架着的一挺M240L旁边,从放在下面的弹药盒里拉出一条弹链,插进机枪的供弹口里,开始调节起来。

一个小时过去了,太阳已经隐匿在天边,只留下几丝光辉。混沌分裂者出乎意料的没有任何动作,就连频繁前来轰炸的飞机都隐匿无踪。但士兵们的心仍然悬着,混分一定有大动作了。

正当杰基百无聊赖地用自己的衣角擦着那把G17时,挂在左肩上的对讲机又传出了一阵声音:“驻守在密歇根体育场的A-5中队请注意,尽快撤退。安娜堡城内其余FAF部队已经从包围圈上打开一个缺口突围,大量混沌分裂者已经从各个方向向密歇根体育场逼近,我们已经派出多架支奴干帮助撤退,尽快撤退。重复一次,尽快——”对讲机里的声音突然变为大量噪声,杰基脸色一变,“是混分的电磁干扰,他们可能要开始进攻了!”

话音刚落,地面开始传来一阵微弱的振动。振动逐渐变大,突然,杰基意识到了这是什么。他对着安德森大喊:“混分坦克!快隐蔽!”随着这一声叫喊,一大队T-90坦克冲出树林,炮口闪烁着开炮时的火光。几颗炮弹打在机枪工事前,炸起一团团浓烟。紧接着,一大群混沌分裂者从坦克后面冲出来,几百颗子弹叮叮当当地打在周围,安德森端起机枪瞄准射击,随着枪口喷出火舌,冲在最前方的一排混沌分裂者步兵纷纷扑倒在地,但紧接着又冲上来许多填满了空缺。

机枪工事附近的榴弹炮轰鸣着,一排155毫米榴弹落在了混分的步兵群里,顿时血肉漫天飞舞;还有一两颗落在了坦克上,把它们炸成了散落一地的碎钢片。仅剩的几辆艾布拉姆斯以过人的勇气冲入了混分的坦克群,击毁了十几辆坦克,但很快又淹没在钢铁洪流中。天空中传来螺旋桨的哒哒声和撕布声,数架A-10从远处飞来,机头的30毫米GAU-8机炮喷吐出罪恶的炮弹。伴随着的是十几架米28和卡50。杰基扔下子弹告罄的M110,一脚踢开放在地上的长条状木箱,扛起里面的毒刺导弹,瞄准器套住了冲在最前面的一架卡50,随着”扑哧”一声,导弹冲出工事,径直飞向直升机,并在它做出规避之前准确地击中。

虽然两人和其他的A-5中队队员拼死抵抗,但仍顶不住混沌分裂者变态般的进攻。坦克全部被击毁,榴弹炮被A-10炸的没剩几门,高射炮在打下几架A-10和直升机后也没了声响,几乎所有的机枪的枪管也已红得发亮,在傍晚的黑暗中像一盏盏小灯。安德森已经从之前的连射换成点射,最后只能在枪管冷却的间隙打上几发。杰基也只能拿着从工事中找到的一支M79榴弹发射器偶尔的开上一炮。期望能炸到几个倒霉蛋。混分已经冲到了离工事一百米左右,所有人的脸上都写满了绝望。

对讲机里终于又传来了声音:“最后一批支奴干已经到达,所有人员尽快撤离。”

杰基对还在打点射的安德森大喊:“快走,直升机来了!”

安德森拼劲全力打出了一个连射,直到M240的枪管像胶皮做的一样耷拉了下去,才拿起自己的M16准备撤退。混分随即向前冲来。杰基拿起一个阔剑地雷摆在工事前,就拉起安德森向后撤退。

两人在斑驳不平的弹坑周围磕磕绊绊地跑着,身后传来轰隆一声,那颗阔剑地雷爆炸了。他们没回头,加速向前跑着。支奴干直升机那庞大的身躯已经清晰可见。

“快了,还有几十步就到了。”杰基喘息着对安德森说。

突然,从身后传来一阵猛烈的枪声,子弹嗖嗖地从他们身边掠过,打在周围的地上。距离直升机还有几步,已经能看见舱内的士兵了,安德森“啊”的一声倒在地上。他肩膀中了一弹。

机舱里跳出了两名士兵掩护,杰基连忙蹲下身背起安德森,在连绵不断的枪声里进入了机舱。掩护的两名士兵一个已经进入了舱门,另一个打完最后一个点射便跃进机舱,“当”的一声关上了舱门。直升机瞬间起飞,向着远方飞去。几颗子弹打在加固的机身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一颗火箭弹打着旋飞来,擦过机身又软绵绵的落在了地面上。在夜幕中炸出一朵绚烂的火球。

直升机越飞越高,渐渐融进了夜幕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